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来信
    “信?”云飞雪好奇的接了过来,整个信封上没有任何署名,只有云飞雪亲启五个大字格外显眼。

    回到自己的房间,云飞雪这才好奇的拆开信件,灵力的封印是为了以防万一有人暗中打开信件偷窥,因为任何暴力的开启都会在瞬间毁掉这封信,但他并不需要担心,因为魂力正是这开启这种信件最佳的钥匙。

    白纸展开,看到上面的第一行字,刹那之间,云飞雪只觉热泪盈眶,心中那潜藏的某种悸动瞬间被打开。

    “亲爱的飞雪大哥,有没有想念思雨啊,不知不觉都离开一个多月了呢,我们这边还下着好大的雪,只可惜没有你来陪我堆雪人。”

    清秀的字迹,炙热的话语,简短的一句话把云飞雪的思绪瞬间拉到了一个多月前,那无数美好的清晨,那欢声笑话的冰天雪地,有这个充满色彩的女孩在身边,即便是冬天也让他感觉到了夏日的温暖,忍住胸口荡漾的情绪,云飞雪继续看下去。

    “和你在一起待了半个月之后,现在我更加的厌恶冰城,厌恶身边的每一个人,现在唯一能陪在我身边的也只有小猿猿了,没有它的话,这封信我都没有办法送到你手上去呢。”

    看到这里,云飞雪明显看到有笔墨被泪水浸湿的痕迹,正如她所说,现在的她在冰城就如同在监牢一样。

    “回来之后,我爹和那些长老们直接封印了我的修为,我每天的活动范围就在自己的房间还有,房间外面的那块天台,不过这倒是也有不少好处,连吃饭都是被人伺候着送过来的,就差亲手喂到我嘴里来了,哈哈哈……”

    这笑声包含了多少酸楚,更让云飞雪体会到了薛思雨的悲哀,也许正如她的哥哥薛昆所说,从她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是这样的命运。

    接下里的话基本都是她的一切生活状况,基本上都没有把自己写的太过糟糕,至少她是不想让云飞雪太担心的,最大的不满就是她没办法离开冰城了。

    “然后有两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第一就是辰雷已经对你怀恨在心,不过碍于面子他不会亲自动手,可是暗中应该会雇其他人找你麻烦的,你一定要小心。”

    看到这里,云飞雪面色微微一凛,他瞬间想到了那个和狄修师出同门的杀手。

    云飞雪一直都在猜测,究竟是谁雇佣追魂阁的人暗杀自己,谁又和自己有那么大的仇,薛思雨的这句话恰好的解开了云飞雪心中的疑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追魂阁的杀手正是辰雷雇佣的。

    忍住心头的恼怒云飞雪继续看下去。

    “第二个不太好的消息,就是我和辰雷的婚事已经订下来了,我们的婚事将会在半年之后,七月初一举行,不过你只管放心,我会拖时间的,我装病撒泼耍赖,反正他休想娶到我,因为你答应过我,你会来找我的是不是,可是你不要有太多的压力,一切顺其自然,如果我真的没有那个福分,那就只能按照命运的安排去走,以后的日子有超过三个月你没有收到我的信,那你就不要再来冰城了,永远都不要再来,好吗?”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要报仇,思雨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能力帮到你,可是你的生活不该只有仇恨的,相信叔叔和大哥也会觉得我说的是正确的,不论如何,思雨都会一直为你祈祷为你等待,即使我真的嫁给了别人,可我的心永远都在你那里,因为我们拉过勾勾的,你答应我可以住在你那里一辈子,也许我这个人住不进去了,可我的心会一直住在你那里的,你要相信我。”

    “千万不要给我回信,切记切记,你的回信我是收不到的,只要有空我就会给你写信的,有千言万语要写,可最后我还是只总结了一句,飞雪哥,我很想你,在这遥远的冰雪之城,心中因为有了你而快乐,所以思雨会尽一切努力的去等你也会尽一切努力去争取,最后,把自己照顾好,即使报不了仇,叔叔、大哥也绝不会责怪你的。”

    “想你的,思雨!”

    不知何时,云飞雪的眼眶已被无边无际的泪水占据,这封信上到处都是被泪水侵蚀过的痕迹,薛思雨不想染黑了字迹,可她却做不到在写信的时候不哭泣,云飞雪已经能够想象到她伏案写字的时候有多么的撕心裂肺。

    这一刻,云飞雪体会到了一种名字叫做无能为力的颓然,冰城是一座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凭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把薛思雨解救出来。

    还有一个血神宗,辰雷的实力更是达到了灵海秘境,当初他即便是压制境界,自己也只能和他战个平手,就算能够打败他,相信也是惨败,因为自己没有底牌能够与其抗衡,更何况他真正的实力远不是自己能够撼动的。

    要把薛思雨从那片苦海中解救出来,自己就要面对冰城和血神宗这两个庞然大物,半年的时间,自己该怎么做,又该何去何从?

