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血神宗 圣灵教
    云飞雪双目如电,身影如幽灵般在无数建筑来回穿梭,目标自然就是夏景山的那座府宅了。

    在之前他已经查过那个名单上几个名字的信息,虽然暗影离开,但好在云飞雪还有吕子峰和乔飞这两个兄弟,这种事情现在他也只有交给这两个人才能放心得下。

    所以他很熟练的便找到了夏府所在的地方,和想象的不同,整个夏府的防御力量似乎很松懈。

    要知道他这种品阶的高官,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可是第一要务,但整个夏府好像连巡逻的士兵都没瞧见一个。

    云飞雪不禁提高了几分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许夏景山已经得到了皇上和自己见面的消息,此刻正在酝酿着什么阴谋来等自己自投罗网。

    魂力悄然朝四周覆盖而去,不过让云飞雪失望的时候,好像真的有些大惊小怪了,整个夏府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熟睡过去。

    云飞雪迅速朝夏景山所在的住处飞掠过去,当他来到屋外的时候,这里依旧寂静无声没有任何人影出现,再加上月明星稀的深夜让这里静的更加可怕。

    “既然都来了,不如进屋坐坐吧。”忽然,房间内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云飞雪有些意外,但心中更加警惕,不过此行他就是为了找夏景山,他既然在专程等着自己,自己也没必要束手束脚了。

    推门而入,夏景山正坐在案几身后,他的目光很平静,似乎云飞雪只是自己本来就邀请过的一个客人好友而已。

    “云公子,请坐。”夏景山做了个请的手势,云飞雪目光如刀,但他还是坐了下来。

    “你已猜到我今晚会来?”云飞雪疑惑道。

    “你与皇上已见过面了,皇上怎么说?”没有回答云飞雪的问题,夏景山亲自给云飞雪斟茶然后问道。

    “你自然明白,皇上英明,至少他不可能轻信你奏折上的片面之词。”云飞雪的语气冰冷。

    “那你今晚来的目的……”

    “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吧,谁让你拟这份奏折的,至少我云飞雪和你夏景山无怨无仇,你没理由这么做!”

    云飞雪心中虽然知道这是金龙卫在背后搞的鬼,但他还是想找夏景山确认一下,而且他很想知道藏在那黄金面具后面的那张脸是什么样子,只粗粗见了一面为什么却给了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或许夏景山能给自己提供一些线索呢?

    “是啊,我确实没有理由这么做,只因……我除了参与朝政之外,也隶属金龙卫。”夏景山叹了口气说道。

    云飞雪要对付金龙卫已经不算是秘密的秘密了,夏景山自然还不知道云飞雪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是金龙卫,所以抛出这句话自然也是让云飞雪明白,这一切都是金龙卫授意的,夏景山只是奉命行事。

    “我当然知道你是金龙卫的成员,我要知道的是金龙卫的哪个人让你这么做的,他的名字。”云飞雪厉声道。

    “是……是……”夏景山犹豫了一下,然后如泄了气的皮球道:“是李圣义……也就是我们的圣主大人。”

    “果然是他!”云飞雪的双目之中已饱含怒火,虽然知道了这个结果,可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李圣义步步为营想置自己于死地无非就是自己威胁到了金龙卫而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云飞雪气愤的同时,夏景山的眼睛时不时的偷瞄着云飞雪,似乎在观察着他的真实反映。

    “你也知道我此行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皇上英明再加上我掌握了一些信息,现在的我估计已经身首异处了,尽管你只是听命行事,但对于要致我于死地的人,我云飞雪好像并不需要太过心慈手软。”

    云飞雪的脸上闪烁出了一抹杀机,这当然就是他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了,除了问出背后指使的人是谁外,这也是他的目的之一。

    听到云飞雪的话,夏景山的脸色有些慌乱,不过他毕竟还是一朝官员,必要的心理素质还是有的,所以他说道:“云公子,谁都知道那份奏折是我递上去的,如果这时候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皇上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你。”

    “这我当然明白,但所有人也只能怀疑是不是,谁有证据证明我来过你的房间和你交谈了这么长的时间呢,再者皇上一直偏袒云府,这你应该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仅仅只是怀疑,我依旧能够好好活着,而大人你……”

    “你……”夏景山无言以对,因为云飞雪说的的确是实话,但对死亡谁都会恐惧,特别是对于他这种高官厚禄的人来说。

    “杀了我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夏景山说道。

    “杀了你对我又有什么坏处呢,对我来说,金龙卫人人都该死!”云飞雪冷哼一声,他的右手如鬼魅般朝前探去,看样子他的确是没打算留活口。

    不过就在这时,惊恐的夏景山顿时吼道:“别杀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我们……圣主大人的……秘密……”

