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找上门来
    “你……你平时根本在装疯卖傻?”李开惊疑的看着云飞雪说道。

    “那你以为呢,我不装疯卖傻,估计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云飞雪这个人了。”云飞雪目光平静的说道。

    李开内心犹如惊涛拍岸波澜起伏,平时那个看似纨绔不堪的二世祖竟然完全是装出来的?

    “废话咱们就不多说,我问你,你现在在为谁做事?”云飞雪语气平静,但这个问题却当真如利剑刺进了李开的胸膛。

    “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李开怒吼道。

    “你不说我也会知道的,是文太师?金龙卫?石家?肖无夜?哦,是肖无夜……”

    李开身躯剧颤,他眼神慌乱而又惊骇的盯着云飞雪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最主要的是云飞雪这种改变简直让他无法想象。

    “什么时候开始为肖无夜做事的,五年前?还是四年前?还是三年……哦,是四年前,我爹还没死的时候你已经易主了!”云飞雪通过他眼神为妙的变换迅速的捕捉其中的细节,要知道人想要说谎或者是想要掩饰什么,其眼神会第一时间透露出其中的细节,这可是云飞雪的母亲曾教会他的一种能力。

    “那么肖无夜又在为谁做事?他的父亲,还是金龙卫,还是他自己……果然是金龙卫吗?”云飞雪目光凌厉如刀,李开根本难以避开他这种眼神的攻击。

    “你……你是个魔鬼,你根本就是魔鬼……”李开疯狂的咆哮道。

    “你在为肖无夜做事,你也想成为金龙卫的一员,所以你背叛了云府,背叛了我父亲,那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被谁害死的,你知道吗?!”云飞雪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丝情绪波。

    “不不,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父亲的死我根本没有参与过,肖无夜也没有参与,杀你父亲的另有其人!”李开显得格外的惊恐,说话也急促了许多。

    “另有其人?这个人是谁?”云飞雪继续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知道的非常少,我也只知道你父亲的死和金龙卫有关系,具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开说道。

    “这样啊,那你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云飞雪的目光中带了一丝凌厉的杀气,这种逼人的气势让李开心神一颤。

    “你要干什么,你……”

    云飞雪的拳头毫无征兆的来都了他的胸前,八重内柔修为的拳力他根本无法抵挡,因为李开的修为被封住,此刻他如普通一样的身体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云飞雪的反应。

    “你就不怕……不怕肖无夜找你……麻烦吗……”已经奄奄一息的李开拼了最后一口气问道。

    “你是在去围剿梅花庄的时候战死的,他凭什么找我麻烦,再说,他本来就想找我麻烦不是吗,但是现在他如果要找我麻烦,那他就是和梅花庄一伙的,你说他敢不敢找我麻烦?所以你就安心陪我父亲去吧,放心,还有更多人来陪你的。”云飞雪目光之中戾气如龙,李开难以置信的看了云飞雪最后一眼终于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李开云飞雪没有任何喜怒哀乐,从他刚刚惊恐的神色之中就能看出他父亲的死绝对不是偶然发生,背后似乎还有更大的阴谋等他去调查。

    “不管你是谁,杀我父亲大哥,你就要用命来还!”云飞雪语气冰冷如刀。

    简单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将李开的出题处理完毕,正好福叔也回到了云府。

    “怎么样,他的右手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云飞雪有些期待的问道。

    石小坤是个左撇子,所以赌玉的那天云飞雪第一时间发现了他,但由于他的右手被纱布包裹,所以云飞雪没法知道石小坤右手上是不是有颗痣。

    但十天的时间过去,石小坤右手有什么伤也该痊愈了,那没了纱布,福叔应该一眼就能看到他右手的模样了。

    “呃……我……我没有见到石小坤……”福叔犹豫了一下说道。

    “没有见到他,他去哪儿了?”云飞雪皱眉道。

    “他……他死了……”福叔有些异样的看着云飞雪,让他去调查石小坤的右手本来就莫名其妙,关键这个目标还巧合的死了,所以福叔现在也好奇着云飞雪究竟在查什么。

    “死了?怎么可能?”云飞雪震惊的看着福叔,年轻力壮的石小坤怎么说死就死了?

