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到手
    但是这张魂力大网在扩散到周围三十米的时候就好似遇到了一层屏障再也难以存进半分。

    不过云飞雪并不慌张,魂诀被他催动到极致,古乌地煞都在专心致志的利用魂力扫视周围的每一处玉石,生怕错过什么好东西,但云飞雪现在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对他来说在这里找到上等的玉石并没有那么困难。

    三层魂诀好似变成了一根根利箭,强大的魂力在不断冲击着四面八方的屏障。

    没有修炼过魂力的人定然是无法察觉到这四周的异常,整个玉石矿脉一片风平浪静,但是古乌还有地煞他们明显察觉到了四周的变化。

    因为魂力无法穿透的那种无形屏障在剧烈的晃动着,就好似有着一股莫大的外力在轰击这层屏障一样。

    古乌和地煞外加其他魂师都有惊异的朝云飞雪看过去,果然,引动这种异变的源头就在他身上。

    “这家伙想干什么?”地煞目光惊讶的看着云飞雪。

    “他……他该不会是想破开这层禁制力量吧!”另外一人惊疑的接话道。

    “他疯了不成,就算是地煞大人和古乌大人联手都破不开这层屏障,凭他一己之力,真是异想天开啊!”古乌手下的一名魂师不屑的一笑。

    唯有古乌神色阴沉,云飞雪能够有这个举动自然也在他意料之中,当年他第一次踏入玉石矿脉的时候同样也是有这种想法。

    因为没有了这层禁制屏障的束缚,魂力就可以在整个矿脉之上轻松畅游,要找到宝贝也就没有现在这么麻烦了。

    但就像刚刚那名魂师所说,当年他和地煞二人联手都无法撼动,以云飞雪的年龄,他的魂力绝没可能超过自己的。

    古乌虽然这么想着,可心里依旧充满了震撼,四周屏障的剧烈晃动说明云飞雪的魂力已经对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有这般强大的魂力,那教他的那个魂师又该有多强大?

    难怪今年的叶冥一改往年的愁眉,取而代之的一脸自信的面容,这个年轻的魂师或许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啊。

    但紧接着,古乌的注意力再度收了回来,他喃喃低语道:“不管你师承何人,不管你魂力有多强,你是不可能有机会赢走这条玉石矿脉的。”

    此刻云飞雪暗自叹息,如果现在修炼到了四层魂诀,或许突破这道屏障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也幸好他这些天来不断的修炼魂力,虽然依旧困难重重,但云飞雪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了破开这层屏障的可能性。

    当然了,几天的时间对魂力提升的作用其实并没有那么明显,云飞雪真正的底气也并非来自这几天对魂力的打磨。

    现在他的魂力和四周强大的屏障力量疯狂的对峙着,虽然这种对峙是他的魂力带着两分压迫性的力量,可在短时间内他明显是难以突破这层力量的。

    所以云飞雪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药瓶,打开瓶塞之后他迅速倒出一粒药丸随即毫不犹豫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吞进了腹中。

    只是此刻古乌、地煞他们都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并未注意到云飞雪的这一举动。

    但如果他们看到的话就一定会大骂云飞雪作弊,因为这颗丹药不是其它,正是那玉魂丹。

    他在参加聚财楼赌玉大赛的时候,当然凭借着方万才给他的玉魂丹成功破开龙魄玉取出了炎龙铠,只不过当时方万才给他的是三颗玉魂丹,剩下的两颗云飞雪当然也是没有还回去的打算了。

    当玉魂丹进入体内的瞬间直接化为了一股清流遍布周身,那始终处于一个胶着状态的魂力瞬间暴涨。

    云飞雪释放出去的魂力就好似狂涛巨浪一拨又一拨的终于冲开了防御的堤坝,他的魂力好似游龙出海一般在这玉石矿脉之上疯狂怒吼。

    随着他的指引,魂力巨龙直接一头钻进了矿脉之下,那不断阻拦的禁制屏障就如白纸一样脆弱不堪被疯狂的撕碎而去。

    正在不断利用魂力勘探四周的古乌和地煞他们几乎同时抬头看向云飞雪,二人的魂力在此刻竟然不受控制竟然纷纷缩回了体内,看着模样就好似突然看到了让它们惧怕的东西。..

    古乌和地煞的脸上纷纷闪过了惊骇之色,这如排山倒海一样的魂力竟然会从云飞雪的体内释放出来,他的魂力究竟有多强大?

