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遗留线索
    整个太师府依旧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几天之内,文仁和夫妇接连去世,这不论是对朝堂还是对文太师一家人来说都是无法形容的损失。

    特别是文青青,这几天几乎是哭成了泪人儿,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想必都是难以接受的,她在短短四五天的时间更是暴瘦十来斤。

    但他们更想不到的是,凶手竟然会是云飞雪,他亲手杀了文仁和,虽然不愿相信,可这一切都是文青青亲眼所见,皇城寺的僧人们也都看到了,就算不相信但这也铁定的事实。

    在每个人都哭痛的情绪中,那个杀人的凶手忽然走进了文太师的府中,文太师紧紧跟随一旁。

    情绪本就不稳定的文青青看到这一幕忽然暴怒而起,她怒喝道:“爷爷,他这个杀人凶手为什么还活着,他现在应该已经被处死了。”

    此刻的文青青和几天前见到的简直是判若两人,头上带着的白色孝帽就好似她那苍白的脸,让人忍不住为之惋惜伤痛。

    那双红肿而又泛黑的双眼写满了悲伤和疲倦,那美貌和魅力并存的脸颊就好似许久没有见过阳光一样毫无生机。

    只不过看到云飞雪之后,她那病态的面容突然又泛起了几许生气,也许是因为见到云飞雪还活着她是真的生气了。

    “不得无礼,凶手另有其人,和他无关!”文太师尽量保持语气的平缓,文青青的心情他当然能理解,但云飞雪无罪已经被证实,她再继续胡搅蛮缠天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爷爷,他就是凶手啊,我亲眼所见,为什么又和他无关了?”文青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亲眼所见未必是真,他已当着群臣百官证明了自己和你父亲的死没有关系,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文太师说道。

    “不,不是的,他就是凶手,他一定欺骗了你们,你们都被他蒙骗了,他就是凶手……”

    文青青说着过来一把抓住云飞雪就想动手,不过太师府内也有不少高手,此刻一把抓住了动手的文青青。

    自己无力挣扎,文青青几乎是失声痛哭,撕心裂肺的模样直叫人心都碎了,可云飞雪能有办法么,他根本没办法啊,或许只有等文青青的情绪完全平静下来了他才有可能把事情解释清楚吧。

    “你爹的死我真的很遗憾,我现在来这里也是为了调查凶手,相信皇上很快也会派人来专门调查事情真相的。”云飞雪叹了口气说道。

    “你就是杀人凶手,就是你杀的人……”文青青依旧是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吼道。

    没有理会悲伤的文青青,在文太师的带领下,云飞雪朝太师府内走了进去,他现在真的不想看到文青青那悲痛的面容。

    这不单单让他心痛,牵连着他的伤口也有何撕裂的疼痛传来。

    穿过几许长廊走道,文太师在一座楼前停了下来:“这就是他待的时间最多的地方了,一般大小事宜都是在这里处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你去吧,我就不进去了。”

    “好,多谢文太师。”云飞雪欠身行礼,然后缓缓推门而入。

    走进大门之内,一股浓烈的书香气息扑面而来,在这巨大的空间之内,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边墙壁挪列的那一排又一排整齐的金银铜鼎了,这里随便一件鼎放在市场上估计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想不到这文仁和还是一个爱收集鼎的人。

    接着就是那张长长的古木案几,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还有一堆不知内容的纸张资料。

    香炉依然在释放出清新提神的味道,屋内寂静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云飞雪的脚步声在房间内清脆悦耳。

    他并未鲁莽的翻阅这些东西,想要在这眼花缭乱的东西之内找出可能有用的资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

    况且如果这里真的存在一些有价值的秘密,文仁和也不可能把它们放在显眼的地方。

    云飞雪走到案几前顺势坐在了那张刻着雕花图案的古木椅子上,看似他什么都没做,但是强大的魂力已经覆盖在了这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对于别人来说想要找到有用的线索或许万分艰难,但对于已经达到三层魂诀的他,只要将自己的魂力精准的覆盖到屋内的每一个细小的角落,发现有价值的东西并不难,虽然这会极大消耗他的精神还有体力。

    但是一盏茶凉的时间过去,魂力却没在这屋子之内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他甚至把魂力覆盖到了整栋楼层四周,可结果依旧是如此。

