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离别
    韩幽子的呼吸突然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的目光盯着云飞雪手中的小瓶子再也难以移开。

    还生丹的价值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达到真元秘境巅峰逆命之境,人的寿命便可达到三岁 左右,但即便寿命再长,想要突破灵海秘境依旧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数字,有人就算究其二百多岁也不一定能进入这个境界。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颗还生丹能为他再续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拒绝的诱惑啊。

    而且还生丹的药效对境界的提升同样也有很强的作用,即便已经踏入了灵海秘境的韩幽子也依旧无法抗拒这个东西。

    “你是说……这瓶子里装着两枚还生丹?”韩幽子呼吸急促的说道。

    “是的,还请殿主大人笑纳。”云飞雪语气坚定的说道。

    “咳咳,这还生丹何其珍贵,既然你和这位东夷族的朋友是私交,那他送给你了就是你的私有之物,即使不贡献给圣殿也没人会责怪你的。”韩幽子勉强保持镇定,话虽这么说他眼神中的贪婪依旧骗不过任何人。

    云飞雪低头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之色,这韩幽子说的大义凛然好似对还生丹没有任何兴,甚至强调圣殿并不需要这个丹药,可还生丹到了他手上还能贡献给圣殿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殿主大人,这是弟子的一片心意啊,我既已加入圣殿,那我的一切也就是圣殿的,当然……圣殿的有些东西……我是不是也会有享用的权利呢?”云飞雪的眼神同样露出了一丝贪婪。

    韩幽子顿时恍然大悟,他终究是明白了为什么云飞雪会把这种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原来他真的是为了小柔这几个漂亮的姑娘啊。

    韩幽子暗地里大骂一声败家子,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那好吧,既然你有这片心,我就代替圣殿收下这两枚还生丹了,另外只要她们愿意,我赋予你这个权利,你明白了吗?”

    韩幽子没有把话说的那么露骨,但只要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只要小柔她们愿意,韩幽子当然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多谢殿主大人,弟子愿为圣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云飞雪大声说道。

    韩幽子接过云飞雪手中的药瓶,心中却是暗道,你不是愿为圣殿赴汤蹈火,你是愿意为小柔她们在所不辞吧,为了几个女人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拱手送人,韩幽子只能暗骂一声败类,但依旧得笑嘻嘻的云飞雪说话。

    “对了,那位东夷族的朋友不知还在你府上吗?”韩幽子忽然问道。

    “她在呢,目前还在养伤。”云飞雪说道。

    “东夷族名满天下,被人灭族我也深感哀痛,为我引荐引荐如何?”韩幽子有些期待的说道。

    “这自然没问题,现在就出发吧。”云飞雪笑着说道。

    二人坐上马车直奔云府而去,对于韩幽子的心思云飞雪当然一清二楚,如同四面八方不断朝潜龙城汇聚的高手一样,西城秀清就是一座藏宝库啊,单单就得到两颗还生丹他怎么能满足呢?

    虽然这种丹药没办法叠加药效,可是如果真的能为圣殿常年贡献一批还生丹,那韩幽子在整个圣灵教的地位必然会水涨船高,如果此事能成,他相信今后的自己一定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一个分殿的殿主。

    韩幽子暗自窃喜,这云飞雪加入圣殿还真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给自己带来了一庞大的资源啊,当初幸好没有太过为难于他,现在的他已经倾向于相信云飞雪是因为小柔这些少女们才会加入圣殿的,否则他再傻也不可能做出这种败家的事情来。

    只是他全然没看到云飞雪已经变得阴沉的表情,此刻数道身影拦在了云府的大门之外,那为首的年轻人竟然正是年轻来找过麻烦的辰雷。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自然也看到了从马车上走下来的韩幽子,二人的目光在空中响起了炸裂的火花声。

    “又是你……”辰雷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咆哮声,上次如果不是因为韩幽子的出现,现在的薛思雨估计已经在冰城了,哪还用费这些力气。

    “辰雷公子,还真是凑巧啊,你怎么又来云府了?”韩幽子倒是没有动怒,毕竟他还沉浸在得到还生丹的喜悦之中,再加上接下来又要见西城秀清,他似乎没有太多的功夫去理会辰雷来云府做什么。

    “云府是你家的吗?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是不是还得去你们的狗屁圣殿通知你一声啊!”辰雷的暴躁脾气听着韩幽子的话就那么的不爽,此刻硬生生的一句话给怼回去了。

    韩幽子就算再喜悦,听到这话之后又怎能继续保持刚刚的情绪,他目光阴沉死死的盯着辰雷道:“请注意你的用词,血神宗似乎还没有强到能让你目空一切的地步。”

    云府之外气势浩荡,这二人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但此刻云飞雪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眼中看到的只有神色一片黯淡的薛思雨。

    在她的身旁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他的长相和薛思雨有几分相似,不用猜云飞雪也已经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薛思雨的大哥薛昆,这些日子以来云飞雪已经对冰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云飞雪很快猜出了此人的身份。

