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浪费粮食
    狄修依旧不为所动,云飞雪看到他依旧在以一个均匀的速度吃着小菜喝着小酒。

    他吃的很仔细,好像一粒米饭从他嘴角掉在地上都是一种罪过,这种斯文而又细心的吃饭可并不是装出来的,他很珍惜桌子上的每一滴粮食。

    云飞雪并未挨冻受饿过,但他也知道,只有真正经历过饥饿的人才会把粮食看的这么重要,正如只有失去过某些东西之后才会幡然醒悟它的珍贵。

    “臭小子,你踏马装什么聋子,我们老大问你话呢!”另外一人明显抵不过胸口的怒火,他们这些人都是常年混迹江湖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这种无视他们的存在似乎还是头一人,更重要的是他只是一个看起来面黄肌瘦的小屁孩。

    客栈静的可怕,外面风雪呼啸的声音在这一刻被放大了无数倍,而狄修拿着筷子用餐的声音也被放大了数倍,凛冽的寒风透过大门让这大厅更加的压抑。

    忽然,为首的独眼大汉朝前凑近过去,一口唾液毫无征兆的落在狄修还没吃完的牛肉上面。

    狄修用餐的动作戛然而止,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被污染的切片牛肉,只有云飞雪注意到了他的眼中似乎在燃烧着一种叫做愤怒的火焰。

    “你可知,浪费粮食是死罪,污染食物更是罪上加罪。”这次说话的声音与上次云飞雪听到的完全不同。

    和他这个年纪完全不符的音色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老成,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句话的内容。

    他好像真的把食物看成了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东西,也许粮食在他的心中就好似圣殿在信徒们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

    独眼大汉一声狂笑:“死罪?不知谁来赐我死罪呢,你吗?”

    “不错,是我,因为你不该浪费这一盘牛肉,除非你把这盘牛肉吃进去,我就让你离开!”狄修缓缓抬起头,他就好像真的在看着一具尸体一样。

    这是一双可怕的眼睛,只有野兽才能拥有这种眼镜,就好似是一头苏醒的凶兽在诉说着它内心的滔天怒火,不单单是独眼男,所有人看到这双眼睛都被骇的呆了一瞬。

    独眼男到底也是经历过风霜的人,短暂的失神过后他再度发出了一声狂笑:“你们听到了没有,这个小屁孩儿在说什么?他说我不吃了这盘牛肉他就要杀了我,他……”

    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就好似被扼住了喉咙一样,但他的喉咙并没有被任何人扼住,因为他的喉咙上多了一双筷子。

    一双从左边洞穿到右边的筷子,刚刚这双筷子明明还在这小男孩的手上,他们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然后这双筷子就来到了独眼男的脖子上。

    云飞雪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惊骇,因为他一直注意着狄修的一举一动,可是就连他都没看清那双筷子的究竟是怎么来到这独眼男的脖子上的,他又怎能不吃惊!

    “你……你……”其他人早已骇的面容失色,自己的老大竟然就这么被一个小屁孩以一双筷子结束的性命?

    “你……真的因为一盘牛肉……杀了他?”一名看起来稍稍镇定的男子艰难的说道。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你要是这么浪费食物,我也会杀了你的!”狄修说的很认真。

    如果他说独眼男的行为是侮辱到了他而动手,也许他们还会稍稍好受点儿,可得到的结果却是那么肯定而又荒诞无稽,就因为浪费粮食你就杀了他?

    “走走,他是个疯子,他就是个疯子……”其他人哪里还敢在这里待下去,连独眼男的尸体都没顾上抬走,一个个发了疯一样的冲出了这个客栈。

    小男孩根本未曾看过独眼男的尸体一眼,他以一个虔诚的眼神盯着已经被唾液污染的牛肉,少时过后,他冲着瑟瑟发抖的老板说道:“老板,再来半斤牛肉,这盘牛肉就喂给牲口们吃吧。”

    不过他的目光在回来的时候,云飞雪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他桌子的对面,他的内心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小男孩有着发自内心的敬佩,所以他率先开口了。

    “如果你想继续吃牛肉的话,咱们应该换个地方。”

    “我觉得这里就很不错。”

    “以前是不错,可现在却有错了。”

    “现在有什么错?”

    “这里是潜龙城,死了人或多或少你都是有错的。”

    “他浪费粮食,浪费粮食就是死罪。”

    “官老爷一定不会承认你的这个观点。”

    “那该怎么办?”

