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神纹
    云飞雪离开了潜龙宫,除了文仁和还有那位公公之外,没人知道他和东方剑雄谈了什么,即便是他们二人也仅仅只听到了一部分,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东方剑雄没有追究云飞雪所做的那些事。

    看着身后的连绵起伏的宫殿,云飞雪稍稍的松了口气,毕竟自己面对的是一代帝王,那种无形的威慑力的确和普通人有着硕大的差异。

    但好在自己顶住了这种压力,也算是对已经离开的云飞跃一个交代吧,毕竟云飞雪这么提醒东方剑雄,不论他信与不信,至少心里都会惦记着此事,必要的防备相信东方剑雄也不会落下的。

    回到云府的云飞雪依旧要用修炼来填补每一点空闲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神纹出现的日子越来越近,这也就意味着九阳不灭体的一阳快要凝聚。

    所以他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真元秘境一重破灵境界虽然已经强过很多人了,但云飞雪深深的知道,自己的敌人强到无法想象,在那个黄金面具男子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总不能永远的借助外力做事吧,那终究只是暂时的。

    现在他的体魄基本已经达到了一阳能够承受的极限范围,所以云飞雪毫不犹豫的开启了第三步修炼。

    他在床榻之上盘膝而坐,双手挥动之间,只见四周的空间好似变得扭曲了起来,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力量在他四周慢慢汇聚着。

    如果被叶玄夫妇看到这一幕的,只怕下巴都会惊掉,因为云飞雪的修炼竟然引动了四周天地灵气的波动。

    要知道,这可是灵海秘境的强者才能做到的啊,灵海秘境和真元秘境最大的区别就是真元化灵海,灵海聚灵气,但云飞雪仅仅在真元秘境就能聚集天地灵气,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事情。

    但这也正是九阳不灭体的强大之处,四周的天地灵气在云飞雪的头顶形成了一道漩涡,然后如灌顶一般猛的朝他身体砸了下去。

    那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差点让云飞雪叫出声,云飞雪这才真正体会到体内的那个灵魂为什么一再强调让他不断修炼自己的体魄。

    因为就刚刚这一瞬间,如果没有强大的体魄做支撑,他的身体估计会在瞬间被灵气炸的四分五裂。

    毕竟真元秘境越过界去吸收灵海秘境才能使用的灵气,这就是大忌讳,但对云飞雪来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因为接下来他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用这种灵气漩涡来轰击他的身体,在灵气洗礼的过程中,云飞雪明显感觉到胸口有着一团团的热流在朝四肢百骸引导着。

    这个过程依旧是在不断淬炼着他的身体,但他隐约感觉到体内正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在滋生着,虽然这个过程并不好受,但他还是出现了喜悦之色,同时不断的一遍又一遍的继续淬炼他的身体。

    后半夜的时候,云飞雪终于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疲惫传来,虽然没有并未出现所谓的神纹,但他感觉距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似乎眼前只有一层薄纸,只需要再稍稍的加把劲就能把这层纸给捅破。

    深吸一口气,云飞雪开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做最后一次尝试,四周的天地灵气以一个奇异的角度疯狂的朝云飞雪的体内汇聚而去。

    灵气一旦进入体内就必须要找一个寄托点,说的简单些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地方能够把这些灵气储存起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灵海秘境才能动用灵气的原因之一,云飞雪显然没能例外,这些灵气进入体内的时候就好似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

    忽然,这些灵气在云飞雪的引导下似乎找到了一个什么能够让它们停留的地方,也就在此刻,云飞雪蓦然睁眼,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从他双目之中一闪即逝。

    钻进体内的灵气并未继续摧残他的身体,他们疯狂的游走最终停留在了云飞雪的眉心之处。

    此时此刻,一个‘神’字陡然在云飞雪的眉心处若有若无的闪烁了两下然后消失无踪,瞬息之间,云飞雪的气息轰然暴涨,一道气浪以他为中心朝四周震荡而去。

    破灵境的气息瞬息被无限拔高直奔二重养脉境界而去,云飞雪的眼中闪烁出一抹惊异。

    “突破了?”他突破到真元秘境可没多长时间,而且大部分的功劳还是因为吃了血龙鱼所导致的,这么短的时间居然突破到了二重养脉境界。

    “恭喜,神纹出现,一阳指日可待。”云飞雪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略显惊喜的声音。

