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捕鱼
    “您在此等我们一会儿,很快就回来。”在姬不凡疑惑的神色中,云飞雪和叶轻羽驾着船迅速离开了他的视线。

    半个时辰过去,云飞雪的船只再度朝此地驶来,放眼看去,姬不凡看到那艘船上除了云飞雪和叶轻羽之外,还多了一个人。

    确切的说不是多了一个人,而是一只猴,姬不凡再仔细看才明白,这其实并不是猴子,而是一头猿,一头幼年期的金刚猿。

    “这东西倒是稀有的很,没想到你居然能捕获到一头幼年的金刚猿。”姬不凡再度诧异的看着云飞雪,只是……咱不是要钓血龙鱼吗,你牵着一头金刚猿来做什么,指望它来抓血龙鱼?这更加不可能了。

    平时见到陌生人脾气格外暴躁的金刚猿今天出奇的没有任何动作,隐约能够看到它严重对姬不凡强烈的戒备,它天性再如何骄傲也绝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

    “你难道想用它来抓鱼不成,年轻人,如果他能抓到血龙鱼的话,七十年的时间老夫可能仅仅只收获两条血龙鱼吗?”姬不凡依旧是毫不留情的打击着云飞雪,叶轻羽同样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金刚猿再厉害,一旦入海那和人类差之不多战斗力会下降大半,连姬不凡都不敢轻易入海,这幼年的金刚猿显然是更加不可能抓到血龙鱼了。

    “这只因你们的思想都已经被禁锢了,为何一定要用金刚猿来‘抓’鱼呢?”云飞雪故意在这个抓字上面加重了语气。

    “小猿猿,交给你了……”云飞雪拍了拍金刚猿的肩膀然后在姬不凡和叶轻羽疑惑的神色中,金刚猿陡然一步飞掠来到了岛上最高的一块巨石上面,只见它憋足了力气。

    吼……

    一声惊天的猿啸声从它嘴里发出,强大的音波之力震耳欲聋如雷声滚滚朝四周震荡开去,平静的海面也因为这强大的声波而不断朝四周翻滚着一圈又一圈的波浪。

    “你……这是……”这种声音对姬不凡自然没有什么影响,但金刚猿发出这吼声的时候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眼中陡然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

    一声未平,第二声再度嘶吼而出,尽管小猿猿只是幼年期,但这种惊天的吼声依旧是叫人头皮发麻,一般的妖兽估计早已被吓的肝胆俱裂。

    第二声发出的时候,三人均是看到不少海兽从海底缓缓浮现而出,以他们的感知力足以看出对金刚猿的畏惧。

    第三声怒吼再度发出,然后姬不凡就看到了此生最难忘的一幕,只见一条通体半透明接近半米大小的鱼儿从海里冲了出来,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半透明的鱼儿脊背上有一条血色的线条从头延伸到尾部。

    “血……血龙鱼,自己冲出来了……”叶轻羽失声道。

    不仅仅如此,只见一条又一条的血龙鱼不断从海里冲出然后如同朝拜一样围向一脸威严的金刚猿。

    “前辈,您还愣着干什么,抓啊……”云飞雪一声大叫。

    姬不凡这才从愣神之中反应过来,这可不怪他如此,他一个人在此足足垂钓了七十年,仅仅钓到两条血龙鱼,而云飞雪仅仅只花了这片刻的时间就引来这么多血龙鱼,姬不凡一度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云飞雪的提醒让他忽然反应过来,可就在他要出手的瞬间,只见远方的海面陡然掀起了滔天巨浪。

    却见一头高达数百丈的海兽从海底钻了出来,惊人的气息和威压让云飞雪面色瞬间惨白,他感觉就好像有着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朝自己扑面而来。..

    “海狼兽!”叶轻羽一声惊呼。

    滔天的巨浪之中,就好似一头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野狼冲天而起,只是这野狼的头顶之上一只巨大的犄角显得它与众不同,那尖利的牙齿好似一把把锋利的刀刃摄人心魄。

    只见它张开巨盆大口仰天一声疯狂的咆哮,紧接着其地狱般的目光陡然朝金刚猿所在的地方飚射而去。

    那威严如上位者的目光似乎在审判金刚猿,因为它的声音侵犯了海狼兽的威严,强大的海兽异常在意自己的领地范围,金刚猿的血脉力量再加上它刚刚的举措让海狼兽认为这是对它绝对的挑衅。

    只不过海狼兽的目光仅仅只在金刚猿的身上停留片刻,它那凶悍的双眼陡然闪烁出惊惧的目光,因为它看到了负手而立的姬不凡。

    “这里没你什么事!”姬不凡的语气很平淡,似乎是在说一件家常便饭的事情一样,但就是这样的语气却让那凶悍如斯的海狼兽变得恭敬起来。

    它那露出海面如参天大树的半截身体忽然朝姬不凡弯了下来好像是对他行礼一样,接着海狼兽一头没入了海里消失无踪。

    云飞雪惊骇的看着这一幕,他的判断是这头海狼兽至少也是媲美人类灵海秘境的强者,但它见到姬不凡之后就好似一个孩子看到了自己的家长一样,竟然没有生出任何的反抗之心,就那么恭敬的弯腰鞠躬然后消失?

