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和尚?
    夜晚临近,石元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大街之上,身边熙熙攘攘还有不少的行人,但随着夜深,行人也渐渐的回到了自己家中,街道上几乎只剩石元一人。

    他和云飞雪事先早已约好了地点,如果他在自己家里的话,一来这杀手也不好下手,二来云飞雪也不好出手帮他。

    虽然周围行人的减少,石元内心开始莫名的紧张起来,在这寂静的街道巷子,他连自己加快的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到。

    谁能知道下一刻死神会不会向他招手?

    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如果死的不是自己的大哥,说什么他都不会冒这种险的。

    这件事他并没有给石星云透露,他毕竟年少气盛,如果这件事能凭他一己之力调查出来,那不论是在他父亲石星云面前还是在众多同辈之人中间都将有着足够炫耀的资本。

    虽然石小坤的死并不值得炫耀,但至少他能把凶手揪出来,这绝对是值得肯定的,在这种复杂的矛盾心理之中他不断的等待着。

    但这种等待最为可怕,他忽然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什么非要听云飞雪的,自己为什么要去找肖无夜,如果凶手没揪出来自己而死在这里,那我石元也是不是太冤了?

    他的双腿不自觉的在颤抖,每走一步都有一种发软的感觉,似乎随时都会站不稳倒地而去。

    他身体和心理几乎已经接近极限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忽然,他疯一般的朝街道尽头跑去。

    石元已经忍受不了了,他发誓自己再也不会逞能了,只有回到石家才是最安全的,什么报仇什么凶手都是次要的了。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如鬼魂一般闪现而出来到了他的跟前,石元吓的几乎肝胆俱裂。

    “你……你是……谁……”石元哆哆嗦嗦的问道。

    “我就是你的死神,来索你命的死神。”此人似乎并不急于动手,他很想再好好折磨一番这个少年人,他要彻底将其的心里击溃,或许最后都不用自己动手,石元吓都被他给吓死了。

    “你……你杀了我……杀了我哥哥……”

    “你哥哥死的很痛快,一剑割喉,没有任何痛苦,但……你不一样……”

    “你要怎样?”

    “就和潜龙帝国制定的刑法一样,死亡也是分很多种的,你想选择痛快一点的还是选择温柔一点……”

    “我……我……我不想死啊!”

    “这当然是不行的,是不是很难做个选择,这样好吗,你告诉我你知道什么,我来帮你做选择行不行?”

    这黑衣人从头蒙面到脚,只有一双眼睛好似鬼火一般在月光下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他慢慢走近石元跟前,右手之上一把短刀在石元的左右腮帮子上来回磨蹭着,崩溃的石元只觉下体传来一阵热流,竟然尿裤子了。

    他从没发现,自己五重壮骨境界的修为会这么不堪,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完全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还真是没用啊,堂堂五品带刀侍卫的儿子,竟然是个尿裤子的脓包,我也懒得和你在这废话了,直接去陪石小坤吧!”

    黑衣人失去了耐心,他转身离开的身影陡然又转了回来,右手上的短刀闪烁出死亡般的光芒朝石元的喉咙切了下去。

    轰……

    但就在这一瞬间,黑暗之中一道身影如鬼魅闪现而出,毫无征兆一拳轰在了这黑衣人的腹部。

    这大力的一拳就好似巨石冲撞,黑衣人的身体就如破麻袋一样朝后翻滚而去。

    “咳……谁,谁……”黑衣人也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他一个翻身连忙起身,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拳几乎已经要了他半条命。

    “云家……云飞雪?!”接着月光,黑衣人明显看到这个人的目光,只是他的双眼之中还是难以掩饰其中的震撼。

    云飞雪不是一个泡在酒坛子里和女人堆里的废物二世祖吗,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在他身后,突兀的出现了两名妙龄女子,她们轻松的从石元背后将其击晕了过去,然后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谁派你来杀石元的?”云飞雪没有多罗嗦什么,直接了当的问道。

    “我……我杀他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帮他?”黑衣人颤声问道。

    “我在问你问题,你只需要回答就行了!”云飞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莫名的狰狞之色。

