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了禅方丈的阻拦
    云飞雪面色阴沉的看着这黑袍身影消失的背影,那种让人遍体生寒的气息实在是叫人有作呕的感觉。

    可是这都不是重点,此人手段诡异,如果不是自己在千钧一发之际想到千影绝杀术,自己刚刚只怕已经命丧他手了。..

    “黑尸宗?”云飞雪喃喃的念叨出了这三个字。

    金刚猿虽然是在剑虎之森杀的那两个黑袍人,可是金刚猿太显眼了,自己大摇大摆的带着它走在潜龙城的大街上,黑尸宗的人肯定也能看到它,这不就明摆着告诉了敌人是自己杀了黑尸宗的人救下了金刚猿吗?

    “这是个大麻烦啊!”云飞雪眉头禁皱,自己对黑尸宗一无所知甚至根本都没听说过这个宗门,但他们手段诡异,像刚刚此人的出手就让人防不胜防。

    他们在暗自己在明,再加上本身实力又还没有达到一个台阶,很难防住黑尸宗暗中偷袭。

    “你……你招惹什么人了,这家伙这么强,为什么要杀你?”乔飞惊骇的看着云飞雪说道。

    “不不,什么人要杀他是小事,我说你这只猴子是什么品种啊,这也太生猛了吧!”吕子峰上下打量着金刚猿。

    难怪它身上有着一种自己都惧怕的气势,如果他猜的不错,那个黑袍人一定已经达到了真元秘境的修为,可是这只猴子却轻松替云飞雪挡下了那一击。

    金刚猿那几乎要吞人的目光陡然朝云飞雪电射而来,一旁的灵儿赶紧一顿安慰。

    “我都跟你说过了,它不是猴子,是猿,这是一只金刚猿!”云飞雪无奈的说道。

    “什……什么,金刚猿?”吕子峰和乔飞二人几乎是同时后退差点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想想之前刚见到云飞雪的时候自己还打算调息一番,现在想起来我特么是不是在给自己找死呢?居然想着调戏一头金刚猿!

    “这酒和你们是没的喝了,以后给你们补上,现在我得去皇城寺了,必须要见到文仁和!”云飞雪的心思已经飘到了皇城寺,不管黑尸宗是个什么宗门,这才是他眼前必须要抓紧处理的事情。

    “一起去啊,你一个人去说话没有影响力,而且如果出现什么变故我们或许还能帮你呢。”乔飞说道。

    “那好吧,快出发!”云飞雪犹豫了一下,本来这事儿他是不想别人掺和进来的,但吕子峰和乔飞既然是兄弟,那自己也没必要有那么多顾忌了。

    皇城寺内外戒备森严,寺内更有无数僧人高手,不过今日寺内和平时不同,曾经为国效力太师府内的文仁和文大人剃度出家正好在现在进行。

    和他一起的还有几个寺院新招收的年轻弟子,不过任凭谁也不会有文仁和更引人注目。

    要知道太师府掌管着官吏升降考核等偌大职权,文仁和更是在这其中起到核心作用,提前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准备,他居然要来皇城寺出家,这只怕是没有任何人能想到的。

    “文大人,一入皇城寺,了却凡尘事,自此之后我心向佛,不可被凡俗之事乱身乱心,你……准备好了吗?”佛堂之前,无数僧人嘴里念念有词,主持手持剃刀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忘提醒文仁和在出家之后所要注意的一些东西。

    “了禅大师,我早已准备好,还请您动手吧!”文仁和双膝跪在佛前满眼的虔诚。

    了禅点了点头,手中剃刀来到了文仁和的头顶之上,但就在这时,门外一个年轻人的僧人忽然急匆匆的跑到了大殿之外。

    “方丈大人……”

    “怎么了,我不是说过,现在举行剃度仪式,不可来此打扰吗?”了禅没有表情,语气之中也没有责备,就好似他完全已看穿了这世界的七情六欲,任何事情也无法撼动他已经磨灭的喜怒哀乐。

    “不是,寺外有两个年轻人要来皇城寺出家!”年轻的僧人焦急的说道。

    “那让他们等着就好。”料单语气平淡的说道。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曾经诸侯云府云家的云飞雪,一个来自吕家的吕子峰!”年轻的僧人犹豫了一下说道。

    听到这两个名字,那跪在地上始终面无表情的文仁和身躯陡然一颤,他的眼中有着无法形容的复杂目光,不知是恐惧还是苦涩,但能够肯定的是他的心已经在此刻被这几个人名字给撼动了。

    “简直胡闹?”料单眉头轻轻一皱。

    作为皇城寺的主持,虽然常年在寺内说经讲文,可外界的这些信息他同样是不会错过。

    云府云飞雪还有吕子峰在潜龙城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他们还很年轻,虽然他们可能是无所事事,但他们的未来是不可限量的。

    这三个年轻人,要来出家?