    “他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云飞雪沉声问道。

    “一剑割喉,九天前的事!”福叔的回答简洁有力。

    云飞雪陷入了沉默,此事大有蹊跷啊,虽然还不确定章元霸所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石小坤,但是云飞雪八成已经确定了,此人必然就是他。

    一定是暗中也有人发现了自己那天的赌约,虽然这个人还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不是有意在调查什么,但为以防万一,不如直接击杀石小坤来封口,自己总不能去坟地里把他尸体翻开来查看吧。

    那自己从章元霸口中得到的线索可就断掉了啊,好在自己刚刚从李开的口中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肖无夜也在为金龙卫做事,虽然肖无夜不那么好惹,但至少知道这条线索也算是个好消息了吧。

    “不过石小坤虽然死了,但他还有个弟弟石元啊!”云飞雪极速思索着接下来的路该怎么个走法,不过他还没想出来具体的办法,石元竟然自己找上了云府的大门,来的还不是石元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不少高手跟随。

    “云飞雪,你给我滚出来!”石元在云府雷霆大吼道。

    “呃……这说什么来什么啊,走,去看看……”石元的声音他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和他接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云飞雪,你这个杀人凶手,今天我就是来将你绳之以法的!”石元悲愤的指着云飞雪,其模样恨不得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一样。

    “将我绳之以法?这从何说起啊,我做什么了?”云飞雪一脸莫名其妙,这家伙不会认为他哥哥……是我杀的吧。

    “你杀了我哥哥,你就是杀人凶手!”石元愤怒道。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这个……对你哥哥的死我也表示同情和哀悼,但这事儿真的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天地明鉴!”云飞雪无奈的说道。..

    “放屁,那天你和我哥哥赌玉,因为我爹出面所以你没能砍掉我哥的一只手,你一直怀恨在心所以第二天直接找人出手杀了我大哥我说的可对!”石元神色带着几分狰狞,他死死的盯着云飞雪生怕他会跑了一样。

    “我说兄弟啊,你这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我和你大哥的赌注仅仅就是一只手而已,我就算要报复他也只会砍他一只手,我要他的命干什么,我和他又没有深仇大恨。”

    云飞雪看着石元闪烁的目光继续说道:“再说,就算我真的报复心强,我也不可能第二天就动手吧,这不明摆着告诉所有人他就是我云飞雪杀的吗?”

    “你……你这是狡辩!”石元其实觉得云飞雪说的也有道理,只是他嘴上不想承认。

    “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是你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就会明白,为了一块玉然后我杀你大哥,我云飞雪是这么好杀之人吗?所以你大哥的死要不就是有人要陷害我,要不就是另有其它的原因。”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看到石元脸上的犹豫之色越来越浓,云飞雪也是松了口气,他就怕这石元胡搅蛮缠,虽然自己并不怕石家,但这总归是个麻烦。

    “其实你大哥的死我也是震惊的,或许我知道一些你大哥身死的原因,只是我还并不确定而已!”云飞雪说道。

    “什么?你知道?你知道什么?”石元就好似突然被打了鸡血一样再度看向云飞雪。

    “这个……”云飞雪看了看石元身后那些手下,石元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们都回去吧,我和云飞雪单独谈谈!”石元吩咐道。

    “可是少爷……”

    “去吧,我要在云府出事了,他云飞雪能脱得了干系吗?”石元虽然不聪明,但也绝对不是傻子。

    听到他的话,这些人顿时纷纷退去,云飞雪也支走了福叔,二人来到一座茶厅,云飞雪更是为石元亲自泡茶。

    “你可知皇帝陛下的手中有一支名为金龙卫的卫队?”云飞雪便倒茶边说道。

    石元身躯一震,旋即惊疑的盯着云飞雪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没错,你大哥就是金龙卫的成员之一!”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我和我爹都不知道。”石元震惊的看着云飞雪。

    “当然,金龙卫是秘密,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你大哥自然不会告诉你们,但是你回去仔细翻一翻你大哥的一些遗物或许就会发现线索的。”云飞雪说道。

    “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石元有些阴沉的看着云飞雪,这家伙和平时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啊。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多得多,如果你想为你大哥报仇,接下来按照我说的去做你就一定会有收获!”云飞雪语气肯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