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汇聚云府
    云府在潜龙城地位非凡,可以说这里几乎是仅次于潜龙宫的一处地方,因为当年云飞跃还有云飞龙的超然功绩,先皇东方一念给予了云府至高无上的地位。

    尽管随着云飞跃的意外之死让云府渐渐没落,可这并不代表云府就是能任由任何人招惹的地方。

    不过现在却是有所不同,因为云府来了一位可以让它成为半个帝国焦点的人物,此人自然就是西城秀清了。

    现在她惊慌失措的暗中看着云府之内川流不息的人群,这些突兀出现的陌生面孔一波接着一波不断进入云府。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传来过深的恶意,可是西城秀清依旧能够感觉到,自己好似变成了一件抢手的稀世珍宝任由这些抢夺到手。

    每一个来到云府的人几乎都是带着绝顶的宝物,这些人都很聪明,因为他们知道武力动手的话,自己并一定能占到便宜,万一惹得东方剑雄的震怒,那就是一件大麻烦事了,所以他们先拿出能够博人眼球的宝物企图能引起西城秀清的在意。

    说实话,当福叔看到一件又一件宝贝被放在云府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内心的震惊,这些东西平时几乎都只是有所耳闻。

    比如那块亮灿的玄黄玉,据说放着玄黄玉能够吸收天地灵气,它所放置的地方,天地灵气极其浓郁,据说这东西会让灵海秘境的强者都争的头破血流。

    再比如说现在摆在福叔身前的这一箱紫川灵鹤,这种茶叶的价格比金子都要贵百倍以上,一两紫川灵鹤都能卖到十万两黄金以上,只因这种茶叶实在是太稀有了,据传喝一口紫川灵鹤就有白日成仙可能,要知道福叔的跟前是整整一箱啊。

    福叔叹了口气,不得不说这些人为了能请到西城秀清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而已,先李后兵这个道理福叔可清楚的很,一旦用这些东西都无法请动西城秀清的话,接下来才是云府面临真正压力的时候了。

    “不知云公子什么时候能回来?”说话之人名为白鹏,而他也是大有来头,虽然他才三十出头,但手下所掌握的万海宗也几乎有不弱于血神宗的名声。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走的时候并没有跟我说过。”面对这样一个人物,福叔的言谈也是非常的谨慎,生怕为云府竖立一个这样的敌人。

    “那……东夷族幸存的那位后人不知现在可在云府?”白鹏有些期待的看着福叔说道。

    “这个……她是我们公子的朋友,我们也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现在我并不清楚她在不在云府。”福叔小心的说道。

    “哼,你这话骗骗小孩子还可以,当我们还没发育完整呢?那个女娃娃现在就在云府,你让她出来见见我们。”另外一名看似有些粗野的大汉语气有些不悦,不过能看出来他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了,而此人也是威震四方的刀法高手屠连青。

    福叔也因为屠连青的话而有些不太高兴,这里毕竟是云府,云府虽不参与朝政,但也是被皇帝庇护的,你这种态度是不是也太不把公子放在眼里了。

    只不过他还没说完,另外一道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东夷族的后人不但是公子的朋友,现在也是我圣殿的贵客,你们一个个的都想来造反不成?”

    说话之人正是云飞雪之前见过的圣殿副殿主郑怀沙,此刻小柔跟在他身旁,大有这些人不离开誓不罢休的模样。

    “圣殿?”白鹏眉头眉毛一蹙,似乎感到事情变得棘手了起来。

    “不错,这位东夷族的后人现在是我们圣灵教的客人,各位如果是对她有什么想法的就请快离去吧,我想你们应该不会认为自己有能耐和我们圣殿作对吧。”郑怀沙态度充斥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傲慢,似乎在宣誓着圣殿至高无上的地位。

    “圣灵教倒是名气不小,但我们怎么就能知道是不是你们逼迫她的,至少先让我们见到这位东夷族的后人再说。”屠连青可不会顾及对方是不是圣殿的人,他可以顾及云府的地位,可绝不会顾及什么所谓的圣灵教。

    “你这是什么意思?没把我圣灵教放在眼里吗,西城秀清和我们殿主韩幽子已是朋友,你们敢在这里放肆就是和殿主韩幽子还有整个圣殿作对,劝你们最好掂量掂量事情的轻重,再者云公子也早已加入圣灵教,敢在云府放肆同样就是和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们圣殿和我们殿主过不去,都听明白了吗?”郑怀沙冷冷的看着聚集在云府的四方豪杰说道。

