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咫尺之遥
    了禅方丈面色轻轻一变,他并未惊慌而是把目光继续放在云飞雪身上。

    “希望此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了禅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事儿怎么可能和我们有关系?!”云飞雪和吕子峰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乔飞放的火,和我们有啥关系?

    “十八罗汉,给我看住他们二人,别让他们离开!”了禅方丈一声令下,四周十八名年轻的僧人将云飞雪和吕子峰团团围住,了禅方丈则是快速朝着火的地方飞奔而去。

    看到了禅离开,云飞雪松了口气,这里虽然是十八罗汉,可和了禅相比给他们的压力就小了太多太多。

    “喂怎么办,我们也没办法冲出十八罗汉阵啊!”吕子峰在一旁轻声说道。

    “寺院着火了,你们不去帮忙吗?人手越多灭火越快啊!”云飞雪朝着四周这十八名僧人大声说道。

    不过他们就好似是十八个木头人一样,云飞雪的话根本得不到他们的半点回应。

    可是当他轻轻朝旁边迈出一脚的时候,这十八个人几乎是同时齐齐跟随迈出一步,看到这一幕,云飞雪一阵苦笑,还真是油盐不进的铁脑袋啊。

    “吕子峰,你现在应该是五重壮骨境界吧!”云飞雪忽然说道。

    “是啊,怎么了……”吕子峰疑惑道。

    “这些僧人应该不会下死手的,你壮骨境界稍微挨几下打应该没问题的吧!”云飞雪再度说道。

    “喂喂,你啥意思啊,你……”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来!”云飞雪深吸一口气,九重聚神之境骤然让他提速,千影绝杀术如幻影般拉开,四个云飞雪分别朝四个方向分散飞速而去。

    十八罗汉面色同时一惊,六人留下看住吕子峰,一声惨叫声从他口中发出,尽管是木棍的攻击,但他依旧感觉屁股后背一阵剧痛传来。

    “你这个混蛋啊,哎哟,疼死我了……”

    剩下十二名落下分别朝四个云飞雪追去,三人追一个,云飞雪怎么也不可能逃得掉。

    不过云飞雪并没有逃,他朝皇城内的大殿疯狂穿梭而去,他有伤在身和这些罗汉正面交锋只有吃亏的份。

    况且火灭之后了禅大师也会第一时间赶回来,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之前找到文仁和。

    身后三名罗汉紧随而来,云飞雪绝不可能停下来,一般剃度仪式都在寺院的主殿之内进行,所以云飞雪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大殿之内。

    果然,文仁和还跪在佛像之前,除他之外大殿之内没有其他人,想必都是赶着灭火去了。

    “文仁和!”云飞雪嗖的一声窜进大殿之内一声大叫。

    “你来了……”文仁和此刻的神色忽然没有了慌张也没有了愤恨,他显得很轻松,似乎真已经完全准备妥当接受剃度仪式了。

    “你三年前是不是参与了那件事,现在你出家也是因为那件事吧!”云飞雪语速极快,他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是一个即将出家的僧人,俗世间的事情已和我无关!”文仁和目光平静的说道。

    “放屁,你说无关就无关了?你以为出家你就能躲掉一切?你以为出家了你就安全了?你的良心呢?文青青的母亲一定知道这件事,所以你最后还是没忍住杀了她吧,你就是个杀人凶手,你以为剃度出家就能饶过你身上一切的罪行吗?”云飞雪的语气显得格外的疯狂,他几乎是歇斯底里咆哮而出。

    听到云飞雪的话,文仁和的眼神深处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痛楚,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我马上就是出家之人了,就算红尘之中犯下再多的罪行,我现在放下屠刀也能拯救之前的一切过错,这就是出家的意义所在,难道不是吗?

    “施主还请回吧,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文仁和依旧是平静的说道。

    “你以为你出家了就能解决一切,文青青呢?你想过她没有?母亲刚死,你就来一个出家,她今后的日子怎么过?还有文太师,他一把年纪了,一生都在为国效力,现在还没人给他安养天年,你简直就是畜生不如的东西。”云飞雪怒吼道。

    提到文青青,文仁和那始终没有表情的面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这或许是他出家前甚至只出家之后最放不下的事情了吧。

    还有文太师,他已经**十的人了,虽然看起来还很硬朗,可他终究没什么修为,百年之后终归有那一天的,那时候的自己呢?

    “够了,就算我说出一切又有什么用?该如何还是得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我现在只想活着,其它不是我能关心的,懂了吗?”

