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态度转变
    “这个,爷爷啊,我觉得……云飞雪看着也蛮顺眼的,先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其实也应该没什么坏处的!”文青青的话忽然出现在了这大厅之内。

    偌大的厅堂死一般的寂静,这话是从文青青口中说出来的,嗯没错,就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可这咋回事,前一刻你不还骂的他狗血淋头,怎么这会儿忽然又改变主意了?

    吕子峰和乔飞感觉自己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云飞雪看着还蛮顺眼的?除了长的白嫩点儿,他哪点儿顺眼了,老子怎么就没发现呢?

    “咳咳,我说女儿,你没发烧吧,这云飞雪根本就……”文仁和简直觉得自己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来的路上他们都已经商量好了所有对策,当然目标就是让云飞雪主动放弃这门婚事,文青青也是满口答应,费了这大半天的周折你忽然又来这么一出,你玩儿你爹呢?

    “其实大家也不能以偏概全,毕竟飞雪也是云将军的后人,论相貌……咱就不说了,论才华……呃,这个才华是可以通过后天培养的,你们懂吧,再说了,年轻人嘛,有点风流本性也是正常呢!”文青青感觉自己都快吐了,她想多说云飞雪的几个优点,可云飞雪有优点吗,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无奈之下她只能这么说,因为赌玉这件事对她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云飞雪真的是赌玉高手,那自己就先勉强这么答应着,至于婚期什么的,那都是以后的事,先过眼前这一关再说了。..

    “我.靠,你牛.逼啊,连青青都能被你驾驭降服住,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了,你说一我们绝不说二!”吕子峰惊叹的看着云飞雪,俗话说眼见为实,这文青青的话根本就是对云飞雪赤果果的表白啊。

    “以后我是你们老大,难道以前不是吗?”云飞雪沉着脸问道。

    “是是,以前是,以后更是,你放心!”乔飞连忙一个马匹拍过去,云飞雪是当场春风得意昂着头,胸膛高挺藐天下啊。

    体力稍微恢复了点儿,云飞雪一步走到文青青的旁边然后右手揽住她的脖子搭在了她肩上。

    “岳父大人,您放心,青青妹妹跟了我,保准以后她吃香的喝辣的,一个月她不长二十斤肉算我云飞雪没养好她,您随时来责罚我!”云飞雪就好似江湖拜把子一样说着话,关键文青青还真没反抗。

    在场无数人不禁都想给云飞雪一大嘴巴子,一个月长二十斤,你特么以为是在养猪呢?

    “爹,你看这,青青她莫不是……中邪了吧?”文仁和求助的看向文太师说道。

    文太师一直没说话,从吕子峰他们到来文青青态度的转变他也是看在眼底的,正是因为赌玉这两个字让文青青有了一个极大的变化,文太师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不过他并未说穿,自己的小孙女也不傻,既然她这么做也就随了她吧,再者云飞雪虽然有些不成器,可有血刃在手,即便他修炼无望,自保也是没问题的。

    再加上云飞跃手下也有不少的力量归属于云飞雪名下,其实文青青跟着他也并不算亏,至少名誉上来说他们门当户对并没有什么不妥。

    “年轻人嘛,既然她有自己的想法就随着她去吧,至少飞雪本性并不坏!”文太师淡淡的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还是太师大人了解我,您放心,您的孙女和我在一起那绝对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的一对!”云飞雪大声说道。

    “咳咳,这个我们还有些事,暂时就先走了,青青你是走是留就自己定吧!”文太师感觉自己在待在这儿估计都有抽云飞雪一巴掌的冲动了,还是先走为妙吧。

    “可是,这……”文仁和瞪着文青青,后者却是不敢抬头看他,但文太师都已经发话了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无奈离开了。

    待他们走后,云飞雪松了一口气,文青青更是松了一大口气,从改口之后她可是连对视他们的勇气都没有了。

    “云飞雪,你少给我得意,先说说赌玉是怎么回事?”文青青的目光已经恢复了冷漠,她盯着云飞雪语气冰冷的说道,这翻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都要快。

    “赌玉,什么赌玉?”云飞雪疑惑道。

    “你少给我装蒜,这几个地痞流氓找你来不就是为了赌玉的事吗?”文青青语气更加冰冷,估计也只有她敢这么称呼吕子峰他们了,要知道吕家、乔家那在潜龙城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了。

    “呃……这个……你可是太师府的大家千金,这种事……还是不要参与了吧!”吕子峰小心翼翼的说道。

    “谁说我要参与你们那点破事儿了,我问你,你是不是赌玉高手?”文青青死死的盯着云飞雪说道。

    “高手不敢当,就是会那么一点儿而已!”云飞雪说道。

    “会一点儿?那我再问你,这块玉里有没有好东西?”文青青说着,一块半米左右大小的玉石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所谓赌玉其实流传已久,在这大陆之上不乏很多天然长成的天材地宝,玉正好就是温养这些东西的最佳场所。

