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还剩两个
    “完璧之身?嫁个好人家?”大汉感觉自己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青花楼的头牌居然说自己是完璧之身,你这脸皮子究竟得有多厚呢?

    但事实上确实是如此,灵儿可是学了一套精明的按摩之法,每次接待客人直接将其弄晕,等客人醒来还会感到很满足,也是凭借着这一手让灵儿能一直保持青花楼的头牌。

    “你这女人还真够不要脸的,一个不知被多少男人上过的婊.子居然还想嫁个好人家?”小个子也是满脸嘲讽的说道。

    “哎呀两位大爷,我也就是说说嘛,但你们可不能杀我啊,我真的怕死,我保证,我什么都不知道!”灵儿故作害怕,脸上那种娇态却是让这二人萌生了占据意图,反正是在剑虎之森,他们都多长时间没沾过女子了,能在这里爽一爽也是不错的嘛。

    “放心吧,只要你能好好伺候着我们二位,让你活着当然不是不可能!”小个子一脸的贼眉鼠眼,灵儿的这一笑当真是把他的魂儿都给勾走了,只是他看起来比身旁的大汉要精明许多,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

    但在精明的人,在漂亮的女人面前也有可能变成傻子,现在他就正处于痴傻的状态,内心早已被灵儿扒光衣服的画面所占据。

    看到这两个人的模样,灵儿一阵恶心,这些人和云飞雪相比连渣子都算不上,自己当时在那种情况下,云飞雪竟然都能保持一份理智,可想而知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做到,换做是他们,估计早就被*占领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灵儿慢慢朝他们靠近而去,但是当她刚刚迈出一步的时候,瀑布后面轰的一声响起,雄浑的内气波动炸出了大片的坚石泥土,大片的水花冲天而起。

    “你耍我们,云飞雪在这里……”小个子最先反应过来,但现在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云飞雪如骄燕腾飞,一个跳跃来到了灵儿的跟前,此时此刻,他怎么可能让灵儿再为自己去冒险,那自己真的就禽兽不如了。

    “公子你突破了!”灵儿欢喜的说道。

    云飞雪点了点头,然后他冲着大汉淡笑道:“又见面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还在这里。”

    “不提着你的脑袋,我们就会常驻在此!”大汉冷笑一声道。

    “你们的确是常驻在此,因为你们会被永远的埋在这里!”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臭小子,你的命硬的很,中我一拳还能好这么快,不知你今天能扛住我几拳呢!”大汉盯着云飞雪,似乎随时都想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灵儿,退后!”云飞雪轻声说道。

    “是,公子!”灵儿乖巧的退到了瀑布旁边。

    “你们是一个一个的上还是一起来?”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大言不惭的小贼子,给我去死吧!”大汉一声怒喝,身躯如战车疯狂朝云飞雪冲了过去,他身后大片的石头随着他内气的冲击而爆裂。

    云飞雪眼神一凝,他身轻如燕,在大汉到来之前早已离开原地,此刻他没有动用魂力,强大的感知力已能捕捉到大汉的动作轨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九重聚神,你突破了?”大汉面色微微一惊道。

    “拖你的福,激发了我的潜在能力!”云飞雪淡淡一笑道。

    “九重聚神又如何,你照样得死!”听到云飞雪的话大汉更加震怒,身躯如箭似虎再度一拳轰了过去,云飞雪又一次提前离开了原地,大汉的攻击再度落空。

    “你就会和老鼠一样钻来钻去吗?”

    “你想我来进攻?”

    “来啊。”

    “如你所愿!”

    话音落下,云飞雪如烈风而驰,强大的内气足以支撑他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他直接朝大汉一刀斩下。

    “你的血刃是劈不开我的铁布衫的!”大汉一声狂笑,任凭云飞雪的进攻,但就在这一瞬间云飞雪的目光突如雷光乍现。

    一道分身如影穿梭刹那之间直奔前方而去,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来到十米开外的那个小个子身前。

    小个子双手抱胸如同看戏一样的看着他们的战斗,在他看来,云飞雪就算突破了也最多只有一成的胜算,因为他的这位伙伴已经把铁布衫几乎要修炼到的极致,除非云飞雪能开启血刃的全部威能,否则是不可能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

    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的准备和意识,此刻云飞雪如电而至,等他的意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来不及做出相应的动作了。

    血刃直接从他胸膛洞穿而过,小个子难以窒息的看着面前笑容如地狱死神的云飞雪。

    他做梦都想不到云飞雪竟然会主动找他,你不是和他打的正欢吗,我也没招你没惹你啊,你特么怎么突然就对我下手了?

