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真正目的
    “喂喂,咱……不能离的远点儿吗……”叶轻羽尽管平时风度翩翩气宇不凡,可面对眼前这个垂钓的老前辈他也变得格外拘谨起来。

    “什么离远点儿,我就要在那里钓鱼,你就在这等着就好,等我钓到鱼了给你做一顿大餐!”云飞雪笑眯眯的说道,然后他右手拿着渔具,左手拿着板凳一跃而起来到了东陵帝君身旁四五米的地方。

    这一举动再度吓的叶轻羽魂飞魄散,东陵帝君的确不好杀人,但你这个举动也显得太无礼了吧,你这不成心在他面前找死吗,但云飞雪已经坐下,叶轻羽此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祈祷东陵帝君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如果他真的动怒了,叶轻羽一定会第一时间跑上去阻拦的。

    说实话,云飞雪一次鱼都没钓过,他还是刚刚请教了叶轻羽然后照模照样的绑着鱼饵扔出鱼线。

    一旁的东陵帝君始终保持着那个静止的动作,不论云飞雪做什么都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儿,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云飞雪僵硬的拿着鱼竿,目光思乱张望着,这哪里是钓鱼,完全就是在这折磨鱼竿来了。

    叶轻羽一拍额头,他真的不明白云飞雪究竟在做什么,你这么做难道就是为了吸引东陵帝君的注意力吗,可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人,又怎么可能被你这种儿戏一样的举动打扰到。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云飞雪似乎也渐渐失去了耐心,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没钓到一条鱼,不过身旁的东陵帝君好像也没有什么收获,二者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一个静止不动,一个实在是受不了这种煎熬已经开始不耐烦起来。

    “这什么破鱼竿嘛,钓个鱼这么费劲,鱼呢,都去哪儿了。”云飞雪忍不住一声大骂,顺手捡起身旁的一块石子朝面前的海面上扔了下去,水花四溅,就算有鱼儿过来估计也全被吓跑了。

    叶轻羽的脸上闪烁着无比惊恐的神色,云飞雪离东陵帝君就几米的距离,他这一扔同样也会吓跑东陵帝君身前的鱼啊,就算一个人再没有怒气,可云飞雪的这个举动是实在太让人恼火了吧。..

    果然,云飞雪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东陵帝君的注意:“年轻人,钓鱼钓的不是鱼,而是心境,没有耐心的话你这样非但钓不到鱼,还让自己和身边的人不高兴。”

    东陵帝君当然不会换地方也不会对云飞雪动怒,对于他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如果因为这件事而改变自己意志,那就代表了他的心境不稳,也就很容易被外界干扰所改变,他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这足以说明东陵帝君的境界已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这么说,前辈现在有些不太高兴!”云飞雪盯着东陵帝君,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到这位剑指九霄的强者。

    不等东陵帝君说话,云飞雪继续说道:“哎,因为这么点儿小事而不高兴,看来您的心境和耐心还有些不足啊。”

    叹完一口气,云飞雪再度把目光投向了海中,就好像刚刚就是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叶轻羽已经目瞪口呆,人家东陵帝君没教训你,你反倒教训起人家来了,这可是东陵帝君啊,自己父亲叶冥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啊,你直接就这么出言教训对方?

    东陵帝君的眼中也闪烁出了一丝诧异,云飞雪的话虽然实在是有些出言不逊,可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啊。

    如果自己没有不高兴,为什么又会对云飞雪说那样的话呢,如果自己真的是因为这件事而不高兴了,那的确说明自己的心境还有待提高。

    可换做任何一个人在这里,估计都不是不高兴了,直接朝这小家伙动手都有可能吧。

    但是我姬不凡不是任何人,因为我与众不同,所以我才能达到今天的高度,我可以出手教训这个没有礼貌的小辈,可却不能因此而不高兴,因为这是一种对情绪的影响,即便我对他出手也只是因为他吓跑了四周的鱼儿,仅此而已。

    在外人看来这复杂的逻辑关系实在是有些难以理清,仅仅因为云飞雪的一句话他就想到了这么多,有这么严重吗?

