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用情至深
    黄碧落的心情的确是前所未有的低落,一整天的时间她都处在一个自我压抑的世界中,她在叶玄的床边一动不动看了他好久。

    随着夜晚的来临,她的心情更加的压抑,因为叶玄脸上的那种死灰色越来越浓,他的心跳也越发的缓慢起来,有时候几分钟才跳动一次,如果不是因为他本身是灵海秘境的强者,或许根本支撑不到现在吧。

    当黑夜真正降临的时候,叶玄的身体开始痉挛抽搐起来,他那已经干瘪的容貌变得极端痛苦,不论黄碧落以任何手段都无法改变这个情况,显然那些毒在做最后的进攻,在侵蚀着叶玄机体的每一个角落,当把他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过一遍的时候,或许叶玄就会真正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吧。

    所以黄碧落有了一个决定,她不想让叶玄这么痛苦下去了,她想把自己的这个决定先告诉云飞雪,可是当她来到云飞雪所在的院子的时候,云飞雪正以一种不正常的举动诠释着他似乎已经承受不住背负的那种压力了。

    现在的黄碧落没有太多的思维能力去思考一件事情的始末缘由了,她认定的原因那就是正确的,因为她脑海中九成的思维都已被无尽的悲痛所笼罩。

    看到云飞雪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已经疯了,因为他想不到办法救叶玄,硬生生的把自己逼疯了,黄碧落又怎么忍心让这样一个善良的孩子因为叶玄而落到这个地步呢?

    所以为了让云飞雪不再继续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黄碧落将他暂时囚禁了起来,等过了今晚,他会带着叶玄的尸体和云飞雪回千幻岛。

    床上,叶玄依旧面色痛苦,痛苦到神经扭曲,五官都因为这种扭曲而移开了原本的位置。

    黄碧落坐在他的身边,她轻轻的用手掌抚摸着叶玄的面颊,他的痛苦之色稍稍缓和了几分,但这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玄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是真元秘境的高手了,而你不过才七重罡气境界而已。”

    “我被四名同境界的强者围住,虽然功法特殊,可最后依旧不敌,尽管重创了两名对手,可我也只剩下了半条命,就算是死,我也不愿受到这些畜生的*,所以我准备拔剑自尽,就在这个时候,你出现了……”

    黄碧落的眼中隐隐含着泪光,她强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是眼泪依旧是不争气的从她眼眶中如断了线的珠子掉落下来。

    “你用七重罡气境界的身体把我护在了身后,那个时候你在我心中就是一名真正的盖世英雄,尽管对手只剩下两个人,还都受了伤,可你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呢,你身上那三道剑伤就是我爱你最大的意义!”

    黄碧落说着轻轻的拿起了叶玄的右手,微微撑开衣袖,果然能够看到小臂上一道狰狞的伤疤一直贯穿到手肘那里。

    黄碧落的动作很轻,她轻轻的抚摸着这道让人有些畏惧的伤疤,眼中透出的是极端的爱怜,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只是这个世界现在已渐渐完全崩塌了。

    “你背着我疯狂的逃跑,可你跑不过他们的,更好笑的是你跑的路线居然是一条绝路,身后是万丈悬崖,你祈求他们能够放过我,可是这些畜生怎么可能会听你的,所以你抱着我纵身跃下拉那个悬崖,幸得老天的眷顾,下面居然是一片万丈丛林,还记得吗,我们在那里度过了整整三年的时光呢……”

    “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知道,你就是老天派给我的那颗幸运星。”黄碧落的眼泪依旧不断流下,门外洪岩他们不觉都是潸然泪下,这一刻,天地也在为他们的爱情而动容,白色的雪花飘然而下。

    刺骨的寒风侵袭着每个人的身体,似已将每个人情绪低落的心都冰冻了起来。

    “还记得你第一次进我的家门吗,被我们的管家给我轰出来了,说你个穷酸样休想占我的便宜,可你义无反顾依旧用坚定的态度站在了我爹娘的面前。”

    “你说你会用一生来照顾我,你会把我当成是你的全部,你会拼命的努力修成成为一个强者,成为一个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的强者,可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最后你还是被无情的轰出了我那个家门。”

    “所以我偷跑了出来,我们从此过上了浪迹天涯的生活,你拼命的修炼,而我不断想办法给你寻找能够让你变强的资源,还记得我有一次装扮江洋大盗去偷一株地火参,被不少高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围攻重伤而回的那一次吗?”

