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短暂的温暖
    夜晚的云飞雪依旧沉浸在修炼之中,直到后半夜他才稍作歇息然后渐渐沉睡,而薛思雨就住在他的隔壁房间。

    本来云府有很多客房,不过薛思雨坚决不要,在她强烈的要求下然后住在了云飞雪的隔壁。

    这个夜,云飞雪睡的很沉,除了修炼之外,他好像能够抛弃一切事物而熟睡,在梦中他体会到了一种叫做甜蜜的味道,因为那张如花朵般绽放的面容陪伴着他的梦境度过了这个夜晚,也许花朵在她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吧……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传来,只是这个声音显得很小心,生怕突然惊醒到屋内那个梦中的人,云飞雪由梦转醒,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这么多年来他是头一次这样被人温柔叫醒的。

    “你醒了吗?”门外传来蜜一样的声音。

    “啊?醒了,你等等……”听到这个声音,云飞雪再次笑了。

    薛思雨似乎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她早起来敲自己房间的门,如果是客人的话可绝不会有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推开门,冷飕飕的凉风如锋刃一样切割而来,但面前站着这鲜艳美丽的花朵,就算锋刃再利,又怎能刺到自己那颗温暖的心呢?

    “我们去堆雪人吧!”薛思雨一把拉着云飞雪,他这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更白了,可天空飘落的雪花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寒冷,反而充满了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

    为了表示对这个冬天的尊重,薛思雨身穿一件厚重的棉袄,俏脸冻得通红,可是她却显得很兴奋,似乎堆雪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呃……你以前没堆过雪人吗?”云飞雪被她拉到门外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让薛思雨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黯然,她摇了摇头道:“我只看过雪人,至于堆雪人一次都没有过,因为他们认为那是浪费时间的东西,不如把那些时间拿来修炼更重要。”

    云飞雪恍然,或许这也是她离开冰城的原因之一吧,她的修为自己到现在还无法探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已经达到了真元秘境的巅峰,甚至有可能已经踏入了灵海秘境。

    但这种修为换来的代价就是堆雪人在一些人的眼中也成了一种罪过,也许这么多年来的压抑让薛思雨选择了一条不得不愤然离开的道路。

    云飞雪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但他觉得一定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在这里面,所以在这个清晨,他一定要满足这个女孩的心愿。

    两个人拿着铲子奋力的铲雪,然后将它们堆积起来,一个接近两米高的雪人渐渐在二人的手中成型。

    不远处的福叔他们都是举目侧望,看到云飞雪开心的样子,福叔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三四年过去了,这是咱们公子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

    洪岩叹了口气道:“是啊,将军和大公子还在的时候,好像每天都能看到他是这么开心度过的?”

    “所以我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任务艰巨,不能让公子失望啊,能够多为他分担一些是我们的职责,而现在我们更不能看到薛公主受到哪怕半点的伤害!”福叔目光坚定的说道。

    “明白!”洪岩低沉道,然后他们和另外几名将士家丁悄悄离开了这里。

    也许他们都明白,薛思雨的突然出现就是云飞雪黑夜里的光明,他身上背负的压力实在太大,特别是经历了上次吴猛和叶轻羽交易之后的那一战,福叔是亲自体会到了对手的无比强悍。

    但后来的云飞雪却把诸葛幽倩还有十七名暗影全部留在了叶家,他一人的肩上扛着复仇重任,薛思雨在这个时候的出现实在是太及时了,云飞雪并不会让薛思雨掺和到他报仇的事情中来,可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在云府,云飞雪的心灵起码能够得到短暂的温暖和停靠。

    此刻的云飞雪和薛思雨没有任何防备,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人,而云飞雪也在享受着这短暂的开心,因为中午过后他要面对的依旧是圣殿,是那个深不可测的势力。

    “谢谢你,真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堆雪人呢!”薛思雨高兴的快要跳了起来,这个大雪纷飞的冬日,她第一次体会到了不曾体会过的快乐。

