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举杯畅饮
    文青青进云府大门的一直都低着头,尽管下了决心,可当她走到这里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呢?难道真的要杀了云飞雪吗?不杀他,我父亲的仇怎么办?

    在这种极端的徘徊和犹豫之间,文青青便听到了云飞雪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事实上,她根本都没听清云飞雪究竟说了些什么。

    她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脸上勉强挤出了略带僵硬的笑容:“是……是啊。”

    云飞雪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依旧是潇洒大方如以前一样一手搭在了文青青的肩上。

    “走出来了就好啊,你只管放心,云府永远都是你的家,只要你愿意,这里随时都能给你安慰和依靠。”云飞雪面带笑意的说道。

    文青青身躯微微一震,似乎很难相信云飞雪的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看着他脸上那个笑容,好像文仁和的死他也并没有多少悲痛嘛,现在看来反而好像还有一种莫名的嘲笑在里面。

    只听云飞雪继续说道:“说实话,你父亲的死我也很悲痛,可是人死不能复生,再加上你母亲也相继过世,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是没法接受的,不过这事儿和我云飞雪可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也知道,连佛祖都显灵为我喊冤,所以你……不会还怪我吧。”

    听到他的话,本来已经倾斜的文青青忽然又生出了一股无比的痛恨之色,你说你也很悲痛,我看你脸上怎么就一点儿悲痛的样子都没有呢?

    佛祖显灵,天知道那是不是你搞的鬼,那些朝廷的大臣们竟然也会相信这种东西,真是一群废物,现在我倒是越来越相信我父亲就是你云飞雪杀的。

    “怎么,你……”

    “没事,咱们进屋坐坐吧,我也有些累了,只是来找你聊聊天喝喝酒,酒不一直都是你的最爱吗?”文青青的脸上忽然如莲花一般绽放,那种带着几分犹豫的神色终于是尽数消散一空。

    一听到酒,云飞雪眼睛一亮,他连忙拉着文青青朝云府内走去,与此同时,云飞雪朝身后不断做着手势。

    桌子上,云飞雪珍藏的好酒尽数被打开,说实话,云飞雪算不得嗜酒,不过他也不会反感这种辛辣而又甘甜的液体。

    “难道,你也喜欢喝酒吗?”云飞雪带着几分诧异的说道。

    “喝的比较少,但你可别以为我的酒量会比你差。”文青青说着主动站起来为云飞雪和她的杯中斟满酒。

    桌上还有几个云飞雪吩咐厨房备好的小菜,二人开始举杯痛饮,说实话云飞雪真的很诧异,文青青居然直接把这杯酒一饮而尽。

    难道她真有不错的酒量吗,云飞雪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文青青一饮而尽,那云飞雪当然也不会落下。

    “你知道吗,其实……有些事情我不想做,但我却不得不做……”文青青说着,又是一杯烈酒被灌进了喉咙里面。

    “我明白的,其实就像我并不是那么的嗜酒,但也必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得喝。”云飞雪面色一笑,第二杯酒一饮而尽。

    文青青依旧是亲自把两个杯子倒满,就这样第三杯酒继续吞进肚子里,随着时间推移,云飞雪似乎开始变得有些不支了。

    他双目变得有些恍惚,脑袋搁在脖子上晃来晃去似乎已经不稳当了,他站起身来摇头晃脑的走到文青青跟前:“你……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喜欢你那种……强势之中又带着温柔的性格,就算那……那个东方剑雄没有赐婚,我也会……也会追你的,嗝……”

    云飞雪凑到文青青的耳旁,他双眼迷离脖颈通红,走路都已经东倒西歪,再加上这番话,谁都能看出他已经被酒麻痹了思想和神经,至少一时半会儿是难以清醒过来的。

    “你醉了……”相反,文青青虽然也和云飞雪喝了同样数量的酒,但她现在却是眼神清澈如水,根本连半分醉意都没有。

    “你……你放屁,我云飞雪……怎么可能会醉呢,明明是你……是你喝醉了,你看你都快变成两个人了……”云飞雪说完把手上的一杯酒粗鲁的灌进了脖子里。

    “你确实没醉,酒量果然强大,我再为你斟满。”文青青起身给云飞雪的杯子里倒酒,但这一次她不单单往云飞雪的杯子里倒满了酒,手上早已准备好的一些粉末状的药物也一并被她放进了酒杯里。

    云飞雪跌跌撞撞的被文青青扶到椅子上,文青青拿起这杯酒递到了云飞雪的手中:“来,这一杯就算是提前庆祝我们婚礼的喜酒。”

