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夺命一刀
    云飞雪简直无法相信魂力所感知到的那一切,魂池有数十米之深,在黑黝黝的池底,云飞雪的魂力捕捉到了一件亮灿灿的金属铠甲。

    这铠甲似乎自始至终就躺在那里已经和魂池融为了一体,其中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云飞雪的魂力都感觉到了心惊胆战。

    这并不是令云飞雪真正惊讶的地方,因为这件铠甲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当初替青青在聚财楼赌玉,最后的决赛正是方万才亲自监督,而云飞雪也凭借着玉魂丹冲击魂力成功的将这件炎龙铠和龙魄玉剥离开。

    直到此刻,云飞雪也彻底的相信了郑怀沙所说,圣殿目前的资金确实是由方万才提供支撑。

    可是这件珍贵无比的炎龙铠为什么会在魂殿的魂池之底,方万才为什么要把它放在这里?

    方万才和圣灵教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是云飞雪现在心中最大的疑惑,这种疑惑让满心喜悦的他显得有些烦躁。

    魂力朝炎龙铠渗透进去,被方万才这般重视的东西,自然是有它特殊的地方,云飞雪也忍不住好奇想一探究竟。

    可就在那一瞬间,云飞雪那本来已经有些平静的目光陡然再度一震,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波涛一般的魂力直接被他收了回来,因为在魂力渗透进炎龙铠的瞬间,他看到了只怕会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一尊金色的龙头好似俯瞰天地苍生的主宰,魂力进入炎龙铠的刹那,这龙头陡然睁眼,云飞雪只觉浩瀚的压力硬生生要将自己的魂力碾的粉碎。

    所以云飞雪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撤回了魂力,可他的心脏依旧在此刻止不住疯狂的跳动起来。

    “龙脉?!那是……龙脉!”云飞雪骇然的看向魂池。

    炎龙铠在这里本就让云飞雪足够震惊了,而炎龙铠里面竟然是九五至尊才能拥有的龙脉之力,云飞雪绝对不会看错的,那一定就是龙脉。

    每一朝帝国只可能拥有一条龙脉,那就是开朝皇帝得天地应允,赐予九五至尊的龙脉之力,也就是说,这条龙脉有百分之九十所属东方剑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身上的龙尾、叶家交易得到的龙鳞和龙爪,还有剩下的龙神龙头又是什么?

    如果这条龙脉属于东方剑雄,而炎龙铠又是方万才所得,那他们二者又是什么关系?

    云飞雪赶到一阵头大,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此事也还轮不到他来管,龙脉既然蕴养在此,自己也没必须要插手其中,当作看不见就可以了,至于方万才究竟还隐藏了什么,那也得等以后自己慢慢去获得答案了。

    “公子,你的魂力提升了?!”郑怀沙走进魂殿。

    “多亏了魂池,这东西功不可没,不过魂力的修炼还是不可太过依赖外物,自己的修炼才是重中之重。”云飞雪说道。

    “是,公子。”郑怀沙暗自窃喜,虽然他现在是圣殿的殿主,可在云飞雪面前他却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这一点云飞雪又岂能看不出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炼魂术我会放在心上的,修改这种功法不能马虎,等完成之后我会让人把手抄本给你送过来的。”云飞雪说道。

    “那就劳烦公子了。”郑怀沙再度谦卑的说道。

    云飞雪和狄修离开了圣殿,现在的狄修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畏首畏尾,相反,他似乎更愿意跟在云飞雪的身边,只是对于他为何要加入圣灵教依旧是只字不提。

    但云飞雪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他的目标或许并不是这个潜龙城的分殿,在他的骨子里似乎对整个圣灵教都相当痛恨。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一直跟在云飞雪身边的缘故,因为云飞雪的目标也正是圣灵教。

    此刻已至黄昏,冬日昼短夜长,不过白皑的积雪让道路变得清晰可见,只是外面的温度更冷了,特别是离开了圣殿这个四季如春的温暖之地以后。

    云飞雪随便找了个饭店,在魂殿里面的提升和消耗可不小,但木之精灵也没办法填充胃部的空虚。

    狄修吃饭依旧是那么的细嚼慢咽,他似乎已经把吃饭当成了一件必须要细细品味的事情。

    云飞雪很喜欢看他吃饭,认真的模样生怕浪费掉一粒米,他也正是这么做的,因为每一顿饭过后,他的碗筷几乎和洗刷过的没什么区别。

    来这里吃饭的人并不多,十几张餐桌也就四五个人在安静的用餐,整个饭店大门紧闭,可依旧能够感觉到外界那种刺骨的寒冷,连屋内取暖的炉子也在这寒冷之下变得可有可无,大家唯一的取暖方式就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忽然,饭店大门被打开,冷飕飕的凉风从街道迎面扑来,就如能够割裂皮肤的利刃一样让远离大门的那几个用餐之人眉头紧皱,显然对这个把寒冷带进屋内的人极其不满。

