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小男孩
    “什么?没有加入圣殿的资格?”不单单是云飞雪,此刻几乎所有人都懵了,咱站在这大半天忍受着差点冻成冰棍的危险,到最后你来一句没有加入圣殿的资格?

    “为什么?听说圣殿不是还有各种考验吗,我们还没接受考验,您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资格?”一旁的胡浩然急切的说道。

    所有人几乎都是僵硬着齐齐的点了点头,他的话也就代表了所有人的话。

    “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少天了吗?”这年轻人男子不屑的朝众人一笑,他指着最中间那名神色倔强的小男孩说道。

    只听他继续说道:“他每天中午来这里,已经连续五天的时间了,你们以为加入圣殿就是一句口号的事情?看不到你们的决心和意志,圣殿岂能容你们随意进入,解散吧。”

    他说完似乎不愿在此逗留片刻,转身直接一步迈入了圣殿大门,接着巨大的拱门直接轰的一声闭上。

    云飞雪则是意外的看着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男孩,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小男孩竟然连续在这里站了五天。

    圣殿大门关闭,小男孩依旧是一脸的倔强,迈着僵硬的不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此地,但让云飞雪愕然的是,这个小男孩居然是个跛子。

    他右腿朝前迈一步左腿才能勉强拖着跟上右腿的速度,就这样他一瘸一拐朝街道尽头慢慢走去,接着不少人都是摇了摇头接二连三的离开了圣殿。

    从他们的眼神中,云飞雪已经看到了放弃的念头,站半天都差点要了他们半条命,每天都来这里罚站,如果这就是考验的话,那他们还真没那个意志力通过了。

    “你呢……怎么想?”云飞雪冲身旁的胡浩然问道。

    “和那个男孩一样,每天来……”胡浩然目光坚定的说道。

    “可是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加入圣殿完全看圣殿的心情,难道一个月不同意,你也打算在这里连续站一个月吗?”云飞雪愕然的说道。

    “不错,别说一个月,就算一年,我也要告诉他们我加入圣殿的决心是不容更改的。”胡浩然坚定的说道。

    云飞雪目光复杂,也不知道胡浩然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但圣殿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信仰,也许正是因为信仰才能支撑他在刺骨的寒风中站立半天的时间而不倒吧。

    “你要不要去我那里住,我那儿条件虽然不是太好,但……”

    “没关系,我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就好了,希望明天我还能在这里看到你。”胡浩然说完,然后迈着僵硬而又坚定的不乏消失在了云飞雪目光所能触及到极限的风雪中。

    这种寒冷对云飞雪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体内真元催动开始抵御外界的寒冷,看了一眼身后的圣殿,云飞雪也离开了此地,不过他并未回云府,而是跟在了那个一瘸一拐还没离开他视线的小男孩身后。

    只因云飞雪察觉到这个小男孩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他的魂力察觉到这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小男孩的身上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

    那种气息就好似野兽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扑上一口撕碎人的脖子,这让云飞雪更加好奇,他不过十三四岁左右,为何身上会有这种可怕的气息。

    小男孩的速度并不快,但始终保持在一个均匀的步伐前进着,正如野狼一样,他们绝不肯在冰天雪地里突然加快或减慢自己的步子,因为这种均匀的速度是节省体力最好的方式。

    云飞雪没有打扰,而小男孩也没有回头,就这样一前一后相隔十米不断朝另外一条街道的尽头走去。

    小男孩终于在一个客栈面前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走进了客栈里面。

    “给我一壶陈年玉梁酒。”小男孩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没有脱离干净的稚气,但开口就要一壶玉梁酒,这让云飞雪更加愕然,这小小的年纪竟然就开始喝酒了?

    不过想想也释然,自己似乎也是从十四岁开始嗜酒如命,但那也仅仅只是为了演戏给人看,后来发现酒这个东西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糟糕嘛,所以云飞雪现在也并未排斥酒这种辛辣而又甘甜的液体。

    这客栈的老板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说道:“玉梁酒,三十银钱一壶。”

    听到这个数字,小孩男面色突然一紧,显然这个价格出乎了他的预料,犹豫了一下,他忽然转身朝客栈外走去,正好碰到了身后的云飞雪。

    云飞雪笑着说道:“这壶玉梁酒,我请你如何?”

    “你请我?”

    “是!”

    “不花钱的酒我绝不喝,不是兄弟请的酒我也不喝,你明白了吗?”