    而且要知道这片可是海域,也算是海狼兽的主战场了,在自己的主战场都没有萌生和姬不凡对抗的念头,仅仅只是因为一句简单的话就让这头海狼兽退走,姬不凡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的修为?

    云飞雪本认为当年他一人屠杀魔宗数十万人至少也有些夸大虚构的成分在其中,可现在看来或许那些传说怕也只是一部分吧。

    海狼兽离开,姬不凡把目光重新投到了这些血龙鱼身上,右手轻轻一挥,三条血龙鱼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情况下来到了他的鱼篓之中。

    “血龙鱼极其稀少还是不要贪婪的好,我们三人一人一条就够了,现在我也只需要一条血龙鱼的帮助就能突破目前的境界了。”姬不凡的语气虽然平淡,可是他眼中的惊喜之色还是没有做太多的掩饰,七十年的等待了,今日想不到被一个年轻的小辈帮它解决了。

    只是听到这番话,叶轻羽的脸上显现出了狂喜之色,此刻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血龙鱼连我也有份吗?

    这可真是的让他又惊又喜,这种海兽对修炼者的作用简直是无法估量的,连姬不凡对其都这般垂涎,更何况是他呢,叶轻羽只觉云飞雪真是的上天派给他叶家的那颗幸运星,三番五次的帮助叶家,不论他们是什么关系,这份恩情何以报答啊。

    姬不凡其实是认识叶轻羽的,毕竟他在这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者,再者他又是叶冥的儿子,而且他和云飞雪一同前来,姬不凡自然不会落下他的那一份。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全凭前辈做主。”云飞雪微微一笑,金刚猿已经回到了他们身边,做到这一步可算是完成了此行一半的任务。

    “只是云老弟,我还是不明白,金刚猿为什么能够吸引这些血龙鱼出海呢?”叶轻羽没有失态,而是问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云飞雪笑着说道:“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的,金刚猿是妖兽,血龙鱼也是妖兽,它们是海中的妖兽,而金刚猿的稀有比血龙鱼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它们体内所含的猿神血脉几乎凌驾于大部分妖兽之上,血龙鱼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在金刚猿的号令之下,血龙鱼绝对不敢龟缩在海底不出来的,因为这是一种天生血脉的压制力量。”

    “你是说,刚刚金刚猿的嘶吼是在召集附近的海兽?”叶轻羽问道。

    “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啊。”云飞雪笑着说道。

    唯有姬不凡一脸的怪异,自己坐在这里七十年就弄到两条血龙鱼,云飞雪这么一来一回,竟然一下吸引了这么多血龙鱼上来,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他这个活了几百年的怪物就想不到呢。

    姬不凡自己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能是他被自己那种惯性和固执的思维完全支配,一心只想着用自己的执着还有银线虫引出血龙,所以这种简单的道理反而想不到了。

    其实这也并不是云飞雪自己想出来的,他母亲俞妙音告诉过他,普通的方法要得到血龙鱼实在是太困难了,而利用这种强大的稀有妖兽来引血龙鱼出来是最好的办法。

    “我承认你的确有些奇思妙想,但怎么去掉其中的毒呢?”姬不凡也不多问,直接进入主题,因为到现在他依旧还是怀疑,血龙鱼体内真的有毒吗?

    “其实去掉血龙鱼体内的毒并没有那么容易,至少大多数人几乎都不知道这些毒在哪里,因为根本发现不了。”云飞雪微微一笑,话音落下他拎起鱼篓朝船舱之内走进去,姬不凡和叶轻羽二人也是紧随其后。

    只见云飞雪将大概成人小臂长短的血龙鱼扔在了案板上,这种鱼类虽然也归位海兽一类,可一旦离开水里那也就成了任人宰割的东西了。

    此刻云飞雪稍稍用力按住,他的右手在这半透明的鱼身上来回抚摸着,那不断挣扎的血龙鱼竟然出奇的忽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右手快若闪电,抄起砧板旁边的菜刀一刀落下,血龙鱼顿时身首分离。

    “这是在干什么……”叶轻羽好奇的问道。

    “他的手法让血龙鱼在没有任何疼痛感的情况下死去,想不到年轻人的身上居然也隐藏了一颗菩萨心肠。”姬不凡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云飞雪,叶轻羽眼中的赞赏之色更浓,虽然这是微不足道的细节,但足以体现出一个人内心真正的品格是什么。

    再经过片刻的处理,整条血龙鱼已经被他掏出了内脏洗剥的干干净净,对于正常的厨师而言,这条鱼已经能够下锅烹饪了,但这可是海兽血龙鱼,要烹饪它可远没有这么简单。

    只见云飞雪右手再度贴住鱼身,他的指头开始在鱼身之上如按摩一样来回触摸,这种有规律性的手法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接下来的姬不凡和叶轻羽的脸上几乎同时露出了惊异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