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魂阵
    云飞雪目光凝重的看着这孩童离去的背影,此人来自哪里目的为何,云飞雪已经能从他口中所说的话里知道一切。

    四海楼,正是叶轻羽口中所说千幻岛四大势力之一,再加上叶家、吴家、东陵阁共同构成了这千幻岛的庞大势力。

    这个孩童来自四海楼,或者不能说他是孩童,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绝对不可能修炼出如此强大的魂力。

    再加上他说话又是中年口音,所以此人应该是修炼了某种功法能够返老还童,或者是用了某种手段能短暂的将自己中年模样变化为孩童。

    四海楼的潜伏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毁掉这里,如果不是云飞雪魂力强大的缘故,或许四海楼的这个计划还真有可能得逞。

    云飞雪身轻如燕飞掠来到了第一面三角小旗所在的地方,肉眼看过去这里没有任何异常,唯有魂力能够察觉到这里光线扭曲,和其它地方有着明显的区别。

    “喂,你知道这是什么手段吗?”云飞雪嘴里和脑海里叫喝着,目标自然是体内那个透明的灵魂体云飞雪了。

    “哟哟,你居然会主动叫我,这还真是生平头一糟啊。”脑海里传来一丝嘲讽的声音,对此云飞雪也已经完全习惯了,反正这家伙就没正常和自己交流过几次。

    “问你正事儿呢,别说些没用的。”云飞雪没好气的说道。

    “这玩意儿就是一种魂阵,大千世界,阵法被公认为是最强大的手段之一,由魂力布置的灵阵更是如此。”脑海中云飞雪的声音悠悠传来。

    不等云飞雪说完,他继续说道:“不过呢,阵法在我面前其实就是个屁,魂阵当然也不例外,这东西看起来强,实际上就是中看不中用。”

    如果让其它高手听到此话估计早已目瞪口呆,正如灵魂体的云飞雪所说,阵法是天底下的最强的手段之一。

    它仅仅只需要一些旗子或者是其它的替代物,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手段就能拥有着超越这些东西本身十倍百倍以上的威力,甚至很多势力都会布置阵法以防止外敌入侵,到了他嘴里居然一文不值,不知实情的人定会认为他狂妄到一定境界了。

    “中看不中用?你还真会吹牛,金刚猿如此强大的实力,被几面小旗困动弹不得,你能说阵法中看不中用?”云飞雪冷笑道。

    “哼,说你白痴还真是蠢的可以,这座岛上十八处阵眼你可知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完成吗?”脑海里的声音更加的不屑。

    云飞雪面色微微一僵,从第一面小旗的布置到第十八面,这个孩童花了整整三个多时辰,这期间还累的大汗淋漓差点虚脱,单就这一步就足以耗费人无数心血了。

    “没错,花的时间是长,但这也足以说明这种阵法的强大。”云飞雪不服气的辩解道。

    “布置阵眼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启动阵眼同样是耗费巨量心血之事,只要稍有差池,你第一步的所有心血全部白费,更重要的一点,在阵法没启动之前,随便一处阵眼被破坏,那辛苦布置的这座大阵也就算全部白费。”脑海中灵魂体云飞雪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是说,我现在只需随便毁掉这里的任何一处阵眼,他的所有一切全部都是白费?”云飞雪惊愕的说道。

    “当然了,不过我劝你现在最好别这么做,因为你毁掉任何一个阵眼,布置它的人很快就会知道,除非你有把握在毁掉的同时抑制住魂力的扩散。”

    脑海中的声音顿了顿然后说道:“所以综合来看,阵法的布置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精力,但稍稍有一丁点差错就会功亏一篑,即便是阵法布置完成,只要能找到阵眼都能轻易将其破坏,所以我才会说,这玩意儿中看不中用,因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都是花把戏而已。”

    云飞雪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这家伙一天到晚除了会尊崇他那个绝对的力量就没别的话可说了,但话虽这么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阵法依旧是强大无匹的手段。

    “眼前的魂阵嘛,看结构应该只完成了一小部分,还有一大部分需要继续布置阵眼才能完工,但还是那句话,你要有把握抑制这些魂力的扩散才能破坏,否则就不要尝试。”脑海里再度提醒云飞雪。

    “知道了。”云飞雪点了点头,那个孩童说过要毁掉五座重力岛,想必他是在五座岛屿上完成同样的工作,如果仅仅只是毁掉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第一座岛屿意义也并不是太大。

