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将阶血刃
    “前几天我在望湖酒楼还在看你,想不到三四天过后你居然沦为了重点囚犯!”牢房之外,此人声音粗犷清亮,云飞雪眼睛一亮连忙起身朝外看去。

    站在牢房外面的这个人可不正是东夷族的西城秀树么,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帝国的重监牢房之内。

    但想想也释然,他们就是为了那个罗不列还有还生丹而来,自己好像又知道一些线索,西城秀树怎么也不可能错过,所以就算云飞雪被关在了牢房他也一定会赶来的,因为他要从云飞雪的口中知道他想要的东西。

    “哎,世事无常啊,没办法,你难道这么快就铸好了血刃吗?”云飞雪有些期待的看着西城秀树道。

    “我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一刻未眠一刻未休,将那块陨雷石几乎全部加入了你这把兵刃之内,本来我想把血印石给去掉的,不过陨雷石的加入起到了绝对压制性的作用,最主要是它的毛胚没有偷工减料,所以我加工起来就没那么艰难了,如果以十来打分的话,那这把血刃在将阶兵器里,我给九分!”西城秀树笑了笑道。

    同时手中一把用黑色布料包裹起来的弯刀形朝云飞雪递了过去,云飞雪顺势接在手中。

    虽然还没有去掉布料,可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质感从他手中传递过来,这个重量比以前要沉不少,可也正是这份重量给了他一种实质性的握感。

    云飞雪的呼吸在此刻都变得粗重起来,轻轻掀开黑色布料,一种莫名的金属轻吟声从刀身之上传递出来。

    通过微弱的光芒,刀身之上一种红蓝色的金属质感一闪即逝,更让云飞雪惊愕的,刀身之上,时而有着雷电闪烁,一种若有若无的雷威朝四面八方散发出去。

    “好刀,真是好刀啊,东夷族,果然不愧是天才种族!”云飞雪忍不住惊叹的夸赞。

    和现在我在手中的血刃相比,以前的血刃估计就是一根干树枝而已,这种云泥之别又怎能不让云飞雪为之惊叹。

    “那我要的……”

    “没错,肖无夜,你去找肖无夜,还生丹就在他府上!”云飞雪犹豫了一下说道。

    他犹豫是自己这么欺骗他还是感觉很不舒服,毕竟这把血刃质量的提升太过骇人了。

    可他总不能跟他说罗不列其实就是自己杀的,这个秘密还是永远埋藏心底就好,但是还生丹的确在肖无夜的府上。

    还生丹他一直都没使用过,等的也就是这一天,他早已命人秘密的把还生丹藏在了肖无夜的府上,这样西城秀树去找肖无夜也就完全有了可信度,所以他并不担心西城秀树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肖无夜……”西城秀树皱了皱眉头,显然他是知道此人的,不过就算知道他也必须要取回还生丹,这东西如果没被人使用那就一定要找回来,这关系到东夷族的秘密。

    “好我知道了,那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吗?”西城秀树说道。

    “不行的,我要出去那就真完了,但是……我还有点事想让你帮帮忙,这件事并没有多难!”云飞雪思索了片刻忽然说道。

    “哦?什么事你说!”西城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树问道。

    “我要你悄悄去一趟皇城寺,然后……”云飞雪把脑袋靠近牢门然后悄悄在西城秀树耳边说着什么,一旁的吕子峰和乔飞都是疑惑的看着他没有说什么。

    片刻过后,西城秀树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云飞雪,旋即点了点头:“好吧,我尽力帮你。”

    “多谢西城兄弟!”云飞雪抱拳说道。

    “那我就不多久留了,祝你好运。”交易完成,西城秀树没打算继续在这里纠缠。

    云飞雪和他毕竟只有一面相识,双方都只是各取所需而已,西城秀树嘴上虽然说陨雷石全部都用了,但实际上用在血刃身上的不过只有一半左右而已,另外一半当然是被他自己给私吞掉了。

    云飞雪不是傻子,陨雷石这种东西何其珍贵,西城秀树怎么可能不自己私藏一点儿全部把它熔炼到血刃里。..

    所以他心里的愧疚感也并没有那么深,毕竟还生丹才是重点,又拿走了一部分的陨雷石,杀那个人也不过是他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将阶血刃有多大威力,真元秘境的强者应该都发挥不出它的全部威能。”云飞雪有些期待的看着血刃。

    “你爹给你这把兵器还真是……”

    撕拉……

    一道怪异的声响出现在牢房之内,紧随着,云飞雪面色骤然狂变,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大吼道:“退后!”

