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交易
    “你就是云飞雪吗?”五人之中那名个子不高大却很矮壮的开口说话,他语气粗犷目光凌厉,此人定是真元秘境无疑。

    不过当他们看到云飞雪身边那蹦蹦跳跳始终带着好奇心的金刚猿的时候都是面色微微一变,能让金刚猿这么温顺的跟在身边,云飞雪的身份不简单啊。

    为什么云飞雪会把金刚猿带在身边,这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在高手面前装个样子,更重要的就是增加自己在东夷人面前的筹码。

    “在下正是云飞雪,各位请坐。”云飞雪手中做着请的手势,但自己却是毫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桌子的主座之上。

    “我们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我们接到消息听说你知道还生丹的下落,杀罗不列的凶手你也一清二楚?”最边上的女子格外硬气,这种语气似乎完全不是求助反而是在逼问云飞雪,就好似在审视犯人一样。

    “此事不急,还不知道各位的名讳呢,你们远道而来,作为东道主至少也该让我尽一下地主之宜啊!”云飞雪笑了笑并未在意这名女子那些有些出言不逊的语气。

    “喂,我在跟你说正事呢,你……”

    吼……

    这女子一阵恼怒,云飞雪根本不接她的话,这让她的语气更冲,一旁的金刚猿一声嘶吼,那呲牙咧嘴的恐怖气势让这女子连连后退而去。

    尽管还只是幼年期的金刚猿,但是那种霸道无匹的气势让同为真元秘境的强者也要为之胆寒。

    中间那名身材最高大的男子眉头一皱,赶紧制止了这女子鲁莽的行为,他略带歉意的说道:“还请云兄海涵,这是我妹妹西城秀清,她刚从族内出来对世事还不太了解,我叫西城秀树,是她的哥哥。”

    说完他狠狠瞪了一眼西城秀清似乎在责备她这般鲁莽的对话。

    “无妨,族人客死他乡,你们心急如焚的心情我能理解,正好我对此事也了解几分,所以来和你们谈谈其中缘由。”云飞雪示意灵儿倒茶,西城秀清虽然还是一脸的不满,不过却是不敢再继续插话。

    “请问……你为何会知道这件事?”西城秀树说话显得比较小心,似乎是对什么有所顾忌。

    “因为章元霸是我的好友,他没死的时候我和他关系还算不错!”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西城秀树面色微微一凛,其他四个人的表情也都变得严肃起来,云飞雪的魂力甚至能够感觉到他们身上肌肉瞬间的绷紧,似乎随时都有出手的可能。

    云飞雪当然能理解他们的这种反应,他们可是一晚上杀了和章元霸相关的所有人,而自己作为他的好友,是不是给他来报仇的,是不是说帮他们找到还生丹根本就是个幌子,目的就是吸引他们来这里?

    云飞雪见状却是喝了口茶微微笑道:“各位不用紧张,我和章元霸虽然是好友,但还没到那种能为他出生入死的地步,我只是知道他的很多事,所以特地想来和你们分享一下。”

    听到云飞雪的话,西城秀树还有其他四人都松了口气,他们就怕除了云飞雪,四周还有高手在埋伏他们,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一旦真正动手,他们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处。

    “为什么要和我们分享,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西城秀树说道。

    没人是傻子,云飞雪根本没必要平白无故的和他们分享这些事情,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他们身上有云飞雪想得到的某种东西,如果不提前弄清楚这个,他们可不能贸然的和云飞雪合作。

    “因为我们之间有着共同的敌人,我的朋友和他也有很深的仇怨,所以如果我们能合作的话或许可以取得双赢呢!”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谁,究竟是谁杀了罗不列?”西城秀清忍不住问道。

    “我听说东夷族不单单在炼制丹药方面有很深的造就,在兵器还有机关术方面也有着难以想象的天赋和制造能力,不知是真是假!”云飞雪没有正面回答西城秀清的问题,自己反而抛出了一个感觉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问这个干什么?”西城秀树本能的出现了一丝紧张,东夷族给世人的总是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所以无数好奇的人都想一探东夷族的秘密,所以云飞雪的问题让他有些紧张也在情理之中。

    “你们觉得这件兵器怎么样?”云飞雪拿出血刃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一把通体血红的弯刀,它就好像一轮月牙显得凄美而又神秘,偶尔闪烁出来的嗜血金属光泽叫人遍体胆寒。

    这必定是一件饮过无数鲜血的兵刃,这种霸道的血腥之力是绝对无法在制作的过程中淬炼出来的。

    “还可以,灵阶兵器,因为制作材料的特殊性让它本身能够更加契合使用者,但这件兵器也有两个最明显的缺点!”西城秀树淡淡的说道。

    “哦?说说看!”云飞雪说道。

    “因为刀中加入了血印石,长年累月接触鲜血虽然可以增加刀在使用过程中的威力,但随着时间推移,那种血腥之力会影响到使用者的神志,甚至有可能吞噬主人神智。”西城秀树说道。

