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惊险大逃亡
    惊骇之色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只有灵儿满脸通红,她的身体在拼命的挣扎,但眼神之中隐约散发出来的骄傲却是丝毫不减,药效发作,但她还是保留的有那么一丝理智的。

    “他的运气很好,一刀送命,但你们应该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云飞雪的脸上露出了森然如鬼的表情,他一步步朝火堆走过去,每一步的靠近就如死神在冲他们招着手。

    尽管这些人是常年活在刀尖上的亡命徒,但刚刚这一幕实在太让人胆寒,活生生一个八重内柔境的强者竟然被一刀斩成了两半!

    “我……我记得这个刀罡,似乎是曾经潜龙城云府云飞跃所使用的……血刃……”

    六人之中似乎有识货之人,刚刚云飞雪一刀斩下的血光,只要是见过的都绝不会忘记,血色之刃,夺命之刃。

    “可是……云飞雪和云飞山已死,那你是……”

    “没错,我是云飞雪!”云飞雪依旧是不急不缓的朝前走去,他的这句话更是让每个人再度呆在了原地。

    云飞雪,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吗,一天除了喝酒就是女人,都快二十岁的人了才仅仅二重调息境界,那眼前的是什么,鬼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不可能是云飞雪……”

    “我是不是云飞雪重要吗?你们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怎么才能让自己痛快的去死!”云飞雪一声冷笑。

    他缓慢的速度骤然提升,一道残影掠过,身旁的火堆顿时溅起大片火花。

    “住手,你敢动手我要了这小妞儿的命!”不管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云飞雪,至少他绝对没有这么好对付,所以胡茬男此刻并没有继续恋战的决定,他直接拿出了灵儿作为要挟。

    “真是愚蠢啊,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云飞雪的身影微微一顿,下一刻,一道影子从他体内如子弹一般朝前飚射而去,他手持血刃如一道血色的闪电从阴暗的天空劈下。

    胡茬男刚刚伸出的右手直接齐肩而断,紧接着便是他那杀猪般的嚎叫声传遍了半个剑虎之森。..

    “逃……逃,分开逃……”胡茬男忍住剧痛,此刻他知道自己再做逗留那绝对就是找死的行为。

    但云飞雪既已开杀戒,又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走呢?

    千影绝杀术,三道分身如鬼魅般直奔三个方向而去,伴随着还惨叫声四起。

    实际上这些人如果合力对敌,或许云飞雪并没有那么容易拿下他们,毕竟他们中间还有两个八重内柔之境。

    但云飞雪的这些手段直接击溃了他们最后的心理防线,仅存的那点战斗意念也被胡茬男断掉的那只手臂给完全冲走了。

    灵儿虽然在痛苦的挣扎着,但眼中的敬佩之色更加浓烈,千影绝杀术,这种高深莫测的功法云飞雪毫无保留的传给了每一个暗影,就这份慷慨大方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更重要的是,云飞雪在这短短的时间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竟然能够凝聚出了三道分身,要知道她自己几乎有空就会修炼,但也仅仅只是凝聚出一道分身而已。

    “别……别杀我,我做你的手下,我给你当牛做马……”

    终于只剩胡茬男一个人,他吓的几乎是直接跪地求饶,不管他们能把命看到有多么淡漠。

    但是当死亡真正临近的时候,内心那种强烈的恐惧凭空而生,或许他真的不怕死,可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呢,还有无数的女人没有玩过呢,短暂的人生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没有做却丧命在这里,多冤啊?

    “是,我不会杀你,至少我不会一刀杀了你……”

    云飞雪盯着意识几乎已经快要模糊的灵儿,脸上森然的表情更加浓烈,如果自己没有及时赶到,如果自己再晚来几分钟,灵儿只怕已经被这些野兽给糟蹋了,云飞雪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嗖的一声,血刃斩下,胡茬男的左臂齐肩而断,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几乎扯破了他的嗓子。

    谁说云飞雪是个纨绔的二世祖,他简直就是恶魔啊,年纪轻轻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此刻胡茬男已经明白,自己没有资格活下去了,就算自己能活下去了双臂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没想到我会好好的死,但我知道你现在会死!”话音落下,一刀斩去,胡茬男直接身首分家。

    云飞雪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这可能是他从小到大一次性杀过最多的人了,他还需要消化一下才能抹去那种有些恶心的反应。

