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救人
    “呃……还生丹,难道不是用嘴吃的吗?”云飞雪愣了愣神,自己就吃一枚丹药而已,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家伙怎么惊慌失措成了这个模样。

    “还生丹用嘴吃倒是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如果你这么囫囵吞枣的扔进肚子里,那后果可就不是你能想象的了!”透明的云飞雪脸上依旧泛着那邪异的笑容,只是云飞雪却全然没有在意这个?

    “为什么?”云飞雪脱口而出道。

    “这颗还生丹的药效几乎能用爆炸来形容,你现在的体格和修为吸收十分之一都十分困难,当你整颗被身体吸收之后,那你就会直接在原地爆炸,丝毫痕迹都不会留下。”这透明的云飞雪神色夸张而又凝重,只是他的话却让云飞雪遍体生寒,现在想想的确如此啊,这么珍贵的东西自己似乎也有些太鲁莽了。

    这透明的云飞雪继续说道:“还生丹是东夷族的不传之秘,龙尾虽然珍贵,可万一有人从这枚还生丹中研究出了它的制造方法,那东夷族的损失可就不是龙尾所能弥补的了,所以我猜这颗还生丹甚至有可能被动了手脚,所以暂时你还是打消服用它的念头吧!”透明的云飞雪语气平淡,不过云飞雪此刻是一阵后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云飞雪此刻也完全冷静了下来,他忽然说道:“你知道的很多,连还生丹都知道。”

    “是的,我的确知道很多你所不知道的东西!”他一副全然无所谓的态度说道。

    “所以你好几次都说你就是我,但你不可能就是我,因为我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些知识,你究竟是谁?”云飞雪的语气带着逼迫性的质问。

    他虽然在不断帮着自己,但云飞雪总是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被鬼魂附体了一样,以前他觉得无所谓,可现在的他很想知道这个鬼魂究竟是什么身份,因为这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家伙知道的太多了。

    “你还是不相信我,等某一天时机一到你自然就明白了,以后做事请提前思量一下,你对我的戒备导致我从你体内出来需要耗费我很大的精力,所以尽量三思而后行!”这次是轮到这透明的云飞雪不愿多说,然后一溜烟儿钻进了他的体内消失无踪。

    独留云飞雪在原地苦笑,看来短时间内自己还真没法知道他的身份了。

    但云飞雪很肯定一点,他和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同一个人,二者不论是性格还是他们所知道的东西都完全不同,他又怎么可能是自己呢?

    天空倾盆大雨没有一点停歇的意愿,既然现在无法吸收还生丹,那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索性不如回云府好好休息一晚上。

    可是就在云飞雪转身的刹那,他面色忽然一变,身形瞬间藏于一座巨石背后,紧随着,一道声音从滂沱大雨中传来。

    “老大,咱们……咱们是不是在玩火啊,这可是吕公子啊……”这个声音透出一种惊慌失措,仅仅从这一句话中就能听出此人应该是极为胆小之辈。

    “吕子峰又怎样,不听话照杀不误,干完这一票我们直接离开潜龙城,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另一个声音说道。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只是听到吕子峰这三个字,云飞雪还是忍不住身躯一颤,整个潜龙城有几个吕子峰,除了自己认识的那个之外他想不到还有谁叫这个名字。

    果然,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云飞雪的耳中:“你们究竟是谁,敢动我吕子峰,我爹可是朝中三品武将镇守国疆,杀了我你们全得玩儿完!”

    吕子峰的声音有一种绝望的惶恐,但他勉强保持着几分底气企图用自己父亲的名头吓住对方,但实际上他内心也很清楚,对方敢动他手就不可能不知道他父亲是何人。

    “吕子峰,废话少说,我只问你最后一遍,那件事你究竟做不做!”阴冷的声音传来,云飞雪悄悄探出头看去,只见一名黑衣人的手上拿着一枚夜明珠,云飞雪清楚的看到吕子峰的脑袋被一个袋子套住,在他四周还有四名身着黑衣的年轻人。

    “放屁,我吕子峰虽然有些贪财好赌,但还不是出卖朋友之人,你们自知赌玉无门就想到这种卑鄙无耻的方法,真是丢人现眼!”吕子峰几乎是破口大骂,云飞雪也露出了一丝好奇,这些人想让他出卖谁?