    “你还记得吗,你说从此不会再让我受这种苦,你说你会给我最风光的婚礼,你会和我生好多的孩子,我们一起种地一起欣赏山河美景,你都忘了吗,你这个混蛋,你都忘了吗?”

    黄碧落泪如泉涌,他疯狂的捶打着叶玄的身体好似在发泄一般,而躺着呃叶玄不知何时,眼角竟也有晶莹剔透的泪痕划过。

    但叶玄伤的实在太重了,纵然能够隐约听到黄碧落在说什么,可他已经无能为力,他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纵然有万般不舍,可又能改变什么呢?

    再亲的人似乎也会有离别的那一天,只是对叶玄和黄碧落来说,这一天来的实在是太早了。

    他们都是灵海秘境的强者,都有几百年的寿命,他们甚至都不用继续修炼,完整开心的度过这一生就算是最完美的,而这一切都将因为叶玄的死而破灭。

    “看到你这么痛苦,我的心更痛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愿再让你受这种苦了,你放心,你走之后我会把云飞雪送到叶家,然后我也会随你而去的,我们生无法长久相伴,那就让我们在黄泉路上携手而行,你说好不好……”

    黄碧落的眼中没了泪水,她似乎再度恢复了平静,可叶玄眼角的泪水却越来越多,脸上抽搐的也越来越厉害。

    洪岩、福叔他们几乎悚然动容,天下竟有如此痴情女子,灵海秘境的修为都已被她毫不在乎的抛弃,这份刻骨铭心的爱又能在这天下找到多少啊!

    黄碧落缓缓抬起了手掌,这一刻,福叔他们已不愿意去看纷纷扭头离开,黄碧落要做什么他们已心知肚明,也正是因为知道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她会亲手结束叶玄的这份痛苦,没有人能体会到黄碧落现在的心有多么的痛,但他们都明白,这对叶玄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抬起的手掌之上蕴含着庞大的灵气,这一掌落下,叶玄便会彻底结束这份挣扎了五六天的痛苦,而这一掌,也彻底的击碎了黄碧落心中的那份信仰,因为叶玄就是她能够开心活着最大的依仗。

    “玄哥,对不起……”话音落下,这一掌随之跟随落下。

    “住手!”黄碧落的手掌几乎已经贴在了叶玄的胸膛,但就在这时,一声惊雷般的声音几乎响彻整个云府,门口,风尘仆仆的云飞雪站在门口。

    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寂静了下来,所以黄碧落的手也静了下来,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意外的神色,云飞雪居然挣脱了她的束缚力量,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种情绪也仅仅只是在她的脑海中一闪即逝,现在没有任何事能让她真正的放在心上,除了叶玄。

    “你怎么来了。”黄碧落收回右手问道。

    “我要不来,叶玄可就真是死的太冤了。”云飞雪一声苦笑,真的是一种苦涩的笑容。

    自己刚刚才说通木之精灵帮他,这个时候叶玄要被黄碧落一掌彻底结束了性命,那云飞雪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幸运的是他体内还有这么一个怪物般的云飞雪存在,所以叶玄和黄碧落的运气并不算差,至少最坏的结果被云飞雪阻拦住了。

    但即便是体内的那个云飞雪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解开他身上的那种力量,毕竟他需要云飞雪的身体才能发挥真正的实力。

    “你……你说什么?你是说……”黄碧落不可思议的盯着云飞雪,虽然她的思维几乎已经停滞,可这关系到叶玄生死的一句话她还是听懂了。

    “没错,我找到救他的办法了,所以当时情绪有些激动,却没想到被进来的你认为我是得了神经病,叶玄前辈要真的就这么死了,那可就太冤了。”云飞雪苦笑着说道。

    “什么?是……是这样?!”黄碧落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但更多的却是羞愧。

    当时的她的确已经失去了理智,所以根本就听不进去云飞雪说什么,她也根本没打算要听云飞雪说什么,直接以大力量困住了云飞雪,但她着实想不到事情的经过竟然会是这样,如果刚刚自己真的再快半拍,那自己可就真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啊。

    “碧落姐,我理解你的心情,叶玄前辈还有救,让我来试试吧。”云飞雪走到叶玄的跟前,然后右手贴住了他的胸膛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