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木之精灵
    四方势力制定的这个规则其实也很简单,为期一天的时间,在这一天之内每一方势力最多有三人登岛,这三个人需要在这玉石矿脉内找到三块玉石,最后以玉石内宝物的高低程度来判定谁输谁赢。

    这和之前在聚财楼内,云飞雪与石家的石小坤所使用的规则实际上差不多,那时候的玉石都是现成的,而现在需要在这百丈大小的山脉之中寻找玉石,这其中自然也需要一定的运气。

    毕竟一天的时间不可能把岛屿上的所有地方都能顾及到,纵然开凿到了高阶的宝物,但如果其他人找到了更珍贵的玉石呢?

    “他就是叶家找到的魂师?这么年轻?”议论声顿时从吴家的船只上传来,因为云飞雪是叶家第一个登上岛屿的人。

    “不会是叶冥在玩什么阴谋诡计吧,这么点儿年纪,魂力上能有多大的造诣?”另外的声音接着传来。

    船头之上,身穿一身蓝色袍子的地煞同样眉头一皱,他之前不是没用魂力在叶家的船只上试探过,但他并没有发现云飞雪的与众不同。

    古乌同样是目光异样的盯着云飞雪,刚刚的确在云飞雪身上感受到了那么一丝的与众不同,但这种感觉也仅仅只是一闪即逝,所以他并没有太过的在意,他当时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低估这个年轻人了。

    连叶冥都对他颇为客气,这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东陵阁的元星宿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的身边也没什么强大的魂师,就那么一人来到了矿脉之上。

    至于不少人谈论的云飞雪,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在意,好像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这倒并不是说他看不上其他人,而是他的眼中只有自我,只有东陵阁,其他人根本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看来你今年找到了一个魂力很强的魂师。”步青云走到叶冥的身旁有意无意的说道。

    “青云兄谦虚了,古乌已经连续帮你赢了四年,相信今年也不会例外。”叶冥淡淡的说道。

    “哼,不管你找的人有多强都休想赢走这条矿脉。”步青云冷笑一声不再理会叶冥。

    古乌外加另外两名看起来魂力不弱的高手来到了矿脉之上,吴家的地煞同样是携带两名年轻的魂师紧随而至。

    反观云飞雪,他的身边只有叶轻羽还有叶家另外一名强者跟随,要知道这名中年男子可并不是魂师,他仅仅只是修为强大而已,云飞雪就算打算以自己外加叶轻羽来争夺矿脉么,这似乎是有些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啊。

    这倒还真不是云飞雪看不起那两名师,毕竟他现在才锻体十重境界,而古乌和地煞都是真元秘境的修为,还有东陵阁的元星宿也不知道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万一这些人突然对自己发难,就算自己魂力再强大也绝对抵不过这些高手进攻。

    所以云飞雪让叶轻羽和叶家的这名强者跟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

    当云飞雪站在这上面的时候,只觉脚底下面有着温暖的气息不断侵入体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玉石本身就是一种宝物,对于普通人有延年益寿温养体格之功效,而这么庞大的玉石群自然也是把这种功效发挥到了极致。

    四海楼的古乌还有吴家的地煞二人一上岛就开始匆忙起来,一天的时间他们可不想浪费哪怕丝毫半点。

    唯有云飞雪和元星宿不急不忙的四处走动着,元星宿双手背负身后四处张望,好像就不是来争这座矿脉的,根本就是来这里看风景的嘛。

    虽然不知道元星宿究竟怎么想的,但云飞雪这种好似漫无目的的走动却是有着他的目的存在的。

    踏上这座矿脉的时候,自己的三层魂诀竟然只能探查到周围大概二三十米距离的范围,虽然已经提前了解过玉石矿脉的特殊,但真实的体验到这种感觉还是把云飞雪吓了一跳。

    这种无形的禁锢力量在压制着他魂力的扩散,三层魂诀只能探查到大概二十多米左右的距离,那想必古乌地煞他们被压制的更加厉害。

    “这玉石矿脉还真是有些特殊啊。”云飞雪喃喃自语。

    随着他不断的走动,不少天然形成的玉石让他眼睛发亮,这里面可蕴藏了不少好东西啊,大部分都是年代久远的药草,相信随便一株拿出去都值天价。

    这也是云飞雪在赌玉方面能够长盛不衰的能力,几乎所有魂师或者是赌玉的高手都绝没可能在不开玉的情况下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但云飞雪能够做到,因为长期看玉的经验再加上魂诀的特殊,他大概就能判断出玉石里面究竟埋藏何物。