    云飞雪感到了茫然,因为半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可是她一个人面对着四面八方的压力,她的日子比自己更加难过啊。

    所以短暂的迷茫之后,云飞雪的目光再度有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不管时间长短,自己一定要该做的,答应了薛思雨会去冰城,即便最后依然一无所有,他也一定会去,也许,这就是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吧。

    现在要做的就是走好每一步,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去修炼,去努力的向冰城还有血神宗这样的势力看齐。

    “等着我,答应你的,绝不会食言!”小心翼翼的收起珍贵的信,云飞雪便一头埋到了修炼之中。

    脑海中再度出现了郑怀沙给他提供的那片炼魂术,这修炼魂力的功法云飞雪当然看不上,不过答应过郑怀沙的改进这篇功法,云飞雪自然不会食言。

    魂力作为最神秘的力量之一,其修炼方法存在万千差异,只是正如普通的修炼一样,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修为和实力,不论修炼存在多少差别,最后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魂力。

    魂力并没有特定的等级划分,不过因为云飞雪所修炼的魂诀是有明显的提升等级的,所以魂力的高低差异他能清楚的察觉到。

    可是要改变一篇固有的修炼方式方法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至少云飞雪现在是绝对没有能力去修改魂诀的修炼方法的,他必须要按部就班的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才行,可是他粗略的看了一遍炼魂术之后却有自信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改变它,这也证明炼魂术也确实不是什么高明的功法。

    “这片炼魂术我倒是可以帮你稍作修改。”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云飞雪的脑海,紧接着,他便看到白色的光芒在房间闪烁,半透明的身影抱胸而立浮现而出就好似幽灵一般。

    每次这个状态的云飞雪出来都让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和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对话,这本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你的状态又提升了不少。”云飞雪看着眼前白色的身影,那种半透明的状态明显凝实了许多,若有若无的气息也比之前有了更强的质感变化。

    “这当然要多亏仙灵乳液,它对滋养灵魂有莫大功效,什么时候有空出来让我耍耍。”他始终带着几分笑意,只是这笑容又带着三分莫名的邪气,不禁又让云飞雪想到了上次他屠杀金龙卫手下那黑白二使的情景。

    “你现在不就出来了吗,还需要经过我的同意?”云飞雪说道。

    “那不一样,不借助你的身体,我发挥的实力有限,出来也没意思,不过什么时候你的魂诀能突破到五层,那就不必过于依赖你了。”他再度邪异的一笑,这句话让云飞雪内心莫名的生气了一丝警兆。

    突破到五层魂诀,他就不用依赖自己的身体独自战斗?

    这家伙明显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真是如此的话,保不准他又会发疯一样的做些什么事出来,虽然突破到五层魂诀还是个遥远到无期的时间。

    似乎明白云飞雪的担忧,他继续说道:“你不用过于紧张,我是没办法离开你身体太久太远的,毕竟我们是一个人,灵魂离开身体太久就会被天地禁制渐渐轰散,再者脱离你的身体,万一你要出个什么岔子,我也跟着出什么问题,可不亏大了?”

    听到他的话,云飞雪暂时松了口气,虽然自己还不明白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说到底他还必须是要依赖自己的。

    云飞雪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他说道:“你刚刚说你有能力改变这片炼魂术?”

    “当然,我就是为这个出来的。”这半透明的身影说道。

    “魂诀突破到四层,我同样有能力改变炼魂术。”云飞雪说道。

    “凭你那点造诣,也仅仅只能让这炼魂术和那片控制它的功法脱离联系而已,除此之外你做不了其它的事。”白色的身影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云飞雪。

    “你的意思是,你除了能切断这子体功法和母体功法之间联系,你还能做点什么其它的事情?”云飞雪问道。

    “没错,创造这篇炼魂术的人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功法修炼控制他人,只可惜,他好像还不太明白另外一件事,这种子母功法是没有绝对的。”他说道。

    “什么意思?”云飞雪问道。

    “就是说,那篇母体功法可以控制你手上的功法,但你手上的子体功法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只要改善得到,这片子体功法完全可以变成第二个母体。”半透明的云飞雪说完,坐在椅子上的云飞雪完全被惊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