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审问
    “诸葛大人,好久不见!”云飞雪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诸葛明王的面前。

    而此刻诸葛明王才看到自己真正的处境,四周是不知名金属所铸造的六面墙壁,墙壁上只有发光的夜明珠,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存在。

    他正坐在这房间的中央位置,这是一个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金属椅子,他的四肢还有上半身被绳索捆的严严实实,别说他已经没修为了,就算他恢复了实力估计也很难从这张椅子上逃脱。

    “云飞雪,你想干什么,你怎么找到我的?”诸葛明王疯狂的挣扎着,嘴里不断的咆哮着。

    “怎么找到你的?你自己坐上我的马车,我还需要到处的找你吗?”云飞雪眼中带着三分嘲讽的说道。

    “什么?我……我坐的你的马车?”诸葛明王都懵了,他根本都听不懂云飞雪在说什么。

    自己坐的不是黑尸宗给他安排的马车吗,自己为什么会坐上云飞雪的马车,这说不通啊。

    “想不通吗,正好我现在也有时间,那就给你解释一下,如果你的人不去救你,我也会去重监大牢救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你昨天晚上经历的一切都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我这么说你懂了吧。”云飞雪淡淡一笑道。

    “你……你去救我……”诸葛明王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但紧接着他就明白云飞雪是什么意思了。

    救他,不就是把他带到这里来吗?

    “你究竟想怎么样?”诸葛明王怒吼道。

    “诸葛大人不用着急,你在这里安全的很,我敢保证,就算是皇上亲自搜城也绝对找不到这里来的,而且您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什么皇上会突然改变主意不给柳勇出纸面上有答案的题目吗?”云飞雪不急不缓谈吐儒雅,也正是他这份冷静的态度让诸葛明王快要抓狂。

    “什么,是你……”

    “这要怪呢就只能怪您那位争气的儿子诸葛雷了,您说他没事非要招惹我云府底下的商铺干什么?这不,我稍稍的调查了一下,没想到您和您的夫人还搞出了这么多的杰作,最后更没想到把诸葛大人都拉下了台,这真的是一次意外的巨大收获啊。”云飞雪依旧是满含笑容,只是这笑容落在诸葛明王的眼中就好似一把把刀在捅着他的心脏一样。

    这是他心中的最大的疑惑,为什么东方剑雄不按常理出牌,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以前的考试规则,如果没有前提原因的话这根本就说不通啊。

    感情原来一切都是出自自己那个好儿子的手上啊,你说你没事儿招惹云飞雪去干什么,这倒好,因为你一个人,整个诸葛家族全栽了。

    “好,就算这样,你把我捆在这里算什么,我诸葛明王没招你没惹你吧。”诸葛明王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招我没惹我?您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您敢说……我父亲和大哥的死,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云飞雪凑近到诸葛明王跟前,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毛骨悚然,诸葛明王都被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飞雪这突然的变脸吓了一跳。

    诸葛明王眼皮子一阵狂跳,他勉强一笑道:“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父亲和大哥的死,和我诸葛明王有什么关系?”

    “好,我就当你听不懂,那你至少也应该知道文仁和是怎么死的吧。”云飞雪凑近到他跟前再度问道。

    听到这三个字组合而来的名字,诸葛明王的脸色再度一变,他看着云飞雪就好似看着鬼魂一样,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好,那这么说来,你应该知道文仁和究竟是怎么死的了,说说是谁杀了他。”云飞雪重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再度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我……我不知道,我要知道的话,早就禀告皇上了,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儿呢?”诸葛明王勉强说道。

    “好吧,我也就当你不知道,但是你现在至少应该要知道另外一件事。”云飞雪充满笑意的说道。

    “什么事?”诸葛明王下意识的问道。

    “我不单单要救你,还有你的妻儿我也都救出来了,你说你应不应该感谢我呢?”云飞雪满含笑意的说完。

    然后只听哐当一声,位于诸葛明王左边的那扇墙壁被抬高到了一半的位置,出现在诸葛明王眼中的是金属栅栏,就好似监狱里面的构造一样。..

