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肖无夜
    云飞雪的脸上忽然没了表情,这一刻,他似乎突然变了,变得有些让人害怕让人不可捉摸。

    “福叔,出来!”云飞雪一声大喝,紧接着,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个中年人来到了他的身边。

    看到此人出现,石小坤面色忽然一变,他下意识的后退说道:“云飞雪你干什么,这里可是聚财楼,你……”

    “随便哪只手都行,算了,就要他拿刀的那只吧,右手我要了!”云飞雪故意这么说自然是不想让有心人察觉到他的意图,但他要确认的是石小坤的右手上是不是有痣,所以他才会故意的这么说。

    “是,公子!”福叔微微点头说道。

    四面八方的看客几乎都是连连后退而去,他们再一次领教到了云飞雪的飞扬跋扈,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那是石家的石小坤,但云飞雪好似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天塌下来也必须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福叔曾是云飞跃最忠诚的手下了,云飞跃出事之后他并未弃云府而去,反而更加本分的守着云府保护云飞雪,事实上,只要知道云飞雪出门的情况下他都会在暗中保护他的安全,不管云飞雪为人如何,只因他是云飞跃唯一的血脉。

    “云飞雪,你住手,你敢要我一只手我要你整个云府从潜龙城消失!”石小坤也是急了眼急促的咆哮道。

    “给我动手!”云飞雪一声大喝,福叔好似拎着小鸡一样一把抓住了石小坤。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人群中响起,紧接着,又是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到此人,石小坤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一样脸上大松一口气。

    “爹,这云飞雪他……”

    啪……

    不等石小坤说完,回敬他的是中年男子重重的一耳光,整个现场瞬间寂静了下来,这可是石小坤和石元的父亲石星云啊,来了二话不说直接扇了自己儿子一巴掌?

    “爹,你打我干什么啊……”石小坤捂着脸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石星云根本不理石小坤的咆哮,他转身走到云飞雪面前双手抱拳躬身道:“还望云公子不要见怪,我这两个逆子太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全场鸦雀无声,御前五品带刀侍卫竟然给云飞雪躬身道歉,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但是反过来想一想其实也释然,虽然云飞跃已经不在,但整个云府依旧是皇帝手下的诸侯。

    而且如果云府真是一点儿地位都没有的话,皇帝又怎么可能亲自做媒把文太师的小孙女许配给云飞雪,所以反过来思考一下,云飞雪似乎还真不是石小坤能够得罪的。

    说实话,石星云的态度让云飞雪颇为诧异,他和石小坤之间虽然是有赌约,但如果石星云出面自己再继续动手的话那就有些太过了。

    “既然石大人出面,那这件事暂时就算了吧。”云飞雪淡淡的说道。

    “多谢云公子的体谅!”石星云说完又朝文青青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带着石小坤兄弟匆匆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开。

    只是没人注意到云飞雪说这句话真正的含义,他说的是‘暂时算了’,而不是直接说那就‘算了吧’。

    说暂时算了的意思就是以后可能继续还要找你这个儿子的麻烦,因为云飞雪必须要确认石小坤究竟是不是背后那个给章元霸下命令的人。

    “哇,你太帅了!”待石小坤他们走后,文青青罕见的竟然夸了云飞雪。

    “咳咳,我云飞雪有不帅的时候吗?这金曜石还有这株还魂草就送给你了,至于冰魄玉我有其它用途就不能给你了!”云飞雪为了让自己能再帅一点儿,直接大方的吧这两个宝贝送给了文青青。

    “你……你要送给我吗?”文青青有些受宠若惊感觉,她想不到拒绝这两件礼物的理由,因为它们的确很珍贵,虽然她是文太师的女儿,平时的零花钱可并不多,当然也不可能买得起这种宝物了。

    “不送你送谁,我可是给文太师保证过,让你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云公子岂是食言之辈。”云飞雪骄傲的说道。

    “谢谢你!”文青青收下两样东西开心的说道。

    云飞雪二人外加吕子峰朝聚财楼内部走去,围观的人群也渐渐的散了,没人注意到,在这赌玉店斜对面的一个角落里,几道人影一直在紧紧盯着云飞雪直到他离开这里。

    如果云飞雪他们在这里就一定能认出来,这几个人中间那个修长而又挺拔的身影正是来自兵部肖家的肖无夜,也是文青青对云飞雪提过的这次赌玉最大的对手。

    “胡大师,云飞雪看玉的能力您也见识过了,您有把握对付他吗?”肖无夜对着身旁一名年长之人问道,此人想必就是文青青口中的赌玉老前辈胡雍了。

    “不好说,此子赌玉没有深浅,你仔细观察他看玉时候眼神的变化,看似漫不经心,但那双眼睛似乎能够洞察万机,他天生就是为赌玉而生,我实在想不出为何一个年轻之辈的身上为何会有这样一双眼睛。”胡雍神色略带凝重的说道。

