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宴请
    望月楼,潜龙城一座豪华酒楼,今日这栋楼最豪华的楼顶被云飞雪包了下来,目的当然就是为了宴请潜龙城各大有头有脸的大少爷们了。

    虽然平时和他们少有交集,但云飞雪的宴请这些人还是必须要到的,而且对于那些家底并不雄厚的少爷们,这正是一个攀上云飞雪的大好时机,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些被宴请的少爷们大都和金龙卫有关。

    二月初五的确是云飞雪的生日,而正好昨天又听说了吕子峰和乔飞的事情,本想低调的云飞雪是没办法低调下去了。

    梁雄早早便已来到了望月楼,他并不愿参加云飞雪的宴请,毕竟他们根本没什么交情,而且经过六天前的那件事,他对云飞雪更加痛恨,不过在他父亲梁森一再的要求下,他还是准时的赴约而至。

    一来,云飞雪的面子还是得给的,接到了请柬不去参加,难免会在以后落下什么话柄。

    二来,也是要搞清楚云飞雪宴请的真正目的,毕竟当时在云氏商铺对梁雄那个态度,隔几天之后又宴请他,这实在叫人捉摸不透云飞雪究竟在想什么。

    不过即便如此,来到望月楼的时候,梁雄的心情还是颇为高兴的,此刻吕子峰和乔飞就坐在他的对面,看到这两个愁眉苦脸的家伙,他的心情就一阵愉悦,不为别的,因为他们和云飞雪是好兄弟啊。

    他们心情不爽,云飞雪一定也会受到连带关系而不爽,这种扭曲的思想叫梁雄内心一阵畅快。

    “吕子峰、乔飞,二位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啊。”人还没来齐,至少主角云飞雪还没来,梁雄忍不住用着三分调侃的语气说道。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心情好的很。”吕子峰忍不住带着怒气说道。

    “哈哈哈,那是那是,我也看出来你们的心情都很不错,毕竟这连降三品官职的确是应该庆贺庆贺的,云公子宴请我们除了是因为他的生日,大概也有这件事在里面吧。”梁雄再度说道。

    “你……”吕子峰被梁雄气的面色铁青,却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官将三品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皇上要知道你那一千万金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那才是真正值得庆贺的事情。”乔飞在一旁忍不住说道。

    “你说什么呢?不想让你爹在潜龙城待下去了?”梁雄双目一冷,凌厉的杀气直奔乔飞而去。

    “我说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不是,还用我再强调吗?”乔飞淡淡的说道。

    “好了,今天是云公子的生日,我们等他来好好喝酒,这些事情等过了今天再说不迟。”身旁一名大少爷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出言劝阻,这正好也给了梁雄一个台阶下,毕竟这是云飞雪的宴请,他还没来这里就开火的确不太像话,至少他作为尚书大人的儿子,该有的风度和礼仪是必须的。

    “各位,实在不好意思,云某来晚了,罪过罪过。”楼梯口,云飞雪风风火火的跑上来,嘴上说着道歉的话,可脸上倒是满含笑容没有一点道歉的模样。

    “哪里哪里,云公子能宴请我等,那是我们的荣幸,再说现在也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呢。”一名公子当即满脸笑容的看向云飞雪,语气充满了奉承阿谀。

    “哪有主人没到宾客先来的道理,这杯酒我云某先干为敬。”云飞雪说完,将桌上的酒杯拿起一饮而尽,这个模样倒是让一些人有些错愕,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豪爽了?

    “梁公子,六天不见依旧是风采依旧啊,六天前的确是我云某做的不对,是我把自己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太高没顾及到你的面子,这杯酒,算是我对你的道歉,还望梁公子多多海涵不要放在心上!”云飞雪说完,又是一杯酒下肚。

    一旁的乔飞和吕子峰暗自捏拳,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话,云飞雪根本用不着这么低声下气的在梁雄面前说话吧,以他一直以来的风格还有身份,这里好像还真没人看到他给别人道歉是什么样子,从来都是别人给他道歉。

    听到云飞雪的话,梁雄暗自一声冷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六天前你干什么去了?

    不过这个场合,他当然不能把自己弄的太过了,再者云飞雪的话是真的很受用,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得到云飞雪的道歉,似乎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哪里,这杯酒应该是我敬云公子生日快乐,我们一起干了。”梁雄起身和云飞雪同时一饮而尽,此时此刻他也的确是把大家子弟的风度演绎的淋漓尽致,这杯酒过后他们的之间的恩怨应该算是一笔勾销才是,至少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梁兄,其实大家身在朝中都不容易,每上一层位置都要历经千辛万苦,但大家都是一心为国一心为民,其实在哪个位置的作用都是一样,只看作用的大小而已,还望梁兄能够手下留情,我和他们的关系你们也知道的,至少不能眼看他们从贵族沦为平民,这样连他们为国效力的最后机会都没有了。”从梁公子到梁兄,再加上云飞雪已把姿态放到了最低,任何人看来这都已经是给了梁雄天大的面子。

    梁雄心中更加欢乐,他就知道云飞雪的宴请至少有一半是为了吕子峰和乔飞,看到这个态度梁雄也不禁为自己父亲的决定而庆幸,如果因为愤怒而不来的话,还真要再次错过这天大的机会啊。

    “云兄说笑了,都是小事而已,毕竟我看中的还是还生丹这种灵丹妙药……”

    “梁兄客气,还生丹而已,我早已命人备好,等这次宴请过后,亲自送到你手上。”云飞雪连忙接话道。

    “那这钱……”

    “你我的关系,谈钱就太伤感情了,权当我送给梁兄的一份薄礼。”云飞雪再次说道。

    桌子上的所有人几乎都愣住了,你们什么关系,还谈钱伤感情?