    当诸葛明王看到铁栅栏那一边的场景,他终于是骇然失色,果然如云飞雪所说,那里有两把背靠背的椅子。

    两把椅子上绑着两个背靠背的人,一个是诸葛明王的夫人柳月花,还有一个正是他的儿子诸葛雷。

    事实上救诸葛明王的晚上,云飞雪同样是打算要救这两个人的,只是诸葛明王有其他人帮忙了,那暗影要把柳月花母子拿出来当然就没那么难了。

    虽然诸葛雷不争气,虽然这个柳月花没事儿总给他出不少难题,可这两个人都是自己至亲的人啊,此刻见面他几乎是激动的要流出眼泪,但是在云飞雪面前,他必须要止住自己那种激动的情绪。

    “你究竟要怎么样?”诸葛明王的语气几乎已经是接近咆哮。

    “首先呢,你来回答我后面的那个问题,文仁和,谁杀的?”云飞雪重复着同样的问题。

    “你……”诸葛明王咬牙切齿,那充满仇恨的眼睛恨不得要把云飞雪给生吞活剥了一样,可他现在知道就算没有绳子捆着自己也根本都做不到。

    “是我,是我派人杀的。”诸葛明王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你总算肯开口说句实话了啊,那你现在再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我父亲和大哥,究竟是谁下的命令对他们动手的?”云飞雪的表情由玩世不恭再度变成了凝重之色。

    “我……我只能告诉你,下命令的不是一个人,是谁动的手我的确知道,但是名字,真的不能说。”诸葛明王有气无力的说道。

    “混蛋!”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飞雪终于暴怒,他一步起身右手如钢钳一样一把揪住了诸葛明王的领子。

    “我要你告诉我,都是谁下的命令,一个一个的全部告诉我,否则你的妻儿就随着你一同下地狱吧。”云飞雪几乎是嘶声力竭,他的怒火他的愤怒几乎在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你威胁我也没有用,我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诸葛明王依旧是摇了摇头,他的眼睛已经充满了死灰色,那是一种对生毫无可恋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也就说明,他到死也不会说出那个人或者是那些人的名字。

    “不说是吧,不说我先宰了你的儿子!”云飞雪一声怒喝,那边的房间陡然进来一名暗影,她的长刀抵在诸葛雷的脖子上随时都会动手。

    “不不,爹,救我,救我啊,云飞雪,你这个混蛋,你敢杀我……”诸葛雷已经语无伦次,他只觉心脏在此刻噗通噗通的快要跳到嗓子眼儿里来。

    他的身体因为紧张几乎接近痉挛,那种窒息的感觉让他浑身瑟瑟发抖,生怕旁边的那柄长刀会从他的脖子上划过去

    “杀吧,杀了他,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结果。”诸葛明王面如死灰的说道。

    云飞雪眉头一皱,就在他要继续询问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公子,文青青来了。”门外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听到这个名字,云飞雪的脸上忽然再度出现了一丝笑容。

    “黑尸宗和你的关系应该不浅吧,至少黑尸宗和你有着莫大的关联,只不过接下来,黑尸宗就不存在了,你也就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了,所以诸葛明王,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你先好好享受一下在这里的时光吧。”云飞雪残酷一笑,那扇墙壁再度下沉隔绝了诸葛明王和柳月花还有诸葛雷的。

    “混蛋,你这个小畜生,你给我回来。”诸葛明王疯狂的叫喊声回荡在这狭小的房间之内,但却没有任何人理会他,就连另外一边柳月花还有诸葛雷的求救声他也完全连半个字都听不到。

    黑暗开始侵蚀诸葛明王的身体侵蚀他的细胞以至灵魂深处,更痛苦的是,自己的妻儿在另外一边被绑着自己却无能为力。

    云飞雪当然没空去理会诸葛明王现在在想什么了,等待了这么久,文青青终于是要准备动手了吗?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相信文青青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只不过她等待的是自己下定决心的那一天。

    她口气虽然坚决必须要给父亲报仇,可真正要动手还是需要勇气的,再加上近段时间云飞雪似乎没有那么让她生厌了。

    可那又怎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云飞雪必须要用鲜血来偿还自己父亲的死。

    所以在经过了接近十来天的挣扎和思考之后,文青青来到了云府,眼前,云飞雪一脸笑意的冲她走了过来。

    “看你脸上的笑容,应该已经从你父亲过世的悲痛中走出来了吧。”云飞雪充满笑容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