    “也就是说,连您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胜过他!”肖无夜面色难看的说道。

    “肖公子实在抱歉,我确实没有把握!”胡雍摇了摇头道。

    “那如果他发生了什么意外,例如那双特殊的眼睛没有了或者他没法脱开身,您能拿下这次赌玉大赛的第一名吗?”肖无夜淡淡的说道。

    身旁这个看似文弱的青年实际上其手段让人惊骇,如此优雅的语气神态却说出这样的话,连胡雍也不得不为之胆寒。

    “这个您放心,冰城公主虽然也会来赌玉大会,但她究竟只是生性贪玩,如果没有云家这小子参与,这个第一名我帮你拿定了!”胡雍说话尽量都把自己的用词谨慎一些,自己虽然小有名气,但在这位兵部大少爷的面前依旧只是大一点的蚂蚁而已。

    “那接下来赌玉大赛上您应该是看不到他了!”肖无夜的语气有些阴冷,说完直接转角离开,跟随胡雍他们也离开了这层楼。

    肖无夜已经在暗中盯着云飞雪,他自己当然是不知道了,一行人走进了聚财楼后面。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云飞雪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每一次来这里都有一种心神裨益的感觉,这里有着一种和外界与众不同的灵动之气,以至于进入这里云飞雪感觉浑身毛孔经脉舒张似乎在贪婪的吸收着这些灵气。

    在云飞雪的眼前是占地千亩的巨大池塘,池塘之上有着一道道长廊从横交错,这些长廊的尽头是巨大的亭子占据中央。

    不过现在这里显得热闹异常,长廊走道之上人群穿梭不绝,显然他们都是为了聚财楼举行的赌玉大赛而来。

    “那是我的几个好姐妹,我们正好去那儿坐坐吧,估计等下大赛就要开始了!”文青青指着一座有不少正嬉笑聊天的女子的凉亭说道。

    “好姐妹?好好,快去看看……”云飞雪说完直接朝那座凉亭直直走了过去。

    本来还一脸高兴的文青青面色顿时黑了下来:“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刚刚对云飞雪有点儿好感,但这一举动顿时让他在文青青眼中的印象再度下降到零分,阴沉着脸走到了凉亭中间。

    “青青,你怎么才来啊……”

    “就是,我们等了大半天,这大赛都快开始了!”..

    “哇,这位想必就是云公子了吧,真是一表人才啊……”

    四五个少女把云飞雪围的团团转,落到女人堆里的云飞雪简直已经忘乎所以。

    “各位姐姐妹妹长的真漂亮……”云飞雪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当然,他也并不是强装夸赞,这几个少女的确长的很漂亮,这是发自他内心的话。

    “云飞雪!!”文青青那沉闷而又阴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云飞雪顿时一个激灵。

    “咳咳,她们再漂亮当然也没有你漂亮!”云飞雪连忙说道。

    “真是几个会惹事的小妖精,让你们来这我看就是最大的错误?”文青青气愤的说道。

    “那人家你现在都是由夫婿的人了,肯定是不愿意和我们这些姐妹为伍了,真是好伤心啊!”几名少女调侃完了云飞雪还没有忘记文青青,听闻此话,后者也是俏脸一红。

    “少给我瞎说,谁愿意嫁给这种德行人!”文青青娇怒道。

    云飞雪开心的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众人在这凉亭之内的打情骂俏倒也成了不少人心中的焦点,但这种氛围持续了仅仅不到一个钟头,只见一名年轻男子急匆匆的跑进来东张西望,看到云飞雪之后他迅速跑到了跟前。

    这年轻男子凑到云飞雪耳旁悄声说了几句话,本来一脸兴奋的云飞雪骤然面色大变。

    “青青,你们在此稍候片刻,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大赛之前尽全力赶过来!”云飞雪说完也不顾文青青和一众少女莫名其妙的神色,直接叫住福叔和吕子峰飞快的离开了聚财楼。

    “喂喂,你这个混蛋,比赛都快开始了,有什么事不能完了再说啊!”文青青的话云飞雪注定是听不到了,因为他们已经消失在了文青青的视线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