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线索
    “我需要怎么做?”石元问道。

    “接下来你去找肖无夜,你不用说太多,就告诉他你知道很多关于他的秘密还你大哥的死因,让他最好去皇帝面前自首,否则你会在皇帝面前和盘托出,那时候那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云飞雪说道。

    “肖无夜?”

    “没错,你大哥的死或许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的秘密。”

    “谁说你不知道,你大哥是金龙卫,你是他的亲弟弟,你说你知道吗?”

    “这……”

    “你不知道也要装作知道,明白吗?如果你大哥不是知道什么秘密怎么会无缘无故被人杀害。”

    “可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能把凶手引出来,你知道你大哥的死因,你知道肖无夜的秘密,你觉得有些人会让你继续活下去吗?”

    石元身躯微微一震,他不聪慧,但是经过云飞雪这么一缕,他顿时明白了云飞雪真正的用意在哪里。

    “莫非,这肖无夜也是金龙卫的成员?”石元疑惑道。

    “不错,他的确是,所以就算他不是杀你哥哥的凶手,但这一步棋也能通过肖无夜引出其他人。”云飞雪说道。

    “高明啊,我倒是想不到平时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云飞雪竟然还有这么一颗脑子,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我哥哥是金龙卫你知道,肖无夜是金龙卫你也知道,你凭什么什么都知道?”石元目光如炬的盯着云飞雪,如果这个原因不弄清楚,他根本不会相信云飞雪的话。

    “你真的想知道?”云飞雪故作高深的模样问道。

    “废话,你不告诉我我凭什么相信你!”石元白了他一眼。

    “好吧,本来这是不能说的秘密,但我也是为了尽心尽力的帮你,但这个秘密你绝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也保不了你!”云飞雪无奈的摇了摇头。

    石元微微一愣,啥玩意儿秘密搞的跟帝国机密一样这么严重啊,说一下就有杀身之祸降临,不过看到云飞雪这么慎重的表情,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云飞雪四顾摇了摇头,然后凑近石元跟前轻声说道:“其实我是金龙卫。”

    咔嚓……

    石元手中的茶杯毫无挣扎的掉落在地摔成了碎片,两条裤腿沾满了四溅的茶水。

    “你……你说啥,你是……金龙卫……”

    “嘘……”云飞雪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好似生怕人听到一样。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装作平时那副模样呢,这只是掩饰我的身份而已,事情的轻重你就自己把握吧!”云飞雪也没多说,但石元内心却是震惊的难以言喻。

    如果说云飞雪是金龙卫,那一切就说的通了,他知道这么多的秘密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啊。

    “那……那我这么跟肖无夜说了,我的人身安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放心,我让福叔跟着你,不管谁对你下手你都不用有任何担心!”云飞雪说道。

    “这……也好。”石元点了点头,福叔的强大他是知道的,有他在暗中保护自己,石元的底气也是足了许多。

    “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金龙卫里面并不是团结一气,能够查出来是谁做的对我也有好处!”云飞雪说道。..

    “那好吧,我试试去!”石元离开了云府。

    “福叔,跟着他。”云飞雪对着空气说着,一道身影如影子一样消失在云府上空。

    石元离开云府,云飞雪渐渐恢复了一个人时的冷漠,石小坤虽然身死,但他同样能够利用石元硬生生揪出一条线索出来。

    石元这番大张旗鼓的跑去质问肖无夜,他就不相信杀石小坤的人没有动静,只要此人有任何动作他都能够揪出其中的线索。

    只是自己今日的一番动作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一些东西,至少进攻梅花庄就会让不少人用心的目光来审视他。

    而石元从自己这里直奔肖无夜那里去也会让不少人联想到自己,凭石元的脑子还想不出这种办法来。

    “暴露就暴露吧,谁要来云府杀我就来试试!”云飞雪目光冷漠,即便这些人动手也只会在暗中下手,毕竟现在云府还是受到皇帝的重点庇护的。

    他的手中更有皇帝曾亲赐云飞跃的真龙宝剑,云飞雪可有先斩后奏的生杀大权,现在线索渐渐浮出水面,云飞雪也打算渐渐要露出一些势头了,当然,他此番想通过石元知道暗杀石小坤的人究竟和肖无夜是不是有关系。

