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面见
    云飞雪和公公还有文太师三人行走在潜龙宫中,不得不说偌大的潜龙宫气派非凡,金砖琉璃,楼宇连绵,放眼看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宫内更是有无数士兵守着每一个可能被敌人钻空子的角落,显然,云飞雪上次轻松的穿越在潜龙宫给东方剑雄送过去的那封信刺激到了他,所以现在潜龙宫内的防护相比于之前严密了数倍不止。

    有公公和文太师同行,他们三人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的来到了望云殿外。

    这里是东方剑雄经常来与文太师对弈的地方,望云殿四周被不少的假山流瀑包围,虽然都是人工建造出来的,但四周景色宜人,这里倒也是一块清净舒心的地方。

    只不过还未来到了望云殿,三人的跟前迎面走来了一个身披银色衣袍的女子,她的头顶上更是带着一顶金银交错镶边的头冠。

    那是一双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惊艳的脸蛋,连云飞雪看到的刹那,目光都为之凝固了一瞬,如果说冰城的薛思雨是纯洁无瑕的美,那眼前的这张脸就是一种巧夺天工脱俗于凡人之中的天仙美。

    只是看到那顶头冠的时候,云飞雪还是忍不住惊愕住了,因为这顶头冠只有皇后才有资格戴啊。

    “参见皇后娘娘……”公公和文太师同时弯腰,一旁的文太师扯了扯云飞雪的衣角,他顿时反应过来连忙也躬身行礼。

    “这位想必就是仪表堂堂的云府云公子了吧,皇上依旧在望云殿等你好久了,快去吧。”这个声音听到云飞雪的耳中快要让他融化了,并不做作,可这种音色却如同从万丈悬崖落到了一团没有尽头的棉花上面,束缚而又柔软,云飞雪只想再听她说几句话,这样才是自己能够活下去的意义。

    想到这里,云飞雪不禁骇然失色,自己的心境什么时候这么不稳了,仅仅因为她的美色就发生了这种惊人的动摇?

    他使劲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这种心里状态,然后说道:“多谢皇后提醒,我们正是为此而来。”

    皇后掩面轻轻一笑,然后从他身旁擦肩而过,云飞雪在近距离的观察下,他陡然看到皇后的脖颈处纹着一个‘圣’字。

    这一发现让云飞雪眉头微微一皱,因为李圣义的缘故,他现在对着三个字是颇为敏感,即便是其中任何一个分开的字都会让他联想到这个本已经身死之人。

    皇后离开之后,云飞雪忽然问道身旁的公公还有文仁和:“我记得……皇后之前好像不是她吧。”

    “云公子有所不知,以前的皇后心怀鬼胎已被皇上打入冷宫,半个月前她已正式晋升为皇后娘娘。”公公耐心的解释道。

    “这样啊……”云飞雪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简直美的不像话的女人,然后这才和他们二人继续朝望云殿走去。

    “文太师,我们就在此等候吧,皇上不希望他们的谈话被其他人打扰到。”公公冲身旁的文太师说道。

    云飞雪独自一人走进望云殿,金瓦琉璃的亭子中间正做着一名身穿简服的中年男子,虽然没有身披龙袍,但云飞雪还是能感觉到那种帝王的威势。

    只不过走到东方剑雄对面的时候,云飞雪忽然愣了愣,此刻的东方剑雄显得有些萎靡不振,似乎是因为过度疲累而导致的,至少和之前他在朝堂之上所见的那个东方剑雄有着不小的差别。

    “拜见皇上……”

    “不用客气,坐吧,这里没有外人,朕邀请你也完全是出于私人意愿。”东方剑雄淡淡的说道。

    “多谢皇上。”云飞雪一屁股坐在东方剑雄的对面,中间是一个棋盘,上面摆着的好像是一副残局,不过他对这东西没什么研究,也看不懂东方剑雄专心致志的在看什么东西。

    东方剑雄没有抬头看云飞雪,他不断看着棋盘上黑白棋子,好像已经完全沉浸到了这盘棋的局势之中。

    现场静的有些可怕,只能听到四周微弱流水的声音,深冬的季节,到处都被冰冻覆盖,这让本就寂静的亭子更显压抑,好在棋盘的四周都有早已准备好的炉子,里面燃烧的木炭在为他们取暖,虽然以他们的修为已经并不需要这种外物来隔绝寒冷了。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剑雄忽然抬起了头:“云府的第一任主人,你知道是谁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云飞雪不假思索的说道:“我爷爷云飞龙,但也是因为他,才能开辟出潜龙帝国如今宽阔的疆土。”

    “你说的没错,先皇身边因为有了你爷爷的辅佐,才能有如今的潜龙帝国。”东方剑雄说到最后,他的目光忽然凌厉了几分。

    “所以,你不甘心是吗,你爷爷最后重病而死,你的父亲也因为朕布下的任务而遇害,所以你心中恨不得杀了朕,是不是?”

