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短暂的幸福
    云飞雪给狄修专门安排了一间客房,而且他特意叮嘱了云府的每个人,不得对狄修有任何歧视态度和眼神。

    他很清楚,只要云府的任何人露出任何一丝不对的眼神,狄修都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

    他并不是同情这个有残疾的少年,相反,他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敬佩。

    一个有残疾的少年拥有那种可怕的身手,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那名独眼大汉可是货真价实的锻体十重刚柔之境啊。

    当时云飞雪都没能看清狄修是如何动手的,要知道他的个头只有一米六,而那个大汉可是接近两米之高。

    狄修想要出手就必须要全身并用以最快的速度做到一击必杀,可他的腿部是有残疾的,这就更加的令人不可思议。

    而且他对待食物和粮食的态度也深深感染着云飞雪,不论如何,这是一个值得自己尊敬的少年,如果他有需要,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帮他。

    “你还没回答我,这几天都做什么去了呢!”狄修在客房休息,云飞雪和薛思雨围着火盆而坐。

    “你这是已经做好了当持家娘子的准备,在质问自己夫君的早晚不归吗?”云飞雪用着调侃的语气问道。

    “你……”薛思雨俏脸通红,她一直在意云飞雪三天在做什么,可却忽略了她其实是客人,而且云飞雪这调侃的也太……那个啥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关心一下你嘛……”

    “当然,持家娘子关心自己的夫君是应该的。”云飞雪连忙接话道。

    薛思雨坐在椅子上,双眼死死的盯着燃烧的火盆,篝火将她的俏脸照的更红了。

    不知为什么,面对云飞雪的这种调侃,她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气,内心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荡漾着。

    “哎呀,你在想什么呢,你们才见过几天啊,你不就是来这里借宿的么,怎么变得这么没皮没脸了,别让人看扁你了……”薛思雨的内心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质问自己在责备自己,可这个声音越来越弱,以至于她的心跳也在飞快的加速跳动着。

    “你在想什么呢?”云飞雪的手在薛思雨的眼前晃了几下,自己的对话没得到她的任何反应,反而在对着火盆发呆,这位少女还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啊?我……我其实……就是在想你干什么去了。”薛思雨也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又回到了原本的问题。

    这次云飞雪没有继续调侃,而是叹了口气说道:“为了我自己的事啊,圣殿的确不是自己短时间能摸透的……”

    云飞雪当即把自己的任务还有圣灵教的一些情况说了出来,这个时候薛思雨才真正明白云飞雪身上背负的是什么。

    看似这么活泼开朗的面容背后竟然深藏这种愁苦,难怪偌大的云府竟然看不到任何长辈,难怪潜龙城会传言云飞雪是吃喝嫖赌的二世祖,这一切不过是他以前甚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现在的一张面具,而他以后似乎也要一直戴着一张不一样的面具活下去,直到他能为父亲和大哥复仇。

    这一刻,薛思雨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他要帮助云飞雪,不论是身心上面他都想为这个少年分担点什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想办法请冰城的势力帮你,直接一举拿下整个圣灵教!”薛思雨目光如火的说道。

    云飞雪苦笑一声却摇了摇头:“这件事是武力无法解决的,至少现在是这样!”

    “为什么?”薛思雨疑惑道。

    “因为圣灵教的教义已经深入人心,而他们也确实在这么做,任何武力强攻都只会激起潜龙帝国民众的愤怒,你可不想冰城和整个潜龙帝国的所有人成为对手吧。”云飞雪无奈的摇着头。

    “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在背地里做些什么勾当,甚至这一切根本就只是在唱戏,最后吃亏的也是帝国的百姓民众啊。”薛思雨急切的说道。

    “这就是圣灵教的可怕啊,就算他们真的做了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支持他们的人绝对无法用数字估计,目前我只能先深入圣殿内部,慢慢摸清他们在背后究竟在做些什么,支撑圣殿常年发放衣食的财源又源自哪里,因为加入圣殿竟然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所以只有搞清楚这些我才好下手,当他们的恶行暴露天下的时候,圣灵教也就不攻自破了。”云飞雪说道。

    薛思雨思索了片刻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个办法虽然可能耗时周期比较长,但却是最稳妥的办法,相比于武力进攻也更有说服力。

    况且连东方剑雄都是支持圣灵教的,任何武力那都是在间接的和潜龙帝国的君王作对啊。

    再者云飞雪也不能接受薛思雨的这种帮助,因为她现在和冰城本来就矛盾重重,再来这么一出可不是让她雪上加霜吗?

