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神兵血刃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云府之内的不少大将,云飞跃和他大哥云飞山虽然身死,但他们身边的不少大将都因为他们二人自愿留在云府。

    谁都能听出文太师是什么意思,云飞雪虽然有些纨绔,可也不是听不懂话的人,对方明显就是不想答应这门婚事,文太师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居然蹦出这么一句话,这不明显拆文太师的台吗?

    “咳咳……这个,是这样的飞雪,青青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突破到了七重罡气之境,这样的修为……你虽然有心但也无力啊……”

    文太师差点咳出一口老血,这云飞雪难道连这么明显的话都听不明白,非要摊牌闹的大家都尴尬你才能清楚?

    “七重罡气之境?”云飞雪微微一愣,说实话,文青青能突破到这个境界他也有些意外,一个女孩子有这样的修炼天赋的确难得,也难怪文太师一家子不愿意把她许配给自己了。

    但送上门的肉,云飞雪岂有不吃的道理,不过他却并不是对文青青这个人有兴趣。

    皇宫之内行事都是相当严密谨慎,即便是云飞雪手下的暗影也仅仅只送进去了一个十二。

    这样宫内各方面的消息就显得格外闭塞,如能把文青青留在身边,云飞雪一定能从她身上挖到无数之前自己无法了解到的讯息。

    而且就是这个文太师,云飞雪也是对其抱有几分怀疑的,他究竟是自己父亲的真正好友还是早已怀有其它目的,这都是云飞雪不知道的。

    所以皇帝亲口允下的这门亲事,云飞雪一定要把握到手,连接上文青青等于自己在文太师的身边种了一双眼睛,一双没有任何人会怀疑的眼睛。

    但关键现在他还不能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所以他暗暗祈祷,小翠通知的那几个家伙赶紧来吧。

    “呃……七重罡气之境,的确了不起……但就算你是七重罡气之境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你信吗?”云飞雪冲着文青青带着三分挑衅的说道。

    噗……

    一旁的文仁和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也难怪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锻体十重,每一重境界之间都有着明显的实力区别,云飞雪一个看起来仅仅只有二重养气境界的家伙居然说出这种话,这中间可是相差五个境界啊,你有什么资格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哦?你能战胜小女,这倒是奇闻了,我正是想看看你二重养气怎么来战胜七重罡气境界的高手!”文仁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不是打赢青青妹妹,我就能娶到她了?”云飞雪眼睛一亮说道。

    “这……如果你真能胜过她的话,只能说你有一定的机会了……”一旁的文太师也带着几分好奇,没人能明白云飞雪说这种话的底气来自哪里,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二重挑战七重完全就是在找死。

    “好,那我就争取到这个机会,青青妹妹,请出手吧!”云飞雪看向文青青自信的说道。

    “大言不惭的家伙,你找死我就成全你,当你跪地求饶的时候我看你还有什么颜面来娶我!”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青青话音落下身躯如疾风闪动,双脚每踏下一步似有莲花绽放,似有雷霆炸裂,看似柔弱的文青青体内却是蕴含了强大的能量。

    云飞雪如果仅仅只以二重养气境界来对拼的话,那是毫无胜算的,但他如果以真实实力对拼就一定会暴露自己。

    所以云飞雪拿出了一件兵器,一件血色的兵刃,它就好似弯月一样有着一种神秘而又庞大的力量,又似深渊地狱能够吞噬人的性命。

    当这柄弯刀出现在这大厅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空气冰冷了下来,这里似已变成一个血流成河的战场,刺骨的杀意从这弯刀之上传递到了每个人的灵魂深处,即便是站在文太师他们身后的武将都出现了一丝惊骇之色。

    “神兵,血刃……”不知是谁的惊叹声在大厅内响起。

    空气之中一声撕拉声响起,所有人只看到血色的光芒在大厅亮起,待这光芒消失的刹那,大厅里的每个人都惊呆了。

    云飞雪的刀刃已经搁在了文青青的肩膀上,几缕青丝飘然落下,当真是吹毛断发、刃如秋霜。

    “你……你……”文青青骇然的看着这把刀,这把通体呈暗红色的弯刀,她毫不怀疑,云飞雪只需要轻轻用力,这把刀就能将自己的脑袋给切下来。

    “你耍赖……”文青青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怒喝道。

    云飞雪勉强一笑收回了弯刀,此刻他已大汗淋漓,苍白的面容就好似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完全虚脱了一样,没错,这就是他现在使用这把兵刃的代价。

