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悸动的青春
    云飞雪依旧在云府教着薛思雨看玉的本领,三天的时间过的飞快,薛思雨在看玉识玉方面的能力也是日渐提高。

    “基本的东西我已经教会给你了,然后就是魂力方面的修炼也是非常重要的,相信冰城之内不乏修炼魂力的功法吧!”云飞雪说道。

    “是的,只是很可惜,我在魂力方面的修炼实在力不从心,一直都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薛思雨无奈的说道。

    “魂力的修炼可难可易,所谓魂由心生,心由念生,一念魂灭,一念意生,意生念不灭,念生魂不死,过分执着则死,偶然放下而生,生死循环如魂力生生不息……”

    云飞雪这番话正是来自魂诀里面的要纲,他自然不可能把真正的好东西就这么传给薛思雨,但适当的点拨一下对薛思雨一定会有强烈的启发作用。

    事实也正如云飞雪所料,薛思雨几乎是呆滞在了原地,这番话虽深奥却又易懂,虽易懂却又那么的深奥,但这番话却如醍醐灌顶似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薛思雨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眼前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年轻人,传闻是潜龙城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只会吃喝玩乐甚至是好色贪酒之辈,这种话他这十来天的时间在潜龙城可听到太多了。

    但薛思雨一直都不相信,因为他见到云飞雪第一面所听到的那番话根本就不是这种人能讲出来的。

    此刻再听云飞雪一番神机妙言,她更觉云飞雪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薛姑娘回去可好好体悟这番话,对你修炼神魂一定会有促进作用的。”云飞雪笑着说道。

    “多谢你这般慷慨的提点,薛思雨感激不尽!”薛思雨朝云飞雪躬身行礼,她的这一礼并不重,如果不是云飞雪,或许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这般深奥而又神圣的点拨。

    “客气,说好慷慨相授我自然要负责到底嘛!”云飞雪笑了笑说道。

    二人继续探讨关于一些看玉还有魂力方面的问题,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云府大门陡然打开。

    一道身影如风尘一般徐徐吹来,她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脸,至少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如果让外人看到定会惊掉下巴,文青青居然会因为来到云府这么高兴,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不成?

    只是她兴奋的笑脸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凝固在了脸上,云飞雪和薛思雨正谈笑风生。

    在他们面前放着不少的玉石,云飞雪甚至手把手教着薛思雨该怎么看玉,倾囊相授他的一切技巧。

    “云飞雪……”一声惊雷般的声音响彻整个云府上空,然后文青青双眼莫名的红肿起来,那晶莹的泪珠忍不住在眼眶中打着转儿。

    “呃……这个,你怎么了……”云飞雪一阵头大,你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这可好,我和薛思雨虽然没什么,但外人看着不像那么回事啊,特别是落在文青青眼中那更是点燃了一桶*。。

    “怎么了?你教她赌玉,为什么不教我?”文青青愤怒直指云飞雪说道。

    云飞雪一阵叫苦连天,我的姑奶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啊,我谁都能不教那也不能不教你啊,关键在于人家可是登门拜访,我云飞雪也不能不教人家,你要早来几天多好?

    “肯定要教你啊,但你也没说要和我学习啊!”云飞雪苦笑道。

    “我不管,你教她的什么都得全教给我!”文青青气冲冲的走到云飞雪面前说道。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的!”云飞雪满含笑意的说道。

    一旁的薛思雨暗暗发笑,文青青心地不坏,但是这吃醋的劲儿还真是不小,不过估摸着以后是有不少醋得吃了,像云飞雪这样的男人估计追他的女孩子应该是不会少的,是不是自己以后也算其中一个呢?

    呸呸,谁要追他,真是想得美……

    薛思雨被自己搞的一阵脸红,只是此刻云飞雪和文青青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倒是没发现她的异样。

    “云公子,那我就不多打扰,这是你要的烈焰草还有地火精!”薛思雨当然也不可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她凭空拿出一个小瓶子还有十株药草递给了云飞雪。

    看到此物,云飞雪双眼一亮,他倒是没有客气直接接到了手中,修炼九阳不灭体一共五种材料,现在四种已经到手,只差一尊三皇鼎便可以开始修炼,云飞雪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毕竟九阳不灭体所形容的威能简直让人咋舌。

