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副殿主
    当云飞雪再度驻足青花楼的时候,他的心中又一次开始隐隐作痛,曾经每一次来到这里,灵儿都会欢声笑语的迎接自己。

    自己纵然没有对她产生男女之间的情感,可是那种实实在在的感觉是永远也抹不去的。

    为了自己私人的事情,灵儿隐姓埋名在这青花楼中,每天面对的是一个又一个只为寻找最原始快感的粗野莽汉,可她依旧要用自己的笑容去接待着他们,好在她有一套自己特殊的能力不用去真正出卖自己的身体。

    可即便如此,云飞雪依旧只有满腔的愧疚,这种愧疚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可以说灵儿的这一生就是在为云飞雪而活,到最后也是为云飞雪而死。

    “也许每个人的一生注定都是要愧对很多人的,最后甚至连补偿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云飞雪喃喃自语,微微叹了口气才朝青花楼走进去。

    云飞雪的到来引得一片姑娘的骚动,以前他是这里的常客,再加上他相貌出众年纪轻轻,这些姑娘们自然也更愿意接待他这样的客人。

    “云公子,都好久没见你了,你是来找灵儿的吧,只可惜,她在几个月前被人赎走了,所以……”脸上涂满了腌制口红的老鸨笑眯眯的走到云飞雪面前,灵儿走了,这里其她的姑娘可多的是,只要云飞雪进这个大门可就意味着青花楼的一单生意啊。

    “我知道,你们不用管我,我是来喝酒的,如果有需要我会叫你们的。”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喝酒也得要人伺候啊,我就知道云公子一定会再来的,所以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份厚礼,芊芊,出来!”老鸨冲身后扩大了几倍音量,然后云飞雪就看到了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携带着一身粉色的纱衣迈着莲步朝自己移来。

    这一刻,云飞雪呆在了原地,没错,这位名叫芊芊的姑娘几乎和那位灵儿长的一模一样。

    云飞雪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灵儿在朝自己走过来,她依旧是那副甜美而又顺从的笑容。

    她的身段,她的容貌,她的气质,简直和灵儿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云飞雪的呼吸在此刻变得急促起来。

    “灵……灵儿……”他几乎是脱口而出,眼眶之中甚至毫无征兆的出现了激动的泪水。

    “哎呀云公子,不都跟你说了嘛,灵儿早在几个月前就被人买走了,为了让云公子高兴,我可是托人在四面八方寻着,最后终于发现了这位芊芊姑娘,我相信云公子一定会喜欢的,还不过去拜见云公子?”老鸨说着冲芊芊示意道。

    “芊芊拜见云公子!”对于她这个阶层的人来说,云飞雪那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所以她显得更加的恭敬而又卑微,似乎每一个底层的人在面对身份高贵的人跟前都得放低姿态,卑微就是骨子里必须要存在的东西。

    “是我失态了,多谢你,今晚整个青花楼的场子我包了。”云飞雪深吸一口气说道。

    不论有意还是无意,芊芊的气质和灵儿简直一般无二,不论她是不是灵儿,自己的确有理由多了解了解她,也许这只是云飞雪在为自己的过错而挽回一点心灵上的安慰,可他的确是有理由这么做的。

    听到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飞雪的话,老鸨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云飞雪出手一向大方,这种地方的人喜欢的当然就是客人的财大气粗。

    “好好服侍云公子,你将会前途无量,明白了吗?”老鸨再度提醒芊芊说道。

    云飞雪注视了芊芊许久之后,他才移开目光朝整个一楼四处张望,忽然,他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在角落接受少女们的伺候。

    不过尽管他的身后有三名少女给他吹捏捏腿,可依旧能看出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所以他不断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着一种似乎能够消愁的液体,在这种液体的刺激下,或许就能短暂忘却心中的愁闷。

    整个一楼的空处本来不少,不过云飞雪却单单就坐在了这中年男子的桌子对面,芊芊也乖巧的站在了云飞雪的身后生怕得罪这位潜龙城的二世祖。

    “你看不到这里有人了吗?”中年男子怒喝一声,把云飞雪身后的芊芊吓了一跳,嫣红的面容出现了一抹苍白。

    “你那里有人,我这里没人!”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你……哈哈,这世道真是……是个人都能往我脑袋上踩一脚啊。”中年男子本要发作,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情绪的低落,他忽然发出了一声凄惨的笑容,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便直接将对面的云飞雪当成了空气。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堂堂圣殿的副殿主郑怀沙,有几个人敢把脚放在你的脑袋上?”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郑怀沙面色微微一僵,然后他再度把目光放在了云飞雪的脸上:“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你是谁,我又怎么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呢?”云飞雪依旧一脸笑容的说道。

    一旁伺候的几名少女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就连云飞雪身后的芊芊也不例外,这个满脸胡茬情绪低落的男人竟然是圣殿的副殿主?