    云飞雪目光一惊,果然不愧是炼器大家,他一语道破了这件事兵器最大的短板,这次在剑虎之森内频繁使用血刃让云飞雪越来越有这种感觉,血刃渐渐不太受自己控制起来。

    他腰上的伤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个时候虽然他意识模糊,但云飞雪很清楚那一刀绝不会刺到自己,但当时他只能将其归咎于意识模糊的缘故。

    “其二就是弯刀的重量太轻了,炼制者为了让使用者更好的操纵兵刃,所以特定通过手段不断减轻它的重量,这样虽然也有好处,但缺点也很明显,重量太轻没有实质性的握感,要达到人刀合一的地步就很难。”西城秀树继续说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许多人都追求兵器和使用者合一的境界,但是这样境界是很难达到的。

    它不单单要求使用者拥有着强大的天赋,还需要这件兵器本身有着完美的属性能力,云飞雪一直就觉得血刃实在是太轻了,轻到感觉它随时会从手里飞走一样。

    “你不会是想要让我们帮你改造这件兵器吧!”西城秀清忍不住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还想麻烦各位帮个忙,另外我还想为其加入一种新的材料,你们觉得呢?”云飞雪说道。

    “什么材料?”西城秀树问道。

    “陨雷石。”

    云飞雪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场寂静了一瞬,这东西的珍贵程度作为东夷族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其实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重新用陨雷石淬炼血刃,但如果东夷族能够为他将兵器改造更完美岂不是更好。

    其它普通的炼器师是肯定没法完成这个工作的,甚至到头来还有可能毁了血刃,东夷族既然来了潜龙城,云飞雪怎么也不能错过这种机会。

    “你有陨雷石?!”西城秀树忍不住一声惊呼。

    “怎么样,有陨雷石再加上你们炼器的手段,这把兵器晋升到将阶兵器应该不难吧。”云飞雪说道。

    “我可以帮你!”西城秀树有些兴奋的说道,正如云飞雪所说,东夷族不仅仅擅长炼制丹药,在炼器方面也有着独到的能力,西城秀树自己本身就是一名强大的炼器师。

    “那就多谢慷慨的帮助了,你们想知道的一切我也都会告诉你们的,但是请你们拿着将阶的血刃过来云府交换就可以了。”云飞雪淡淡的说着,身旁灵儿将用箱子装着的陨雷石递到了他们的跟前。

    “你……你就不怕我们拿着陨雷石和你的兵器,跑了?”西城秀树打开箱子露出了惊容之色。

    “我相信东夷族的信誉,因为我知道你们并不是第一次为外人打造兵器,另外……陨雷石虽然价值不菲,但还生丹同样也是价值天价的宝贝,所以我并不担心!”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好,云公子既然都说出这种话了,我们再婆婆妈妈也显得矫情了,那此事就这么定下了,我会带着将阶血刃去云府找你!”西城秀树拿起血刃和陨雷石起身。

    他们五个人匆匆离开了望湖酒楼,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吕子峰愕然的说道:“你就这么把血刃交给了他们?”

    “对啊!”

    “那根本就没我们俩什么事儿嘛,你们叫我们来干嘛。”

    “本来就没你们什么事,我就只是单纯的想叫你们出来一起喝喝酒,好久都每一块吃顿饭了。”

    听到云飞雪的话,吕子峰用着怪异的眼神上下扫视着云飞雪,然后他用手探着云飞雪的额头。

    “我说,你也没发烧啊!”吕子峰诧异的说道。

    “怎么,一起喝个酒,我就得发烧吗?”云飞雪满脸无语的表情。

    “不是,你来说说,咱认识这五六年以来,你主动叫过我们一次么,主动请过我们一次酒么?”吕子峰说道。

    云飞雪一脸的歉意,说实话,这份歉意并不是他装出来的,是因为他之前根本就没怎么把吕子峰和乔飞当成朋友。

    出去一切消费几乎都是他们结账,自己也从未主动叫过他们一起,现在想想自己这几年真是有愧于他们啊。

    “我擦,你这什么表情,你可别告诉我你很内疚,这样吧,你要真内疚,先罚三杯表示你的诚意!”吕子峰哈哈大笑的说道。

    “没问题,别说三杯,三十杯我都干了。”云飞雪爽快的说道。

    “好,够痛快,只是我真就好奇了,这些人要真拿着陨雷石和血刃跑了,你岂不是亏的血本无归啊。”吕子峰忍不住继续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