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两件事
    五天的时间悄然而过,这五天的时间云飞雪除了修炼,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调查一份名单,一份一个多月前东方剑雄以诸葛明王为中心在朝中进行大清洗的名单。

    在文仁和身死之后,云飞雪在他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份名单,上面列着诸多的名字,毫无疑问这些名字就是金龙卫的成员,云飞雪当时以强大的记忆能力把这些名字一一记了下来,现在也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东方剑雄的清洗行动自然是围绕诸葛明王的,所以诸葛明王身边的人基本都已经被东方剑雄清理出了朝中,这其中有金龙卫的成员,当然也有和金龙卫无关的人。

    也就是说,东方剑雄的行动仅仅只是清掉了一部分人,其他的金龙卫依旧安然无恙的每天出现在朝堂之上,云飞雪打算将已经被清理的名单和文仁和手中的名单来对照一下,还活着的人自然就是他接下来的目标了。

    这个工作终于在五天的时间内完成,云飞雪的手中已经挪列出了一份新名单,这个名单上的十八个人就是他接下来要行动的目标。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云府便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客人,这位客人便是太师府的文太师了。

    “文太师,您怎么来了,快请坐。”云飞雪对文太师很客气,这份客气并不是做作,因为他几乎将自己的这一生都交代给了潜龙帝国,东方剑雄虽然没有注重到兵力上的发展,但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生活,十有**的功劳都在文太师的身上。

    而且前些时间,太师府发生一系列的变故让他看起来更加的苍老无助,想必这么长的时间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吧。

    他只有文仁和这么一个儿子,最终却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好在他的血脉没断,毕竟他还有一个孙女文青青。

    文太师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云飞雪,然后叹了口气说道:“这次我完全是私人来看你的,你也看到了,我身边只带了一个护卫。”

    云飞雪点了点头,文太师能够亲临云府必定是有大事,只是他为何一定要强调是自己私人来呢?

    “你在云府加强练兵的事情已经在两天前传到了皇上的耳中,而且我感觉是被人添油加醋的呈上去的。”太师府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云飞雪,似乎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的表情。

    “是有这么回事,但……这有什么关系吗?”云飞雪还是不明白,传到东方剑雄的耳中又能有什么影响?

    文太师没有急着回答云飞雪,他仔细的看了看云飞雪的表情,然后这才微微叹气道:“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啊!”

    “此话怎讲?”云飞雪依旧疑惑道。

    “云府之子云飞雪包藏祸心,先后邀请灵海秘境的强者入住云府,且在三日之前,云飞雪亲自传授千影绝杀术这一顶尖的武学功法给云府士兵,他在暗中甚至不断的在招兵买马有意勾结千幻岛、冰城这些超级势力,此子看似纨绔,但野心勃勃,忘陛下三思之后而除之。”文太师看着云飞雪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好似念台词一样一句的念着,直到最后,云飞雪的脸上已经写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这是什么啊?”他忍不住问道。

    “这是递给皇上奏折上的内容,一字不差。”文太师轻声说道。

    云飞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仅仅只是想让那三百士兵的修为强大起来,在未来的战场上能够多一分保命的手段,怎么传到皇上的耳中就成了这种内容。

    招兵买马?勾结强大的势力?图谋不轨?野心勃勃?

    不等云飞雪说话,文太师继续问道:“现在我就只想知道,这些事情,究竟是真还是假?”

    云飞雪无言以对啊,稍稍冷静之后他将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立刻就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一定是金龙卫的阴谋。

    自己现在的确在训练士兵,甚至将千影绝杀术传给了他们,之前薛思雨在和云飞雪的关系也不错,甚至她的妖兽金刚猿现在就在自己身边。

    那千幻岛就不用说了,自己在叶家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而叶玄夫妇现在也在自己府上甚至在指点那些士兵修炼,不论自己如何的辩解,在外人看来你云飞雪根本就是有意而为之,否则这么安逸的年代你为什么如此的小心谨慎,甚至在疯狂的让士兵修炼?