    看着眼前充满笑声的人儿,云飞雪不禁有些痴了,她现在是快乐的,可也正是这种普通的快乐衬托着她以前的孤独。

    也许是察觉到了云飞雪的目光,薛思雨忽然停止了嬉闹,她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高兴的过头了,毕竟自己和他才仅仅见过两面,今天也才这里的第二天而已,为什么会在云飞雪面前这么放得开呢?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喜欢这种普通而简单的快乐,不喜欢他们强迫着我去修炼,说什么我天资上等无人能比,就算我修炼到天下第一,可是我高兴不起来啊,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强迫我做这种我不喜欢的事,而且前几天他们……”

    说到这里薛思雨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云飞雪没有逼迫她说下去。

    “其实他们也是为了你好吧,毕竟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你的实力强大了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长辈们也安心嘛。”云飞雪只能这么安慰她,但这也是发自他体内的安慰,毕竟又有几个长辈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呢?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话了,因为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哪里能去的地方,我那些姐妹们已经被冰城下了通牒,谁敢收留我就别怪冰城不给他们面子,不能因为自己而为难他们啊,所以我想到了你……”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不是想来我这里,只是被逼得不得已想到我这儿避难来了。”云飞雪似笑非笑的看着薛思雨说道。

    “不不,不是的,你误会了,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不太好意思,毕竟我和你没见过几次,我……”

    薛思雨脸颊憋的通红,语无伦次的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生怕说错一句话又引来云飞雪的误会。

    “哈哈,跟你开玩笑呢,你能想到我这里也证明了你把我当成了好朋友,既然是朋友,你有困难我当然要帮了。”云飞雪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着拍了拍薛思雨的肩膀说道。

    “可……可是……万一我爹他们胡搅蛮缠找到了你,岂不是给你还有云府带来麻烦……”薛思雨不敢抬头看云飞雪,这也是她最害怕的事情,虽然她来到了云府,可之前也是做了再三犹豫的。

    “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一身的麻烦,再多一个麻烦也不碍事的,再说……你可不是我的麻烦……”云飞雪抬头看着雪花飞舞的天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荡漾着,捉摸不透却又格外的温暖。

    他也知道自己有可能要面临冰城的怒火,但关于这一点他并不是太在意,这个势力能屹立如此之久,能被这么多人所尊崇,相信就绝不是那种胡搅蛮缠之辈,再说自己怎么也算帮了薛思雨,不至于一言不合就动手。

    “真的谢谢你!”薛思雨再度露出了蜜一样的笑容。

    “该说谢谢的是我。”云飞雪内心依旧温暖,是的,薛思雨绝不会是他的麻烦,也许这种思绪只是他潜意识所存在的,但这微妙的感觉让他这一天都格外的精神起来。

    “还……还有一件事……”薛思雨欲言又止的看着云飞雪。

    “什么事?”云飞雪疑惑道。

    “我……来云府,你那位未婚妻,她……她不会多想吧!”薛思雨再度低着头,就好像是个做错的孩子,她好像总是喜欢以低头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文青青么……”云飞雪抬头看向远方,此刻的她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她要离开太师府,离开文太师这个唯一的亲人。

    以她的修为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又该如何应付,可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也就做好了不让所有人找到她的准备,所以云飞雪的担心其实毫无作用。

    “她早已不在潜龙城了,也许只是为了避开我,也许是有什么其它事吧。”云飞雪叹了口气。

    “你和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看到云飞雪的惆怅,薛思雨的心中忽然有一丝莫名其妙的窃喜,她自己都搞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离谱的情绪出现。

    “没有误会,我和她的结局……也许从开始就已注定……”云飞雪摇了摇头抛开了心头的思绪。

    他所指的结局其实就是因为文仁和,因为文仁和也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之一啊,自己又怎么可能和杀父仇人的女儿在一起呢,更何况自己答应东方剑雄赐予的那门婚事,也只是想利用文青青而已。

    所以他提出了三年之约,三年时间他相信一切都会改变,或许文青青已经和别人结婚,或许自己已经因为报仇而不在人世,不论如何,这是一个自己需要忘掉的女孩。

    “别提她了,我带你逛逛云府的雪景。”抛开这些情绪,云飞雪带着薛思雨游览整个云府,而薛思雨也很识的没有提文青青的话题,对她来说也许不提反而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直到午饭过后,云飞雪这才离开云府,他打算继续前往圣殿,一来为了进入圣殿内部一探究竟,二来也因为那个性格倔强的小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