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真正的强者
    四海楼和吴家羞愧退走,云飞雪三人来到了叶家之中,在这尊大神的面前,叶冥他们是保持着足够的尊敬,没有姬不凡的及时赶到,现在的叶家多半已经凶多吉少,所以叶家的每个人对他有畏惧和敬佩,但更多的是充满了感激。

    “帝君大人慷慨帮助叶家,我叶冥永生难忘!”叶冥再度朝姬不凡鞠躬说道。

    “客气了,你们叶家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中的,当然,能够及时赶到也多亏了他们二人,你可生了个好儿子啊。”姬不凡笑着说道。

    叶冥脸上的惊喜之色更浓,能够被姬不凡接连提在口中的话,这对叶家和叶轻羽都是莫大的造化啊,也许将来的叶家一定会因为叶轻羽而骄傲的,其实现在他就已经为自己的这个儿子而骄傲了。

    一旁的叶轻羽一声苦笑道:“其实这件事我根本就没帮上什么忙……”

    “咳咳,言重了,反正叶家的危机已经解除,至少接下来四海楼和吴家会安静一阵子的,至于功过大小什么的都是小事。”不等叶轻羽说完,云飞雪直接插话打断了他。

    “是是,此话在理,那帝君大人,不如去叶家小喝几杯?”叶冥试探性的说道。

    “走,喝几杯也算是为您接风洗尘,您就不想再尝尝我做的……菜吗?”云飞雪的眼神充满了勾引的味道,偏偏姬不凡还没发抗拒这样的勾引。

    “哼,算你小子狠!”姬不凡说完大踏步朝叶家走去,云飞雪乐的合不拢嘴,要想留住一个人的心,先得留下他的胃,这句话可不仅仅只是适用于异性,同性之间一样是完全通用,至少姬不凡的态度已经论证了这一点。

    叶家虽然有所损失,但至少已经做到了最小化,而且四海楼的玉石矿脉还有吴家的割地赔偿足以超出这个损失多少倍了。

    这顿饭的每一道菜都是云飞雪亲自下厨,不得不说,在吃了他的菜之后,叶冥他们都有解雇现在叶家厨师的冲动了,以前吃的那叫菜吗,和这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相比,每天完全就是在啃泥啊。

    酒过三巡,云飞雪说道:“叶家现在算是完全安全,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所以过两天我打算离开这里了。”

    “不再继续玩玩了吗,千幻岛有很多好地方都还没带你去呢。”叶轻羽率先开口道。

    “你也知道的,我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可浪费,姬前辈帮我解开了那句话的谜底,我也是打算出发去找天星老人一探究竟。”云飞雪说道。

    叶冥微微叹了口气,虽然平时的云飞雪看似有说有笑,可是他早就发现这个孩子内心隐藏的那种忧郁和身上背负的压力。

    虽然云飞雪没有细说,但在这些日子和他交流的过程中,叶冥他们还是知道了一个大概,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而对手强大到难以估量,换做是其他人或许早已被压的抬不起头了吧。

    主座上的姬不凡脸色微微变了变,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件事……我劝你还是缓缓再说。”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嗯?有什么问题?”云飞雪疑惑道。

    “天星老人并不是那种有求必应的人,而且他的很多事迹都表明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此人喜怒无常、性格怪癖,他可以因为一道菜太咸而将厨房里的所有厨师全部斩杀,他也可以因为一道菜好吃而赏赐所有厨房的人亿万两黄金,不论是因为什么事,我都劝你最好不要贸然接近此人。”姬不凡神色略显凝重的语气表明了他的态度,至少他并不愿意现在的云飞雪去冒这个险。

    “难道他并不愿意用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帮助别人吗?”云飞雪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帮助别人?或许你们中间没人知道天星老人之前有什么光辉的事迹,我来告诉你们,天星老人原名屠天星,他二十岁的时候,在别人的婚礼上抢走了新娘,由于所有人的奋力抵抗,愤怒之下他一夜之间将这座城的所有人全部屠杀,将原本一座繁华的城市变成了一座废城,你们可知这座城有多少人吗?”姬不凡扫了一眼所有人说道,包括叶冥还有那三名老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齐齐摇了摇头。

    “没错,那座城平均常住人口有大概五百万人左右!”姬不凡独自喝了口酒然后说道。

    听到这个数字,整张桌子只能听到他们倒吸凉气的声音,一夜之间屠杀五百万人,这需要多强大的魄力和手段,而起始原因还是因为他去抢别人的新娘并非他人的过错。

    “所以你没有足够的筹码,最好不要招惹这个人,当然,如果你执意要去试试我也不会阻拦你。”姬不凡有些无奈的说道。

    云飞雪的内心只有震惊,震惊天星老人曾经的强大和冷血,他更震惊,文仁和为什么要反复提到天星老人这个人。

    如果他不是为了提醒自己可以通过天星老人知道杀父仇人是谁,那么他常年念叨这句话又是为什么,天星老人和金龙卫之间难道存在着什么密切的联系?

