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叶玄重创
    “叶……叶前辈怎么了?”云飞雪在此刻大变,云飞雪可没有其他姓叶的人,而且能够成为前辈的,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

    “他……公子您跟我来……”一旁的黄碧落神色也是微微一变,虽然没有提叶玄的全名,可她隐隐感觉到,或许洪岩提的就是他。

    云飞雪焦急的回到了云府内的一座房间,这里有三四名医师一脸的愁眉苦脸在房间外来回徘徊,看到云飞雪到来,他们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公子,您可算回来了,这位叶前辈他……”

    云飞雪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进了房间之内,床上的叶玄双目紧闭,脸色更是呈现一种死灰色,是真正的那种好像被染上去的死灰色。

    干瘪的面颊、凹陷进去的眼眶、将近枯萎的嘴唇,这一切都只代表一点,叶玄危在旦夕。

    云飞雪的魂力迅速包裹他的全身,魂力只能感受到微弱的呼吸和心跳代表叶玄还没有死透,但现在的叶玄显然基本也就和一个活死人差不多了。

    “玄哥……玄哥,你醒醒啊,你不会真的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了吧……”黄碧落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惨然,面黄肌瘦的叶玄哪里还是曾经那个灵海秘境的强者,而且那种几乎感受不到的心跳根本就已经算不上心跳了,仅仅只是在勉强维持着他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生机。

    将叶玄当成自己一切的黄碧落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这样的现实,本以为相隔一个月能够给对方一个惊喜,现在这份惊喜彻底变成了死灰色的绝望。

    云飞雪的心灵被现在的叶玄再度重创,一路上他从黄碧落的口中听到了很多他们之间的故事。

    黄碧落是真的爱叶玄,他们的爱情已经可以流传为一段广为人知的佳话了,他们可以共同携手白头到老,他们可以在千幻岛安家立业,可以养儿育女……

    可是现在呢,现在的叶玄成了这个样子,黄碧落撕心裂肺的模样就好似一击重锤狠狠的砸在了云飞雪的心脏之上。

    因为自己,因为他云飞雪,活生生的将一对神仙眷侣变成阴阳两隔,黄碧落趴在叶玄身上那痛哭流涕的模样就如同一根根针在穿透他的皮肤直达灵魂深处。

    此刻她哪里还是一个灵海秘境的强者,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可以在叶玄怀抱里撒娇的女人,这个女人失去了他,也就等于失去了精神信仰。

    “对不起,碧落姐……”云飞雪噗通一声朝黄碧落跪了下去。

    是的,这个时候或许真的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表达自己对黄碧落的亏欠,叶玄完全是因为自己,因为云府才会遭受重创,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现在的云飞雪把一切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黄碧落没有说话,她依旧是趴在叶玄身上不断摇晃着他的身体,甚至不断用灵气输送进叶玄体内企图能够让他醒来,可显然这一切都是徒劳,以叶玄目前的伤势而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能剩一口气都是因为他的生命力太强大了。

    “叶玄……你给我醒过来啊,这么多年了,咱们连婚礼都没举行呢,你就是不守承诺的混蛋!”黄碧落的语气变得粗暴起来,眼泪更如泉涌一般潸然而下。

    不单是云飞雪,四周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无一不为之而动容,无一不为之而心痛。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黄碧落陡然转过身看向云飞雪。

    此刻的她陡然从那种失态的情绪中恢复了正常,只能看到脸上的泪痕代表着她刚刚的撕心裂肺。

    “他听命叶家主之令来帮云府,那我们也就能提前预料到这种结果,此事怪不得你,也怪不得云府的任何人,但是如果你真有心的话,一定要找出凶手,一定要搞清楚是谁动的手,这比你说一万个对不起都有意义。”黄碧落很冷静,冷静的简直可怕。

    听闻这番话,云飞雪也是从伤痛之中恢复了过来,他迅速起身且目光坚定的说道:“叶玄前辈因为守护云府而受重伤,我云飞雪只要不死,就一定不会让他白白受伤!”