    圣殿代表了什么他们当然也知道,那可是救死扶伤专门帮助天下贫苦人民的势力啊,那这位副殿主究竟遇到了什么事竟然会这么的垂头丧气只能以喝酒解闷!

    “我不单知道你是圣殿的副殿主,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喝酒。”云飞雪笑着说道。

    “哦?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喝酒啊!”郑怀沙说道。

    “你们暂时都离开吧,芊芊,不要接待任何客人,等下我会找你的。”云飞雪给身旁正在给自己捏肩的芊芊说道。

    “是,公子!”芊芊说完便怀着几分莫名的欣喜离开,郑怀沙身旁的那几名女子也识的走到了一旁,此地只剩下云飞雪和郑怀沙二人。

    “在谈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云,名叫云飞雪,现在任命圣殿的大祭司,主要负责传播教义之事。”云飞雪说道。

    “大祭司?好一个大祭司,传播教义的事情原本应该是我来做的。”郑怀沙的面容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扭曲,那种内心深处的不甘让他情绪几乎要失去控制,说话的声音几乎已接近了咆哮。

    “我明白你的不甘心,此次找你来呢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你虽然是圣殿的副殿主,但你的日子并不好过,你拥有的一切几乎都已经被韩幽子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架空了,说白了你就只是一个带着副殿主三个字的空壳子。”云飞雪说道。

    云飞雪的话似乎正好说到的郑怀沙的痛楚,他没有反驳云飞雪什么,只是将杯中的酒再度一饮而尽。

    身边没人伺候倒酒,云飞雪借势连忙给他杯子里的酒倒满,郑怀沙吃了一口桌子上的小菜然后盯着云飞雪道:“你想说什么?”

    “任何势力机构,不论是做什么的,只要有职位的高地就一定意味着有利益的分割,无疑你的利益被分割到了最小化,虽然你也是圣殿的一份子,可你从来没有甘心过屈居于韩幽子脚下,只是你苦于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能每日借酒消愁,但酒……终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云飞雪笑着说道。

    “你想做什么,挑拨我和韩幽子之间的关系?你好大的胆子,知道圣灵教的第一条教义是什么吗,那就是团结一心,一心为圣义,一心为天下,你……”

    “这都只是口头上的空话而已,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的,难道你不记恨韩幽子?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这么过下去?”云飞雪盯着郑怀沙一个接一个的不断问着。

    “你知不知道,我把你刚刚这番话送到韩幽子的面前,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不管你是不是云飞雪!”郑怀沙冷声说道。

    “但你不会这么做的,你不会傻到这么白白浪费掉这个人生转折点的巨大机会。”云飞雪充满自信的笑容似乎正好又戳到了他的痛处,再度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云飞雪又再一次给他倒满。

    “东夷族被灭族的消息想必你也是有所耳闻的,东夷族唯一的血脉正好和我有些交情,她逃难到了我的府上,并且给了我两颗还生丹,也正是这两颗还生丹让我走到了大祭司的位置。”云飞雪说道。

    “什……什么?你把还生丹……给了韩幽子这个畜生?!”郑怀沙难以置信的盯着云飞雪说道。

    “我不是给了他,我是把还生丹给了圣殿,他只是代为保管。”云飞雪说道。

    “哈哈哈,你在做梦吗?还生丹到了他手上你还指望他给圣殿其他人?”郑怀沙忍不住一声狂笑,眼中满是嘲弄之意。

    “可他明明都说了,还生丹会分给圣殿的其他人,这种贵重的宝物他不会私自独吞的。”云飞雪说道。

    “我看你是真的是一头蠢猪啊,到了他手上的东西还指望交出来,我们给他做牛做马,到了分好处的时候不一刀杀了我们都算他大发慈悲了。”郑怀沙痛恨道。

    “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只是替你可惜,但如果我帮你的话,你便有机会拉韩幽子下马当上这圣殿的殿主,这种机会也许你这一生只会有这一次,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云飞说道。

    云飞雪的话让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这其中的利和弊是他首要考虑的问题,可是云飞雪既然把一切都说了出来,也根本不怕他在韩幽子面前告发。

    再说郑怀沙也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他心中恨不得立刻把韩幽子落下台,怎么可能帮他铲除一个暗中存在的对手。

    这种沉默持续了几乎整整一刻钟,郑怀沙忽然将一杯口倒进嘴里然后说道:“好,你说,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