    云飞雪越想越觉得是这种可能,毕竟文仁和和云飞跃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要说交情也是文太师和云府之间有些交集而已。

    文仁和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并不是为了提醒他云飞雪什么讯息,或许是他内心深处的惧怕,又或许是他知道了天星老人的什么秘密所以才会不断下意识的念叨这个名字,甚至他自己根本都不相信他自己所知道的这一切,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抒发内心的那种压抑。

    想到这里,云飞雪的神色不禁黯然了几分,难道这条线索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吗?

    不过有没有意义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了,至少李圣义是绝对的背后主谋,因为他掌管着整个金龙卫,就算没有任何线索,只要自己能将他拿到手里,相信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多谢姬前辈的提醒,我明白了。”云飞雪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云飞雪依旧在重力岛上修炼,诸葛幽倩、福叔还有暗影他们同样是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不过云飞雪有阎罗靴在身,这和重力岛对他的影响几乎是一样的,可以说他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下他每时每刻都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修炼,所以这段时间他渐渐感觉到,神纹出现的日子不远了。

    一旦凝聚神纹,那距离真正的一阳指日可待,所以他更加明白这副阎罗靴对他的重要性。

    琼楼玉宇,登高而望,海风吹拂,刺骨冰凉,夜在不断侵蚀着这片低垂的大地,眺望远方,灯光烛火如星光点点坐落在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岛屿之上,它们来回闪烁似乎是在赞赏世间的欢愉,又似乎在嘲讽世人的悲伤……

    月色之下,有人登高眺望,在舞剑弄刀吟诗对唱,欣赏这无边的夜景所带来的欢愉之刻,也有人正在黑暗的垃圾堆里寻找着能令他充饥的残渣残食,这一刻有无数新鲜的生命降临在这世界,也有垂危之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是个什么世界,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云飞雪站在一棵苍松之巅跳远远方的闪烁烛火,冰冷的海风对他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今晚他难得休息一下,因为明天他准备打算离开叶家回潜龙城了,所以他没有去重力岛修炼。

    本来打算去找天星老人,但是经过再三思量他还是没有冒这个险,至少现在他根本没有任何筹码能够对抗这等顶尖的强者。

    自问的话似乎传到了某个人的耳旁,他的身边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袍身影,姬不凡不知何时来到了此地。

    “活着是为了什么,想必没人能给一个确切的答案,但人活着绝不仅仅只是为了复仇。”姬不凡淡淡的说道。

    云飞雪有些意外姬不凡的到来,不过他也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以平常的语气接话道:“可复仇是很多人能够活下去的动力。”

    “那复仇了之后了呢?”姬不凡问道。

    “我……我不知道……”云飞雪黯然,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三年的时间,他脑子里唯一存在的想法就是揪出那个杀死父亲和大哥的凶手,正如他所言,这就是他能够活到现在唯一的动力来源,或许还想去找俞妙音,可那似乎比他报仇的希望还要渺小。

    “所以复仇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你应该把目光放在更高更远的地方,关于这方面我也不想说太多,将来如果你有机会见到打造你脚上这副阎罗靴的主人,去问问他,他会让你明白一切的。”姬不凡说道。

    “您是说,阎?”云飞雪问道。

    “不错,阎,他是一名真正的强者,我只能告诉你,我姬不凡还有天星老人在他面前真的不配提强者二字,不妨告诉你一个概念,这个世界,真的不是修为顶尖就能配称为强者的,有机会见到他,他会告诉你,活着是为了什么。”说话之间,姬不凡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敬佩,云飞雪能看出来,那是一种真正发自内心的敬佩。

    “好了,不跟你多罗嗦了,来这里是告诉你,我要走了,我姬不凡这一生受人恩惠很少,你是其中之一,这个小礼物送给你,下次相见相信你会给我不小的惊喜。”姬不凡说完,他的身影就如影子一样在原地慢慢淡化直到消失,只有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在空中闪烁着,云飞雪下意识的抓向了这金色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