    但他已经得不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血刃拔出,他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云飞雪的这一刀已经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震碎了。

    十重刚柔境界的高手,连手都没来得及还便莫名其妙的死于云飞雪的刀下,不知是云飞雪的聪慧还是此人的愚昧……

    “看来他很后悔没有向你学习铁布衫这门功法!”云飞雪面色带着了一抹嗜血的森然。

    “小杂碎,你……你杀了他?!”大汉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怒,一种被云飞雪戏耍的愤怒。

    他和小个子都以为云飞雪进攻的事态是奔着大块头去的,就连灵儿都以为云飞雪要和他正面一战,但云飞雪在即将和大汉接触的时候瞬间实战千影绝杀术,这转换目标的速度让人淬不及防。

    “接下来就是你了,虽然你这个龟壳比较难缠!”云飞雪冷笑道。

    “你给我去死吧!”大汉已经发狂,体内气势如虹,霸道的内气再加上铁布衫的强大能力赋予了他无与伦比气势,此刻他就如同一头发狂的狮子,目标就是云飞雪。

    “很好,失去理智的你可比冷静的你要好对付很多!”云飞雪喃喃自语,手中血刃紧握,上面还在不断滴落着这个小个子身上的鲜血。

    大汉疯狂冲来,云飞雪右手忽然踢进地面,然后猛的朝前一踢,大片的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土砂石碎屑朝大汉的脸上飞溅而去。

    大汉一惊,动作滞缓下来,双手迅速抱头,只要护住头部,他相信云飞雪就不可能破开他的铁布衫。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即便是突破到了九重聚神之境,但他这一刀砍在大汉的手臂上依旧是如同砍在了铜墙铁壁一样,更让人咋舌的是,刀刃划落居然溅起了大片的火花。

    “真是个怪物啊!”一击不成,云飞雪迅速后退。

    一旁的灵儿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如此强大的肉身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即便云飞雪现在无法发挥血刃的威力,但一般的兵刃都根本经不起他的一刀,而他居然用手臂轻松挡了下来。

    “小贼子,还不信邪是不是,除非达到真元境,否则没人能破开我的铁布衫!”大汉一声狂笑。

    “谁说的?我就能破开你的防御!”就在这时,灵儿忽然说道。

    “你这骚娘们儿,在床上你确实是能破开我的防御,等我解决了这个小杂毛之后我们就把这里当成床!”大汉一声哈哈大笑。

    “你不信吗?”灵儿毫无畏惧的朝大汉走过去,虽然大汉的注意力在灵儿这里,但他可是时时刻刻在关注着云飞雪的动作,灵儿这么做无非就是吸引他的注意力嘛,那正好我就将计就计,大汉似乎都在为自己的聪慧而惊叹。

    “你看着哦!”灵儿离大汉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可就在那一瞬间,灵儿骤然加速。

    云飞雪把那门隐藏气息的功法传授给了他们,所以暗影每个人都拥有着能够隐藏自己修为气息的能力。

    此刻灵儿爆发的刹那,气息瞬间朝四周冲击而来,九重聚神的境界毫无保留,大汉在那一瞬间呆在了原地。

    九重聚神,一个青楼头牌女子有九重聚神的修为,我是眼花了还是在做梦?

    可就在他震惊的刹那,他就知道坏事了,身后云飞雪已如鬼魅般窜行而来,血光四溅伴随着血花四溅,这大汉的半个脑袋直接从脖子之上飞了出去,鲜血如水柱一样朝上飚射而去,这一幕血腥而又残忍,连灵儿也忍不住立刻转头强忍住了那种视觉带给心理的不适感。

    “好聪明的灵儿啊,凭我一个人,说实话,还真拿他没办法!”云飞雪无奈摇了摇头,这家伙的铁布衫简直就是个大龟壳,普通的外力根本难以破坏分毫。

    云飞雪这下学乖了,他将两个人的身都搜了一遍,把有用的东西全部拿走,这样在接下来剑虎森林之内的时间或许还用得到。

    “还有两个,希望他们没有修炼这种变态的功法吧!”云飞雪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旋即和灵儿朝瀑布的下游走去。

    剑齿虎还是要找的,因为没人知道肖无夜何时会增加人手来里面,再者云飞雪也很好奇这些剑齿虎到底去哪儿了?..

    剑虎之森本来就以剑齿虎而闻名,现在连一头都没见到过,云飞雪也想在这期间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们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之后,河流下游陡然发生了惊天虎啸声,然后他们看到一头剑齿虎如同发疯一样朝他们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