    “你来这里……真的是为了钓鱼吗?”姬不凡问道。

    “不钓鱼,我来这里干什么?”云飞雪反问。

    “也有可能是来钓人的。”姬不凡淡淡的说道。

    “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难道这海里还有人不成?”话虽这么问,但云飞雪内心也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自己面前的可真不是普通人啊。

    “海里没有人,岸上却有,不过能不能钓到依旧得看你垂钓的本事。”姬不凡忽然一笑,然后再度拉起鱼线抛向了另一个方向。

    叶轻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姬不凡居然笑了,被云飞雪出言不逊一通,然后他还笑了,换做是自己在那里,被对方吓跑了即将上钩的鱼儿,然后对方反而还教训自己一通,估计自己早就动手了吧。

    姬不凡的话无疑已经拆穿了云飞雪来这里的目的,当然,云飞雪也没有任何意外,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人从自己的三言两句一举一动之中就能看出目的来,再者自己哪里都不去专程就跑到这里来钓鱼,感情偌大的海域就这一个地方有鱼呢?

    被拆穿也不怕,因为姬不凡至少给了他一个明确的态度,你有目的找来,好,我给你机会,但能不能达成你的目的依旧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如果是普通的小辈,姬不凡或许会是另一个态度,但云飞雪刚刚不卑不亢的模样还有他说的那句话都能让姬不凡对他产生异样的感觉,纵然谈不上刮目相看,可至少用不同的目光来审视这个小辈是必然的。

    “听说您在这里钓鱼已经钓了几十年?”云飞雪大力一挥鱼竿,口中有意无意的说道。

    “整整七十年。”姬不凡的回答简洁明了,但听到这个数字云飞雪还是忍不住一声惊叹,每天几乎都坐在这里钓鱼,整整七十年,这得多强大的毅力和心境才能做到,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活不到七十岁呢。

    “当年您在潜龙帝国的那一战至今还是一段人间佳话呢,没想到您摇身一变成了千幻岛的东陵帝君。”云飞雪的目光盯着海水,他似乎是在和姬不凡讨论家常便饭的一些事情,丝毫看不到他对姬不凡的畏惧和敬畏。

    “我本就是东陵帝君,逍遥散人是你们取的名字。”姬不凡说道。

    “但您替潜龙帝国除掉那些恶魔的时候大概是四五十年前,而您在此垂钓已有七十年的年头,旁人说您是已看淡世间百态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如果真的是这样,您在五十年前就绝不会去帮潜龙帝国。”云飞雪语气依旧平淡的说道。

    “你想说什么?”姬不凡终于再度扭头看向了云飞雪。

    “我想说的是,您在此垂钓并不是出于您对所谓心境的追求,听闻您生平有三大爱好,美食、美酒、垂钓,偏偏您每天都在做一件这排在第三名的爱好,坚持了七十年,这似乎有些说不通。”云飞雪说道。

    “那你倒是说说我在这里钓鱼是为了干什么?”姬不凡似笑非笑的说道。

    “您忠于垂钓并非真正出于对它的爱好,您的境界晚辈无法看透,但到了您这等修为层次,单纯想要再通过苦修而再度精进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除此之外如能借助一定的外物必定能将这个漫长的时间缩短无数倍。”云飞雪的目光依旧盯着海面,但一旁的姬不凡心中微微吃惊,因为云飞雪的话的确是事实。

    “所以你看出什么来了?”姬不凡问道。

    “传闻东海苍茫,海兽不知几何,其中更有蛟龙沉浮、神兽潜游,但很少人知道,东海海域还有一种珍奇海兽几乎不亚于强大的蛟龙神兽,它名为血龙鱼。”云飞雪笑着看向姬不凡。

    船头上的叶轻羽内心霍然一震,血龙鱼,知道的人很少,因为这种海兽大都存在于传言之中,几乎很少有人见过这种海兽的存在,难道姬不凡在此是为了钓到血龙鱼?

    姬不凡有些意外的看向云飞雪,不过和叶轻羽不同,他好奇的是云飞雪为什么会在此刻提出血龙鱼这种东西,难道他真看出什么来了?

    “血龙鱼的确珍贵,但这和我在此垂钓又有什么关系?”姬不凡故意这么问道。

    “这当然是大有关系了,如果晚辈猜的不错,您在此静坐七十年就是为了能够钓到血龙鱼,不知晚辈说的可对?”云飞雪满含笑意的说道。

    姬不凡目光诧异的看着云飞雪,任谁都认为他在此垂钓只是静心养性,甚至是完全退居山林想过闲云野鹤的生活罢了,这个自己从未蒙面过的年轻人是如何得知这种事情的?

    “此事老夫自认没有告诉过第二人,你是如何知道的?”姬不凡死死的盯着云飞雪一字一句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