    虽然听不出这话中的喜怒哀乐,但云飞雪依旧能感受到其中的愤怒,现在这件事上,东方剑雄的确动了真怒。

    “皇上,我想您是误会了……”

    “误会吗?之前的你可是一名切切实实的纨绔弟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所有人都被你骗过去了,就连朕也是,可你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似乎和这个形象完全不符,你蒙骗着所有人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力量,你是什么意图?”东方剑雄步步逼问,虽然没有说出具体的内容,但这番话自然就是指文太师之前说的那些内容了。

    云飞雪也有些不耐烦起来,说到底我爷爷和父亲都是为了你为了所谓的潜龙帝国而死,你现在这么问自己算几个意思?

    但他还是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道:“我爹和大哥死的不明不白,我这个当儿子总该做点什么吧,您不是不知道暗中有多少想置我于死地的人。”

    “这些人中间也有朕派下去的,甚至连真龙宝剑都没有收回,你认为这些力量不够保你的人身安全吗?”东方剑雄问道。

    “那请问文仁和的死为什么要迁怒到我身上,如果没有办法证明清白我照样死路一条,肖乾和肖无夜带人要扣押我云府的所有人您应该也知道吧,不是因为我请动了叶前辈,现在潜龙城还有云府吗?前段时间那个黄金面具男子出现在云府上您也应该知道吧,您认为那些人能保我的安全吗,在我爹的死没搞清楚之前,我云飞雪还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我真的没脸见我爹和我大哥!”云飞雪的嗓音提高了几分,不远处的文太师和公公应该也都听到了,他们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浓。

    “这么说,你是在责怪朕没有尽心尽力帮你调查你爹和你大哥的死因了?”看到云飞雪有些涨红的面容,东方剑雄反而平静了下来。

    “草民不敢,只是您至少不应该怀疑我别有用心,那样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大哥会心寒的。”云飞雪说道。

    “是吗,那朕想问问你,你这些日子不断加强云府兵力的修炼,甚至让千幻岛的高手亲自训练他们,这又怎么解释,还有你暗中在招兵买马的事情难道是子虚乌有?你勾结冰城、千幻岛的事情,难道也是别人编造出来的?”东方剑雄的嗓音也越来越大,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更加的刺耳。

    这是云飞雪没办法解释的事情,他现在和叶家的关系的确不错,薛思雨的金刚猿也在自己身边,可难道因为这些事情,自己就图谋不轨有谋权篡位的意图?

    文仁和担忧的听着远方的对话,他很少看到东方剑雄这般愤怒,上一次或许就是诸葛明王的事情吧,除此之外,这样的愤怒真的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而且发泄对象竟然还是云飞雪,可是他真的帮不上什么忙,这件事不是他文太师一人就能力挽狂澜的,如果东方剑雄真的铁了心要杀云飞雪,谁也不可能阻拦的住,因为这关乎王权地位!

    “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让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云飞雪的神色忽然平静了下来,他目光没有任何惧色的盯着东方剑雄,好像面前坐着的已经不是帝王,只是一个和自己身份差不多的平民百姓一样。

    “你想问什么?”东方剑雄的语气比四周的空气还要冰冷。

    他一直都力保云飞雪,因为他的长辈们的确为潜龙帝国做了太多的事情,如果是别人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单独召见来这里和他说这些废话,所以从某种角度来看,东方剑雄其实也并不相信云飞雪会这么做。

    但是这件事绝不能夹杂任何的私人感情,任何人都是自私的,他东方剑雄也不例外,任何人敢对他的位置有所图谋,不论是谁,都必须要被他扼杀在摇篮之中,即便是云飞雪也绝不会意外。

    “我想问问您,您对现在潜龙帝国的局势以及即将面临的情况有什么看法。”云飞雪目光平静的看着东方剑雄,这一刻他没有了愤怒,没有情绪,他只想知道东方剑雄内心对这个帝国究竟有什么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