    如果是肖无夜的人,那么就说明肖无夜和他父亲的死有脱不开的关系,如果不是肖无夜的人,那可能石小坤的背后还另有其人。

    半个时辰过后,三名暗影回到云府,伴随着她们身边还有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三名去进攻梅花庄的云府高手。

    “张安、王林泉、小七,想不到啊想不到,平时你在我住的府外监视着我一举一动的也就是你们吧。”云飞雪盯着这三个人问道。

    “公子,我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张安盯着云飞雪说道。

    “一个小小的梅花庄,我只需要精兵三千就能无伤将其拿下,你们以为我让你们这些高手全部去干什么去的,当然就是为了让你们几个人去通风报信啊,而我现在很想知道,你们要通风报信给谁呢?”云飞雪淡淡的问道。

    三个人的脸上都闪过了一丝惊容,此刻的云飞雪和平时大相庭径,貌似这次进攻梅花庄还只是次要的,揪出他们才是最主要的任务。

    “我……我们没有要去通风报信,我们也只是觉得进攻梅花庄不需要我们出手,所以我们就没去而已!”王林泉顿时说道。

    “是吗,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要给肖无夜报信嘛,但我很想问一句,你们这么做良心不会痛吗?当年我爹是怎么对你们的,把你们当亲兄弟一样对待,而只要有我在云府,你们的吃喝拉撒花过自己的一分钱吗?我甚至把云府珍藏多年的修炼功法给你们修炼,你们就这么对我的?”

    云飞雪越说语气越发的狰狞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其中的痛苦和难受也许只有他自己才能真正体会到。

    引出这三个人云飞雪绝对不会有半点高兴,他只会觉得替当年的父亲不值,替自己多年来真诚的对待而不值。

    “好了,废话不多说,三年前我爹的死和你们有关系吗?还是说和肖无夜有关系?”云飞雪冷声问道。

    包括之前的李开一共四个人都已经被肖无夜收买,那么肖无夜收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到底是监视他的行动随时准备击杀他还是另有目的,这一点云飞雪必须要搞清楚,内奸的这条线索和石元那里是云飞雪目前调查真相的两个*,他不能打丝毫的马虎眼。

    “不不,你父亲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都只知道你父亲是执行任务而死,但我们真的不知道凶手是谁!”张安连连摆手说道。

    “不是肖无夜吗?”云飞雪问道。

    “不不,不是他,我们大概知道他要时刻监视你的目的,好像是为了你父亲曾经留下的某一样重宝,似乎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修炼功法,具体我们也不清楚!”张安继续说道。

    云飞雪眼神一凝,肖无夜为了自己父亲曾留下的某一样修炼功法,莫非是……九阳不灭体?

    这不可能啊,九阳不灭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无意中在爹的灵位前得到的,肖无夜怎么可能会知道?

    “你们还知道什么?”云飞雪面无表情继续问道。

    “额外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当初你们奉我父亲命令的时候都忘了吗?肖无夜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能让你们吃里扒外?啊?”云飞雪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我们……”

    “行了,拉出去,杀了!”云飞雪冲几名暗影说道。

    “不不,公子,你不能杀我们,我们也曾为云府效力过,我们也是你父亲的手下!”张安几个人疯狂的叫道。

    “现在知道你们是我父亲的手下了?当你们监视我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我可是云飞跃的儿子呢?”云飞雪面无表情。

    三人直接被暗影拖出了云府,云飞雪昂首而立,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杀了这四个人,基本也就代表自己和肖无夜正式宣战了,只是云飞雪心中还是很好奇,肖无夜究竟想在云府得到什么。

    如果是九阳不灭体的话,他又是怎么知道这门绝密的功法的?看来必须要拿下肖无夜才能从他嘴里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啊。

    云飞雪叹了口气,想到这些问题他就头疼,这些事情放在谁的身上又能不头疼呢,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而已。

    这个年轻本该是生命中最好的年华,他应该享受着来自无数人的敬仰和舒服的时光,但现在他必须要为杀父之仇而日夜操劳,这种感觉想必谁也不愿意去体会吧。

    好在这种头疼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因为云府来了一个人,一个可以让人如沐春风的女子,冰城公主薛思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