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强大的狄修
    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福叔的身上,由于他之前在叶家的重力岛上经过了不少时间的苦修,所以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六重法力境界。

    这个修为放眼整个潜龙城几乎也算是顶尖的了,毕竟灵海秘境的强者也就那么几个。

    即便是真元秘境的强者也并不是很常见,所以如果没有一些强大的仇敌,福叔的修为完全已经能够镇守云府太平了。

    可是狄修说什么,他要对福叔动手,他一个十重刚柔境界的少年,还是个残疾少年要对福叔动手扬言能杀了他,包括云飞雪都呆住了。

    “看来你对修为的理解还并不是太深,真元秘境和锻体境界本就有本质的差别,他的体内已经开始从法力冲击元海了,十重刚柔境界在他面前就如同人类和蚂蚁一样。”叶玄摇了摇头。

    他也并没有太多的嘲讽,只能说狄修可能对自己的手段比较自信,而忽略了六重法力境界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如果不是因为云飞雪,洪岩此刻估计都有骂人的冲动了,一个锻体境界的家伙要杀六重法力境界的强者,他如果不是疯了就一定是脑子有问题,这种人教他们杀人之道,这不是搞笑的吗?

    “我并不会真的杀你,但请你做好准备!”根本没有理会叶玄的话,狄修的目光注视在了福叔的脸上,福叔则是把目光投递到了云飞雪身上以求得他的态度,云飞雪则是冲福叔点了点头。

    他也有些好奇狄修为什么会这么自信,虽然他也见过狄修的出手,可他并不认为那种手段能够对付六重法力境界的强者。

    “请出手!”福叔朝前站出一步然后坐了一个请的手势。

    狄修朝福叔慢慢走了过去,他依旧是右腿朝前迈出一步,然后在左腿这才缓缓跟上,这一幕更是引得洪岩身后不少士兵轻声的嘲笑,一个瘸子居然要去杀六重法力境界的强者,旷古至今估计他是第一人了。

    在所有人疑惑、嘲笑、不解的神色中,狄修那弱不禁风的身姿忽然动了,他离福叔本来还有四五米的距离,可所有人看到几乎是瞬息之间他便已来到了福叔的面前。

    福叔虽然有所准备,但就跟其他人一样,他其实并未太过放在心上,一个十重锻体境界的小孩子根本不值得他去太多的准备。

    但此刻他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拥有必杀之心的双目,这双眸子就好似一头荒古巨兽从沉睡中骤然苏醒。

    只听叮的一声,金属出鞘的声音响彻整个冰天雪地,狄修的右手手背之上一柄锋利的短剑从袖子之中弹射而出,他的身姿更以一个无法解释的角度朝福叔迎面扑去,手背上的那柄短剑从空气中朝福叔的脖子划了过去。

    福叔只觉一股死亡的冰冷迎面扑来,这一刻的狄修好似真的化身成了地狱里面索命的死神,福叔几乎是凭借着本能的驱使再加上他六重法力境界的修为,身躯硬生生朝后退去半米,狄修手背上那短剑的剑尖几乎是贴着福叔的脖子划了过去。

    但福叔避开这一剑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的左手上面同样是叮的一声,接着一柄短剑携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着恐怖的速度朝刚刚稳住身形的福叔脖子再度疾射而去。

    福叔也不愧是六重法力境界,这飚射而去的短剑几乎以他生平最快的反应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强大的真元之力直接将这金属短剑一把捏成的碎片。

    可就在这一刹那,他忽然感觉脖子一凉,狄修以一个扭曲般的角度瞬间绕到了福叔的背后,他右手手背上的短剑已经抵在了福叔的脖子上,稍稍用力相信就能将他的脖子瞬间刺穿。

    说来话长,但其实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最多不超过三息的时间,福叔连拿手的武学招式都没来得及用出便得到了这个结果。..

    狄修收回短剑,然后依旧一瘸一拐的回到了他刚刚站立的原地,他看起来依旧还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可谁能想到这弱不禁风的躯体竟能做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你……你究竟师承何人?”叶玄终于是骇然的盯着狄修,他不得不震惊。

    因为刚刚狄修这一连串的动作是被他和黄碧落捕捉到了的,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他的每一次动作,每一次出手都直奔敌人要害而去,虽然他可能说占了兵器的便宜,可说到底,对手可是六重法力境界的强者啊。

    他这步步紧逼的气势以及前后必杀的出手都让人毛骨悚然,他好像天生就是为了杀人而生,他那残疾的左腿非但没有给他拖后腿,反而成了一个能迷惑敌人的假象。

    “他们将来是要上战场的,而我教他们的正是让他们如何去杀人,就跟刚刚一样!”狄修说道。

    云飞雪一声苦笑,这个少年是真的给了他太多的震惊,凭良心来讲,云飞雪现在施展所有手段也许勉强能和四重道气境界一拼,突破到一阳之后或者是拿出血刃能和五重培元境界一拼,可要击杀对手依旧要看一定的运气。

    换个角度,如果自己面对狄修,他觉得自己真不一定能从他手上活下来!