    不过尽管知道这里的东西珍贵,但他也不能随便拿走任何一块玉石,毕竟这是规则限制,四周有这么多眼睛盯着自己呢,每个势力只能取走三块玉石,谁敢偷偷摸摸的带走那必定会遭到其它三方势力的驱逐和围剿。

    “没错,这座玉石矿脉的确不太一样。”忽然,云飞雪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专心致志的云飞雪顿时被吓了一个激灵。

    “我都强调无数遍了,说话之前能不能报个信啊,每次这样能吓死人好吗?”云飞雪满脸怒火的喝道。

    “哟,都十重刚柔境界的高手了,还怕这点事儿呢。”脑海中的声音依旧嘲讽不减。..

    “行了行了,说正事,这座矿脉怎么了,你看出什么来了?”云飞雪问道。

    “你难道就没怀疑过或者是疑惑过,为什么这片海域每年都会冒出这种玉石矿脉吗,其它地方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好事?”脑海中的声音传来,云飞雪面色微微一僵,对啊,自己为什么从来就没想过这事儿呢,凭什么这片海域就有这种事情发生,其它地方为什么没有。

    “其实这里珍贵的东西并不是这些玉石矿脉,海底下面的东西才是最难得的。”脑海里的声音继续说道。

    “究竟是什么东西?”云飞雪忍不住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片海域下面应该蕴藏了木之精灵,唯有这个东西才能让这里诞生出灵石矿脉。”

    “木之精灵?那是什么?”云飞雪第一次听到这个新鲜名词,但听起来好像是很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起的样子。

    “天地万物皆有灵,纵横宇宙皆有气,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万物皆有可能诞生自己的灵魂,木之精灵虽然不是灵魂,但它的作用和能力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垂涎。”

    “没有百万年以上的时间是绝不可能形成木之精灵这种东西的,而对于修炼者来说,它更是一种可遇而不求的超级宝物。”脑海中的声音滔滔不绝,虽然云飞雪没听出个所以然,但至少知道这玩意儿是很了不起的一种宝贝。

    “作用呢,它究竟有什么作用?”云飞雪继续问道。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木代表着生命力,如果你能得到一片木之精灵,那代表着你将慢慢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生命力量,我只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能让木之精灵成长起来,你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会在短时间内迅速痊愈,比我耗费灵魂力量治愈的速度还要快。”脑海中的声音说道。

    如果之前是惊奇,那现在的话就让云飞雪真正的震惊了,受的伤能够在顷刻间痊愈,那不等于自己几乎拥有了一副不死之躯吗?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东西也需要时间成长的,至少让它和你的身体契合就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对你来说倒是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你有强大的魂力,而魂力正是温养木之精灵的最佳场所之一。”脑海中的声音继续传来。

    “但你说这东西在海底,一旦入海很有可能我不但得不到木之精灵,甚至得葬身到海兽腹中。”虽然震惊,可云飞雪还没失去该有的冷静,先不说自己如何以一个合适的理由在众目睽睽之下入海,就算进去了也绝对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危险等着自己。

    而且要知道这四海楼的功法就是专门操控海兽的,甚至有可能四面八方的海域都已经被他们操控的海兽占领,自己入海之后根本都没法避开四海楼的视线。

    “谁让你去海底了,木之精灵虽然有可能隐藏在海底,但你在这里依旧能把它勾引上来。”脑海中的声音说道。

    “呃……勾引,我大哥啊,你能换个词儿吗……”云飞雪满脸的无语,那是木之精灵,又不是女人,我勾引个什么劲儿。

    “这你就不懂了,木之精灵也有自己微弱的灵智,只要你方法得当,得到它并不是那么的困难,这就好比你想抱走一个小孩子,与其暴力而为不如给他一颗糖就能轻松解决一切问题。”脑子里这灵魂状态的云飞雪侃侃而谈。

    说实话,云飞雪一直都感觉这家伙完全就是个老人精,他所知道的所懂的根本都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围了,关键他还说和自己是一个人,云飞雪越想越觉得太扯了。

    摇了摇头云飞雪迅速回到主题说道:“行,那你说什么东西能把他勾引上来。”

    “当然是魂力,虽然你现在三层魂诀还有些勉强,但我觉得应该能做到的,为什么在这里魂力被限制的厉害,就是因为木之精灵就在等那个能够穿透它限制的魂力到来,所以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脑海里,灵魂状态的云飞雪再三提醒道。

    “行,我知道了。”云飞雪说完,他的魂力如一张网一样的飘散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