    很多人将其当成了一个敛财的手段,因为玉的品质品阶有高低之分,这其中蕴藏的宝物自然也会因为玉的品质而有所不同。

    所以在开玉之前必须要先判断这块玉的品质,其次才能判定玉内宝物的珍贵程度,理论上来说,玉的品质越高,玉内存在的东西也就会越发珍贵。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很多品质极高的玉内可能也仅仅只蕴藏了一些司空见惯的天地灵宝,而很多品质差的玉内反而有可能存在一些珍贵的东西,所以除了本身对玉要有极高的了解之外,运气其实也相当重要。

    云飞雪看着文青青拿出来的这块玉石摇了摇头道:“一般,根据这些玉的纹路来判定,这里面有一株中品的血灵芝都算你运气好!”

    “不可能,这块玉的质地这么好,里面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差!”文青青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看来云飞雪在赌玉上也仅仅只是会而已,根本谈不上高手二字。

    因为就算是顶尖的赌玉高手也不可能看出玉内是什么东西,而云飞雪却直接说出血灵芝三个字,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嘛。

    不过身旁的吕子峰他们惊愕的倒不是云飞雪对这块玉的判定,太师府的千金小姐,这一句一个粗口,也不知云飞雪娶了她之后是福还是祸啊。

    “你不信,开玉便是!”云飞雪淡淡一笑道。

    “哼,你以为我会信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就这么开玉也太浪费了!”文青青根本不相信云飞雪的话。

    “所以嘛,我只能说你被骗了呗,这块玉就是人工制造出来的,里面的血灵芝也是人为放进去用来骗你这种睁眼瞎的半吊子!”云飞雪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好,我就开玉,如果你要说的不对,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文青青也被他说的半信半疑,难道这块玉真的就开不出好东西来?

    文青青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金属锥子,锥子缓缓的钻进玉内,一股奇异的力量扩散开,这块玉应声而碎。

    当文青青看到玉内的东西的时候顿时呆住了,没错,里面真的是一株血灵芝,一株中品等级的血灵芝。

    血灵芝虽然也算是珍贵的药物,可放在这快玉里却是完全有些大材小用了,按常理来说,这样的玉色根本不可能只生长出这种品阶的宝物。

    “你……你居然说对了?”文青青惊愕的拿着血灵芝,但紧随而至的就是她一脸的愤怒。

    “这个混蛋,他竟然骗了我,花一百万辆银子,就买了这么个破烂玩意儿?”文青青忍不住大吼道。

    吕子峰和乔飞对于这一幕却是习以为常,因为他们绝对相信云飞雪赌玉的技术,不然他们也不会听到消息就发了疯一样赶到云府来。

    “好了,没什么事我要去休息了,昨晚没睡好,我得去补一觉去!”对于文青青遭遇了什么他可不感兴趣。

    要知道现在的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而且在和文青青交往之中他也必须要占据主动权。

    首先文青青主动在所有人面前开口要和云飞雪交往,文太师也基本已经默许此事,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文青青依赖云飞雪赌玉的技术,单单就这一点其实云飞雪已经可以把她吃的死死的。

    “喂喂,我的好老大,你答应过我们的,我……”

    “给我到一边儿去!”文青青粗暴的一把拉开了吕子峰,七重罡气的力量哪是他们两个人能够抵抗的,文青青这一拉差点让他们二人扔到了门外去。

    “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文青青不满的盯着云飞雪说道。

    “我这态度怎么了?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要去睡觉却没叫上你,所以你生气了?”云飞雪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夸张表情,文青青的面色已是因为这句话而变得铁青。

    一旁的吕子峰和乔飞已是目瞪口呆,老大,你可真牛.逼,这可是文青青啊,文太师的乖孙女你也敢这么调戏?

    “云飞雪,我跟你说正儿八经的事呢,有件事你得帮我!”文青青没有恼羞成怒,至少云飞雪是赌玉高手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虽然她嘴上不愿表露,但她心里其实已经承认了。

    “咳咳,原来是有事相求啊,好说好说,怎么说你也是我的未婚妻嘛,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好了!”云飞雪大义凛然的说道。

    “你能把这件事给我办好的话,我倒也可以考虑一下,但如果你不帮我,那一切都免谈。”文青青冷哼一声,看到她目光这么坚决,云飞雪也是露出了无奈之色。

    “那好吧,帮什么忙你说吧!”云飞雪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