    “嗯,我明白了!”

    “那就请让路吧。”

    云飞雪果然乖乖的让出了一条路,客栈的店老板看着这一幕都愣住了,这可真是两个奇葩的人啊,一个小屁孩要买酒喝可是没钱,关键有人请你了你还冒出一堆道理不接受人家的请客,真是奇人异事。

    云飞雪却不以为意,这小男孩的话无疑传达给了他一个讯息,他们素未蒙面,小孩子更不可能把他当兄弟,也许更为直接的就是他们之间没有信任这座桥梁,所以云飞雪什么也没说。

    他自己买下了一壶玉梁酒,然后朝云府的方向走去,小男孩依旧是一瘸一拐,脸上写满倔强的消失在风雪中,但云飞雪明白,明天下午,他一定会出现在圣殿外,他依旧会倔强的站在那里忍受风雪的摧残,只为让圣殿看到他的决心。

    “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啊。”云飞雪一口酒下肚,暖阳般的感觉穿透四肢。

    云飞雪出生在云府,所以回到了这里他就回到了家,纵然这里没有了父亲和大哥,俞妙音也不知道去了那里,可他依旧感觉这里就是自己的依靠,只要回到云府,自己就可以放下一切,这里已经成了他灵魂依靠的地方。

    不过这个地方迎来了一位冬日里的客人,她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到来让寒冬腊月也变得温暖起来,那些枯萎的花草树木似乎也随之在这冬日盛开,没错,他在云府看到了薛思雨,一个很久没见到的女孩。

    云飞雪不知道自己再度见到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甚至见到她的时候心跳都莫名加快了几分。

    好似她就是那团能照亮温暖自己的烈阳,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容貌的倾城,也许她的灵魂就带着一种能够温暖人的光芒。

    此刻她正在抚摸着金刚猿的脑袋,这个平时嚣张跋扈的家伙,在见到薛思雨之后却是出奇的变得温顺起来,能够看到它对薛思雨是有些畏惧的,但这种畏惧和恐惧不同,虽然有些畏首畏尾,可依旧能看到金刚猿还是很喜欢薛思雨在身边的。

    “哇,你终于回来了……”薛思雨看到了云飞雪,她的脸上洋溢着高兴的彩色,这灰白色的冬天似乎也因为她的笑容而变成了彩色的。

    “呃……”云飞雪一阵愕然,听这话,好像薛思雨已经变成了云府的主人,这个主人在欢迎着自己回到家中?

    薛思雨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高兴过头了,她连忙解释道:“我很早就来了,可是福叔说你有事出门去了,所以……”

    “没关系没关系,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就好!”云飞雪满含笑容,然后二人并肩朝云府内走了进去。

    这次云飞雪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薛思雨是孤身一人,她的身边没有以前那两位强大的高手在一旁,所以云飞雪更加诧异,她为什么会独自来潜龙城,难道就是为了看看自己是不是找到了小猿猿?

    “你怎么这时候来潜龙城了,这马上都快过年了,你不待在冰城吗?”云飞雪说道。

    “别给我提冰城,他们就是一群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待在冰城我感觉就跟待在牢房里没什么区别,也难怪小猿猿忍不住要逃走了。”薛思雨满脸的气愤,只是这个气愤让她倾国之色更加的可爱动人,云飞雪看的也不禁呆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和长辈们有什么误会,他们……”

    “别提他们了,这个年我打算在你这里过,你欢不欢迎?”薛思雨期待的看着云飞雪说道。

    “这……当然欢迎了,只是你的长辈们要知道……”

    “知道又能怎么样,整天叫我做这做那,小猿猿就是被他们给气跑的,现在他们把我气走了也就高兴了,反正你就算不欢迎我我也赖在这里不走了。”薛思雨一脸委屈,大有云飞雪不答应就要流泪的冲动。

    “不不,怎么会不欢迎呢,你喜欢在这里待多久我都欢迎!”云飞雪暗自窃喜,也许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因为薛思雨的到来,他的心情从圣殿那繁琐的沉重之中缓解了许多。

    而听到薛思雨要住在云府,云飞雪的心情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开心,和第一次见到薛思雨不同,那个时候只是想认识薛思雨,所以倾囊教授她赌玉的技艺,第二次见到她,云飞雪的心态忽然有了这种转变,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转变究竟从何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