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矿脉出海
    “你的嘴正如你的名字一样,毫无用处,我要干什么需要经过你的审核不成?安安心心管好你自己吧,别今年又把这条矿脉让给了四海楼。”元星宿那张脸永远就是这样一个表情,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外人看起来他简直和面瘫没啥区别。

    不过这话可是够刺激人的,吴佣最恨的就是别人拿他的名字说事,因为他的名字和‘无用’谐音,偏偏元星宿还真就敢拿这事儿开刀。

    “元星宿,不是仗着东陵帝君,你东陵阁早就从千幻岛消失了,但东陵帝君不会一直活着的,他死的那一天就是你东陵阁消失的时候。”吴佣眼神之中传来了一抹怨毒的杀机,说完他不再理会依旧面无表情的元星宿,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海平面上。

    “话说,这叶家是在搞什么鬼,都这会儿了他们还不来,莫不是放弃这座矿脉了?”四海楼的步青云没有理会二人的争吵,他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人见面就吵架的场面,有些疑惑的看向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叶家的身影。

    “应该不可能,难道你没听说吗,叶家好像找到了一名实力还不错的魂师,他们要放弃的话还费这个劲干什么。”吴佣说话依旧是冲的很,显然还没能从元星宿的嘲讽之中缓过劲来。

    “魂师么,再厉害能有多厉害,古乌大人才是我心目中最强的魂师。”步青云一声冷笑,看向身旁一名身着一身黑红相间袍子的中年人,此人浑身气息内敛外人根本察觉不到半点异样,好像他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但普通人又岂有站在步青云身旁的资格。

    步青云再度看向远方道:“此次玉石矿脉争夺之后,你叶家也就慢慢可以从千幻岛消失了,打开了你们这个缺口,潜龙帝国无尽的疆土终将属于我们四海楼。”

    “咦,他们来了……”吴佣一声轻咦,却见海平面上几艘船只不紧不慢的朝他们驶来,那巨大的旗帜上面刻着一个巨大的‘叶’字,可不正是叶家的船只到来。

    “让各位久等了,还好矿脉没有出海,不然还来晚了一步。”为首的中年男子满含笑意。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眉如卧蚕,双目炯炯有神,刚毅的面容之上始终带着两份若有若无的笑容,这为他天生略显严肃的面容平添了几分平易 之相。

    他负手而立,一身长袍随风荡漾,魁梧的身姿带着常人无法直视的霸气,此人正是叶家的主人,也是叶轻羽的父亲叶冥。

    在叶冥的身旁,叶轻羽和云飞雪并肩而立,还有其他不少高手冷眼看着四海楼他们的船只,真正硬碰硬,叶家不会惧怕这里的任何人。

    云飞雪的目光注视着这三艘船上的每个人,东陵阁的船只并没有什么让他感到棘手的人物,至少在魂力方面是这样。

    但是四海楼还有吴家船头各站着的男子让云飞雪眉头一蹙,四海楼的船只上那名身穿黑红相间袍子的中年人气息内敛,但云飞雪隐约还是能够感觉到他体内有着磅礴的魂力波动,吴家的船头上那名男子给了他同样的感觉,看来这两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就是自己最棘手的对手了,四海楼的古乌、吴家的地煞。

    似乎注意到的云飞雪的目光,古乌和地煞的目光接踵而至,二人的眼中皆是闪过了一丝疑惑,紧接着又把目光移到了其它地方,以云飞雪现在三层巅峰的魂诀,他们显然也难发现其与众不同之处,观察到这里,云飞雪对他们的魂力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其实你叶家来不来也没什么意义,反正这玉石矿脉也绝不可能落到你们手上,叶冥你说呢?”吴佣满脸嘲讽的看着夜冥,能够和四海楼并肩而立,吴家自然也不可能惧怕叶家的声威。

    “多日不见,你的嘴依旧和你的名字一样,还是显得那么苍白无用。”叶冥淡淡一笑说道。

    本来元星宿刚刚那番话就足够刺激吴佣了,刚刚缓过劲来现在又被叶冥怼了一句,他只觉胸口有一团烈火再度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叶冥,你也就给我逞逞嘴皮上的能耐了,真以为我吴家怕了你们不成?”吴佣强忍住内心燃烧的怒火喝道。

    “不怕你就来呗,我又没说你怕我们。”叶冥面色不变,这让吴佣更是气的牙口痒痒。

    “你……”