    半晌过后,云飞雪迅速走近灵儿跟前,至少此刻的灵儿状态简直差到了极点。

    她呼吸急促,胸膛剧烈的起伏,满脸潮红,云飞雪凑近的瞬间,灵儿那迷离的双眼疯狂的想要贴近云飞雪跟前。

    “他们给你下的*?”云飞雪面色阴沉的盯着几乎已经快要发狂的灵儿。

    “公子……公子,要了我,要了我把,公子,我受不了了……”灵儿说话断断续续,那种女儿家的媚态估计没有任何男人能抵抗得了。

    平时她和云飞雪接触虽然也有过肌肤之亲,但此刻情况完全不同,现在的灵儿简直就是一把燃烧的*。

    云飞雪也是正常的男人,至少面对这样的情景他想要抵抗也需要强大到极致的意志力。

    “不不,我不能这么做,我要你,我早就能要了你,何必等到现在……”云飞雪不断摇着头,他绝不能做这种事,暗影一众女子虽然无依无靠,但自己要给她们一个交代,至少有机会以后一定要给她们一个完整的家,自己就这么要了人家,算什么事?

    不能被一时的*冲昏了脑袋,时刻保持三分理智。

    “不不,公子,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真的好难受,求求你了,要了我吧……”灵儿已经是语无伦次,如果不是她被捆在树上的话,估计已经把云飞雪扑倒在地上了。

    云飞雪在抵挡着灵儿无尽的诱惑,但就在这时,他面色忽然一变,不远处他已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听到了有动静传来。

    不管是肖无夜派遣追击他的人还是剑齿虎,那都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自己刚刚杀人的动静还有这里的火光吸引了不少敌人前来。

    “灵儿,千万要忍住,你身上的伤势不轻,打晕你会给你带来更大的伤害,记住,保持理智!”云飞雪疯狂的叮嘱着她,然后他快速把捆住的绳子解开二话不说,直接扛起灵儿就往剑虎之森内继续狂奔而去。

    现在他绝对没有资本和敌人战斗,不管是剑齿虎还是那些肖无夜手下的高手。

    幸好云飞雪已经突破到八重内柔之境,尽管之前已使用了千影绝杀术,但此刻还保留有不少的体力。

    他尽量借助树枝树干跳跃前行,这样至少不会给身后的人留下什么明显的线索。

    但此刻灵儿就好似一头释放的野兽,她拼命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又不断在云飞雪身上来回抚摸,这样的举动真是让云飞雪叫苦连天。

    可就像云飞雪所说,他现在不能打晕灵儿,灵儿本来就断了一只手,再加上她又和胡茬男那些高手战斗过,身上内伤外伤一大堆,自己再使用重力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公子,你要了我吧,我不会怪你的,我其实早就想把自己给公子了,只是一直难以启齿,我真的快受不了了……”灵儿在云飞雪耳旁吹着气,而他感觉身后一直都有敌人在跟随,这种感觉简直让云飞雪快要爆炸。

    “灵儿,要不要也不能在这里,身后的敌人随时能要了我们的命!”云飞雪一声轻喝道,这句话倒是让灵儿的动作稍稍的减缓了不少,但依旧是没有停止。

    云飞雪一路狂奔,陡然,前方有流水声传来,云飞雪面色一喜,他奔着水源疯狂跳跃而去。

    眼前是高达百丈的瀑布,云飞雪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朝前纵身一跃,借助瀑布旁边的一块巨石,云飞雪借力再度腾空而起。

    在微弱的月光下,云飞雪看到瀑布身后有一块凹进去的洞口,他毫不犹豫,直接纵身一跳穿过瀑布来到了这洞口之后。

    巨大的瀑布水流声再加上这里地势也是格外的险峻,身后之人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如果是剑齿虎的话那就更不可能发现他们了,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灵儿的问题,她不断发出着*怪叫之声,很有可能会引起那种聚神以上强者的注意。

    好在云飞雪扛走灵儿的时候把绳子也顺带拿走了,此刻云飞雪找到一块石头重新将灵儿绑在了上面。

    “灵儿,只能暂时让你受苦了!”云飞雪有些无奈的说道,他扯下身上的一块布料塞进了灵儿的嘴里这才松了口气。

    至少眼前的危机暂时是躲过去了,过了今晚等白天到来再想办法出剑虎之森吧。

    说实话,现在灵儿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破洞,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说云飞雪不心动那是假的,但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这么做。

    “灵儿啊,以后我还要为你找一个好人家呢,你可不能糟蹋在我手上。”云飞雪叹了口气,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到了灵儿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