    “这小子的手段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忽然,云飞雪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灵魂云飞雪的声音。

    “你知道他这是什么手段?”云飞雪疑惑道。

    “有些模糊,不过你和他做朋友是最好的,因为你一定不要竖立这样的敌人,他很危险。”脑海中的声音继续提醒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至少现在他和狄修是不可能成为敌人的,他能住在云府已经是对自己一种摸大的信任了。

    “是我们孤陋寡闻了,天地之大,我们终究还是太渺小啊!”叶玄苦笑一声,如果狄修真的能倾囊相授的话,这些士兵在他的手中也许比在自己手上的进步要更快。

    “好了,那我们就告辞了,等年后我们有时间会再来的。”叶玄和黄碧落一起和云飞雪道别离开了云府。

    云府再度恢复了平静,而狄修来训练洪岩他们也是心服口服,开玩笑,十重锻体境界能击杀真元秘境六重法力境界,如果自己也能学会这种手段那将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

    折腾了一整个上午总算恢复了平静,这里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毁坏的一切已经开始动工修理,云飞雪和薛思雨继续待在了云府之内围绕火盆取暖。

    “对不起,我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我早就应该跟你说实话的。”薛思雨歉意的看着云飞雪,似乎在祈求云飞雪能原谅她。

    “你从冰城跑出来,主要就是因为辰雷和你联姻的事吧!”云飞雪说道。

    “这只是一部分,你不明白的,生在这种大势力中,根本没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从小我被灌输的思想就是要努力修炼,然后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否则就是在给冰城丢脸,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有一项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面对的就是无情的训斥甚至是鞭罚……”

    “直到你知道自己必须要嫁给血神宗辰雷之后……”云飞雪接话道。

    “没错,直到得到这个消息,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我生下来似乎就注定了只是冰城的一个工具,从那几个姐姐的身上我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命运,我不愿跟她们一样只能任由家族摆布,所以我摆脱了家族的控制跑了出来。”薛思雨的脸上充满了黯淡,也许这本就是世界的矛盾。

    每一个普通人都羡慕她的容貌身份地位,每个人都想爬到她的那个高度俯瞰天下,而她这个来自冰城的公主却又羡慕普通人那无忧无虑的生活,甚至堆雪人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天大的幸福。

    “可你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一切的,你不可能永远不回冰城!”云飞雪说道。

    “是啊,我不可能永远不回去,但只要我一回去,再想从冰城出来估计是不可能的事了,也许你下次听到的就是我要嫁给辰雷的消息了,这是整个冰城的意志,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薛思雨的神色更加黯淡,她似乎已经预知到了自己以后的命运。

    她只是一个被冰城交易的工具,当两大势力彻底联合之后,她的灾难或许才刚刚开始,因为辰雷是什么人,她早就打听的清清楚楚了,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厌恶这个男人。

    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云飞雪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劝慰眼前的这个女孩,甚至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云飞雪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传来一阵莫名的刺痛。

    现在的她如何能帮薛思雨,根本帮不了,甚至和辰雷的交手都需要他可以降低自己的修为,而辰雷巅峰的修为是自己现在没有办法撼动的,这就是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因为现在的他在冰城和血神宗面前其实就是一只稍微大点儿的蚂蚁而已。

    难道真的要让薛思雨嫁给那个她不喜欢的男人,难道她的命运注定只是成为两大势力联合的工具吗?

    “如果可能,我一定会帮你,虽然现在我自己的事情都还遥遥无期,可我绝不想看到你成为一个被他人利用的工具,更不想看到你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云飞雪忽然盯着薛思雨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

    “谢……谢谢你!”薛思雨豁然抬头,两道目光在空中的交织似乎让这个寒冬变得更加温暖,这一刻云飞雪在心中坚定了一个信念,为了自己的任务也为了她,即使豁出性命也要更加的努力,这一生,有些人不正是值得自己用性命去守护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