    “你就是云飞雪吗,很感谢这些日子你对小妹的照顾,但现在她必须要回冰城了。”薛昆的语气没有辰雷那种飞扬跋扈,他甚至显得很有礼貌,不过从薛思雨的口中他知道这个人可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因为他可是执掌下一任冰城的候选人之一啊。

    云飞雪能怎么说,这本就是冰城的家事,自己作为一个外人是没有资格插言的,如果薛昆不问青红皂白云飞雪或许还能说几句话,可是他的这种态度让云飞雪显得更加无力。

    “我……我要走了,但是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一定会做到……”薛思雨眼眶隐含泪光。

    她不愿离开云府,不愿离开云飞雪的身边,尽管他们二人只待在一起短短半个月,可是薛思雨对云飞雪却早已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感,这种依赖感叫她没办法忍受这种可能要撕裂她的离别。

    “好,我答应你的,我也会做到!”云飞雪目光坚定。

    “不论发生了什么,云公子我都奉劝你一句话,有些人你是不能招惹的,有些事更不是你有资格插手的,这对大家都有好处,你说呢?!”薛昆依旧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可是他的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云飞雪感觉到胸口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活了这么多年,云飞雪第一次有这种不痛快的感觉。

    似乎是感觉到了云飞雪那种压抑的情绪,薛思雨走近到他跟前轻抚着云飞雪低沉的面容轻轻说道:“不要有压力,你一定要相信,选方的那个我一直在默默的为你祝福和祈祷,你也一定要相信,十五天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我的心早已留在了云府,留在了你这里!”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薛思雨强忍眼中的泪光去安慰着云飞雪,她很清楚云飞雪身上背负的压力,这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给他增添麻烦的,所以她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云府,纵然她有千万般不舍。

    云飞雪内心豁然一震,难道这也是一种另类的表白吗,薛思雨的话和她手上的动作似乎已经说明了一种叫*的东西早已滋生在他们二人的心底。

    云飞雪暗道一声自己没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自己去安慰她么,怎么反倒要让她来劝慰自己了。

    可是云飞雪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劝慰这个已经被两大势力当成工具的少女,自己现在说的任何话都只是空口无凭,但有些事自己是必须要说,也必须要去做的。

    所以云飞雪抬起头看着薛思雨道:“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

    简单的几个字,薛思雨已忍不住热泪盈眶,她仰起头尽量不让泪水从眼角滴落下来,然后冲云飞雪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也会等你。”她扭头转过身,云飞雪看到的只有她悲泣的影子在雪中拉成了一道孤独的线,她离自己越来越远,似乎又越来越近……

    看到云飞雪和薛思雨亲昵的模样,辰雷早已怒火冲天,而此刻韩幽子无疑是他最好的发泄对象。

    “圣殿迟早要从潜龙帝国除名的,你只是第一个!”辰雷一声暴怒,身上气势滔天直奔韩幽子而去。

    “够了!”忽然,薛思雨扭头看向辰雷一声大喝,辰雷的动作在半路戛然而止。

    “我已经说了跟你们回去,别再胡搅蛮缠了。”薛思雨说道。

    辰雷强忍心中的怒火,毕竟此行的目的不是对付圣殿,而是要和薛昆带薛思雨回去,所以辰雷顺从了听了她的话,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会放过圣灵教,在辰雷的心中早已笃定,这就是个让人生厌的教派,一天不除自己就别想寝食难安。

    “薛昆,我只想跟你说一句,你和思雨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脉,逼她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那你就没有资格做她的大哥。”云飞雪冷声道。

    薛昆的身躯微微一震,但终究没有多说什么,目的已经达到他们也没有必要在云飞雪身上花更多的心思,云飞雪的这句话也许适用于普通人家,可薛思雨的出生就已经注定了她的结局,谁也改变不了。

    云飞雪站在云府的门口看着薛思雨渐渐远去的背影,看着踏上那辆豪华马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中。

    滚动的车轮卷走了一片风雪,也卷走了云飞雪的一片思念,积雪的脚印在诉说着离别的断肠,飞舞的雪花在弹奏一曲冰冷的离殇。

    当那辆马车在风雪尽头变成了一个点的时候,云飞雪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空荡。

    “这就是离别的滋味吗,可是你要相信,我一定会去见你的,即使这条路上荆棘密布。”风雪之中,云飞雪喃喃自语,然后一步迈进了云府的大门,韩幽子同样也没有言语走进了云府之内,唯有福叔他们暗自摇头。

    云飞雪似乎总是在承受着离别的痛,父亲和大哥的生死离别,千幻岛上和暗影的离别,现在又和薛思雨不得不相隔万里……

    可是没有离别,又哪有相逢呢,短暂的痛苦也许是为了更长久的快乐,只是在云飞雪身上,这份快乐依旧需要他全力以赴,面对冰城和血神宗,现在的他实在太渺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