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卑鄙手段
    云飞雪飞奔在街道之上,福叔和吕子峰紧随身旁,走出聚财楼,他的神色已经被无尽的杀机所笼罩,尽管他在刻意掩饰身上的气息,但依旧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因为此人给自己带来了一个让他怒发冲冠的消息,一直在云府伺候自己生活起居的小翠被抓走了,如果云飞雪不离开聚财楼救她的话估计小翠会在顷刻间丧命。

    这正是云飞雪愤怒的地方,居然有人拿小翠的命来威胁自己,这可是在潜龙城,他当真以为云府是任人欺凌的地方吗?

    “吕子峰,速搬救兵,然后去郊外万花楼,不要去云府叫人,在你们吕家叫几个高手!”云飞雪的声音很急促,语气中的焦急显得他对小翠的命相当的在乎。

    “不……不去云府吗,你云府的高手可比我吕家……”

    “你走不到云府的,听我的快去,我需要你的速度!”云飞雪语气重重的说道。

    “好!”吕子峰二话不说,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飞速奔跑而去。

    云飞雪没有让吕子峰去云府就是他已经考虑到了半路有可能有人拦截他,毕竟这些人能悄无声息的劫持小翠,那肯定已经提前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云飞雪不得不小心谨慎,福叔一路也没问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云飞雪着急的神态来看就已经明白了事情不会简单。

    盏茶的时间过后,云飞雪和福叔二人来到了万花楼,这是郊外的一座废楼,当云飞雪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他们了,在这些人身后可以清楚的看到小翠被绑住双手动弹不得。

    “看来你们为了对付我还真是费尽心机啊,居然拿一个女流之辈来威胁我!”云飞雪盯着这十几个身穿黑色服侍的人说道。

    “事关重大,我们自然得采取一点儿非常手段了。”为首一名中年男子笑了笑,他的目光并未在云飞雪的身上停留,而是不断扫视他身边的福叔,显然这个人才是阻碍他们最大的威胁。..

    “废话少说,把人交过来!”云飞雪怒喝道。

    “这个不好意思了云公子,在赌玉大赛结束之前我们恕难从命!”此人脸上闪过了一丝戏谑,但这句话却也让云飞雪明白了这些人是谁。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昨天晚上抓走吕子峰威胁他谋害自己的就一定是这个组织的人,因为他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如果掀开他们的袖子,一定能够发现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都纹有一朵梅花。

    “你们应该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吧,我参加赌玉大赛可是为了文青青才去的,你们这么做得罪的可不止我,还有太师府的文青青!”云飞雪冷声道。

    “用不着拿太师府来压我们,文青青赌玉也只是凭她个人一时喜好而已,你以为太师府还会为了她的贪玩而动我们吗?云飞雪,别在这浪费口舌了,静静等着赌玉大赛结束就好了,这样也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中年人说话不咸不淡,身后两人两只手扣在小翠的肩膀上随时可能要她的命。

    “你们这是在玩火啊!”云飞雪的声音低沉。

    他们也不动手,这么牵制自己,那摆明了就是不想让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己参加赌玉大赛,偏偏这个时候自己还真的束手无策,只要一动手,这些人立马拿小翠的命来威胁自己,那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对付他们,这种进退两难的问题云飞雪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等吕公子带人来我们再商量对策!”福叔在一旁提醒道。

    “你们是不是在等吕子峰回吕家搬救兵呢?”这中年人一脸戏谑的看着云飞雪说道。

    云飞雪眼神一凝随即他目光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在这些黑衣人的左边,两名大汉拎着一脸苦笑的吕子峰走了过来。

    “云飞雪,不要白费功夫了,如果连你那点儿小把戏我都猜不出来的话,我也白活这三四十年了!”中年男子满脸笑意,既然答应了替人做好这件事,那他一定能做的滴水不漏,至少现在云飞雪是拿他没有任何办法的。

    被扣押的小翠有些愧疚不敢去看云飞雪,她从小到大服侍的公子似乎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而且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

    其实说白了,小翠只是云府的一个下人而已,云飞雪完全可以不管她的死活,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其实我也没想到平时纨绔不堪的云公子竟然对一个小丫鬟竟然还会这么在乎,不过这就更好了,这样只会让我们之间的合作更加愉快!”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

    “哼,入云府之门就是我云府的家人,我云飞雪如何并不需要你来评价,但我云飞雪是不会对自己家人不管不顾的!”云飞雪目光冰冷,这些人已经被他拉入了死亡名单之内,这件事之后他必须要将这些人尽数除之,否则云府的威严还有颜面何存?

