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太师府
    “桀桀……”怪笑声响彻在房间之内,只见一个半透明的人影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出现在云飞雪的跟前。

    让人惊骇的是,这半透明的人影轮廓竟然和云飞雪的长相一模一样,他的整个身体如灵魂一样漂浮在空中,他双手抱胸带着三分可怜的表情看着云飞雪,脸上充满了异样的怪笑。

    云飞雪对这一幕的出现一点也不奇怪,好像早已习以为常,他淡淡的说道:“怎么,待在里面在寂寞了,想出来聊聊?”

    “哼,你自己每天这么束手束脚不觉得累吗,让我出来,让我大开杀戒,什么真相都早已呼之欲出了!”他漂浮在空中,眼中尽是桀骜之色,他的话已说明一切,他不赞同云飞雪这种隐忍不发的行为。

    “大开杀戒?就凭你现在这点修为吗,再说,这种莽夫行为就一定能知道真相,谁告诉你的?”云飞雪不屑的一笑道。

    “你看不起我?”

    “我何时看得起你过?”

    “你……混账……”

    “没什么事我要睡了!”

    “你……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花这么大精力从你体内跑出来是为了什么?”

    “不想!”

    “……”

    “好好,算我服了好吧,我出来只是告诉你,你必须赶紧突破到六重洗髓之境,否则你继续这么压制下去会对你身体造成毁灭性的伤害,另外我传授给你个隐藏修为气息的小法门,至少真元境以下的人看不出你的修为深浅。”透明的人影对云飞雪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显得很无奈,但似乎又不得不妥协。

    “哟,今天是怎么大发善心,还能想起来给我点儿好处啊!”云飞雪白了一眼,眼前这透明的身影显然已经快要被他这态度给气炸了。

    我在你体内,你要嗝儿屁了,我特么也得跟着倒血霉啊。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每次和云飞雪的交谈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没事儿为什么非要折磨自己呢,所以他一溜烟儿化为了一股气流没入云飞雪的胸口消失无踪。

    随之云飞雪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道隐藏修为的方法,云飞雪当然没有入睡,而是开始静静开始研究这道法门。

    修炼之始,以气为基,以力为辅,打通经脉,洗髓练罡,凝神聚气,刚柔圆满这二十四字说的便是锻体十重的总纲。

    一重调息、二重养气、三重造力、四重通脉、五重壮骨、六重洗髓、七重罡气、八重内柔、九重聚神、十重刚柔。

    云飞雪卡在五重壮骨三年,不是他不能突破,而是他不敢,境界提高,身上气息更加雄浑,稍有差池便会泄露,暗中的那些眼睛定会有所察觉,届时发现自己修炼有成,他们又岂能轻易放过自己。

    这道法门并不难学习,仅仅只花了一个钟头云飞雪便已彻底掌控,对于体内的这个未知的存在云飞雪虽然也有诸多疑惑。

    但他并不急于想要知晓什么,他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这个长相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是无法奈何住他的。

    知道这一点就已经够了,至于其它么,总有一天这家伙会主动说出一切的,所以熟悉了法门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专注修炼。

    体内气息雄浑如虎,经脉循环如灵蛇绕动,强有力的根基让他的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破变得并不艰难,压抑了三年的修为气息终于是在今日打开。

    六重洗髓,洗经伐髓,压抑的内气在此刻轰然爆开,云飞雪感觉经脉之内无数污秽垃圾疯狂的涌出然后从他体表渗透出来。

    这个过程持续的很漫长,但云飞雪感觉很舒服,因为六重洗髓和五重壮骨是个分界岭,突破到这个分界岭基本可以畅通无阻的直达锻体境巅峰。

    当云飞雪睁开眼睛的时候也莫名的愣住了,想不到突破竟然花费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此刻外面竟然天已大亮。

    再过片刻,云飞雪只觉一股恶臭从自己身上传来,洗经伐髓,自然是把经脉还有五脏六腑的垃圾全部清洗出来,再混合上昨日喝酒的一身酒气,云飞雪差点在原地吐了出来,他赶紧一步朝前推门而出,这说什么也得洗洗才成。

    但就在他推门而出的瞬间,门口一个小丫头急匆匆的赶到他的门前,二人顿时撞了个正着。

    “公子你醒了,你快去迎客大厅,那个……”

    小翠话没说完面色顿时大变,她只觉自己好似进了某个十年没有打扫过的茅房,各种屎.尿混合而成的恶臭冲天而起扑面而来。

    呕……..