    “青青妹妹,这里可没人说不能用兵器哦,再说你觉得我二重养气对付你七重罡气之境,不用兵器能有几分胜算?”云飞雪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羞愧,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不得不惊叹他的脸皮之厚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可……可是你这兵器……”文青青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词,但不得不说这把弯刀实在太过骇人。

    这把刀实际上是他父亲云飞跃的贴身兵刃,每当云飞雪拿出这把刀的时候,内心都是一片黯然。

    因为他的父亲和大哥执行任务的时候并没有带走这把兵刃,云飞跃认为普通的兵器就足以应付了。

    而每当他不用这把兵刃的时候他就会把刀放在小儿子飞雪的身上,因为云飞跃已经把这柄刀的继承人定了下来,谁又能想到他这么快就用上了……

    “如果你拿着血刃,是不是结局就会完全改写呢?”云飞雪经常这么想,想着想着他就会流泪,泪中总有无数画面依稀闪烁,那么的清晰可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云飞雪现在不会想这些,因为握着刀,他感觉父亲就站在自己的身前,他能赐予自己力量,能够打倒一切阻挡自己的障碍。

    “父亲,你离开之后我第一次使用血刃,你一定能和我一起破开你三年前的遭遇,然后我会亲手杀了这些人让他们去给你赔礼道歉,你说好吗?”云飞雪暗自喃喃,眼角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这一刀,胜负已定,他要的效果已经完全达到。

    这一刀不仅仅只是胜过了文青青,他的这一刀同时也在告诉所有人,云飞跃死了,但云府还有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个云飞雪,还有血刃,还有无数曾经追随云飞跃左右的兄弟。

    不管云飞雪是个什么样的人,血刃还在,云府不死!

    “神兵血刃,你父亲当年的贴身兵刃,的确强大!”文太师叹了口气,二品养气境界以一把兵器让七重罡气之境无法还手,可想而知这把兵刃的强大。

    “我不管,你仗着兵器有什么好厉害的,徒手的话,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文青青依旧是满脸的不服气。

    “那你也可以拿出兵器来继续战斗啊!”云飞雪依旧是毫不知耻的说道。

    文青青恨不得冲上去给这家伙一顿痛扁,血刃的强大早已流传整个潜龙城,普通兵刃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你这不等于说了个屁话么。

    也难怪平时那些个世家子弟对云飞雪都是俯首称臣唯命是从,有这东西在手,普通的那些世家子弟哪敢跟云飞雪叫板,那不找死吗?

    “其实你也没什么不服气的,平时潜龙城内的哪个世家子弟不是对我毕恭毕敬,这不仅仅是因为公子我的实力,更因为他们被我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如果你和我相处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

    “停,打住,打住好吧,你的人格魅力我早就已经领教过了,比如说灵儿妹妹,是不是?”文青青带着三分嘲讽的目光看向云飞雪说道。

    “咳咳,这……这个纯属意外,纯属意外……”云飞雪有些心虚,不敢直视文青青。

    “云飞雪,你他.妈总算长了点儿良心啊,知道替你几个兄弟分担点儿忧愁了!”忽然,门口一声爽朗大笑打断了现场有些尴尬的气氛。

    接着只见几名年轻人疯一般的冲了进来,看到这几个人来,云飞雪总算松了口气,文青青逃不了了。

    只是当他们看到这迎客大厅的文太师的时候顿时愣住了,刚刚那喜笑颜开的神色全无。

    “文……文太师,您……怎么在这里……”几名年纪和云飞雪相仿的年轻人顿时连连躬身行礼,他们自然就是小翠通知的吕子峰和乔飞这几个狐朋狗友了。

    “你们难道不知道本公子才貌双全吗,文太师要把他的小孙女许配给我,你们还不给本公子上礼道贺!”云飞雪故作惊喜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说道。

    “我.靠,我没听错吧,文太师瞎了哪只眼睛能看上……”吕子峰话没说完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惨了惨了,当着文太师的面口无遮拦说出这种话……

    “你们这么慌慌张张的跑来我这里干什么呢?”云飞雪及时打断了他的话,看到这一双双快要吃人的眼睛他就知道事情不妙。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十足的二愣子啊,当着文太师的面说他眼睛瞎了,你找死也没这么找的吧,好在文太师德高望重,倒也没因为这点事而生气。

    “你不会就这么想赖账吧,你明明答应要和我们一起去赌玉,这么快你就反悔了?”吕子峰顿时怒声道。

    这话一出,一旁的文青青面色忽然一变,看着吕子峰他们的表情就足以说明他们把这事儿的主要任务交给了云飞雪,可云飞雪,真的会赌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