    “奇怪了,难道他真没在这里留下任何线索吗?”云飞雪收回魂力喃喃自语。

    文仁和是金龙卫的成员无疑,而他自己应该也很清楚,很多金龙卫的成员互相都是不知道身份的,但这个职务难免有一天不会出事,就像文仁和现在的下场一样,所以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讲,应该都会留下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死后也好让别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飞雪开始用肉眼打量屋内四周的每一个角落,半晌过后依旧是一无所获,无奈地摇了摇头云飞雪把身下的椅子挪到桌前准备查看一番这案几。

    但是当他用双手拖动这椅子的时候发现身下的椅子竟然动也不动。

    “椅子被固定住了?”云飞雪皱了皱眉俯身看去,果然,这把椅子竟然是固定在地上的,这就让云飞雪好奇了,一般固定的都是案几桌子,把椅子钉在地上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云飞雪起身仔细打量着这把通体由紫煊木构造的椅子,偶然,他在椅子扶手旁边看到了一个木质按钮。

    轻轻按下去,云飞雪再度推动它发现这椅子可以轻松的前后移动。

    原来是这样,这把椅子内设有机关,只有通过按动按钮之后才能移动,可是这就更加让云飞雪感到蹊跷了,一把椅子……有必要搞的这么复杂吗?

    然后云飞雪再度移动椅子,发现这椅子不单单可以前后移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还能横向竖向甚至斜着移动,但和普通的椅子相比它缺少灵活方便性,云飞雪绝不会认为这只是巧合,文仁和把这椅子搞成这个样子必有用意在里面。

    半晌过后,云飞雪依旧是一无所获,似乎这种构造就是为了能高大上的移动椅子一样。..

    但越是如此云飞雪就越发的感觉到蹊跷,因为他发现椅子下面他发现连自己的魂力都无法渗透进去,这里面必然大有文章。

    不到万不得已云飞雪并不想暴力破坏,这里毕竟是太师府,文青青又深信不疑自己就是它的杀父仇人,自己再在这里搞一顿破坏那就更是玩儿完了。

    站起身来,云飞雪无奈的四顾看去,陡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这案几之上那些略显复杂的线条图案之上。

    这些图案看似就是普通的雕刻花纹,但是当云飞雪刚刚不断费力移动这把椅子之后他就发现,这个图案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它似乎和这把椅子下面的机关道路有那么几分相似,云飞雪迅速拨开案几上的杂物,几分钟过后,他眼睛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文仁和啊文仁和,你还真是费尽心机啊!”云飞雪喃喃自语。

    他再度捏动椅子上的按钮开始推动椅子,但这一次他并不是胡乱推动椅子,他根据案几上的图案开始左右上下来回的不断移动。

    这样不断来回十几次后,云飞雪深吸一口,然后把椅子猛的朝前一推。

    身旁不远处的一座书架之上,一个放置书籍的格子突然松动起来,然后它毫无征兆的打开露出了里面狭小的空间,一个暗格。

    云飞雪忍住心情的激动朝着书架走过去,在这暗格里面存放着一摞不知名的资料,云飞雪将其从暗格里面迅速拿了出来。

    打开空白封面,第一页呈现在云飞雪的眼前,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名字整齐的排列着,在这些名字的第一行写着,目前已知金龙卫名单。

    看到这一行字,云飞雪能够明显的察觉到自己心跳迅速的起伏变化,果然如他所料,文仁和虽然也是金龙卫的成员,但他绝不会傻傻的就跟一条狗一样只听主人的命令。

    这些名字云飞雪大部分都不认识,但其中有些名字他还是知晓的,比如说已经身死的章元霸、张克、覃东……

    这个名单肯定不全,但这也足够骇人了,因为这里的很多名字都是朝廷重臣,还有很多的江湖知名人士。

    本身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金龙卫本身就隶属于东方剑雄,就相当于东方剑雄的一支私人卫队,他们只会执行皇帝下达的命令,除此之外不受任何人的管辖。

    可是云飞雪看到了第二页上文仁和所写的话瞬间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如果他所说的话是真的话,那或许这所谓的金龙卫不但不是皇帝身边最得力的助手,甚至有可能会变成放在东方剑雄脖子上的一把利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