    “嗯?”云飞雪眉头一锁,那只蕴含着庞大力量的右手停在了夏景山的跟前。

    “什么秘密?”将死之人自然是拼尽一切手段也想活下去,这时候说的话自然是有可信度的,所以云飞雪有些好奇他会告诉自己什么秘密。

    “你……你就算杀了朝中所有的金龙卫也于事无补,圣主大人的根基力量根本没有受到半点破坏。”看到云飞雪收回去的右手,夏景山松了口气,刚刚那一刻他的确看到了死神在朝他挥手,云飞雪根本没有任何留手。

    “根基力量?什么意思?难道李圣义还有其他的筹码在手?”云飞雪皱了皱眉说道。

    “你以为圣主大人谋划这么多年,仅仅只有朝中的这些人听命于他吗,我们仅仅只是他手中的沧海一粟而已。”虽然惊恐,可说到这里,他的脸上还是显得有些兴奋,似乎在为李圣义的强大而骄傲。

    “说说看!”云飞雪喝了口茶等着夏景山的下文。

    “圣主大人的眼光可不仅仅局限于潜龙帝国,据本官现在所知,帝国内有两股力量就完全是他一手创建的。”

    他盯着云飞雪,似乎想从云飞雪的脸上看到点什么,不过他还是有些失望,因为云飞雪面无表情,只是在静静的盯着他等着下文。

    “这两股力量,其一就是血神宗!”

    听到血神宗三个字,云飞雪面色陡然一变,这个宗门他自然是听说过的,虽然没有冰城这么的名气旺盛,可他们也是个实力极其不错的宗门。

    和冰城差不多一样,基本都是与世无争,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这种宗门基本都是以追求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为长生为主,名利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介浮云早已看淡。

    可是夏景山说血神宗隶属于李圣义,这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这种宗门如果隶属于李圣义的话,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啊。

    “血神宗隶属于李圣义,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你不会是处心积虑告诉我这些,然后想让我去对付血神宗吧。”云飞雪的语气更加冰冷。

    “云公子说笑了,这个时候本官不可能欺骗你,况且本官也并未执意让你去对付这个宗门,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把我知道的一些讯息告诉你罢了,如果你不相信完全可以自己再去二次调查。”夏景山丝毫不慌,因为这些信息他的确没有在其中掺假。

    云飞雪点了点头并未反驳,他自然不可能听信夏景山的一面之词,自己虽然要对付李圣义,可也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

    “你说的两股力量,那另外一个呢?”云飞雪继续问道。

    “这另外一个就是闻名整个潜龙帝国的圣灵教了。”夏景山悠悠的说道。

    “什……什么?圣灵教?”云飞雪的脑子忽然在此刻停止了运转,如果只有一百个人知道血神宗这个宗门,那圣灵教几乎就是人尽皆知了。

    因为这是一个很多人都信仰的宗教机构,他们崇尚助人为乐劫富济贫,而事实上这个教派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这些年来总能听到这个教派不断成立分教,然后在当地做着各种各样的好事,甚至东方剑雄都亲自点名过这个组织的精神。

    “这绝对不可能,李圣义图谋天下,他怎么可能成立圣灵教这种教派?!”云飞雪当即否决了夏景山的话。

    夏景山自然也明白云飞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以金龙卫的做事风格怎么可能成立这种宗教机构,这完全和他们背道而驰,杀人不眨眼的手段层出不穷,然后又创建一个助人为乐的圣灵教,这也太扯了。

    “这本官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本官已将知道的所有秘密全部告诉了你,你可否放过……”

    “放过你吗?放过你也不是不行,这些消息对我的确很重要,不过要放过你的性命你还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另外再替我做一件事。”云飞雪的脸上闪烁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夏景山不禁毛骨悚然,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在向自己招手问好,那可绝不是问候他来的。

    “你……你想干什么……”

    “你们金龙卫里有一个头戴黄金虎头面具的男子,这你应该知道吧。”云飞雪死死的盯着夏景山问道,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他的真实身份是谁,你有见过他的真容吗?”云飞雪问道。

    “没……没人见过他的真容,只知道他是圣主大人左膀右臂,平时圣主大人一般都在修炼,金龙卫的大部分事宜都是他处理的。”夏景山的回答让云飞雪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没指望能问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好了,最后一件事……”

    “什……什么……”

    “你在朝中做了这么多年的官,手上的财产想必是不会少的吧,单单我查到的金银布匹典当铺,在这潜龙城你就有九处之多,这九个店铺不如转到我云飞雪的名下如何?”云飞雪淡淡一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