    “好了二位,咱们还是谈谈今年如何争夺这条玉石矿脉如何?”步青云淡淡一笑,然后目光朝叶冥、吴佣还有元星宿扫视而去。

    “不和以前一样吗,还是说你想改变以前的规则?”叶冥看着步青云说道。

    “规则自然是不变,但我想在矿脉的基础上增加那么一点儿赌注,叶家主不知有兴趣没有。”步青云微微一笑道。

    “加赌注?你想加什么赌注?”叶冥疑惑道。

    “如果你叶家这次没能得到这条玉石矿脉,把你们叶家的魄罗心经借我四海楼一观,如何?”步青云淡淡一笑,眼中那略显轻蔑的神色毫不掩饰,这几乎完全是挑衅了。

    叶冥究竟接还是不接这个增加的额外赌注,接下赌注需要冒很大的风险,可不接赌注就表明叶家在某种程度上惧怕了四海楼。

    “让你爹把赌注接下来。”云飞雪在一旁对叶轻羽悄声说道。

    “哦?你……有把握?这魄罗心经……”叶轻羽惊疑的看着云飞雪。

    “无妨,接下就是,但他四海楼也得提供相应的赌注。”云飞雪笑着说道。

    叶轻羽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叶冥跟前在他耳旁悄声嘀咕了几句,叶冥的目光出现了一丝意外,但他没有多问任何话,他毫不慌张的冲步青云说:“这个赌注我接下了,但如果你四海楼输了,那就把你们操控海兽的武学借我叶家一观,如何?”

    步青云意外的看着叶冥,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接下了这门赌注,要知道叶家可是已经连续输了五年了啊,他叶冥哪来的底气和自己打赌?

    但是叶冥已经接下了赌注,自然不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能有退缩的道理,所以步青云说道:“那就一言为定。”

    四海楼能够和叶家他们在千幻岛平起平坐并非因为他们高手众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修炼功法的特殊性。

    四海楼能够操控四面海域的海兽,要知道在水域之中,人类的战斗力几乎呈直线下降,即便是真元秘境巅峰的高手,在水中估计仅仅只能发挥一半的实力都不错了。

    而海中妖兽完全是水中的霸主,四海楼的功法能够操控海兽,单单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惊惧了,如果真能观摩他们的功法,这场打赌可以说是稳赚不赔,但关键还得能赢下玉石矿脉,这一切就全看许下承诺的云飞雪了。

    在众人继续交谈了一些时间过后,眼前平静的海域陡然发出了一声狂躁的声音,紧接着云飞雪便看到海平面的尽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海而出一样,滔天的巨浪冲天而起,就好似一条沉睡的百丈巨龙从海底苏醒翻身一样。

    滚滚巨浪不断从海平面席卷而来,所有人没有任何惊慌之色,当一层层数十米的巨浪冲过来的时候,叶冥一众高手轻轻抬手。

    强大的气息从其掌心之内爆发而出,紧随着云飞雪便看到巨浪再也难以存进半分,就好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抵挡住了巨浪的侵袭。

    当浪潮散去,云飞雪看到海平面上凭空隆起了一座山脉状的海岛,海岛散发着一种让人舒心悦目的气息,没错,这种气息正是玉石所能带给人那种独有的感觉。

    上次云飞雪感觉到这种气息的时候是聚财楼方万才举办赌玉大赛的时候,最后那块龙魄玉着实让他惊了一把,而现在可能比当时的场面要更加的震撼,通过气息初步就能断定,这庞大的山脉海岛,起码一半都由古老的玉石构成,而玉石之中究竟埋藏了多少珍贵之物估计是一个难以估量的数字,这也难怪他们要拼死争夺了。

    “云老弟,准备好了吗?”叶轻羽在这些日子对云飞雪的称呼不断的转变,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语,那就是云老弟,不过这也并没占云飞雪多少便宜,毕竟叶轻羽已经二十一岁,大云飞雪四岁的他称呼一声老弟也并不吃亏。

    “放心,只要保护我的人身安全,这条玉石矿脉就已经姓叶了。”云飞雪笑着说道。

    “那就劳烦小兄弟了,有我叶冥在没有任何人敢动你一根头发。”叶冥在一旁笑着说道。

    云飞雪之所以有这个把握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魂诀,再加上刚刚看到对方这几名魂师之后,他便有了十足的把握,这几名魂师虽然都不弱,但他自信有把握对付他们的。

    所有船舶几乎同时朝矿脉开动而去,临近玉石矿脉跟前,云飞雪更加感受到其中蕴藏着无尽至宝,放在潜龙帝国任何一个势力能得到这么一条矿脉,别说整整一条了,就算十分之一都足以让他傲立整个帝国。

    “规则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接下来就要拜托你了。”叶轻羽轻声说着,所有人都是纷纷登上了岛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