    “吕子峰啊,那云飞雪不过就是个顽劣的二世祖而已,你把他当朋友不就是因为他会赌玉吗,实际上你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你这么护着他又有什么意义?”黑衣人冷笑一声带着几分不屑说道。

    “少罗嗦,这种事我吕子峰干不出来,倒是你们,杀了我还想逃出潜龙城?做梦吧!”吕子峰干脆心一横,完全不管不顾起来。

    云飞雪的心中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说实话,吕子峰和他平时在外面的模样没有任何区别。

    贪财好色好赌,反正他身上几乎占据了人所能占据的所有缺点,所以一直以来云飞雪都只是以敷衍的态度对待他们。

    说是朋友,但云飞雪压根儿就没把他们当朋友看待,甚至他一致认为吕子峰和乔飞对自己服服帖帖就是因为自己赌玉的能力。

    但刚刚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完全改变了他的认知,够义气,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能完全掩盖他身上所有的缺点了。

    生死攸关之境居然都没有答应这些人,吕子峰是真把云飞雪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啊。

    “对不起兄弟,以前是我误解了你们!”云飞雪喃喃自语,脸上再度蒙面,他身影入一道黑色的闪电疾射而去。

    “什么人?”四名黑衣人大吃一惊,这个时候这个荒郊野外竟然会有人出现,他们岂能不吃惊。

    “放了吕子峰!”吕子峰做梦也绝不会想到这个黑衣人就是云飞雪,更何况云飞雪还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声音让他们难以听到自己的真实年龄。

    “放了他?做梦,上,给我杀了他!”为首的年轻人一声令下,四人一齐而动。

    他们的修为都没有超过七重罡气境界的,所以云飞雪并不惧怕,但他也不能拿出血刃,所以他只能空手迎敌。

    一战四,五个人顿时乱成一团,吕子峰本来已经绝望,但突如其来的救兵让他燃起了希望。

    “还不快走!”云飞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雪一声厉喝,吕子峰顿时意会,他努力的挣扎终于是把脑袋上的袋子去掉,他很想知道救自己的人是谁,但此刻已容不得他想更多,确定自己的位置之后他飞速的逃离了此地。

    而此刻云飞雪已经红了眼,拳拳到肉,七重罡气的境界让他能够落于不败之地。

    忽然,云飞雪一个扫腿,其中一人顿时中招身躯如麻袋一样飞出十几米远,罡气境界能够做到内气外放,远不是洗髓境界以下能够相比的,所以经过一番苦战之后云飞雪终究是站在了上风。

    “你们是谁,奉谁的命令胁迫吕子峰!”云飞雪冷声道。

    “我还想知道你是谁呢,你是吕子峰的什么人?”黑衣人不为所动,根本不愿说出真话。

    “不说,我也没打算知道!”云飞雪目光冷漠,手中血刃如电,快若幽灵瞬息之间,四人直接被割喉而死。

    吕子峰离开了,云飞雪自然可以拿出血刃,毕竟现在他还想不到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一切,即便是吕子峰知道了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云飞雪还是打算守住自己的这点秘密,等时候到了,他会让自己的兄弟知道一切的。

    这几个人牙口硬的很,云飞雪也没打算在他们身上下功夫,但有一点很清楚,他们之所以要吕子峰对自己下手就是害怕自己赌玉的技艺,也就是说,这个让他们做事的人必定也会参加赌玉大会,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为避免留下蛛丝马迹,云飞雪把这些尸体埋了起来,不过就在他拖动尸体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此人手腕上纹着一朵梅花。

    疑惑之下,云飞雪翻动四具尸体,发现每个人的右手腕上都纹着一模一样的梅花。

    “这四个人是隶属于某个组织吗?这梅花应该是一条重要的线索!”云飞雪说罢将四具尸体掩埋起来,然后他离开此地悄悄回到了云府。

    这一晚上可为波澜起伏,云飞雪的神经也时刻绷紧以防未知的危险到来。

    回到云府他直接倒在了床上,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曾经游走在云府四周的视线明显少了很多。

    太师府亲自上门提亲,而且文青青还主动答应显然给很多人敲了个警钟,如今的云府不仅仅只有云飞雪一个人,太师府现在也站在云府的一方。

    这一晚上的后半夜让云飞雪感觉很轻松,他睡的很舒服,至少他打算在第二天睡个懒觉,就当是为自己找到了那重要的线索而庆祝吧,不过他的愿望注定是要落空了,天刚亮没有多久,他的房门就如放炮一样轰隆隆的响了起来。..

    “谁啊!”云飞雪有些不耐烦道。

    “云飞雪,你给我开门!”门外响起惊声尖叫的声音,不过云飞雪恍若未闻。

    “我再睡会儿,有啥事儿一会儿再说吧!”云飞雪懒散敷衍的回了一句,然后倒头继续大睡,不过门外的人显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只听轰的一声,那扇精致的木雕大门直接应声而开,只见一少女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乍一看,这不正是文青青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