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血龙鱼
    “普通人想看出来当然是很困难,但是当我看到您的鱼饵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一切,因为那个东西我恰巧认识。”云飞雪看着海面,海水并不清澈,但云飞雪的魂力足以知道四周所有的一切,况且姬不凡也并没有刻意的掩饰什么。

    姬不凡微微一愣,旋即恍然大悟,的确,他的鱼饵与众不同,如果只是钓鱼的话,普通的鱼饵就足够了,但是他的鱼饵并不普通。

    他的鱼钩上面挂着的乃是银丝虫,这种虫子同样是极其的稀有罕见,透过并不清澈的海水甚至都能看到鱼饵在隐隐闪烁着银色的光芒,银丝虫正是血龙鱼的最爱。

    可是……云飞雪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些东西就连千幻岛的这些势力估计都没几个人知道,他一个看起来修为平平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这种很久以前的东西。

    “您一定很好奇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的,其实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知道,这就够了。”云飞雪笑嘻嘻的说道。

    姬不凡并没有再问什么,他把目光放在了远方的海平面上轻轻的说道:“你说的的确没错,七十年,我一直在此垂钓血龙鱼,在这期间,我一共钓到了两条,也正是这两条血龙鱼让我认识到了它们真正的珍贵之处。”

    “您钓到过血龙鱼?”云飞雪惊讶的说道。

    “没错,它们成长于深海之中,强大的血龙鱼已拥有一定的灵智,再加上它们又极为稀少,所以要钓到血龙鱼实在是一件苦差事。”姬不凡苦笑一声,垂钓七十年,就为了两条血龙鱼,可想而知这东西是何等的稀少,但这也说明了姬不凡的耐心绝对不是任何人能够相比的。

    “那我猜,您是不是直接吞食血龙鱼的皮肉精血之力?”云飞雪再度问道。

    姬不凡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生吃一条鱼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况且生吃才能保留血龙鱼最纯正的力量,这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来您对血龙鱼似乎还并不是太了解,直接吞吃虽然能最大程度的保留血龙鱼的血脉之力,但副作用也是很明显的。”云飞雪侃侃而谈,因为血龙鱼是姬不凡最在乎的东西,谈到这个当然也完全激起了双方继续聊下去的可能。

    “什么副作用?”姬不凡下意识的问道。

    “其一,生吃的话肯定不好吃……”云飞雪一句话说完,叶轻羽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不好吃也能说是副作用吗?你郑重其事的就给人说个这……

    但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对于美食偏爱的人来说,不好吃就是一种莫大的副作用。

    “嗯……味道的确不太好……”姬不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其二嘛,您可能并不知道,血龙鱼是有毒的,而这种毒就存在于它们的皮肉之中,生吃下去的后果您明白吗?”云飞雪说道。

    “有毒?这不可能,以……”

    “您想说以您的修为,有毒也能看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来对吗,但您错了,血龙鱼的毒是无形的,您想过没有巴掌大的鱼为何能归于海兽一族,它们有毒的血肉其实是最主要的原因!”云飞雪侃侃而谈,好像就是在说一件家常便饭的事情一样。

    “不可能,你一定是胡说八道,你看我现在像中毒的样子吗,况且血龙鱼有毒我为什么不知道?”姬不凡根本不相信云飞雪的话,他的心中已经认定,云飞雪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胡乱编造出来的。

    “因为您孤陋寡闻,所以您不知道呗……”..

    叶轻羽的心灵再一次被云飞雪重创,当着东陵帝君的面说他孤陋寡闻,这天下只怕还真寻不到第二个人了吧。

    听闻此话,姬不凡也是气的眼睛一瞪,白花花的胡子都因为粗重的呼吸而抖动起来。

    不过不等他说话,云飞雪继续说道:“至于您说您没有中毒,那只是因为您修为高深,暂时抑制住了毒液的扩散而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每隔一个月左右,您的丹田和眉心两处地方就会隐隐作痛一阵子,对吗?”

    正处于气头上的姬不凡神色忽然一变,云飞雪的这句话可丝毫不差啊,最近几年每隔一月左右他的眉心和丹田会微微疼痛,只是感觉并没有那么强烈,所以姬不凡也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但一个陌生人能够准确的说出这个秘密,如果之前是满嘴胡诌,那这句话的根据从何而来?