    “好,好一个云府家人,和这位云公子相比,你们这些大老爷们还真够不要脸的,拿一个小姑娘威胁别人,你们也算男人吗?”

    忽然,不远处的废墟楼顶上空出现一道清脆的声音,所有人几乎都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只见那废楼之巅,一道靓丽的身影如出尘仙子俯首站立,一身雪白色的衣裳随风荡漾,尽管相隔甚远,可云飞雪依旧看到那是一张无可挑剔的脸蛋。

    一头漆黑的浓发微微飘扬,更让人惊奇的是她拥有着一双紫色的眼瞳,高挺的鼻梁下是如桃花瓣绽放的嘴唇。

    她似乎是踏着乘风踏雾而来,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令人向往却又不可捉摸的高贵之气,云飞雪不禁在原地看待了,而这个反应可并不是他装出来的,而是他真正的第一次看到这种似高贵而不可亵渎之女子。

    “你是谁?”这些黑衣中年人也是历经世事,本能的察觉到了这个女子的不凡。

    “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现在重要的是你们应该把人放了,然后乖乖的离开,免得我动手脏了我这双手脚!”这年纪并不大的少女谈吐儒雅,单听这声音就已经醉了。

    “我们可是梅花庄的人,梅花庄庄主你想必也听说过吧,她……”

    呼……

    中年男子话没说完,云飞雪便看到那伫立在废楼之巅的女子忽然消失了,是的,就是消失,就好似一团白色的烟雾在原地消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紧接着,这女子又如白色的烟雾凝聚而出,只是她出现的地方是在这中年男子的身前。

    所有人都是骇然失色的看着这女子,如此鬼魅一般的手段当真闻所未闻,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轻轻抬手,这少女的右手指尖触碰到中年男子的胸膛,云飞雪便看到他强壮的身躯定格在了原地。

    一层层冰渣从这少女的指尖朝四周蔓延开去,最后将中年男子冻成了一个冰人。

    “指尖如雪,意念化冰,冰城的人?”福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动容之色。

    福叔话刚说完,除了小翠和吕子峰之外,几乎所有黑衣人都被冻结成了冰块,四周的空气都是因为她的这种手段了下降了几分,云飞雪不禁在原地打了个冷颤。

    “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云飞雪抱拳躬身行礼,不论对方的身份还是她帮自己的忙,这一礼都是自己必须要给的。

    “云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这姑娘轻轻一笑,当真如沐春风让人神清气爽,就好像四周的一切事物都在跟着她微笑。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在下冰城薛思雨。”

    “你……你就是薛思雨?”

    云飞雪震惊的看着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女惊骇道,他可是从文青青的口中听说过这个名字,似乎这个女子也是这次赌玉大赛最强的对手之一。

    “怎么,你听说过我吗?”薛思雨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他。

    “是……是的,你应该是要参加这次赌玉大会的吧!”云飞雪苦笑一声说道。

    “对对,我正准备去呢,没想到刚好遇到了你们,这么说来你也要参加赌玉大赛吗?”

    听到赌玉二字,薛思雨忽然双眼放光,看起来好似她对赌玉的兴趣比文青青还要更甚几分。

    “估计大赛已经开始了,这些人拿我这小丫鬟威胁我,如果不是你估计我都参加不了这次赌玉大赛了!”薛思雨点了点头,随即她看向小翠轻笑道:“那你这小丫鬟可不简单啊,按理说不应该被他们困住才是啊……”

    “呃……”云飞雪眼神深处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惊骇,薛思雨竟然看出了小翠的底细,要知道就连福叔都看不出来啊。

    “我也纳闷儿呢,照说云府高手如云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才对,算了,先不说了,既然你也要去参加赌玉大赛,不如我们一起去如何,估计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云飞雪冲冰雪如洁的薛思雨说道。

    “嗯,也好!”整个废楼之下只剩梅花庄的这些黑衣人,待云飞雪他们离开后半个时辰,这些封住他们的冰块终于是自动崩开,所有人都是骇然的看着四周这一切。

    为首的中年人神色凝重道:“看来肖公子的计划要落空了,半路杀出个薛思雨,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话音落下,一众黑衣人迅速离开了此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