    这两个字刚刚落下,云飞雪所在的牢房之内,一道诡异的黑袍人影如黑色的烟雾一样凝聚而出。

    云飞雪对此人当然有印象,在望湖酒楼的楼顶上他差点儿就遭到了此人的毒手,他根本没想到黑尸宗的强者竟然敢直接来牢房内动手。

    这从侧面也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虽说是重监牢房,但这里的看管力度实在是太弱了。

    西城秀树还有此人一前一后分别来这里,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这牢房简直太不堪一击。

    “云飞雪,我们又见面了!”黑袍人那苍白如白纸一样的面容煞是骇人,特别是那碧绿色的瞳孔外加粉红色的眼白,好像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真正的恶鬼。

    “黑尸宗,你们真是要穷追不舍赶尽杀绝不成?”云飞雪沉声道。

    “这个不敢当,但你坏我们好事,这件事不可原谅,金刚猿现在本已属于我们黑尸宗之物。”他森然一笑,在这黑暗的房间内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云飞雪目光冷漠,现在他们孤立无援,在这深夜牢房之内没有任何人会来救他。

    “我现在只是好奇,你手中的血刃怎么……”

    黑袍人话没说完,云飞雪骤然动了,尽管他有伤在身,但此刻他不得不动手,一旦让此人占据先机,那他们三个人都必死无疑。

    手中血刃握紧,那种前所未有的凝实感让他信心大增,一刀斩下,整个牢房之内电闪雷鸣,强大的雷威之力噼里啪啦的好似炮仗一样疯狂的爆炸者。

    那种锋利切割之力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黑袍人面色猛变,这把血刃和他之前所听说的见到的完全不同。

    但他终究是真元秘境的强者,体内的内气已慢慢转化为真元,远非内气所能比拟,云飞雪这一刀很快,但他依旧是鬼魅一般躲开。

    云飞雪早有所料,能这么一刀杀了他才有鬼了呢,三层魂诀所诞生的魂力早已牢牢锁定此人。

    他消失的刹那,云飞雪已能透过魂力提前知晓了他下一步的行动,在黑袍人出现在他身前的瞬间,血刃已将整个牢房染成了血红色。

    黑袍人面色大惊,一个九重聚神之境的家伙居然提前知晓了他的下一步动作,这怎么可能。

    但这就是事实,他不相信也不行,现在他根本无法进攻,一旦继续动手,血刃估计会直接将他的身体一分为二。

    险而又险的避开云飞雪的进攻,可是那种无形的雷电之力依旧是疯狂的钻进了他的体内。

    黑袍人只觉经脉四肢瞬间被麻痹,此时此刻,乔飞和吕子峰几乎是同时而动,他们虽然修为不高,但也不能眼真正看着有伤在身的云飞雪独自战斗啊。

    “两个小杂毛,给我去死吧!”黑袍人早已怒火冲天,他身体四周无数黑气环绕,体内的雷电之力被震出体外。

    云飞雪只觉自己好似进入了森罗地狱一样,无形的能力和气息在吞噬着他的血肉精气,此刻他竟然连拿住血刃的力气都已失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牢门骤然大开,无数高手蜂拥而至,黑袍人面色一变,他死死的瞪了一眼云飞雪,但此刻他要继续动手的话,自己只怕也得葬送在这里,用自己的命去换云飞雪的命明显不值得。

    “小东西,算你们走运!”丢下一句话,黑袍人直接消失在了云飞雪魂力所能触及的范围之内。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终于是松了一大口气,血刃化为了一道光芒钻进了他的手臂之上,一个红蓝相间的弯刀图案出现在了他的小臂上面。

    他早已和血刃融为一体,虽然平时他喜欢把血刃背在身上,但此刻他是不能这么做的。

    但不管如何,他终于是体会到了将阶血刃的威力,也幸好西城秀树来的及时啊,他要晚来一会儿,他们三人赤手空拳估计早就横死在这里了。

    “发生什么事了。”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赶到,看着牢房一片狼藉的模样神色阴沉。

    “这就是帝国的重监牢房吗,你再晚来一步,我们三个小命估计就送在这里了。”云飞雪冷笑道。

    “哼,我看是有人想越狱来救你们吧!”这中年人目光冰冷的说道。

    “你这眼睛长在屁股上面的吗?救我们还用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吕子峰脱口而出。

    “小兔崽子,我也懒得和你们在这做嘴皮子之争了,反正你们明天就是三具尸体了!”此人一生冷笑旋即直接转身离开了云飞雪他们的视线。

    “明天,这么快就要行刑吗?”吕子峰和乔飞都是面色大变,就算他们家族要调动关系也需要一些日子,这才过去三四天就要行刑,为什么会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