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追踪
    进入剑虎之森,一股冰冷的凉气席卷全身,本就已到深秋,再加上此处植被繁茂气候更加寒冷。

    即便是现在这个季节,这里依旧是绿海茫茫,仅仅偶尔能够看到一些普通的树木植被已落叶枯黄。

    进入森林内的云飞雪已经全力施展了他强大的修为,瞬息之间已离开数十米之外,他很清楚肖无夜的目的,他把自己带到剑虎之森就没打算让自己活着回去,所以身后必然还有高手跟随,自己不加快速度被身后之人围攻那真的就希望渺茫了。

    云飞雪左飞右跳全力施展腾挪跳跃之术,但他的目光却在不断扫视着四面八方。

    灵儿并非普通女子,尽管断了一只手,她强大的生存能力也足以支撑她在这里面活一段时间,而且她一定会留下记号,因为灵儿也清楚肖无夜抓她的目的,所以她一定会留下一定的线索让自己快速的找到她。

    云飞雪没有失望,在前进了大概盏茶的时间过后,一棵树上出现了一个朝着像前方的箭头,新鲜的刻印足以说明这一定是灵儿留下来的。

    云飞雪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发现了第二个箭头,因为灵儿也很清楚,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是很危险的,很可能就会遭遇觅食的剑齿虎,所以只有不断小心的移动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又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云飞雪神色阴沉的停在了原地,因为这个箭头到这个地方忽然消失了。

    “嗯?打斗的痕迹?”云飞雪眼神一凝忽然朝身前看去。

    这一片空地之上有着明显杂乱的痕迹,四周的一些杂草小树几乎都已经被完全折断,地面上凌乱的脚步足以说明这场战斗很激烈。

    “不是和剑齿虎的搏斗,是人类……”云飞雪的神色更加阴沉了。

    从这个现场来看,除了灵儿有些小巧的脚印之外,至少还有五六双陌生大脚的脚印,而且从尺寸来看,还都是男人的。

    云飞雪心急如焚,在这片森林内,遇到剑齿虎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就是遇到那些亡命之徒。

    他们大多都是成群结队为在这里猎杀剑齿虎以换取一定的金钱,这些人几乎每天都在生死存亡的刀尖上过日子,灵儿要遇到他们可比遇到肖无夜还要可怕的多。

    “咦,这里……”

    云飞雪四处搜寻,终于是在自己左边的方向发现了他们离去的踪迹,森林内没有道路,这里明显是被人践踏所留下的一些痕迹

    云飞雪迅速沿着这些新鲜留下的踪迹狂奔过去,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云飞雪的担心可想而知。

    “恩?有说话的声音!”云飞雪脚步一顿,前方除了说话的声音传来,还有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半壁天空。..

    “真是找死啊,敢在大晚上随地生火!”云飞雪目光阴沉,他加快速度朝前跑去,靠近一棵大树扭头看向火堆处。

    果然,灵儿就在那里,只是此刻的她显得格外的狼狈,浑身被五花大绑在一棵枯树桩上,身上血迹斑斑格外凌乱,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到她那被纱布简单包扎的右手手腕处,云飞雪忍不住鼻子一酸,都是因为他啊,否则灵儿怎么会落成这样子。

    “老大,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奇怪,我们找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遇到一头剑齿虎,好像这些家伙全部消失了?”火堆上是一只不知名动物的腿肉正烤的香气四溢,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手上正拿着一块肉吃的满嘴流油。

    “是啊老大,剑齿虎没遇到,反倒是抓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妞儿!”另外一人目光贪婪的盯着灵儿的胸膛,如果不是他们老大在的话估计他现在就已经扑上去了。

    “我哪儿知道,能抓个姑娘也不错,正好可以让兄弟们下下火,至于剑齿虎……不着急,总能找到的!”那名满嘴胡茬的中年男子动作粗鲁,一看就是那种匹夫大汉。

    “你们这些人渣,最好放开我,我家公子来了你们知道你们想死都难,你们会体会到什么叫比死亡更痛苦的事是什么!”灵儿愤怒的咆哮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她失去了右手,这些家伙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这六七个人中间,最强的也就是这个胡茬男,九重聚神的境界。

    但九重聚神在她全力时期绝对走不过三招,但没了右手终归是战力损失大半,再加上又失血不少,体力精神力都是大不如之前。

    “你家公子?哈哈,你家公子说不定现在正和哪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在床上乐呵呢,他会跑到这剑虎之森来管你的死活?”胡茬男一声大笑,伴随着四周传来了所有人哄堂大笑的声音。

