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全部抹杀
    轰……

    云飞雪悬浮在离地面一米左右的距离,面对那呼啸而来的黄金之箭,他猛的抬手,那毁灭般的长箭竟然直接被他一把握在了手中。

    他的身体纹丝不动的悬浮在空中,背后的翅膀依旧是毫无规律的扇动着,但这一刻的云飞雪,如魔神附体。

    “这种感觉……真好,吸收了玄乳灵液正好可以让我发泄一下,其实你早就该让我出来耍耍的,不过那会儿我要出来的话……估计坚持不了十秒你这身体就炸了。”云飞雪喃喃自语,手中的黄金箭被他一把扔在了地上。

    云飞雪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毫无征兆的消失,下一刻,他竟已出现在了远在数百米之外的一座山巅之上,在他的身前正是射箭的这名弓箭手。

    “你先在这里好好呆着别乱跑,你不会这么轻易去死的。”云飞雪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恶魔一样玩味的冷酷,音调也比正常时候的云飞雪要低沉许多。

    这弓箭手惊骇欲绝的看着云飞雪,此刻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原地动弹不得,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好似被固定住了,自己可是一名培元境界的高手啊。

    做完这一切,云飞雪这才慢慢扭头看向那两名七重元海境界的强者还有吴猛这些强者。

    “听说你们自认为强大的很,是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一个的来?”云飞雪目光灼热,那猩红色的双眼就如野兽一样狰狞可怖。

    “自以为是的东西,我来看看你身体究竟隐藏了什么。”这黑袍人冷漠的看着云飞雪,他速度已到极致,瞬息之间一拳朝云飞雪的脸上轰了过去。

    砰的一声,这一拳就好似巨锤打在了鼓上,那种让人骇然的冲击波如炮弹炸开。

    可云飞雪就好似苍松一样在原地不动如山,这一拳竟然没给他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你的拳头不够硬啊。”云飞雪森然一笑,他忽然抬腿横扫而去,狂暴的气浪轰然炸开,黑袍人如断了线的风筝横飞而去,伴随着空中还有一道由鲜血化成的优美弧线。

    云飞雪的身影消失,眨眼之间竟已来到了还在不断横飞着的黑袍人身后。

    “先毁你的元海再说。”话音落下,云飞雪的右手贴在了这黑袍人的丹田处,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他口中发出。

    云飞雪的这一掌看似没有任何威力,但他的元海已经在这一掌之下被完全粉碎,这也就代表着他的修为已经被这一掌化为了飞灰。

    所有人都忍不住连连后退而去,唯有一众暗影一脸的兴奋,云飞雪竟然有这种强大到极致的修为,她们当然替他高兴了。

    “这……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这……已经超出了真元秘境的修为,只有灵海秘境才能做到如此。”吴猛惊骇欲绝,他不断的后退着,他已经不想在这里停留哪怕一分一秒,说不准下一刻云飞雪就找上他了,元海境境界都被云飞雪虐杀,他一个四重道气境界还能有反抗之力?

    云飞雪似乎根本就不想杀黑袍人,他就好似在玩玩具一样,不断的把这黑袍人踢来踢去,但这人始终还存留一口气没死去,是的,此刻的云飞雪似乎在享受着这种杀戮带给他的兴奋感,他根本不着急让这些人死去。

    “跑……快跑……”吴猛一声大叫,他已经忍受不了来自内心深处的那种恐惧,必须要逃命,逃命才是现在唯一正确的事情。

    “跑?”云飞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疑惑了一声,然后他陡然一脚踢在这黑袍人的腹部,黑袍人的就如同发射出去的炮弹一样飚射而去,太快了,比那弓箭手射出的黄金箭还要快。

    一声惨叫声从吴猛口中发出,他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脸上满是惨然之色。

    就这一击他已经发现自己整个后背的脊椎骨全部碎裂,自己现在想跑都没法跑了。..

    “云飞雪,东西给你,放我们走。”说话阴阳怪气的这白袍女子似乎也恢复了正常,她眼神之中的惊恐之色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和吴猛一样的念头,必须要想办法离开,现在杀云飞雪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要东西干什么?哦哦对,那把东西留下,当然……你们也得留下……”云飞雪咧嘴一笑,就好似恶魔小丑一样露出了那种残忍的笑容。

    他右手朝前凭空一捏,只见一只血色的大手从空中降临一把捏住了白袍女子,还有其他所有人都是受到波及被大手一把捏住。

    “云飞雪,你想干什么,我可是金龙卫甲字卫,你杀了我们,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她惊恐的嘶吼,七重元海境界竟然完全无法动弹,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啊。

    “金龙卫,金龙卫不就是我的敌人么,既然是敌人,那你说的不都是屁话啊?没心情和你们玩了,这身体快支撑不住了。”云飞雪右手陡然紧握,只见那血色大手中的所有人就如同西瓜一样全部被瞬间捏爆。