    小翠虽是丫鬟,但她姿色上佳再加上云府管理严格,爱干净已经是她的日常的一部分,又哪曾闻到过这种味道,当即朝一旁弯腰差点将吃过的早点从喉咙里倒了出来。

    “公子你……你这是……”小翠几乎是下意识的不断后退着,她实在是闻不了这种能熏死人的恶臭。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喝了点儿酒,身上有点儿酒味儿,至于这么夸张吗?”云飞雪板着脸斥责道,他在云府一向就是这种作风,纨绔子弟的名声深得人心。

    小翠撇了撇嘴,你这哪里是喝酒的味道,分明就是掉进大便池里跑回来然后发酵了一夜,所以才会有这味儿。

    但小翠自然不敢对云飞雪说这话的,她面色惶恐道:“对不起,还请公子责罚,小翠我……呕……”

    小翠面对着云飞雪实在是受不了这味道,差点又是一口吐了出来。

    “行了行了,一大清早的跑来干什么?”云飞雪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太师府的人,文太师亲临云府,还请公子前去迎客!”小翠结结巴巴的说了个大概。

    云飞雪微微一愣,想起了昨日小灵儿的消息,皇帝亲自做媒把文青青许配给自己,只是云飞雪想不到太师府的人来的竟然会这么快,他本想等处理了章元霸这件重要的事之后再应付太师府的人,现在看来计划是落空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云飞雪说完直接朝院子外走去,刚刚走到门外,他忽然顿住了脚步旋即扭头冲小翠说道:“哦对了,你去通知一下吕子峰、乔飞他们,就说那件事本公子答应他们了。”

    说完也不等小翠接话直接转角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留下小翠在原地满脸的疑惑。

    文太师亲临云府,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在这个时候通知你这些狐朋狗友,不过小翠却不敢违背云飞雪的意思,无奈摇了摇头迅速的跑出了云府。

    “文太师亲临云府,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您大人有大量莫要见怪才是!”云飞雪一步跨进迎客大厅,除了文太师平静无波的目光之外,他其他人几乎都是一脸不满的盯着他走进来。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云飞雪,你好大的胆子,太师亲临云府,你不迎接也就算了,竟然把我们晾在这儿一个多钟头!”文太师身旁的一名随行男子阴沉的盯着云飞雪怒斥道。

    “这个……碰巧昨晚灵儿妹妹来府上,小侄就多喝了几杯,你们也没提前通告一声,这事儿也不能……不能全怪我吧!”云飞雪显得有些怯懦,他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实际上是去清洗身体去了。

    此刻他可谓是容光焕发气宇轩昂,虽然双眼之内始终还带着几分流氓气息,但这一身行头却是让人耳目一新,既然知道了对方是来说亲事的,那云飞雪自然得把自己弄的像模像样点儿才成啊,可是这话里的意思却让所有人都眉头紧皱。

    哦,你的意思是这事儿错不在你,全在我太师府办事不利了不是?

    不过文青青的父亲文仁和明显捕捉到了一个细节词语,他沉着脸问道:“灵儿妹妹是谁?”

    一旁的另外一个年轻人生怕所有人都听不到他说话一样,他大声道:“灵儿妹妹就是青花楼的头牌,在潜龙城挺有名的,不过貌似现在几乎已经专属于我们的云公子了!”

    “呃……不敢不敢,可能因为公子我魅力难挡,所以灵儿妹妹比较喜欢我罢了!”云飞雪显得有些得意的说道。

    所有人都如同看着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你特么以为我们都在夸你呢,你貌似还挺得意洋洋,说的好听那是头牌,说的不好听那不过就是个卖身的妓女而已,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云飞跃自己英明一世,想不到生出这么个儿子,真是云家的悲哀啊,这几乎就是在场所有人一致的想法。

    “爷爷你看,就是这种家伙,这种贪酒好色纨绔之徒,皇上怎么好意思让我嫁给这种人,我不嫁……”文青青有些厌恶的看向云飞雪,这家伙看起来虽然仪表堂堂,不过她可不喜欢一肚子怀心思的男人,特别是云飞雪这种好色之徒。

    “爹,不论是谁做媒这桩亲事,您的孙女儿好歹也是知书达理貌容俊美的京城才女,您总不能让他糟蹋在一个无所事事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身上吧!”说话的正是文太师的儿子,也是文青青的父亲文仁和。

    他们此行实际上也只是例行皇上的口谕而已,谁乐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种人,那不是害她吗?

    “都给我闭嘴!”文太师脸一板,威风凛凛的气势震摄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是面色一紧再无一人敢轻易开口说话。

    “飞雪啊,我和你爹也算老交情了,如今呢陛下亲自做媒我这小孙女和你的亲事,陛下的口谕谁也不敢违背,不过婚姻大事也总该讲求一个你情我愿门当户对不是,我这小孙女犟得很,再加上她这一身顽劣之气也不太能配得上你,你看这……”

    文太师说话就显得委婉中听很多,至少他不想让云飞跃的后人显得太过难堪,毕竟传出去让整个云府都会脸面无光,但只要不是傻子估计都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门婚事虽然是皇帝做主,但如果我们死不愿意,那他也总不能逼着文青青嫁人吧,所以只要你云飞雪一句话,我和文青青不合适,那皇帝收回这道口谕也显得名正言顺,这样对三方都没什么损失。

    可偏偏云飞雪好像就真的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慌不忙一脸认真的说道:“文太师啊,没关系的,青青妹妹貌美如花才华横溢,恰巧本公子就喜欢这么优秀甚至还带几分脾气的女孩子,她再犟我也能驾驭的住,您要相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