    “如此,也好,那我就不远送你了。”云飞雪微微拱手,能够和薛思雨相识也算是一场善缘,至少对自己是没什么坏处的。

    “告辞,哦对了,云公子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在潜龙城帮我留意一下,我的一只爱宠金刚猿丢了,它叫小猿猿,我这次也是专门来这里找它的,可惜十来天也是一无所获,冰城有事我得快点回去了,所以如果云公子看到的话还希望你能帮我代养一下,感激不尽,它有伤在身,如果公子看到的话还望将这瓶丹药让它服用!”薛思雨说着将手中一个玉白色的小瓶递给了云飞雪。

    “好,一定帮你留意!”云飞雪说道。

    只是他心里却是一万匹狂马在奔腾,爱宠金刚猿,要知道即便是幼年的金刚猿几乎都媲美人类锻体十重巅峰的高手啊,还取名叫小猿猿,关键你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养一只猿猴当宠物,这也是没谁了。

    目送薛思雨离开,云飞雪一阵无奈摇头,真搞不懂这些大势力的人想的都是些什么。

    “怎么,舍不得啊,舍不得就跟她一起去冰城啊!”文青青恼怒的说道。

    “没,怎么可能啊,我有你啊,为什么要和她回冰城?”云飞雪展眉一笑,右手顺势往她肩上一搭,文青青轻哼一声,这中听的话倒是让她没有继续再胡搅蛮缠。

    “你母亲的病情怎样?”云飞雪问道。

    这十来天文青青都没来云府找他,想必是在照顾她的母亲,毕竟方万才给她灵药应该还是管用的。

    只是看到文青青忽然变得愁眉苦脸的神色,云飞雪顿时疑惑了:“怎么了,你母亲的病情,难道……”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是吃了那些药,可是根本不见有任何好转,病情反而还有些加重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文青青坐在石凳上,脸上忧愁的神色让云飞雪生出了怜惜之感。

    “这不可能吧,方楼主是知道你母亲的病情的,他应该不可能拿假药给你啊!”云飞雪疑惑道。

    “就是说啊,我也纳闷,宫里的那些老医师就跟一些废物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我该怎么办啊……”文青青趴在身前的石桌上显得那么的束手无策。

    不论她平时如何的强势又如何的刁蛮,但此刻的她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女孩子,是一个无所适从的女孩,自己怎么也得帮帮她啊。

    “这样吧,我再去找一趟方楼主,他应该认识一些强大的炼丹师,或许他们能够帮到你!”云飞雪说道。

    “真的啊!”文青青蓦然抬头,她双眼就好像花朵一样瞬间绽放,那一刹那,四目相对,青春的气息在他们体内忽然躁动起来。

    文青青是那样的美丽,云飞雪又是那么的阳光而温暖,二人的目光不自觉的慢慢靠近,这一刻,天地似乎都已消失,这个世界只剩下云飞雪和文青青……

    “咳咳……”

    云飞雪和文青青的双唇几乎已经贴在了一起,但旁边却忽然不识趣的出现了一阵咳嗽声。

    两人瞬间惊醒,文青青的脸颊羞的通红,她猛的扭过头不敢去看云飞雪,而云飞雪也是狠狠瞪了一眼门口的福叔。..

    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会儿来破坏我的好事……

    “那个,有什么事吗福叔!”云飞雪定了定神然后问道。

    “嗯,是关于石元的,已经有线索了!”福叔说道。

    “哦?有线索了,说说看!”云飞雪说道。

    “昨日石元去肖无夜的府上,直到晚上我发现有人突兀的出现在了石家,他的目标应该就是石元,我已经让其他人盯住了,估计今天晚上就会动手!”福叔问道。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此事您就不用操心了,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云飞雪说道。

    福叔点了点头,他向来不会去问云飞雪什么,只要是云飞雪的命令,他就会去执行,这也是云飞雪一直以来都很信任福叔最大的原因。

    不过现在福叔还是忍不住插了一句嘴,他说:“公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没关系,讲吧!”云飞雪笑着说道。

    “石星云在宫内是五品带刀侍卫,关于他儿子的死因自有他们家的人去操心,公子你和石元的关系也就一般,这事儿……我觉得你还是尽量少掺和的好吧!”福叔犹豫了一下,他自然也是出于好心才会提醒云飞雪的。

    这种事儿要引火烧身可就不好玩了,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去杀石小坤,也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要请杀手暗杀石元灭口,这背后必然有庞大的阴谋,云飞雪如果多管闲事,必然会牵扯到此事之中去,福叔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多谢福叔的提醒,只是有些事,我不掺和都不行啊!”云飞雪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开始又一遍教文青青赌玉的技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