    松开手掌之后,无数肉泥外加残肢断臂从空中掉落而下,场面血腥恐怖宛若血色的地狱降临世间。

    但就在这时,云飞雪猛然抬头,在云端之上,一名身穿雪白衣裳的男子脚踏仙鹤之上抱胸而立,不正是叶轻羽吗,看到云飞雪那嗜血的瞳孔朝自己直射而来,他面色瞬间大变。

    “还有个高手在啊,差点漏掉了。”云飞雪嘴角一咧,身形瞬息之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出现在了叶轻羽的跟前,拳头如风暴炸开,叶轻羽只觉四周天地的一切都被完全锁定完全动弹不得,这一拳连同他的身体和脚下的白鹤绝不会有任何幸免的可能。

    “不,我不是敌人!”叶轻羽一声大叫,云飞雪轻咦一声拳头迅速收回。

    “算你命大,这身体太弱了。”云飞雪喃喃自语然后掉头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叶轻羽心有余悸的看着那背后猛烈扇动的血色翅膀。

    “你好,我又来了……”云飞雪就好似在玩游戏一样,瞬间再度来到了那弓箭手的身前。

    看到了云飞雪这种种杀人手段之后,弓箭手已经是遍体生寒,他的呼吸变得格外困难起来,就好似胸口有什么堵住了一样。

    “别……别杀我……”

    “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非常残忍的死法,叫做真元贯通,本来是因为你射那一箭我才能出来的,我该感谢你才是,不过谁让你杀了他那个可爱的美人儿呢,所以就只能抱歉了。”云飞雪说完一指朝他胸口点去。

    然后动弹不得的这个弓箭手忽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只见他的体内就好似有什么生物在四面八方的蠕动一样。

    这其实就是最残忍的,真元在不断的蚕食着他的内脏骨骼,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真正的看着自己的皮肉骨骼在自己眼睛底下慢慢消失直至死亡。

    “这身体还需要继续强化,就这程度怎么修炼九阳不灭体,这才几分钟啊。”云飞雪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然后他那一头红发瞬间恢复了原状,他就好像失去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所有力气从空中忽然跌落而下,艰难的睁开眼睛,他只瞥见一抹白色飘然而逝,然后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云飞雪只感觉自己脑子发涨身体有着难以形容的疼痛传来,慢慢睁开双眼就好似拨云见日一般。

    宽广的楼阁、飞舞的蝴蝶、奔跑的人儿……

    “这里是……爹,我都好久不见你了,好想你啊爹。”眼前可不正是云飞跃在陪着他们两兄弟在嬉笑耍闹么。

    “这个臭小子,眼里就只有你爹,你娘呢?”身旁一名美到窒息的女子一声笑骂,云飞雪赶紧跑过去道歉。

    “娘,我错了,我也想你呢,咱们也好久都不见了!”云飞雪扑到俞妙音的身上,这美妙的女子这才展演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这一笑当真是连四周的花朵都失去了颜色,连七彩缤纷的蝴蝶都没了丝毫光彩。

    “大哥,爹教你的那套刀法你练的怎么样了?”云飞雪亲昵的从俞妙音身上下来,看着云飞山问道。

    “哼,你有脸说,我们的仇到现在都没报,你还有脸回云府来?”云飞山脸一板,云飞雪顿时变色。

    “大哥……”

    “哼,就是,你还有脸回来,你替你爹报仇了吗?”云飞跃指着云飞雪的脑门质问道。

    “我……我……”

    “还有我,都多长时间了,你居然还不找你娘来,现在来云府,晚了……”俞妙音由刚刚的笑容变成了愤怒的狰狞之色。

    “爹,娘,大哥,你们……”

    “给我滚,还有脸回来啊你。”三人齐声说道。

    “不不,不要离开我,不……”眼前他们三人还有云府离云飞雪越来越远,莫名的巨大惊恐让云飞雪骤然一个激灵。

    看着四周精致的装饰,云飞雪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做梦啊,只是……就算是噩梦,能见到你们……真好……”

    “公子,你醒了!”小翠推门而入,赶紧帮云飞雪擦汗,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汤。

    “小翠,这是哪儿?”云飞雪问道。

    “我们在千幻岛。”小翠说道。

    “千幻岛?”云飞雪疑惑道。

    “是,是叶轻羽叶公子带我们来的,非要让我们上岛做客,所以我们就都来了。”小翠开心的说道。

    云飞雪脸色蓦然一变,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那种无言的沉痛之色让他几乎要再度留下泪来。

    “灵……灵儿呢?”云飞雪小心翼翼的问道。

    小翠的脸上也显得有些黯然:“灵儿的尸体我们也带到了岛上,叶公子拿出了珍贵的冰晶棺保存着她的尸体。”

    “灵儿为我而死啊,是我对不起她,我早就说过让你们待在云府,你们为什么不听话啊。”云飞雪忍不住指责道。

    “我们……也是担心公子……”

    “云公子,你终于醒了。”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道爽朗的声音,这个生意他很熟悉,叶轻羽和吴猛交易的时候他可就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

    “少岛主,有劳你了。”云飞雪赶紧起身行礼,叶轻羽的名头他也是听说过的,他可是这千幻岛的大半个主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