    云飞雪的话终究是激怒了文仁和最后一丝底线,或者说是将他心理的一道防线给击溃了吧,此刻他愤怒的冲云飞雪咆哮,而门前,几名罗汉已经相继而来。

    只是此地乃佛堂大殿,皇城寺有过明确规定,大殿门内不得动武,所以这些罗汉虽然进来了但却没有冲云飞雪出手。

    “活着?你就希望带着这种愧疚活一辈子吗,我要求真的不多,你只要告诉你,杀我父亲和大哥的命令是你下的还是另有其人,我只要知道这个……就足够了。”云飞雪的声音没有了愤怒,但更多的是一种悲怆,这种悲怆或许比愤怒更有力量吧。

    “不是我,我和你父亲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他。”文仁和情绪极其激动的说道。

    “那是谁,谁让你给石小坤下这个命令的!”云飞雪一声怒吼,他一把揪住文仁和的领子咆哮道。

    “我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所以我说也没有用!”文仁和摇了摇头,他的眼中是一片死灰色,那种惨然的表情似乎藏着无法想象的秘密。

    “谁,我信不信你先说出来啊……”云飞雪再度吼道。

    “是……”文仁和叹了口气,就算自己藏着这个秘密又有什么用呢,既然云飞雪想知道就告诉他好了,信不信那都是他的问题了。

    可是他‘是’字刚刚说出来,门外几根利箭呼啸而来,云飞雪身后几名拉住他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罗汉直接当场中箭身死。

    还在说话的文仁和更是凄惨无比,那根箭直接从他脖子侧面洞穿而过,然后钉在了佛像下面的椅子上来回晃动着,就好像云飞雪现在的心也在剧烈的摇晃,到最后一切终于是归于了平静。

    “谁啊,究竟是谁啊……”云飞雪撕心裂肺,他疯狂的捂住文仁和鲜血如泉涌的脖子,可终究一切都是徒劳。

    “是……是……”文仁和口中不断溢出鲜血,脖子上那狰狞的洞口躺着红色的液体,他还是没能说出那个名字最后倒地而去。

    大殿之内唯有绝望的云飞雪瘫坐在地,真相离他仅有一步之遥,可终究还是与他擦肩而过。

    三年前的参与护送龙脉的十个人,如今全部身死,自己还能查出什么来?

    云飞雪看向门外,那座高大建筑的屋顶之上,一名弓箭手盯着大殿里面,他仿佛在笑,在笑云飞雪的悲哀,在嘲笑云飞雪多舛的命运……

    然后他如青烟一般从原地轻掠而去消失在了云飞雪的视线之内,寺内唯有不断救火的声音回荡在云飞雪的耳朵四周。

    “父亲,大哥……我真的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你们……能不能再给我那么一点点力量呢,能不能在给我那么一点点继续差下去的信念呢……”云飞雪喃喃自语,巨大的佛像威严而又仁慈。

    世人每日进贡香火伏地跪拜,可世上还是有那么的痛苦,世上还是有那么多的苦难,云飞雪在佛像之下留着眼泪,可佛像依旧无动于衷……

    也许,佛会说,云飞雪承受的还不够多,面对的苦难还是太少吧,所以文青青才会在这个时候如同发了疯一样的冲进了大雄宝殿之内。

    她看到了那具尸体,她看到了足以让她撕心裂肺的一幕,热血依旧还在从文仁和的脖子涌出。

    云飞雪的双手占满了红色的液体,他坐在文仁和的旁边揪着尸体目光呆滞,在他身边还有六名罗汉的尸体已接近冰凉,可是文青青都看不到了……

    “爹,爹……你醒醒啊爹……”文青青疯狂的抱起文仁和想要把他唤醒过来。

    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文仁和怎么会因为文青青的呼唤而苏醒过来,文青青痛哭的声音不绝于耳,云飞雪渐渐清醒了几分,看到这一幕他能如何,他怎么去安慰文青青,他没办法去安慰她的。

    陡然,文青青那悲伤的目光携带了一丝可怕的杀气,她抬起头盯着云飞雪发出了一种地狱般的声音。

    “云飞雪,你这个畜生竟然会杀我父亲,你不愿我嫁给你,那你朝我下手啊,你凭什么对我父亲出手?”文青青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等等,你听我解释,此事……”

    “解释?你就拿命来给我解释吧!”文青青根本听不进任何话,她顺势拔出长剑,毫不犹豫直接朝云飞雪的胸口一剑刺了进去,鲜血淋漓的剑尖从云飞雪的后背穿透出来,鲜艳的红色好似在演绎着一出凄美的舞台戏……..

    ps:想看下去的兄弟帮忙点个收藏,有花的投个花,这些数据对作者君很重要,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