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杀无赦
    屠连青的尸体在雪地里渐渐冰凉,他的眼睛始终睁开似乎完全不相信临死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幕。

    出手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长相显得有些阴柔,举手投足之间并没有男人的那种阳刚之气,可他身上的气息唯有震撼二字方能形容,连门内的狄修都是申请凝重的看着他转身走过来的身影,此人,正是上次通知云飞雪去见东方剑雄的公公林让。

    林让转身朝云飞雪走过去,可就在这时,他身后陡然爆发出两道更为惊人的气息,两名中年人一左一右朝他包夹过去。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两人竟然都是灵海秘境的高手,他们身上爆发出的气息能让人轻易判断,绝不是那种刚刚踏入灵海秘境的强者,至少都是二重引灵境以上的强者。

    “都想来这里送死,那就成全了你们。”林让话音一落,他转身朝后拍了过去。

    四只手掌交锋的刹那,整个地面轰然一震,屋前的地面瞬间塌陷而下,而那两人竟力有不敌朝后纷纷倒射而去。

    林让双目之中杀机一闪,身形如鬼魅般消失,待他出现之后竟已来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后,右手好似鹰爪一般扣住了此人的脑袋。

    “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天子脚下放肆的,这里是潜龙城,不是你的江湖争斗之地。”林让说完,以他为中心,一道气浪朝四周震荡而去,地面再度被这强大到无法抵御的气息震的塌陷下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此人口中传来,然后云飞雪便看到他七窍之中鲜血流出,接着整个身体就好似气球一样砰的一声爆开,残肢断臂漫天飞舞,凄美的红色在告诫着世人,潜龙城下,不容任何人轻易放肆。

    另外一名灵海秘境的强者早已惊骇欲绝,此刻他早已失去了任何斗志,开玩笑,二重引灵境的强者就好似切豆腐一样被捏爆,他哪有资格和林让叫板?

    所以他毫不犹豫,直接转身朝云府上空飞掠而去,能逃就绝不多留一份,什么灵海秘境该有的威严和风度,在死字面前那都是扯淡。

    “我让你走了吗?”林让目光一冷,身形朝天空飚射而去,云飞雪只看到天空一声爆响,紧接着那名灵海秘境的强者就如炮弹一样朝地面砸了下来。

    砰的一声,一个人形大坑在地面瞬间形成,在这眨眼之间的时间内,又一名灵海秘境的高手殒命。

    说实话,云飞雪内心同样也是震撼的,想不到东方剑雄身边的这位公公竟如此实力,也难怪这么多年,金龙卫一直没有真正和东方剑雄撕破脸,甚至李圣义还在疯狂的不断寻找能够重塑身躯的那些材料。

    云飞雪断定不错的话,林让的实力基本应该是和没度过灵海大劫的姬不凡持平,只不过现在他应该落下了姬不凡很多,毕竟度过第一次灵海大劫,实力又再度有了一个质的提升。

    他也暗自庆幸,当初给东方剑雄送去那封信的时候没有招惹到林让,虽然潜龙宫其他的布置的确有些松散,但只要有这位超级高手在,东方剑雄的安危就是有着绝对保证的。

    “谁敢再对云府不敬,杀无赦,没有云氏当年的征战沙场,你们中间有几个人能活到现在?!”林让的声音淡淡的回荡在云府上空,这明显是在告诉那些暗中还没有动手的人。

    但他的话几乎在这一瞬间让云飞雪热泪盈眶,是啊,云飞雪没有替帝国征战沙场,可是他的爷爷,他的父亲真的为帝国做了太多。

    特别是他的爷爷云飞龙,几乎把自己的一生全部贡献给了潜龙帝国,可以说没有云飞龙真的就没有现在的潜龙帝国。

    云飞雪从来不计较这些,云飞跃也告诉他并不需要拿这些来居功自傲,可有些人似乎真的早已忘了这一切,忘了云飞龙是为了帝国,为了人们的安稳太平操劳而死。

    此刻林让说出这句话,云飞雪又怎能不为之而感动,他又怎能不为之而落泪,相信云府里那两尊灵牌听到这样的话也会安心许多了吧。

    云府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继续出手,也许是慑于林让的实力,也许是被他的这句话说的羞愧难当,但云飞雪知道,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云府是真正的会安静下来。

