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试探
    “哪里哪里,得见五天前的风采,我叶轻羽佩服的五体投地。”叶轻羽微微拱手,眼中的敬佩之色丝毫没有掩饰。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云飞雪有着绝对的实力击杀他,好在最后并没有对他下杀手,那个状态的云飞雪简直就是一头吃人的恶魔。

    “呃……五天前……”

    云飞雪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脸上猛然一变,灵儿被一箭射中,之后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

    “难道……不是叶公子救了我们吗?”云飞雪试探性的问道。

    “云公子想不起来了吗?”叶轻羽有些好奇的问道,云飞雪点了点头,他的确想不起来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明白了,那份力量应该暂时还不受你控制,只是因为你那位手下的死让你激发了出来。”叶轻羽恍然的点了点头,现在的云飞雪才十重刚柔境界,和那个状态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了。

    云飞雪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这个时候他只能联想到体内那个灵魂状态的云飞雪,只是现在他不论怎么呼唤都是不见他在体内说话。

    “灵儿……”云飞雪抱头痛哭,男儿轻易不流泪,只怕未到伤心处,灵儿的死对他打击实在是太大。

    十五岁的灵儿正处于人生中最好的黄金年龄阶段,不管是逐步的修炼还是去做其它事情都要好过在自己手下卖命啊。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灵儿因为自己变成了残躯甚至最后因为自己而身死,这是自己一生一世都亏欠她的。

    “好好保存灵儿的尸体,带回去我要厚葬。”云飞雪低沉着声音说道。

    “是,公子。”小翠点头,看着叶轻羽似乎和云飞雪有话要交谈,所以她识趣的离开了房间之内。

    “云公子看来也是性情中人啊,对自己手下的性命竟会这么的看中。”茶桌上,叶轻羽亲自为云飞雪斟茶,眼中的欣赏之色不曾有任何掩饰,如果被千幻岛其他人看到估计都会惊掉下巴。

    叶轻羽一向自视清高,他不看在眼中的人向来不去理会,而千幻岛上能被他看在眼中的也没几个人,所以叶轻羽这般郑重的对待云飞雪实属罕见。

    “哎,你不明白她们对我的意义,这个黄金年龄愿意为我卖命是我莫大的荣幸,可我云飞雪承受不起啊,没有我,她又怎么会死呢。”云飞雪痛苦的坐在椅子上,双目已变得通红。

    “属下为主上卖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能为你而死相信她绝不会有任何的遗憾和后悔。”叶轻羽说道。

    “这世上哪有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无价而宝贵的,不能因为地位的高低而评判生命的贵贱,她们为我做事但也绝没有义务把命给我云飞雪,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物件能够和一个伟大的生命相提并论,真的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云飞雪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他一直以来都存在于心中的观点,之前他认为自己的对手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强大,但至少还没超出理解范围,所以他也就一直让暗影为自己做事,但诸葛明王之后他忽然明白,十八名暗影跟在自己身边迟早都得出事,所以他才要解散,可即便如此,依旧失去了一个人。

    听到云飞雪的话,叶轻羽那优雅而略显淡然的神色再度生出了一分由衷的敬佩。

    这番话当真如圣贤之言,现在的云飞雪绝对是真情流露,灵儿的离去是对他心灵的一次巨大冲击,所以叶轻羽很容易的能够判断出他究竟是刻意说此话还是发自内心在表达什么。

    “能够认识云公子是我叶轻羽此生的荣幸,我们以茶代酒,来。”叶轻羽和云飞雪举杯轻碰。

    “还没正式多谢叶公子的招待呢,能够亲临贵地千幻岛也是我云飞雪的荣幸啊。”云飞雪勉强笑了笑,这倒是实话,千幻岛一直都是潜龙帝国无数人心中向往的圣地,就犹如冰城一样。

    “哪里哪里,其实在酒楼上我和吴猛交易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叶轻羽微微一笑道。

    “哦?我自认隐藏的很深,应该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云飞雪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轻羽。

    “不错,一般人的确很难发现你的与众不同,但正是那份与众不同让我能够发现你的不同,那就是魂力。”叶轻羽笑着说道。

    “你……你能够发现我的魂力,莫非……”云飞雪吃惊的看着叶轻羽似乎想到了什么。

    “没错,我也修炼魂力,只是我没有过多的试探再加上你的注意力都在吴猛身上,所以你并没有察觉到而已。”叶轻羽说道。

    云飞雪惊讶的看着叶轻羽,魂力是一种很神秘的力量,一般人根本无法触及到魂力的修炼方法。

    至少从小到大,除了自己云飞雪还没遇到任何在魂力上有所成就的人,即便是那些赌玉的高手,大多都是依靠经验而没有涉及到魂力,叶轻羽应该是云飞雪遇到的第二个修炼魂力的人,而且从他的口吻中能够知道,他的魂力造诣应该还不算低。

