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意外发现
    “你看他们毫无根基,不过这些孩子都是经过我爹他们千挑万选出来的好苗子,不愿意接受修炼的可以在叶家干别的活儿,想要修炼的就来这里,虽然他们很难承受住这里的压力,但训练过后都会接受我们上等的灵药洗礼,所以虽然很苦但却绝不会给他们的身体留下任何的副作用。”叶轻羽的语气中带了些许骄傲,但他也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不论是叶家所做的这些事还是叶家拥有的种种能力都是常人永远难以企及的。

    “你们……这么做,是为了培养叶家的势力吗?”云飞雪继续问道。

    “也有一部分在里面,但我们不会强留任何人,学有所成愿意留在这里或者选择离开的我们都给他们自由的选择权利,这个传统在我们这里已经延续了上百年。”

    叶轻羽顿了顿说道:“其实吧你还小,很多东西你还不懂,人这一生即便能达到真元秘境的巅峰充其量也最多能活三百多年,而能突破到灵海秘境的强者更是少之又少,在历史长河的岁月之中,你认为三百年算什么?”

    “呃……”云飞雪无言以对,叶轻羽的话锋转变的有些快,他一时竟没能反应过来。

    “在无尽的岁月之中,三百年眨眼即逝,而我们却认为三百年的时间很长,这其实很可笑,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我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你想过没有?”叶轻羽盯着云飞雪问道。

    “这个……我还真没思考过。”云飞雪实话实说,这个问题他根本都不曾想过。

    三年前的变故对他来说,也许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为父亲和大哥报仇,还有寻找他的母亲。

    “从你的眼中我看到了仇恨,看到了愤怒,十几天前的你或许正是悲愤之下的产物,但我要告诉你,人活着的这短暂岁月,真正的意义不是报仇、不是愤怒、不是修炼、不是名利之争……而是活出真正的自我。”叶轻羽负手而立,此刻的他一席白衣,眼中光彩流露,出尘之气恍若将他带到了另外一个境界和世界。

    “活出真正的自我?!”云飞雪身躯微微一震,这简单的几个字却是让他如遭雷击,叶轻羽的话似乎让他明悟了一些什么,但却又遥远到触不可及。

    “帮助这些孩子,正是自我的一种体现……”

    叶轻羽看到云飞雪略显发呆的神色,他忽然一声大笑:“哈哈,说的有点多了,不过呢我还是得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活出自我的人,百万人里面有一个都算不错了。”

    话音落下,叶轻羽就真如一片羽毛一样离开了原地消失无踪,云飞雪的目光复杂,这简单的一席话让他总感觉能触碰到什么,但似乎又遥远到目光都无法看见,这种感觉当真让他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不管怎么说,你们叶家的确区别于任何其它的势力。”云飞雪站在一座山石上静静的看着这些训练的孩子。

    魂力也在无形之中覆盖四周,在这种重力的压制之下,同样也能很好的淬炼魂力,云飞雪迫切的想要突破到四层魂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他感觉还需要很久的时间,现在只能慢慢打磨魂力,将三层魂诀修炼的更加凝实饱满,这样在为叶家争夺玉石矿脉也能多几分把握。

    魂诀在体内疯狂的运转,他的魂力也是无孔不入钻进四面八方的每个角落。

    修炼魂力的人本来就少,再加上这仅仅只是第一座岛屿,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锻体十重的高手,所以云飞雪并不担心自己的魂力被别人发现,就算发现了也无所谓,自己只是在修炼而已。

    但就在下一刻,他那肆无忌惮的魂力如潮水般疯狂的缩了回来,云飞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惊容之色。

    他的魂诀已达到三层境界,就算是真元秘境的巅峰强者也不可能发现他的魂力,除非对方也修炼而且造诣还不低。

    云飞雪释放出去的魂力倒是并没有被发现,可他却发现了另一股强大的魂力,这个魂力的波动和他竟然相差无几。

    他目光如电一般朝那一群正在修炼的孩童中看了过去,刚刚那股若有若无的魂力波动就是从这群孩子里面散发出来的。..

    可他们都只是十来岁的孩子啊,根本就不可能拥有这般强大的魂力,那这个魂力波动究竟从何而来?

