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意外之变
    “这我们不太清楚,只是传闻皇帝陛下疑心很重,龙脉放在朝中已不是安全之地,所以他要转移地方!”章元霸说话显得小心翼翼,当然,这份小心翼翼是因为他想活命,至少他不想继续挨云飞雪的刀了。

    “有你们这些人存在,皇帝能不心疑吗?”云飞雪冷生说道。

    一声惊雷划破长空,伴随着,云飞雪手中的长刀一闪即逝,章元霸不可思议的盯着云飞雪,然后他飞快的捂着脖子想要阻止什么,但这是徒劳。

    “为……为什么……”三个字艰难的从章元霸嘴里蹦出来。

    云飞雪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脸上的蒙面扯了下来,章元霸就好似看见鬼魂一样露出了惊恐而又难以置信的神色。

    下一刻一股热血从他脖子冲上将他的头颅跑出半米之高最后落在地面,章元霸的身躯跪倒在地最后变得悄无声息,那颗脑袋却依旧是睁着双眼,至死他都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章元霸,你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会用那些金龙卫的英灵来祭奠父亲和大哥的在天之灵的!”云飞雪喃喃自语。

    他本以为亲手杀掉章元霸还要费一番功夫,毕竟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七重罡气境界。

    但多年的安逸生活已经磨灭了章元霸曾经的热血和强大,云飞雪几乎没怎么费力便轻松将其击杀。

    几道身影从竹林深处闪烁而来,追击东夷人的暗影成功回来。

    “遵从公子命令,一人放走,一人被我们处理掉,这是他们用来交易的还生丹!”暗影丝毫不在乎地上的淤泥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手中还有那个东夷人刚刚拿出和章元霸交易的盒子。

    “做的好,还生丹我就不给你们了,不过我刚刚得到一门隐藏气息的法门,你们将其习会,这对你们今后自保行走会大有帮助!”云飞雪没有多提此事,暗影也从来不会去主动问他。

    “多谢公子!”四周七名女子都露出了一丝喜色,然后全部恭敬朝云飞雪行礼。

    咻……

    忽然,清脆的破空声从竹林内响起,一道黑色的影子就如利箭从远方飚射直奔云飞雪而来。

    “公子小心……”七名暗影大惊失色,几乎是下意识把云飞雪团团围住保护在内。

    不用说,云飞雪也已经把警惕性提到了最高,七名暗影的反应出乎黑影的预料,但他手中一柄长剑依旧是朝云飞雪的头顶斩落下去。

    恐怖的剑气直接将云飞雪头顶上的雨水全部蒸发,这一剑似乎能够割开山河大地,绝杀的一击有着势不可挡之威。

    “保护公子!”七名暗影齐身而动,尽管对手强大无比,但是暗影联手亦是没有丝毫畏惧。

    但哪只此人一剑斩落的动作硬生生的在空中停止,他根本不和暗影做正面交锋,此刻他就如真正的幽灵一样疯狂穿梭而来。

    长剑准确无误朝云飞雪的左胸刺去,快到不可思议,快到肉眼难以捕捉,云飞雪的气息已牢牢被他锁定。

    “又是金龙卫的人吗,你们做事倒真是心狠手辣不留丝毫痕迹!”云飞雪并未慌张,一把血红色的兵刃出现在他手中,面对冲击而来的神秘之人直接朝前一刀斩去,血红的光芒一闪即逝。

    此人明显被这削铁如泥的刀芒给惊到了,他黑色的身影硬生生在空中一个扭转,血红色的光芒从他胸前擦身而过。

    让人惊骇的是,他手中那把剑就好似豆腐一样被切成了两段,血刃之威强悍如斯,但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避开了这锋芒的一刀,否则被切成两段的就是他的身体了。..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平时那个贪酒好色之徒竟是隐藏不露之人,云飞跃还真是教子有方啊!”黑衣人手握断剑,惊疑未定的看着云飞雪说道。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三年前的事竟然是你们金龙卫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只可惜你们杀了不该杀的人!”云飞雪双目杀机如电,他如一头苏醒的凶兽泛着骇人的狰狞之色,在雷电的光芒之下让人心悸,即便心理素质如这黑衣人也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

    此人的到来云飞雪并不意外,章元霸现在已经完全被安逸的生活所腐蚀,这样的人很难再为金龙卫效力。

    而且龙尾之事事关重大,章元霸只要完成交易,想必金龙卫就会第一时间灭口,只是想不到灭口的人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的云飞雪的搅局。

    “不臣服金龙卫就是金龙卫的敌人,既然是敌人,那就该杀!”黑衣人目光一闪,身形再如影子般风驰电掣而来。

    “公子,我们来……”

    暗影话没说完,云飞雪直接将其打断:“此人,我来杀!”