    不等云飞雪说话,叶轻羽继续说道:“其实这次邀请你们登岛,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你的魂力。”

    “哦?此话怎讲?”云飞雪疑惑道。

    只是他的话刚刚说完面色陡然一变,一股巨大的魂力波动好似一张编制的大网排山倒海席卷而来,如果没有修炼过魂力的人就算被这庞大的魂力包裹住都还浑然不觉,至少魂力运用的稍稍得当一点便能杀人于无形,但叶轻羽释放魂力的刹那云飞雪就已察觉到了。

    他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问为什么叶轻羽会对他出手,他的魂力并没有很夸张的释放出去。

    如果把叶轻羽的魂力比作是一千支射向云飞雪的利箭,那云飞雪的魂力就好像是好几面无所不挡的盾牌不动如山伫立在他四周。

    尽管外面的利箭如风暴肆掠,但云飞雪依旧是能够惬意的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对这魂力的侵袭根本就是视而不见。

    叶轻羽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容,他没有动用自己的修为,可是凭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在魂力上的造诣,一般刚踏入真元境界的普通强者是根本无法抵挡住的,可云飞雪却怡然自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佩服!”庞大的魂力迅速消失无踪,叶轻羽的眼中再度闪过了浓烈的敬佩之色。

    “不敢,少岛主的魂力同样惊为天人,假以时日造诣会达到更高的层次。”这话并不是恭维,叶轻羽的魂力的确很强,再加上在修炼上的天赋和刻苦,将来在魂力上的造诣一定不会低。

    “云公子过谦了,刚刚多有得罪,但我也是想知道云公子的魂力究竟达到了何种层次。”叶轻羽抱拳说道。

    “不知……你需要我的魂力帮什么忙?”云飞雪有些疑惑的问道。

    叶轻羽这么做无疑是在试探自己的深浅,虽然这种做法有些鲁莽,可却是试探自己最好的最直接的方式,至少云飞雪是没法和那种扭扭捏捏拐弯抹角的人打交道的,叶轻羽的这种行为至少证明了他不会跟你玩什么心眼儿。

    “不知云兄在看玉赌玉方面有没有研究过?”叶轻羽有些期待的看着云飞雪。

    “呃……略知一二……”云飞雪说道,一般修炼魂力的人都对玉石有所研究,正好云飞雪在这方面还真是专家。

    听到云飞雪的话,叶轻羽脸上的兴奋之色更浓,他说:“外人可能不知道,千幻岛现在虽然是我叶家独大,但其实是我们外加另外三方势力共同掌控着这片庞大的海域。”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一点他的确不知晓,可能所有人知道的都只有叶家,而对其他并不熟悉。..

    “只是……这和赌玉……有关系吗?”云飞雪疑惑道。

    “当然,这片海域地势特殊,海底蕴含着无尽宝藏,几乎每年都会有一些莫名的岛屿携带着庞大的玉石矿脉破海而出。”叶轻羽目光略显火热的说道。

    “玉……玉石矿脉?”云飞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先不说玉石里面会不会蕴藏其它宝物,玉石本身其实就是一种价值不菲的宝贝,一条玉石矿脉那绝对可以用天价来形容也不为过啊。

    “没错,玉石矿脉,只可惜啊,我们叶家虽然高手不少,可每次玉石矿脉出海最后我们几乎都是一无所获。”叶轻羽叹了口气,脸上尽是黯然之色。

    “这是为何?”云飞雪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们四大家族约好,以判断玉石矿脉品质的好坏来决定这矿脉究竟归谁所属,其实就和普通的赌玉差不多,只不过这个赌注比较大一点,但他们三大家族总能请到魂力强大的魂师坐镇,我叶家已经连续和五条玉石矿脉失之交臂。”叶轻羽无奈的摇着头。

    五条玉石矿脉是什么概念云飞雪大概都能判断出来,它们加起来的价值至少可以买下半个潜龙城了,这一点绝对是没有半点夸张成分在里面的。

    叶家连续五年输给其他三大家族,这也难怪叶轻羽一脸黯然,因为这五条玉石矿脉至少能把叶家和其它势力之间的差距缩小数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