    “难道真的是……因为血龙鱼的毒?”姬不凡忍不住问道。

    “不错,血龙鱼的肉是有毒的,这就导致大型的海兽根本不敢对他们下口,不过也是因为它们繁衍困难,所以至今数量稀少,我可以断定,再过十年左右,隐藏在您体内的毒素就会彻底爆发出来,届时不论您修为多强只怕也难以抵制住这种毒性的爆发。”云飞雪神色郑重,他并不是在威胁姬不凡,因为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

    姬不凡心中突然一紧,虽然不知道云飞雪说的这些话究竟是真是假,可每个月的症状却被他说的丝毫不差,此事自己也从来没对第二个人提起过啊。

    看到姬不凡变换的表情,云飞雪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因为这也就代表着姬不凡对他已经信任了大半。

    说实话,来这之前,他是没有任何底气的,毕竟面对这种顶尖的高手,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你很难撼动他们那颗如苍松一样的心境。

    但是当他看到姬不凡手中鱼饵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这一趟不会白来,因为他很清楚血龙鱼是什么物种。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俞妙音就亲自为他做过血龙鱼的大餐,只是那个血龙鱼都被处理过,云飞雪只是单纯的觉得这种鱼很好吃,也因为云飞雪年幼没什么修为,所以感觉不到血龙鱼的好处。

    但俞妙音可没少跟他提起过血龙鱼各种各样的知识,很多人都知道血龙鱼的好处,但大都忽略了它的副作用,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恰好云飞雪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觉得来这里的一趟简直就是老天专程给自己安排的。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那你可有办法解决我身上的问题?”姬不凡有些期待的问道。

    因为姬不凡不断查探自己的身体,可根本看不出哪里有中毒的迹象,这才是最可怕的,明知有问题却又不知问题在哪。

    “解决您身上的问题对别人来说并不容易,但对我来说,或许没有那么困难。”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你对自己很有自信!”姬不凡说道。

    “其它方面不敢说,但去除您身上的毒素对我来说自信是必然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弄点儿血龙鱼尝尝鲜吧,这玩意儿虽然珍稀不好搞到手,但您等待的七十年或许我一天就能帮您弄到手。”云飞雪自信满满的说道。

    “哈哈哈,我信你血龙鱼有毒,我也相信你说我已经中了血龙鱼的毒,我更愿意相信你有办法解决我身上问题,但唯独这句话老夫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姬不凡一声大笑。

    整整七十年啊,就只有两条血龙鱼上钩,这个数据已经足以说明这种海兽有多么的难以弄到手,而云飞雪居然说几天的时间就能钓到血龙鱼,姬不凡的骄傲和自信是绝对不允许让他相信这种事情的。

    “看来您对血龙鱼应该是很反感的,我要弄到不到血龙鱼反而是好事了……”云飞雪似笑非笑的说道。

    “呃……”姬不凡大笑的神色顿时一僵,自己等了七十年不就是为了它吗,自己这一笑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姬不凡老脸微微一红旋即说道:“反正不论怎么说,老夫绝对不相信你能这么容易钓到血龙鱼。”

    真要这么容易,那我这七十年算什么,纯粹在这闹着玩儿呢,再说从刚刚云飞雪钓鱼的手法来看,完全就是个新手,连他这个老手都不断的失败,一个刚学着钓鱼的新手怎么可能钓到血龙鱼!

    “嘿嘿,您可就瞧好了吧!”云飞雪满含笑意的说道。

    话音落下,云飞雪放下了手中的鱼竿,这一幕让姬不凡和叶轻羽轻轻一愣,不要鱼竿,你怎么钓血龙鱼?

    只是当云飞雪一步跃出的时候,姬不凡自信的面容再度变了变,因为他看到了云飞雪脚上穿着的那双靴子。

    “叶冥居然把阎罗靴给了你,你是他什么人?”姬不凡对此事显然很诧异,因为他的儿子叶轻羽也没穿过这双靴子啊,云飞雪和叶轻羽看起来明显也没什么血缘关系。

    “我们算是……盟友!”云飞雪简单的说了几个字,然后钻进了船舱之内。

    唯有姬不凡一脸的阴晴不定,很少有人知道阎罗靴,他恰巧就是其中之一,这东西的价值绝不能用金钱来估计,而且要知道一般人也根本穿不了这双靴子,当普通的鞋子穿着太浪费,使用它的能力又没法承受,这也让姬不凡对云飞雪越发的好奇起来。

    只是他更好奇的还是云飞雪打算以什么方式来钓到血龙鱼,毕竟这才是他最关心在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