    他的实力越强,体内的这个未知灵魂也就越欢喜,仙灵乳液还没有吸收完毕,当这个东西被他消化之后,体内这个灵魂状态的云飞雪会变得更强,不过前提是云飞雪的身体能够承受住他的力量。

    当然,他真的想要和云飞雪的身体融为一体也是偶然性的,没有足够的愤怒和杀戮之力,即便掌控身体也发挥不出实力,云飞雪听到这话也不是一次两次。

    所以云飞雪在经历过上次之后,他发誓一定要严格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东西出来之后根本不受控制,万一搞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就麻烦了。

    现在云飞雪到没多说什么,他还处于神纹出现和境界突破的喜悦当中。

    “这得多亏了你,没有你的指导,相信速度不会这么快。”云飞雪说道。

    “算你有点儿良心,记得,一阳凝聚之后一定记得让我出来耍耍。”说完这个声音便消失无踪,对于这个要求云飞雪直接无视。

    也就在这时,他的耳旁忽然出现了另一个声音,木之精灵应该也察觉到了他身体的异常。

    “你似乎变强了呢,只可惜……魂力还是没有变化。”木之精灵有些失望的说道。

    “放心吧,很快魂力上也会突破的,到时候即使没有更多的玉魂丹,你也可以更快的成长。”云飞雪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的……”

    二者再度交谈了一会儿,木之精灵便隐藏在了云飞雪的魂力之中,此刻他的疲惫感已经完全消失。

    也许正是因为突破的缘故,他体内经脉空前旺盛,精力更是充沛之极,在这大半夜明显没办法睡觉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正好,让我来体验一下突破的实力,还有这个神纹究竟有什么能力。”云飞雪微微一笑,然后他身形如鬼魅消失在了云府上空。

    而目标正是潜龙城的另一个方向,阎罗靴的重力依旧被他控制着,体内的力量也被阎罗靴死死的压制,在这种情况下云飞雪依旧保持着高速的前进,可想而知他的身体的确得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蜕变。

    此刻潜龙城一座相对较为豪华的府邸,大多数人都已沉睡,唯有后院的一座金瓦琉璃的房屋还在灯火通明。

    而这里正是朝中二品高官夏景山的住处,他的房间内外几乎被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即便这样他依旧不放心,在楼顶四处都有放哨的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只怕一只苍蝇飞过都能被这些巡逻士兵第一时间察觉到。

    夏景山的神经时时刻刻的绷紧着,从白天到现在他没有任何放松,只因他听到了一个消息。

    云飞雪被皇上召进宫内后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云府,皇上也根本没有任何要问罪云飞雪的意思,这瞬间让夏景山意识到了什么,或许自己递上去的那个奏折已经成了废纸一张。

    如果成了一张废纸,那也就意味着皇上根本没有相信奏折上的一切,他们在见面之后皇上又站在了云飞雪的一边。

    接下来夏景山要面临的就是皇上的召见,质问自己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为什么要添油加醋的写出那些东西在里面。

    夏景山现在当然不能急匆匆的离开潜龙城,那不等于直接告诉了东方剑雄,一切都是阴谋诡计吗?

    但即便是翌日要上朝面对皇帝的质问,也得平安度过今天晚上才行啊,云飞雪的手段以及云府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两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在云飞雪身边,一旦他们真的动手,自己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而以云飞雪的做事性格,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家伙可是有仇必报的主,万一他真的恼羞成怒一刀宰了自己,皇上估计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吧,毕竟这事儿的岔子就出在他手中。

    所以夏景山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他将整个府邸的防御力量全部用在了自己的房间之外,甚至门外还有一名真元秘境的高手在提防着随时都会出现的文献。

    但他还是不放心,不断来回在房间踱步时不时看向四周,生怕那两个灵海秘境的高手出现在自己身旁。

    越担心越紧张,那种恐慌的精神压力快要让他崩溃,现在已经到了后半夜,可他根本不敢去躺在床上。

    忽然,夏景山感觉身后一阵凉风出现,他的身体忽然僵硬在了原地,一名浑身穿着漆黑紧身衣的人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早知四周这些士兵没什么作用,可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一哆嗦,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地。

    “一会云飞雪会来找你的麻烦,你把这些内容传达给他……”这黑衣人说完,然后附在夏景山的耳旁发出了蚊蝇一般的声音……

    ps:求收藏、求花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