    云飞雪朝那名中年男子看去,但他身上没有任何异常,根本感受不到半点魂力的波动。

    云飞雪再度看向那几十名正在训练的孩子,他们在努力的抵抗着四周无穷无尽的重力压制,每个人都在咬牙的坚持着。

    不得不说这是一群能够吃苦的孩子,虽然没有任何修炼根基,但正因为如此才能更好的塑造他们将来的修炼之路。

    云飞雪目光不断扫视其中,忽然,他神色一凝,其中一名看起来十一二岁的男孩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个孩子虽然也在卖命的修炼,但却和其他人有着明显的不同,所有孩子几乎都已经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是看他却没有一滴汗渍出现,脸上那种看起来痛苦的神色也显得很勉强不自然。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在时不时不断扫视着四周,似乎是在观察地理环境又似乎是在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有问题。”云飞雪喃喃自语,魂力再度缓缓释放出去,但没有像刚刚那么的迅速疯狂。

    魂力就好似一张看不见的透明纸片缓缓朝这个孩子靠近过去,云飞雪控制魂力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就在魂力离这个孩子大概一米左右距离的时候,云飞雪迅速将魂力收了回来,他的眼中一片凝重之色。

    “此人魂力这么强大,以他的能力足以抵抗这里的重力环境,为何要混在这些孩子中间?”云飞雪喃喃自语疑问道。

    他没有轻举妄动,依旧是在自顾自的修炼,但注意力却时刻紧盯这名孩童,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讲,这个孩童的身上都充满了未知的疑问。

    傍晚渐渐临近,他们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修炼也算到此结束,这些孩子都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准备离开岛屿。

    云飞雪禁闭的双眼猛然睁开,这个充满异样的孩童渐渐落到最后面,他贼眉鼠眼不断瞧着四周,忽然,他一个闪身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来到了一块巨石背后,因为他已经用魂力完全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再加上这里每个人都因为修炼而疲惫不堪,所以就连那位中年男子都是没能发现身后丢了一个人。

    云飞雪目光冰冷,他的魂力始终和此人保持着一段距离,这样既能察觉到他要干什么,又能避免被他发现有另外的魂力在窥伺于他。

    到了晚上岛屿上修炼的人就比较少了,除了云飞雪这种疯子之外,也仅仅只留下了少数几个人在修炼着,至于十七名暗影已经被云飞雪强行让她们离开了这里。

    待那名中年男子还有其他人离开,只见他飞速行进在了岛屿一个较为阴暗的角落里。

    他不断环顾四周确定四周没人之后,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面三角小旗,这个小旗让云飞雪蓦然一震,这和之前黑尸宗那两名强者困住金刚猿所用的差不太多。

    “他要在这岛上布置什么阵法?”云飞雪目光更加凝重。

    阵法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也是最诡异的手段之一,正如之前黑尸宗的那两名高手,虽然他们修为并不是很强,可是借助这些三角小旗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手段,就连金刚猿都没法逃脱那种阵法的束缚。

    只见他把小旗插在了一个石块中间,然后他盘膝而坐,强大的魂力以这面三角小旗为目标释放出去,他双手同样没闲着,不断做出各种各样奇怪的手势,随后一道白色的光芒从他指尖射出来到了三角旗子之上。

    云飞雪便看到这面三角小旗慢慢的从原地消失无踪,与此同时,那里四周一米左右的范围有着一种奇异的能量场将视线扭曲,即便是魂力都难以穿透进去。

    做完这一切,这孩童松了口气,但只歇了几秒钟,紧接着又开始跑到另外一个地方继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当第五面旗子没入这片岛屿的时候,云飞雪能够清楚看到这孩童已经大汗淋漓,眼神之中更有无尽的疲惫之色传来,但他目光依旧坚定走到了下一处地方重复着一样的工作。

    一直到深夜,一共十八面三角小旗被他隐藏在了这座岛屿之中,此刻这孩童基本已经完全虚脱,云飞雪感觉就算是一个刚刚修炼的孩子都能将其打倒在地,不过云飞雪并没有打草惊蛇贸然行动。

    孩童稍稍歇息了几分钟,然后他的目光投到了第二座岛屿之上,他嘴角微微一咧说道:“叶冥,毁掉五座重力岛,你叶家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再加上我四海楼拥有的五条玉石矿脉,我看你到时候还拿什么和我们四海楼斗。”

    让云飞雪震惊的是,这孩童的声音竟然和成年男子差之不多,这种容貌和声音形成了一种最鲜明的反差对比,自语喃喃之后,他目光阴冷的看着第二座岛屿,然后转身迅速离开了岛屿朝叶家飞掠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