    只见门口一道身影带着几寸风雪走进,他步伐稳健朝整个饭店瞅了瞅最后终于看到了云飞雪身后那个餐桌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是个头戴宽沿蓑笠的少年,帽檐上还有些许积雪没有融化,这说明他应该是刚进潜龙城,因为城内的雪已停。

    他穿着一身普通的素袍衣裳,手中紧握一把五尺长刀,魂力感知这个少年也达到了十重刚柔境界的巅峰,他轻轻甩了甩身上的积雪然后坐在了云飞雪身后的桌子上。

    从他进门到坐下,几乎是一气呵成,优雅而从容,脚步更是稳健有力,这说明此人的修为底子并不低,或许实力也要超过他本身的境界很多。

    对此云飞雪并没有在意,这个少年看起来年纪比他小一两岁,但十重刚柔境界也并没有什么好奇的,以他现在二重养脉境界再加上突破到四层魂诀的修为,自然不会把锻体境界的人放在眼里,当然,狄修除外,所以他依旧是专心的吃着饭。

    但此时此刻,在他面前吃饭的狄修轻轻抬起了头,云飞雪明显看到他握住筷子的右手忽然紧了紧。

    狄修朝云飞雪看过去,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凝重之色。

    这一幕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云飞雪心中微微一凛,要知道狄修的脸上很少出现这种神色,为什么这个人进来他会有如此变化。

    可是云飞雪并没有扭头去看这拿刀的陌生年轻人,他依旧是自顾自的吃饭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但内心已将自身的警惕提高到了极限。

    店小二将这人点的饭菜端到他的身前,不过好像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走到这个头戴蓑笠的少年旁边时,他双手忽然一哆嗦,一盘子饭菜顿时从他手上跌落下去。

    “小心点。”这少年说了三个字。

    然后他闪电般伸出双手,那即将掉落到地面上砸成碎片的盘子被他一把接在了左手之上。

    可是他的右手并没有去接另外一盘即将与地面接触的饭菜,左手在接住那盘菜的刹那,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放在桌子上那把刀的刀柄之上。

    撕拉一声,金属摩擦的出鞘声格外刺眼,店小二只看见的一道白光横切而去瞬息之间已来到了云飞雪的脖颈之上。

    这闪电般的出手当真亮灿八方,毫不怀疑的说,那白色的刀罡能直接让云飞雪身首分家。

    云飞雪内心的警惕已经提高到了一百二十分,四层魂诀的魂力更是完全锁定这个持刀少年,只要他有任何异动,他的魂力都能第一时间做好准备,可是这少年出手的瞬间,他竟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避开这一刀。

    这锋利到似乎能切开天地的刀罡已完全将他锁定,可云飞雪依旧是一声怒吼,整个身体瞬间已朝面前的桌子趴了上去。

    让他骇然的是,背后的刀罡竟从横斩瞬间变成了竖劈,好似这一刀不将他的脑袋砍下来就绝不会停止。

    不过云飞雪已经不需要做其他了,因为狄修在这一瞬间出手,袖里剑弹射而出拦在了云飞雪的后脑勺之上。

    金属翁鸣的碰撞声震耳欲聋,那头戴蓑笠的少年显然没预料到这个变故,一击不成他瞬间收手,脚底一蹬地面,连人带着椅子朝后滑行飞退而去。

    狄修从椅子上站起来一瘸一拐朝那年轻人走了过去,看到这一幕,那年轻人双目陡然爆发出了一丝精光。

    “狄修,你竟然来到了潜龙城?!”这年轻人陡然开口。

    “你们不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吗,怎么对他下手?”狄修冰冷的看着年轻人。

    “我的目标就是他,发现你只是一个意外收获,你背叛师门灭杀同门师弟,师父已经对你下了必杀令,能让我一次性完成两件任务,倒也不错。”他死死的盯着狄修,目光充满了炽热的冲动。

    听到他的话,狄修的脸上出现了痛苦之色,不过他目光依旧异常坚定。

    “我早已说过,等任务完成,我就会回去在以死谢罪,但是现在不行,你更不能杀他。”狄修说道。

    “这件事可不是你说了算,狄修,给我拿命来吧。”话音落下,云飞雪便看到这年轻人的身影忽然虚幻起来,就好似变成了一道看不清摸不到的幻影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