    他们二人身后的几名魂师此刻更是不济,他们面色苍白如纸,刹那间汗如雨下,身形连连后退差点一屁股栽倒在地。

    船头之上,叶冥还有其它高手都闪过了浓烈的惊异之色,虽然他们没有修炼魂力,但此刻依旧感觉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压制力量,虽然这种压迫感对他们还构不成威胁,但这也足够惊世骇俗了。

    云飞雪暗自窃喜,吞吃玉魂丹,他的魂力暂时几乎达到了准四层魂诀的程度,这种程度的魂力要突破这四周的禁制力量就简单了许多。

    随着魂力巨龙触碰海底,云飞雪顿时感觉自己来到了一片生机盎然的桃园世界。

    他的魂力甚至都想一直停留在这里享受这种生命之源的滋润,不过紧随着,云飞雪只觉一道绿色的光芒好似放大无数倍的萤火虫朝自己缓缓飞了过来。

    它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让人心神向往,这光芒就好似沉浸在黑暗之中的人看到了远方的那一丝黎明,就如同脖子被挂中死神之镰又被天堂之手拉回去了一样。

    光芒渐渐的散去,云飞雪惊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是一片绿叶,就如普通树木上面所长的叶片一样。

    不过这片绿叶却是绽放着晶莹剔透的绿色光芒,一股磅礴的生命之力不断触碰着云飞雪的魂力。

    看得出来,它似乎也很享受这种锅徜徉在魂力之中的感觉,就好似鱼儿被放回到了大海里能够任它遨游。

    “慢慢收回你的魂力,不要有任何歪心思,让它慢慢信任你。”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云飞雪不断点头,这个时候它自然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每一次魂力的触碰都是小心翼翼。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看得出来,这片绿叶的确拥有一定的灵智,但它就好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如同一张白纸,自己任何冒失的举动都有可能把它给吓跑。

    云飞雪慢慢控制魂力往上游走,这片绿色的叶片果然不愿离开这庞大的魂力群,它同样跟随云飞雪的魂力慢慢往玉石矿脉上面腾飞而去。

    “不错不错,勾引成功……”脑海中传来惊喜的声音。

    云飞雪没心思理会他的用词,这片绿叶离他是越来越近,云飞雪的身体已经能够感觉到磅礴的生命力在不断的向自己靠近。

    半晌过后,云飞雪身前的地面上陡然浮现出一片绿色的光芒,他面色一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把抓住了这叶片,这短暂的光芒顿时从他手中消失无踪。

    虽然云飞雪的举动有些粗鲁,但这所谓的木之精灵似乎还沉浸在魂力之中无法自拔,它就好似是一片透明的叶片一样顺着云飞雪的手臂最后来到了他的胸膛之中。

    “嗯,不错不错,这种感觉……真舒服……”脑海中的声音再度传来,云飞雪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你让我把它弄上来就是为了你吧。”云飞雪冷冷的说道。

    “哪里哪里,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早就说过了,你我本为一人,你能接收到它的生命力量,我同样也能接受到,它也渴望得到魂力的滋养,都是相辅相成的嘛。”这个声音明显有些心虚,不过云飞雪倒也没有怀疑他的话,木之精灵不论对身体还是魂力都有莫大的裨益,而它同样也需要魂力的滋养,这样一来一回自己倒也不算亏欠它什么。

    “你……你刚刚做了什么?”古乌面色阴沉的朝云飞雪走来,伴随着地煞同样也是一脸不善的走到了云飞雪的身边。

    “我做了什么,需要给你汇报吗?”云飞雪抬头看向古乌,体内玉魂丹的药效已经完全散去,现在的他看起来和之前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刚刚突破了这里的束缚之力?”没有理会云飞雪语气的冷漠,古乌只是死死的盯着云飞雪问道。

    “和你有关系吗?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好吧,我的事你用不着来操心!”云飞雪说道。

    “你……”被云飞雪三番五次的冷眼相对古乌自然是大没面子,可是刚刚的那种感觉绝对没错,四周那种束缚魂力的强大力量松开了一瞬,而云飞雪身上爆发出来的魂力也足以说明这种变故是和他有关的。

    “哼,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不论你师承何人,不论你有多强的魂力,这条玉石矿脉你都休想给叶家赢走。”古乌扫视了一眼云飞雪身边的叶轻羽还有这名中年高手,随后一甩手直接离开了这里。

    对于他的威胁云飞雪基本将其无视,毕竟能够得到木之精灵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那是无数人几辈子也求不来的缘分啊,虽然现在木之精灵仅仅只是因为云飞雪强大的魂力而依附在他的体内。

    “三块玉石吗,我似乎已经发现了一块你们不曾注意到的地方。”云飞雪朝左前方看去,那里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落在了他的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