    云飞雪把目光放在了眼前这被魂力扭曲视线的地面上,既然这事儿被他知道了,那他是绝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不过现在可并不是破坏这些阵眼的最佳时机,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天知道此人还会不会有什么后手安排,他敢独自来到叶家做这种事,那就一定做好了被发现的后手准备,云飞雪不得不防备这一点。

    云飞雪没有在岛屿上继续修炼千影绝杀术,而是不断淬炼他的魂诀,当然,他每时每刻都在注意着那个孩童的动静。

    仅仅直到第二天下午时分,那个孩童便顺利的踏过那些石柱来到了山顶然后顺利的进入了第二座岛屿。

    对叶家来说,这可不是小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能适应这里的重力环境,那绝对是上等上的修炼天资啊,所以这个孩童被叶家高手重点照顾起来。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当云飞雪清晨起床的时候便已发现整个叶家上空都充满了一股兴奋而又期待的气氛。

    每一年的这几天都是如此,毕竟玉石矿脉的出海对于任何势力来讲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能得到这条矿脉也就意味着能够增加无尽雄厚的底蕴。

    只可惜叶家已经连续五年没有碰到过玉石矿脉了,这并不是说叶家没有相应的实力,只能说其它势力的魂师很强大,叶家在魂师方面的确不如他们,而他们也并不屑于做那种出尔反尔不守信的事情,所以叶家的每个人都是愿赌服输。

    无尽海域之上有无数礁石小岛林立,叶家的人还没到来,这里已经有着不少船只船舶停留在了海面之上。

    其中有三只巨大的船舶格外显眼,这三只船舶长度几乎都达到了四五十米左右,船头之上各雕刻着狰狞的龙头以彰显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其中间的船舶之上竖立着一杆冲天而起的蓝色大旗,大旗随风荡漾,上面纹刻着‘四海楼’三个大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甲板上面更有几名深不可测的高手负手看向海平面,这几人正是四海楼内顶尖的高手,玉石矿脉出海这种大事怎么也不能马虎,为防止其它势力出尔反尔,势必要有高手坐镇才能威慑四方。..

    在他们船舶的身后还有五艘船只,上面站着不少的年轻一辈,这种盛世自然也不可能让小辈们错过,因为这是四海楼的荣誉,得到这条玉石矿脉会让四海楼在千幻岛上的地位更上一层楼,他们需要让所有人见证这一刻。

    在他们的左边同样有一艘气势丝毫不弱于他们的船舶,船舶之上同样有着一面大旗随着海风飞舞,大旗上面的‘吴’字若隐若现,由此也可判断出这正是吴家的船只。

    和四海楼是一样的心理,他们对快要出海的这条玉石矿脉势在必得,五条矿脉他们仅仅只得到一条,剩下的几乎被四海楼给包了,这口气今年无论如何也要挣回来,这就是吴家掌势人吴佣的想法。

    相比于四海楼还有吴家这两大势力的气派,四海楼左边的那艘船只就显得有些寒酸了,这艘船几乎只有四海楼还有吴家船只一半的大小,上面也只有寥寥几个人,也没有什么威风凛凛的大旗荡漾,仅仅只是在船舶的侧面能够看到雕刻着‘东陵’两个大字。

    更主要的是这艘船身后没有跟随的其它船舶,它就这么孤零零的停在原地,船头上也只站着两名男子。

    不过对此他们毫不在意,似乎早就习惯了身旁二位的大张旗鼓,而他们东陵阁更喜欢一如既往的低调行事。

    “元兄啊,你们东陵阁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低调啊,看来今年你们对这玉石矿脉也没打算据理力争了。”四海楼的船舶上那名中年男子淡淡一笑,他正是四海楼的楼主步青云。

    对他的话,元星宿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我们只是来凑凑热闹的,能抢就抢,抢不到也无所谓。”

    步青云的脸皮子抽动了几下,一条巨大的玉石矿脉在他眼里感觉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好像咱四海楼和吴家都是一介俗人,你东陵阁就是超凡世外的高人一样。

    “元星宿,你少给我在这装模作样,不想要玉石矿脉你跑来干什么,明明心里痒的很,还在这给人装清高,真受不了你这种虚伪的家伙。”吴家家主吴佣冷笑一声,他绝不相信这世界会有人能拒绝一座玉石矿脉,他东陵阁也绝不会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