    “谢谢公公!”云飞雪双手抱拳朝林让深深鞠了一躬。

    “云公子不必客气,这是奴才应该做的,当年你爷爷征战天下的时候奴才就在先皇身边,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虽然你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再继承他们的职务,可皇上都跟奴才说了你对他提起的这一切,其实你跟你爷爷和父亲一样,帝国的安危总是会被你们第一个放在心上,皇上绝不是昏君,你只管放心。”林让郑重的说道。

    “哎,我也知道皇上绝不是昏君,我就怕那位皇后啊……”云飞雪叹了口气。

    自古多少英雄豪杰败在美人裙下,女人可以助你指点江山坐拥天下,也可以让你后宫起火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这话并不夸张,女人本就是神奇的生物,她们好像天生就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可以让男人乐此不疲的为之神魂颠倒,当然这里的女人指的是那种貌美如花媚眼如丝天生好似就是为了吸引别人,就如那位新晋升皇后的女人正是如此。

    “皇后有什么问题?”林让疑惑道。

    “皇上应该没跟你提过此事吧。”云飞雪说道。

    “没有,皇后的事皇上不会跟奴才说的。”林让说道。

    “那位皇后是圣灵教的人,或许你会认为圣灵教不是劫富济贫帮助天下的组织吗,我只能跟你说,圣灵教绝对没有这么简单,皇上可以相信我说的任何话,但唯独这个消息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正因为那个女人是圣灵教的人,皇上才会对他格外的信任,你在皇上身边一定要警惕,万分警惕。”云飞雪异常郑重的说道。

    看到云飞雪如此凝重的神色,林让知道他绝不是在开玩笑,当即也郑重的点了点头,从潜龙帝国开辟江山他就在潜龙帝国,所以云飞雪也知道林让是绝对不会看着帝国毁在一个女人手上的。

    “圣灵教在潜龙帝国的影响力远超你的想象,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圣灵教的背后有什么,这么庞大的组织机构一定会有其灵魂人物在支撑着它的运作,如果这个人对帝国有什么想法的话,公公,您觉得会有什么后果?”这些话云飞雪自然不方便对东方剑雄说,对林让说这些是在合适不过的。

    这个跟随朝代变迁的元老人物,一直都是皇帝身边最信任的强者,可以说东方剑雄对他的信任是一定要高过金龙卫的,他如果跟东方剑雄说这些也一定更有说服力,所以云飞雪没有避讳什么,不过他依旧没有把李圣义这三个字说出来。

    “公子说的奴才都牢记在心,奴才也但愿这一切只是公子多虑了。”林让凝重的说道。

    “我也希望是这样啊,只可惜,概率很小,见识了圣灵教的那位大殿主之后我才明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云飞雪说道。

    云飞雪和林让彻夜长谈,而他也并没有让狄修和西城秀清避讳什么,至少在云飞雪心中,这两个人也是值得自己绝对信任的。

    “公子说的没错,圣灵教的确没有那么简单。”就在这时,郑怀沙从走了过来,由于想见识一下白天云飞雪口中所说的瓮中捉鳖,所以他专程留了下来。

    “你还知道些什么?”云飞雪疑惑的看向郑怀沙,至少白天从他口中说的方万才三个字就足以让云飞雪感到震撼了。

    “我知道的并不多,不过我可以带你去圣殿参观一番,或许会有一些收获。”郑怀沙说道。

    现在的郑怀沙对云飞雪也许谈不上言听计从,可他绝不会吝啬自己手上的任何信息,因为如果不是云飞雪的话,他此生也不可能再度被提拔成殿主。

    更重要的是,云府的身后可是东方剑雄啊,他把林让这等超级强者派到了云府来就已经足以说明太多的问题了,至少从今天开始,云府会变得很太平,云飞雪的地位也会再度得到一个质的提升,因为谁敢再找云府的麻烦,那就是在打东方剑雄的脸。

    “奴才就不去了,皇上的身边还需要奴才,如果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你派人来通知奴才一声。”林让说道。

    “好,那就劳烦公公了。”云飞雪随之抱拳以礼。

    林让离开之后,云飞雪没有立刻去圣殿,他和狄修依旧待在了西城秀清的身边,同时也具体的和她商议怎么安排接下来的一些事情。..

    西城秀清所掌握的东西绝对会让任何人为之眼红的,所以云飞雪必须要处理好这件事,掌握她所拥有的技术和力量,会让云飞雪的复仇之路甚至是为以后帝国的命运增加无数未知的筹码。

    休息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云飞雪和狄修还有郑怀沙三人去往了圣殿,在那里有很多云飞雪未曾知道的秘密将会在郑怀沙的带领下被揭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