    “时间还多,机会还有,这么多年我都忍下来了,不差这些时间,再者我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就算真的到了那一步,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手刃仇人啊,所以你就别为我操心了,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回去面对你的父母吧。”云飞雪笑着说道。

    “他们……”薛思雨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关于这个问题对她来说也是相当棘手的。

    “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话题了,反正这个年我是一定要在你这里过的,你可不许赶我走啊。”薛思雨可怜巴巴的说道。

    “怎么可能,你就是一辈子住在这里我都热烈欢迎。”云飞雪的情绪也被感染,面对这个吹弹可破的人儿,他心中那种莫名的情绪越来越浓,曾经那种空荡的感觉似乎在不断的被填补着,虽然才三天的时间而已。

    “真的吗,你可不许反悔,拉勾勾……”薛思雨认真的看着云飞雪然后伸出了右手。

    “呃……好吧!”云飞雪无语,但他还是伸出了右手,就这样一个看似幼稚而又纯洁的誓言出现在了云府的中央。

    云飞雪依旧没有停下修炼的脚步,所以深夜他依旧还在刻苦的修炼,只盼能早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突破到一阳之境,毕竟神纹都已出现,这一天他相信迟早都会到来的。

    而现在他把自己的睡眠时间固定在了一到两个时辰,这也是因为木之精灵在他体内的作用,有这个自称宝宝的存在,云飞雪发现即使整夜不睡第二天也会因为木之精灵的存在而精神抖擞。

    翌日清晨,云飞雪依旧被薛思雨的敲门声唤醒,然后他再次被拉出去堆雪人。

    潜龙城的这场雪已经持续了五六天的时间,所以这种难得的景色再加上难得的两个人,云飞雪也很乐意每天被她这么唤醒。

    如果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会怎样呢,是不是这种平淡嬉闹玩笑的日子就是人们口中所形容的幸福?

    云飞雪心中如是想着,可是他也清楚就算这是幸福不会持续很久的,薛思雨迟早是要离开云府回冰城的。

    而自己在复仇的道路上不知还能走多远,也许每一次的离别都有可能是天人永隔,上一次和灵儿接着是和暗影,下一次呢?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个正在雪中飞舞的女孩?

    所以云飞雪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刻,他要把现在和薛思雨在一起的日子永远的刻在脑海深处,即使有一天自己随风而去,但微风中飘着的也还有今日嬉笑的点点滴滴,即使去下面面对父亲和大哥,他也会骄傲的说,你们离开之后我也曾幸福过一段日子呢!

    “你在想什么呢?”如昨天晚上云飞雪一般,薛思雨也在他眼前用手晃了几下,

    “你真美!”云飞雪盯着眼前的身影,她真的就好似是冬日里也不会凋谢的花朵,这朵花将这白色的世界变成了彩色,也将自己的心染成了色彩斑斓。

    薛思雨面容再次被云飞雪的这三个字染成了红色,云飞雪没有任何调侃,也没有任何其它的动作,他抬头迎向天空的白色,雪花落在脸上似乎都是温暖的。

    只是这种温暖在一声汹涌的爆炸声中戛然而止,面前不远处那已经堆好的雪人轰然炸碎四散飞去。

    天空之上,三道身影如长虹贯日般飚射而至,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气息轰的一声落在了云飞雪和薛思雨的跟前。

    四周的积雪呈一个同心圆朝四周炸裂而去,伴随着地面也跟随凹陷进去,一个直径四五米的圆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三人中间站着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一身锦衣长袍,腰间玉饰竟然是罕见的龙魄玉。

    落地之时,他的一头长发竟未有任何的絮乱,那炯炯双目好似燃烧的宝石咄咄逼人,一双剑眉直冲云霄,高挺的鼻梁如玉石雕刻,这是一张略显妖异却又美的不像话的脸,也许百分之九十的女人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他身旁二人和他年纪差不多大,但不论在气质还是气势上都要逊色许多。

    这年轻人的目光根本未在云飞雪的身上停留片刻,他用那种优雅而又风度的语调说道:“尊敬的公主大人,我未来的岳父大人让我来接你回去,请跟我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