    你送给梁雄一份薄礼,可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送礼也应该是梁雄给你送啊!

    而且六天前的事情这里每个人可都清清楚楚,你云飞雪根本就没把梁雄当人看,现在一杯酒过后又情同手足了?

    不过看到吕子峰和乔飞难看的神色,不少人顿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云飞雪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两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为了他们身在朝中的父亲,那这一切也就解释的通了。

    毕竟这种事云飞雪也不可能去找东方剑雄,官职的升降不可能因为私人感情而改变,云飞雪真要找到东方剑雄应该也不可能答应他。

    所以云飞雪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帮他们两个人了,可是即便梁雄答应他也只是一句空话而已,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让吕子峰和乔飞的父亲官复原职,时间长了他也完全有其它理由来推诿,如果是这样,云飞雪岂不白白送了十颗还生丹给梁雄?

    “好,那就多谢云兄了,来,再次祝你生日快乐。”梁雄主动站起来给云飞雪敬酒。

    接下来酒桌的气氛异常融洽,除了吕子峰和乔飞,其他人都是喝酒吃肉有说有笑。

    可能最兴奋的就要数梁雄了,能够凭白的得到十颗还生丹,这种好事这一生也没有几回吧,他现在都有些为六天前云飞雪的那种态度而高兴了,白白省下一千万,就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再让云飞雪来一次他也愿意啊。

    “来来,梁兄,再敬你一杯。”云飞雪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现在梁雄心情是相当不错,双方你一杯我一杯,片刻过后都有了三分醉意。

    “多谢云公子的慷慨大方啊,今日我梁府可谓是双喜临门啊。”梁雄带着几分醉意,脸上有何说不出的得意之一。

    云飞雪神色一动,对他这个常年泡在酒坛子里的人来说,这点儿酒量还没办法扰乱他的思维,所以梁雄的这句话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双喜临门?不知梁府最近还有何喜事啊。”云飞雪亲自走过去给梁雄倒酒,这让梁雄更加得意,清晰的意识似乎也再度模糊了几分。

    “嘿嘿,悄悄告诉你,最近我爹在无意中得到了一块冥空石,那可是了不得的宝贝啊。”梁雄凑到云飞雪的耳旁轻轻的说道,就好似真的已经把他当成了亲兄弟一样。

    云飞雪身躯一震,冥空石?这还真是要什么来什么啊,制作灭星弩最珍贵的材料之一不就是冥空石吗?

    不过云飞雪依旧是面色不变,他轻轻一甩手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区区冥空石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句话让梁雄急了,他连忙道:“你还真是蠢,那可是制作空间戒指的超级宝物啊。”

    “这我当然知道,关键你能找到帮你制作空间戒指的人来吗?”云飞雪问道。

    “这……这倒是……还真找不到……但是,放在那里观赏都是一种享受啊,那是真的漂亮啊。”梁雄忍不住赞叹道。

    不少人都是侧目的看着梁雄,显然这里也有见多识广之辈也是听说过冥空石的,这家伙喝多了竟然连这种事都说了出来!

    “切,光看有什么用啊,不扯这个了,来来,咱们继续喝酒。”云飞雪再敬其他人,好似已经把冥空石的事儿忘的一干二净了,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开始打起了这东西的主意。

    几个时辰过后,云飞雪基本已经把所有人都灌的东倒西歪,酒精这东西对他当然也是有影响的,但远没有对其他人的影响那么大。

    “各位,据说这望月楼新开了个场子,你们有兴趣试试吗?”吕子峰看着已经快要东倒西歪的大少爷们忽然说道。

    这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吕子峰和乔飞可是十足十的赌徒,不过他们赌博的技术一向不错,所以倒是很少有他们输光财产的消息传来。

    “新场子?你怎么不早说,走走……先去试试手……”乔飞连忙接话道,说完便直接要离开这里,不过却被云飞雪一把拉了回来。

    “大家都是年轻一辈的翘楚,怎么能混迹在赌场这种下三滥的地方呢?这些地方只有那些真正的爷们儿和有钱的人才能去,不能带他们去这种地方。”云飞雪连忙说道。

    “云……云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是爷们儿吗?”一名喝多的大少爷借着酒劲儿大喝道。

    “不不,我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云兄,你以为就他们爱玩吗,这些东西只要是男人都喜欢,今天也正好是云兄的生日,正好这种大好时日去试试手气。”梁雄说完竟率先迈着漂浮的步伐朝楼下走去。

    “既然这样,那……咱们走……”云飞雪说着,走上前搂住梁雄的肩朝楼下走去,在酒精的催动作用下,一个个也跟着朝楼下走去,在进入楼下一个房间的时候,云飞雪在不经意间朝房间内的一名年轻人使了个眼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