    文青青的手在颤抖,身躯在颤抖,就连她的灵魂都莫名的抖动而变得不稳定起来。

    她的心脏在云飞雪接过那酒杯的时候猛烈的跳动起来,胸口一种莫名的气息堵的她连喘息都变得困难起来,她只能不断深呼吸尽量保持情绪和身体的冷静。

    “好,就当是庆祝我们的婚礼。”云飞雪端起酒杯迅速的被他送到了嘴边上。

    可是这极快的动作在文青青的眼中却被极端的放慢,当云飞雪的嘴唇触碰到酒杯杯沿的时候,文青青忽然伸出了右手。

    “喂,不……”

    已经晚了,云飞雪将这酒一饮而尽,眼中的迷离之色也是越来越浓,他用着含糊不清的语气说道:“好……好酒,我可是特意把我老爹珍藏了几十年的陈酒拿出来了,也算对得起我们的这场婚礼了……”

    不知道为什么,文青青很难受,难受到想要呕吐,可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云飞雪喝下了那杯酒,他喝下去的也就是死亡。

    但为什么没有报仇之后那种兴奋和满足的感觉呢,看着云飞雪似乎跟喝醉一样一头栽倒在桌子上,文青青的胸口就好似有一块石头堵着让她快要以为呼吸困难而崩溃。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金刚猿跑了过来,它支支吾吾说着一些文青青听不懂的语言,突然,它跑过来拾起桌子上的空酒瓶猛的往嘴里灌。

    看到它的模样,文青青那莫名的感觉消散了许多,既然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办法,既然错了那就一错到底,云飞雪死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皇帝肯定会调查他的死因,自己在潜龙城是呆不下去了,那就只能依靠黑尸宗了。

    那么接下来任务就是这头金刚猿了,看它的模样似乎也喜欢喝酒,那更好了,自己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了。

    文青青如是想着,她从怀中掏出了另外一个药瓶,当着金刚猿的面倒进了酒杯里然后又为它斟满酒。

    文青青觉得金刚猿毕竟只是一个猿猴而已,不论是智力还是行动那都远不如人类,自己就算当着它的面下毒它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因为它只需要喜欢喝酒就行了。

    “来,你喜欢喝酒就多喝点。”文青青把酒杯递了过去。

    金刚猿兴奋的拍了拍那毛茸茸的大手,然后将那杯酒也是一饮而尽,看到这一幕,文青青终于是松了一大口气。

    看着趴在桌子上已经没了气息的云飞雪,文青青深吸一口气,她转身朝云府外面走了出去。

    “走吧金刚猿,别让云府的人发现你跟着我,我们到外面再汇合。”文青青在金刚猿的耳旁轻轻说道,金刚猿竟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那瓶药最强的作用,因为使用方法就被写在药瓶之上,喝下里面的药,金刚猿就会变得如行尸走肉一样,但它会听从第一个对它下命令的人。

    文青青顺利的走出了云府,虽然途中有不少人问她一些问题,但都能被她轻易的糊弄过去。

    当最后一步迈出云府大门的时候,文青青还是扭头看了一眼云府深处,旋即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朝街道尽头迈步而去。

    云府之内无数人目送文青青离开,他们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充满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谁敢说我们少爷是个好吃懒做的二世祖,文青青自以为杀了云飞雪,但绝不会想到云飞雪是诈死。

    酒桌上,云飞雪慢慢起身,眼中哪还有半点恍惚之色,他清澈的目光无悲无喜,骗过文青青可并不会让他有多少成就感。

    但是黑尸宗的这种行为已经让他对其下了必杀令,不论这个宗派有多么强大。

    “云兄真是好演技,连我都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了。”门外,肖无夜的声音含笑传来。

    “既然合作,你至少也得拿出点儿诚意来吧,就你一个人参与此事吗?”云飞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当然不是了云兄,还有他们。”话音落下,肖无夜身后陡然出现了五道身影,只是那中间的人影让云飞雪瞳孔猛然一缩。

    “燕三爷?你居然没死?”云飞雪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生出了一丝骇然,在剑虎之森内,他们可是被数百头剑齿虎给包围了啊,在那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活下来?..

    “托你的福,虽然断了一只手,但命是保住了。”燕三爷语气之中没有任何情绪。

    但也足以能说明他对云飞雪也是不可能产生什么好感的,更何况现在他们似乎还要和云飞雪合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