    “我现在说真假还有意义吗?”云飞雪反问道。

    “的确,没有意义了,圣旨估计很快就要来到云府,皇上很快也就要见你,但这次见面一定没有这么简单,至少你稍稍露出不对的苗头,皇上一定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因为这关乎到他自身的位置,你懂这个意思吗?”文仁和的目光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那您专程来找我这一趟……”

    “就是为了提醒你,不论此事是子虚乌有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你和皇上的谈话都不能出现丝毫的偏差,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应该也明白的,而你现在更不能离开云府离开潜龙城,只唯一能做的只能去面对,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啊。”文仁和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提前来通知云飞雪,但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至少直觉告诉他,那奏折上的内容并不完全是真实的。

    “多谢文太师,我明白了。”云飞雪深吸一口气,文太师如此郑重其事,再加上他说的这些话都让云飞雪明白,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已经悄然而生,只看自己现在能如何在这阴谋的包围圈里冲出去了。

    “不知这奏折……是谁呈给皇上的。”云飞雪思索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

    “是夏景山……”文太师说完便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快了,有些担忧的看着云飞雪继续道:“你该不会做什么傻事吧,你要这个时候找夏景山的麻烦,那你的罪名就完全成立了,根本不需要对你有任何的调查行动。”

    “我不会这么傻的,就只是问问。”云飞雪随便回应了一句,但他的心中已经明了了这件事的大概。

    因为在他重新挪列出来的那份名单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里,夏景山这三个字正在其中,他同样是一名朝中重臣,虽然还不清楚他的一些底细,但云飞雪已经猜到了这必然是金龙卫扔给自己的一个性命攸关的难题。

    “那第二件事是……”云飞雪没有再说其它,而是继续追问道。

    “这第二件事……”文太师没有说完,云飞雪却看到他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这一刻他似乎再度苍老了十几岁,就连他的灵魂都在此刻变得枯萎以至于快要完全凋零。

    他定了定神神说道:“我的小孙女走了。”

    “什么,文青青……她走了,她走到哪里去了?”云飞雪身躯一震,这个有些倔强的女孩子终究是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一段不可磨灭的烙印,以至于听到这个消息他差点再度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只简单的留下了一封信,说要出去寻找属于她的机缘和天地,没有再说其它的话。”文太师有些无力的说道。

    云飞雪也显得有些无力,他不明白文青青为什么要突然做这样一个决定,丢下了年迈的文太师一个人离去,也许她也有她的苦衷吧,可是一个女孩子家,一个人出去凭她的修为真要遇到什么危险,该如何应付?

    “我只是来告诉你,如果有机会遇到她,让她时常回去看看吧,相信她爹也盼望自己的女儿能常回家来的。”文太师说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虽然担心,可现在担心也毫无作用,她既然悄无声息的走一定也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行踪,天下这么大,自己就算专门去找也不可能找得到啊。

    “好了,我来这里就是把这两件事告诉你,你好好想想怎么给皇上解释一下这件事,毕竟我也不愿意看到云将军绝后啊。”文太师摇了摇头,旋即站起那苍老的身体朝门外走去,可他还没走出大门,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出现在云府的大门跟前。

    “圣旨到,请云府云飞雪接旨!”文太师苍老的身躯一颤,旋即扭头看了看云飞雪,想不到来的竟然会这么快。

    “草民接旨。”云飞雪并未下跪,这是先皇赐予云府的权利,他仅仅只是弯下腰,而他现在没有在朝中担任任何职务,所以自称草民也并没有什么不妥,传旨的公公没多说什么,他的手中也并没有拟好的圣旨,看来仅仅只是一道口谕。

    “云飞雪,皇上有请你去宫中做客,请现在跟我走一趟吧。”他说话虽然有些阴阳怪气,但其中却透出了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现在就去?”云飞雪疑惑道。

    “不错,皇上现在就想见你,请跟我走吧。”公公淡淡的说道。

    云飞雪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文太师没来的话他估计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但现在他已经明白了一切,这应该也是东方剑雄的一次私人邀请,在他心中也许同样不愿意云府从潜龙城消失吧。

    “那走吧。”云飞雪说着和公公迈出了云府,文太师也跟随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