    “这就对了,我刚刚查探了一下,他伤势很重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对手的武学功法蕴含了强大的毒气,这种毒气在不断侵蚀着他的生机。”黄碧落说道。

    “是的公子,这位前辈受伤并不是太严重,但是他体内的那种毒却是异常刁钻毒辣,凭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几名医师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了祈求的光芒,他们平时也听说过云飞雪的脾性,这厮可是贪酒好色,基本就算是那种无恶不作的类型了,要他一生气,他们这些医师可绝对是吃不消的。

    “毒吗?”云飞雪眼睛一亮。

    他虽然不是医师,也没有给人治病的经验,但是单单从毒这方面来讲,他或许可以帮上忙,要知道他可是连血龙鱼那种无法察觉的毒素都能逼出来,是不是叶玄体内的毒也可以被他以同样的手法逼出来呢。

    “此事不怪你们,找管家领完钱就走吧。”云飞雪冲着四名医师说道。

    这四个人都是诧异的看了一眼云飞雪,这厮现在怎么这么好说话了,这要放在以前,别说给钱了,不给他们扇几个耳光子都算好的吧。

    “怎么,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云飞雪阴沉着脸问道。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们这就走,多谢云公子!”四人落荒而逃,生怕跑的慢了会让云飞雪改口。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云飞雪这才开始他的工作,就如同现在对血龙鱼一样,他双手开始在叶玄的身上来回按动。

    随之他身上的骨骼也是传来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样的举措让黄碧落很诧异,但却并没有阻止他,因为她知道云飞雪的为人。

    只是少时过后,云飞雪的神色渐渐阴沉了下来,这套手法在叶玄的身上竟然并不管用。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他体内的那种毒就好似长了眼睛一样,专门和云飞雪对着干,它们不断以刁钻而又复杂的路线在叶玄的体内乱窜。

    而一刻钟的时间过后,只能看到叶玄的眉心有少许灰色的气体排出,除此之外,云飞雪的这套手法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但此刻他已经是大汗淋漓,因为这套手法可是要耗费精力的,即便他已经突破到了真元秘境一重破灵之境,可他依旧感觉吃不消。

    “不行就别勉强。”黄碧落在一旁提醒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因为此刻他的确是有些支撑不住了,但就在他右手要离开叶玄身体的时候,他疲惫的双眼陡然一亮。

    他忽然感觉到体内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机力量席卷全身,他疲倦的身体顿时恢复了几分,这种力量透过他的手指忽然来到了叶玄的体内。

    云飞雪顿时发现,叶玄那几乎已经接近停止的心跳忽然快速跳动了两下,这个发现让云飞雪欣喜若狂,难道木之精灵对叶玄现在的状态有作用不成?

    可说到底,木之精灵灵智尚浅,到现在云飞雪都没有和它有过任何沟通,而他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精力也仅仅只是因为木之精灵在他体内而已,说白了,木之精灵从来没有主动帮云飞雪做过什么,刚刚的这一幕也不过木之精灵的那种生机力量过溢的散发而出,在无意中跑到了叶玄的体内而已。

    现在云飞雪想主动利用木之精灵的力量去一探究竟显然是没可能的,因为这种生机力量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啊。

    可即便如此,云飞雪依旧充满了欣喜,自己的那套手法虽然作用不大,但如果能让木之精灵帮忙的话,叶玄或许真的可以活下来啊,不论如何自己也一定要试试才行。

    “飞雪,我知道你很愧疚,但人有天命,我们……”

    “碧落姐,别说这种丧气话,我能找到办法的,叶玄于我有恩,我绝对不会放任他这么不管不顾的,拼尽全力我也会救他,你们的爱绝不能因为我而葬送。”云飞雪目光坚定的说道。

    “哎,那就得麻烦你了。”黄碧落的心情在片刻的冷静之后变的更加低落,虽然云飞雪这么说,可她心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以叶玄目前的伤势和中毒情况来看,就算是叶冥亲自来这里也根本毫无作用。

    “您先就在这里住下,有办法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云飞雪说道。

    “好。”黄碧落干净利落的说了一个字,她自然得留在这里照顾叶玄,即便真是最坏的结果她也会陪他最后几天。

    看着黄碧落低落的神情,云飞雪暗自叹息,但他的态度依旧坚定,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木之精灵帮忙才行,叶玄如果真的有什么不测,云飞雪的心里又会增加一道坎,他不愿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说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叶玄前辈为何会被重创至此。”走出房间,云飞雪看着洪岩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