    “先离开这里就是最好的办法。”

    这次狄修并没有对云飞雪产生太多的抗拒,因为官老爷这三个字让他皱起了眉头,或许这个没有接触过太多世界的小男孩是知道这三个字代表什么的。

    不过他们注定是没办法顺利离开的,因为在云飞雪和狄修还没迈出客栈大门的时候,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外加一名身穿盔甲的将士已经将这个客栈包围了起来。

    “都给我站住,先抓起来。”为首的将士探头看到里面倒在血泊中的独眼男,然后他一声呵斥,几名士兵顿时朝云飞雪他们蜂拥而来。

    狄修的眼中寒光闪烁,他戒备的看着这些冲过来的士兵,似乎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云飞雪也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他握住狄修的右手示意他放松些,狄修果然变得安稳了许多,这个时候他要不受控制再杀人的话,那可就更难收拾了。

    狄修安稳之后,云飞雪这才走到这名将士首领跟前,然后凑身在他耳旁轻声嘀咕了几句。

    将士的身躯微微一颤,然后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冲这些士兵下令道:“好了,只是误会而已,这个土匪要抢客栈老板被这位侠士当场击杀,你们都明白了吗?”

    “明白!”所有士兵齐齐的点头。

    然后云飞雪和狄修就这么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顺利的离开了这家客栈,唯有那客栈的老板还在震撼的看着云飞雪离去的背影,一句悄悄话就能让这位将军将杀人这种事随便找个理由敷衍过去,刚刚坐在这里吃饭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积雪的街道上,狄修有些茫然的看着云飞雪问道:“你在潜龙城一定很有身份地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身份地位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有一颗纯洁的心。”云飞雪笑着说道。

    “可是我娘曾说身份地位是很重要的,没有身份地位和名望,我们就只是这个世界最底层的蚂蚁。”狄修含着向往的眼神看向云飞雪。

    “生命本无贵贱蝼蚁之分,只看你怎么去活了。”云飞雪有些无边无际的说道。

    “可是刚刚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现在一定已经被他们抓起来了,如果我继续杀人,后果只会更加严重。”狄修说道。

    云飞雪无言以对,的确,狄修如果没有遇到他,也许现在已经被潜龙城的无数高手将士团团包围,他纵然修为不差,却也不可能是灵海秘境的对手,所以结果不言而喻,等待他的只能是帝国律法的审判,至于他口中的浪费粮食是死罪,根本就是纯粹扯淡了。

    “只要有人活着,就一定会有富贵和贫穷,但高贵和低贱都只是相对而言的,你加入圣灵教,莫非就是因为想让自己有身份地位吗?”云飞雪有意无意的问道。

    “这是我的秘密,我……不能跟你说!”狄修犹豫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这样的答案。

    云飞雪一声苦笑,你还真是耿直啊,随便一个理由都能敷衍过去,你却告诉我这是你的秘密。

    “但是我的确想变得有身份有地位,就和你一样,贫穷和普通会让人在这个世界活的很低贱。”狄修再度强调说道。

    “那就希望你早日成功!”云飞雪笑着说道。

    狄修放开了对云飞雪的戒备,二人聊的也很投机,而自始至终云飞雪也没再提狄修加入圣殿的目的,不知不觉他们已走到了云府的门前。

    “哇……这……这就是你的家吗,好大好气派啊……”狄修有些震惊。

    的确,云府很大,这是当年云飞雪的爷爷云飞龙接受到的赏赐,要知道整个云府的面积加起来可有接近万亩之大,单单普通的家丁都有数百之多。

    只是地方越大,云飞雪越觉得空荡,也许是因为接二连三失去亲人的缘故,空荡的不仅是云府,还有云飞雪的心,不过这颗心似乎在薛思雨到来的时候为他填补了不少,这一点云飞雪自己也不曾察觉到。

    “你可终于回来了,这三天你都干嘛去了!”薛思雨是第一个发现云飞雪的,这也说明这些日子她在不断的眺望云飞雪外面,期盼着云飞雪能早日回来。

    “我……我就不进去了,我……”狄修可以如野兽一样的杀掉一个十重锻体巅峰的独眼男子,可来到这种地方却露出了胆怯。

    “你在潜龙城有住的地方吗?”云飞雪问完,狄修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你可以住在我这里,当然,如果你不习惯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云飞雪笑着说道。

    “他是谁呀,让他进来呗!”薛思雨开心的说道,她好像真的已经习惯了云府的生活,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半个主人。

    “我……我……好吧……”狄修低垂着头,然后依旧以一个不紧不慢一瘸一拐的姿态挪进了云府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