    一旁的小柔似乎也在附和的点了点头,因为他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对于很久都没有参与过圣殿事物的郑怀沙来说,偶尔能够做做这些事也是很不错的,至少现在他这激动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他并没有计较韩幽子的小人之志,他依旧在拼命维护圣殿的利益。

    这个时候只有把西城秀清和圣殿完全捆绑在一起,才能让这些四方云集的人有所顾及,否则单凭云府是很难扛住这么多人的压力的。

    “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不管她是不是韩幽子的朋友,她有没有入你们圣殿,让她出来见见我们总归是可以的吧,你这样我们怀疑根本就是你圣殿在强行逼迫她。”这些人中间顿时出现了一个声音。

    而这个声音自然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志,本来略显安静的场面顿时变得骚动起来,大家都在纷纷议论着这句话究竟是不是事实,如果不是事实那就让这位东夷族的后人出来让大家渐渐总归是没什么坏处的吧。

    “不是满足不了你们的心愿,而是她的伤势还没好彻底,现在真的不便见人。”郑怀沙说道。

    当然,他的话也确实是不假,西城秀清并没有好彻底,只不过要见人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郑怀沙是绝对不可能让她和这些人见面的。

    “我看就是你不想让我们见到她,说这些屁话做什么?今天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屠连青一声怒喝,他这暴脾气哪还能继续听得下去,此刻他怒目而斥,那两米三的身高站在人群中就像小巨人一样带着霸道的压迫力朝郑怀沙看去。

    郑怀沙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慌乱,他说道:“你……你想干什么,真想和我圣殿为敌不成?连我们殿主韩幽子都不放在眼里么,他可是灵海秘境的强者。”

    听到灵海秘境这四个字,不少人的脸色都变得变,能修炼到真元秘境巅峰的少之又少,而能踏入灵海秘境的那更是凤毛麟角,至少来到云府的这些中间,灵海秘境的强者屈指可数。

    “灵海秘境怎么了?仗着灵海秘境来威胁这位东夷族的后人吗?”屠连青冷声道。

    “你……”郑怀沙被他一句话堵的没有了还口之力。

    “不管这位东夷族的后人在哪里,让她出来见我们,这里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至少要让她看到我们的诚意,至于她最后选择谁,任何人也不得强迫,否则别怪老子手上的刀不长眼睛。”屠连青身后那把接近两米的大刀被他取出,刺眼的刀锋摄人心魄,一丝若有若无的刀罡震慑四方,不少人都是骇然的看着他后退而去。

    “你……你居然敢威胁圣殿,你活得不耐烦了……”郑怀沙盯着屠连青一声怒喝。

    “我看你圣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强行逼迫东夷族的后人,老子先替她收拾了你这狗崽子。”屠连青一声大喝,手中两米大刀直接迎头斩下,十米刀罡如幻影一般从天空朝郑怀沙的头顶砸了下去。

    郑怀沙虽然也是真元秘境的高手,可这屠连青明显已经是真元秘境巅峰的高手,这一刀如果扛不下来,他身后的那栋楼估计都要被一刀两断。

    谁也想不到屠连青竟然真敢毫无顾忌的出手,而且目标还是圣殿的副殿主郑怀沙。

    “你疯了?!”郑怀沙脸色苍白的连连后退,他的目的就是要激怒这些人和圣殿之间的矛盾,可也不曾想到竟会遇到这种暴脾气,居然会直接朝他动手,要知道这可是云府,更有圣灵教这个庞然大物,他屠连青哪里来的勇气动手。

    “混账,你是想和我圣灵教宣战吗,竟然对我圣殿的副殿主动手?”一声怒喝从天空而来。

    韩幽子如鬼魅般闪现而至,摄人心魄的刀罡停留在了郑怀沙头顶几米的地方动弹不得,这便是灵海秘境的强者,就算你已经是十重逆命巅峰境界也绝不是踏入灵海秘境的对手。..

    “向你圣灵教宣战?你圣灵教难不成想和我们所有势力为敌不成?”虽然这一刀被挡下,但屠连青依旧是丝毫无惧。

    “我圣灵教无意与各位豪杰为敌,可是你们最好也打消见西城秀清的念头,她现在重伤在身无法见人,再者她也是我韩幽子的好友,我决不允许她落到你们这些人的手中沦为制作还生丹的工具,各位还请回吧。”韩幽子面色平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