    八重内柔之境如虎啸龙吟,体内内气如龙卷狂涛,他的动作却又似电闪雷鸣,顷刻间已来到黑衣人的跟前。

    但让这黑衣人惊骇的是,云飞雪还站在石元身旁不远处,此刻好似突然出现了两个云飞雪。

    没错,千影绝杀术,这十来天他一直都是勤苦修炼,如今可分身三影,技能迷惑敌人也能做到危急之时全身而退。

    再者自己的偷袭已经要了他半条命,这黑衣人虽然是九重聚神之境,但拥有千影绝杀术的云飞雪已经不需要有任何的惧怕,更何况他还有血刃在手。

    这黑衣人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已经被颠覆了,云家那个小子,那个一无是处的小东西竟有这般恐怖的实力。

    击杀石元的打算已经完全被他打消,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逃,逃走之后将这个消息公诸于众。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不想再战,你想逃走!”石元身旁的云飞雪消失,黑衣人跟前的云飞雪目光逼人的说道。

    “我……”黑衣人竟被云飞雪目光骇的呆滞原地。..

    “告诉我,谁派你杀石元的,你最好把你的牙口放软一点儿,刚刚你对石元的话我可以原话奉还给你,死有无数种,选择哪一种的决定权在你的手上!”此刻的云飞雪的确可怕,只因此事关系到他父亲大哥的生死大仇,在这件事他,他永远保持冷酷而又残忍。

    “哼,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黑衣人心一横,他闪身疯狂后退而去。

    一个合格的杀手能够做到一击必杀,全身而退,虽然此次行动没有成功,但他自信自己逃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说过,你别想逃!”云飞雪一声怒喝,三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三个方向,黑衣人三个逃走的方位被完全封锁。

    “给我死!”黑衣人一声暴喝,右手短刀如电光闪烁,一道逼人的刀气划下,眼前的云飞雪顿时被切成两段。

    但是这短暂的滞留注定了黑衣人是逃不走的,身后云飞雪的攻击似重岳出击,黑衣人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他的腰椎骨骼在这一拳之下已经完全被击碎。

    “说,谁让你来杀石元的,你敢再罗嗦一些有用没用的,我先砍你一只手再说!”云飞雪冷漠的说道。

    “我具体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一个和尚,他给我下的命令,让我杀了石元。”黑衣人惊恐的说道。

    “和尚?”云飞雪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衣人。

    他本以为会从黑衣人的口中蹦出‘肖无夜’三个字,和尚这两个字的确让他疑惑了。

    “是个什么样和尚,说说看。”云飞雪继续问道。

    “他已经上了年纪,从他言谈举止来看,应该是类似于主持或者是罗汉级别的僧人了。”黑衣人说道。

    云飞雪没再说话,但他心里在不断思索着,莫非是肖无夜自己不好直接下命令,所以让这个和尚来带他下令?似乎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肖无夜,你做事还真是够小心谨慎的。”云飞雪冷笑一声道。

    “再一个问题,你可知杀我父亲和大哥的凶手是谁?”云飞雪问道。

    “这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听命于人,其它的我完全不知道。”黑衣人都快哭了出来。

    这个回答云飞雪也不意外,毕竟这种事他们知道才真的奇怪了,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问的。

    “那你可以安心的去了!”此人不得不杀,他知道了自己不少的秘密,不杀的话会有不少麻烦事会找上身来。

    尸体自然是交给两名暗影处理,云飞雪走到石元身旁将其弄醒,后者满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现了云飞雪几乎是痛哭流涕的拥抱了上去。

    “你可算来了,刚刚……我差点就死了……”

    “这不是没死吗!”云飞雪笑着说道。

    “那个杀手呢?”石元问道。

    “哎,此人实力太强,让他跑了,连福叔都没能留住他!”云飞雪叹了口气说道。

    “跑了……”石元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毕竟他连裤子都尿了,最后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得到,这也太亏了吧。

    “我也尽力了,但你应该也能看出来,我的方向是没错的,这个杀手必然和肖无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以后行事还要多加小心啊!”云飞雪拍了拍他的肩膀。

    石元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所以他也不打算在其身上多花功夫,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肖无夜一定就是那个背后的人,但让石元偶尔去找找他的麻烦也是不错的事,毕竟肖无夜对自己也算是恨之入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