    对他们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能打动他们,一个是钱财,一个就是女人。

    女人就是玩物,就是上了一次可以随意扔掉的衣服,而此刻灵儿无疑就是他们眼中那个毫无抵抗力的衣服。

    “不过你这小妞儿也真是够猛的,带着伤都击中了我们老大一掌,我现在倒是好奇你家公子是谁呢?”胡茬男一旁的另外一个中年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的确,透过胡茬男的衣襟就能清楚看到白色的绷带围绕他的胸膛缠绕一圈,想来这个伤口正是灵儿留给他的。

    “我家公子的名讳岂是你们能知道的,但是他如果来了,你们没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灵儿说话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莫名的骄傲,但此刻她说话似乎带着一丝力不从心,不远处的云飞雪没有察觉到异样,他心中不知是欣慰还是哀叹。

    这个时候还不忘夸我,不是因为我,或许你现在已经嫁人了呢,或许你已经过上了美好的生活了呢,怎么还会受到这样的侮辱甚至为自己断掉了一只手。

    “哈哈哈,不管他是谁,你就别想他来救你了,你身上的药效也开始发作了,乖乖的顺从了大爷我们,大爷们保准让你美上天!”胡茬男一声疯狂大笑,然手站起身直接将自己的上衣脱了去,露出了那绷带以外布满胸口的黑毛。

    “你……你干什么……”灵儿脸上忽然潮红密布,看着眼前这些人的目光也开始模糊了起来。

    “干什么,这个药劲儿可是猛的很,就算你是贞洁烈女,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那又如何?”云飞雪的声音突兀森然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背后。

    他就如夜晚之上索命的恶魔,此刻他直挺挺的站在每个人目光所能触及到的地方,火光闪烁,那张森寒如恶鬼一样的面容摄人心魄。

    “你是谁?”云飞雪的出现让这些人的兴致大打折扣,胡茬男扭头恼怒的看向云飞雪。

    “我就是她口中的公子!”云飞雪语气森然道。

    “哦?你还真有胆子来剑虎之森啊,了不起,只可惜你可能没搞清状况,你的这位侍女是我们手中的东西了,你识相的话呢就赶紧哪儿来滚哪儿去,我们也懒得动手。”胡茬男最先是诧异的。

    但是云飞雪没有掩饰的气息让所有人都察觉,他仅仅才八重内柔境界,而且仅仅只是一个人,那他们有什么好怕的,就算你来救人那也得死。

    这里除了胡茬男之外,其余的几个人都是七重罡气或者六重洗髓境界,他们人多势众根本不用惧怕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年轻人。

    “是的,你这句话我也还给你,你们自己直接拿刀自尽在原地可免去一会儿生不如死的痛苦,否则正如灵儿所说,你们尝试到有一种叫做求死不能的感觉是什么!”云飞雪双目之内似有血光闪烁。

    他的体内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呐喊,释放你杀戮的**来吧,这才是你真正的本性,只有这样才能释放真正的自我。

    只是此刻云飞雪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声音的异样,就好像它本来就是来自自己的声音,这个声音告诉他,杀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正确的事情。

    “哈哈哈,这小子,这小子莫非疯了不成?也好,你觉得自己很强,那你就要用死的代价来吃这个教训!”胡茬男话音落下冲身旁的中年人点了点头。

    此人瞬间明白了胡茬男的意思,他也是八重内柔之境,先上去试试这年轻人的水平,至少他敢这么嚣张的站在这里也应该是有点实力才是,至少混在刀尖上的他们这一点还是明白的,先试试对方的水平再说。

    这中年男子拎起身旁插在地上的长刀朝云飞雪砍了过去,刀芒如电,罡气如风,他的动作可以称得上是八重内柔之境的佼佼者。

    云飞雪刹那间动了,一道分身如鬼影般闪烁而出,不动则已,动如烈风,这分身快若奔雷刹那之间便已和这中年男子相遇。

    火堆疯狂的闪烁似有大风吹起,所有人只看见一道血光如闪电掠过,然后四周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那中年男子的动作定格在了原地,云飞雪的那道分身凭空消散,空气中还有一柄血色的弯刀回到了他的手中。

    “喂,老江,你搞什么鬼,动手啊……”胡茬男显然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

    这中年男子艰难的回过头,然后他们便看到毕生难以忘记的一幕,这男子从眉心到小腹飚出了一道血线,然后这道血线迅速扩大,他的整个身体就那么在原地一分为二,五脏六腑散发着腾腾热气朝四周流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