    云飞雪敢自己动手的缘故就是他判断此人修为绝不超过八重内柔之境,但是他的身法和速度让其拥有一种神鬼莫测的能力。

    此刻他身形忽隐忽现由远及近,他双手如鹰爪一样扑面而来,此人直接舍弃了断剑准备徒手击杀云飞雪。

    “没了剑,你岂是血刃的对手!”云飞雪一声冷笑,他身躯瞬间腾空而起直接朝此人一刀斩下。

    但这黑衣人却是毫不惊慌,甚至脸上还闪烁出了一丝轻蔑:“看来你缺少应有的实战经验。”

    话音落下,云飞雪面色顿时大变,此人双手进攻的姿势再度改变,他的袖子之中出现一柄锋利的短剑,就好似离弦之箭朝云飞雪飚射而去。

    此刻云飞雪腾空而上已没有任何借力之地,体内罡气瞬间喷涌而出护住了他的胸口。

    与此同时,他尽全力侧身想要躲过这阴损的一招,但这一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锋利的剑刃从他腹部擦身而过,火辣的灼烧疼痛感顿时传来。

    “可惜,你多年的隐忍今日将要化为灰烬!”黑衣人明显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云飞雪刚刚的躲避已经用尽全力,在那稍纵即逝的瞬间黑衣人已来到了云飞雪的跟前。

    此刻他右手如钢爪一样透出一种无与伦比的锋利,快若闪电的速度朝云飞雪的胸口插了进去,这一掌一旦让他成功,云飞雪绝无任何生还的可能。

    “公子,小心啊……”四周传来暗影惊慌失措的呐喊声。

    咻……

    空气中响起一道怪异的声音,紧接着,七名暗影便看到这黑衣人的动作定格在了原地,他的右手已经贴到了云飞雪的衣裳,可是她们看到黑衣人的整个前臂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掉落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是黑衣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谁……谁敢插手金龙卫的事……”黑衣人疯狂的用左手捂住右手断臂住,但这很难让鲜血如注的伤口止血,尽管痛苦不堪,但他双眼依旧是不断瞄着四周似乎想把这个暗中出手的人找出来。

    “我插手,怎么了?”平淡的声音传来,但这并不大的声音好似比天空的响雷还要具有压迫力。

    云飞雪和一众暗影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并没有做任何容貌上的掩盖,所以云飞雪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的长相。

    硬朗的五官,如雕刻出来的轮廓,身上有着一种平淡却又如烈焰一样燃烧的气势,倾盆大雨还没落到他身上便能看到全部蒸发消失无踪。

    “你……竟然是你?你为什么会插手……”黑衣人明显知道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个中年人的身份,所以看到他的容貌几乎是骇然失色脱口而出。

    这个中年根本就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云飞雪看到四周的雨水忽然在他身前汇聚形成了一把巨剑,顷刻之间,巨剑朝前疾射而出直接将这黑衣人的身躯洞穿而过。

    黑衣人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下,伤口的鲜血还在不断流出,他眼睛睁大似乎致死都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云飞雪双手抱拳。

    刚刚那一刻,他的确感到了绝望,这黑衣人的修为虽然不是顶尖,但作为杀手训练有素手段诡异,自己差点就栽到了他手中。

    但这个中年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救自己,他是真为救自己还是为了刚刚得到的龙脉还有还生丹?

    “多参与实战磨砺自己吧,否则你以后还会经常遇到这种情况的,而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能救到你!”中年人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解释什么,仅仅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身如影子般消失在了云飞雪的目光之中。

    云飞雪愕然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此人究竟是谁,听他的语气似乎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事情,他帮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云飞雪想不通,但他也不需要想通,他只要知道此人对他是没有恶意的,至少他救下了自己的命,对于龙脉还有还生丹丝毫没提。

    单单这一点就不需要让他有过多的猜疑,此人愿意让他知道的话自然会告诉他,现在想这么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处理好这些尸体,不要留下任何痕迹,这本修炼法门你们拿好!”云飞雪递给了暗影一本小册子。

    这是他几天以来整理出来的修炼隐藏气息的办法,更为直观简单,对于暗影他不会有任何的保留,因为这些人都是在用命来为他效力。

    “暗影恭送公子!”

    云飞雪转身慢慢消失在了青竹林的尽头,七名暗影都是带着敬佩的目光看他离开。

    每一名暗影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当初云飞雪挑选收下她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训练严苛,但云飞雪给了她们一个温暖的家,只要有目标的活下去就足够了,所以她们豁出性命也会保护云飞雪的安全。

    只是看到云飞雪那显得孤独而又苍凉的背影,七名暗影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云飞雪承担着这个年纪完全不该承担的重任,或许正是他的这份遭遇再加上他的勇气和智慧才让每一个暗影都更加的敬佩他吧。

    云飞雪没有回云府,现在他身上的杀意还无法散去,这么回去难免会让人生疑,所以他选择了潜龙城外一个隐蔽的石林盘膝而坐。

    装着还生丹的盒子被他打开,里面的丹药散发着惊人的药力,就好似一颗明亮璀璨的宝珠一样。

    这个东西到他手上了他就没打算还回去,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给东夷人制造了一个假象。

    那名活着回去的交易者一定会夸大其实告诉族人,章元霸根本就没想和他们诚心诚意的交易,他早就布下埋伏,自己拼了性命才讨回来。

    李江几乎都已经能够看到东夷人愤怒咆哮的场景,一颗价值连城的还生丹被抢走,他们绝不甘心,东夷人如果派人来潜龙城搅局,那对云飞雪就更加有利,这就是他杀死一个东夷人放走一个东夷人的目的。

    看着手中散发着光芒的还生丹,云飞雪忽然将其一口吞下了肚中,不过他的动作才刚刚进行到一半,一道温玉一样身影从他胸口弹射而出,那个透明的云飞雪又出来了。

    “我.靠,你疯了?这么吞下这玩意儿,你要让我给你收尸不成!”他愤怒的盯着云飞雪咆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