    文仁和来剃度出家就已经够让他们震惊的了,现在云飞雪他们也要来出家,以他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这绝不会什么好事,这两件事之间也并不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让他们进来吧。”料单思索了片刻说道。

    云飞雪和吕子峰走进寺内,强大的气息接踵而至不断扫视着他们,皇城寺内高手如云这句话没有半句虚假。

    据说皇城寺内的罗汉堂一百零八名罗汉全部都是锻体十重境界以上的修为,而且他们几乎人人都修炼有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功夫。

    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明白皇城寺有何等实力,或许并不需要寺外那些常驻的军队也根本无人敢来这里闹事。

    “晚辈拜见了禅方丈大师!”云飞雪微微欠身,虽然没来过这里,但皇城寺的方丈料单在潜龙城内外可都是相当有名气的。

    “你们……要出家?”料单有些疑惑的看着云飞雪和吕子峰说道。

    “是的,还望了禅大师能宽限几个寺院名额!”云飞雪恭敬的说道。

    “你们出家的目的是什么?”料单目光平淡的问道。

    “当然是习武修炼报效帝国。”这是他们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台词。

    “去吧,你们六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根不净,红尘未了,心浮气躁,更主要的是满嘴谎话连篇,皇城寺并不适合你们,如果十年之后你们还有心的话,再来吧!”了禅大师挥了挥手丝毫不带拖泥带水,让他们进来不过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而已,毕竟是云府毕竟是吕家,自己亲自出面打发走他们就行了。

    云飞雪目光呆滞,我特么现在就要待在皇城寺啊,十年之后我跑你这儿来干什么,有病才来啊。

    可是云飞雪现在发现,自己要随便在这位方丈面前蒙混过去可并不容易,了禅大师不单单修为登峰造极,那双眼睛甚至能够洞穿你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云飞雪第一次吃瘪,当然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可是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勉强还能应付过来。

    但是当他站在了禅大师面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之前所有的想法和对策都是那么的可笑。

    半晌过后他苦笑一声道:“好吧,其实我们是想来见见文大人的,如果我们直接说要见他您估计进都不会让你们进皇城寺。”

    “你说的没错,不过就算你们进来了也见不到他,他正在进行剃度仪式,以后也不会再见任何人。”方丈说道。

    “不,我是真的有事要见他,就见一面,最多半柱香的时间,请您一定要答应我!”云飞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吕子峰还是第一次看到云飞雪这个样子,虽然他并不聪明,可是从现在云飞雪身上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都说明他在隐藏着什么,至少来找文仁和不单单是因为文青青吧。

    “云公子,你乃云飞跃之子,他虽意外身死,但我依旧承受不起他儿子的下跪,你还请起,这不是我不帮你,只是皇城寺有寺规,这是不能轻易触犯的。”了禅大师亲自扶起云飞雪,看到这一幕云飞雪就知道今天想要见到文仁和只怕是不可能了。

    但是如果今天见不到文仁和的话,以后只怕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见到他,这不仅仅是他的预感,而是他通过多方事件进行分析判断出来的。

    “我明白,但是文大人作为一国之臣,他凭什么突然要剃度出家,就因为他的夫人身死而太过悲伤吗?因为他有生命危险,他是因为在躲某个仇人所以才会来皇城寺的,因为这里对现在的他是最安全的地方!”云飞雪知道谎言无用,所以直接了当的说出了事情的可能性。

    当然,这并不是可能性,如果云飞雪没有判断错误的话,文仁和一定参与了三年前护送龙脉的那件事。

    三年前的十个人现在还剩下九个,而文仁和忽然在此刻要来皇城寺剃度出家,云飞雪绝不会认为这是某种巧合,因为文仁和看到宫内接二连三死了五六个人他就明白,快要轮到自己了。

    可是文仁和不能坐以待毙,所以他选择来到皇城寺,希望能在这里避开这次人生劫难。

    “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文大人在这里会很安全,没人会在皇城内闹事的。”料单方丈淡淡的说道。

    可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寺院的某个地方陡然火光冲天,无数僧人疯狂的朝那边跑了过去。

    “着火了着火了,快去救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